Blog

此刻不死鳥在不死火的包圍中,而在場所有人之中,除了金水和宇文二人之外,無一人敢靠近不死火,皆是施展強大手段,想要破開不死火。

但是談何容易。

而宇文和金水顯然也忌憚不死鳥突然出手,並沒有貿然接近不死火。

「就來試試是你的不死火厲害,還是我的紅蓮業火更甚一籌!」

傅然眼神一凝,下一刻,猛然衝出。 傅然猛然衝出,身上燃起熊熊烈火,雖然在溫度上無法與不死火相比,但是卻絲毫不懼。

然而就在傅然靠近不死火的時候,不死火卻突然裂開一條通道。

望著那被不死火包圍的不死鳥,傅然體內玄力澎湃。

「無論是為了步瑤還是我自己,今日都要將不死鳥拿下!」

剛才還在虛空之中的時候,傅然從焚老那裡得到一個信息,那便是不死火對他有著無與倫比的好處。

不死鳥是次神獸,身具鳳族血脈,而不死火更是世間極致之火,足以與紅蓮業火相提並論。

不但如此,傅然擁有龍脈,而且還是火龍一系的龍脈,得到這世間極致之火,其好處不言而喻。

「我擁有的不過是紅蓮業火的火種,無法得到提升,如果我得到不死火的火源,以紅蓮業火提升這不死火……」

傅然再次出現在面前,使得不死鳥略顯驚訝,要知道就算是地玄境想要從虛空之中離開也是困難重重,更別說傅然這樣一個魂玄境。

不死鳥自然知道傅然離開虛空之中是因為鄭希的出手,但是魂玄境能夠在虛空之中撕裂空間,已經能夠說明一些問題。

「小子,我已經放過你一次了,可惜你卻要尋死。」不死鳥聲音冰寒,雙目之中有著實質的火焰在迸發。

在說話的同時,不死鳥的面容扭曲,見此,傅然雙眼虛眯,這不死鳥此刻看似正常,不過好似情緒並不穩定,給人感覺好似有雙面性格一般。

「抱歉,剛才我只是想得到不死花而已,而現在我想要更多!」傅然身體微弓,腳下銀光閃爍。

他知道他根本不是對方一合之將,但是只要他能夠堅持瞬間,那麼就能夠得步瑤等人爭取機會。

「你想得到我的不死火本源?」不死鳥的神色恢復正常,問道。

傅然沒有答話,而不死鳥卻是輕笑搖頭,嘲諷道:「你擁有紅蓮業火火種,但是火種終歸是火種,無法做到無窮無盡,所以你想到得到我不死火本源。」

「那讓讓你看看不死火本源的模樣!」

聲音落下,不死鳥突然一聲低喝,下一刻,原本將不死鳥包圍的不死火突然大漲,火光衝天,逆襲而上,直衝雲霄,數百丈之高,澎湃洶湧,那等模樣,好似一片火焰海洋一般。

而在那火海的中央,能夠隱約看見一頭火鳳。

不錯,就是火鳳,傳出嘹亮的鳳鳴之聲。

恐怖的鳳威擴散,即便是步瑤等人也是受到壓制,使得他們都駭然。

他們可是人類,按道理來說面對次神獸,最多受到對方的七階後期的氣息壓制,為何會出現這種血脈壓制。

宇文身體一沉,面色難看,他身為火精之身,按道理來說,天地間應該沒有任何一種火焰能夠壓制他,但是此刻卻被不死火盡數壓制,這種壓制甚至還遠超步瑤等人。

所有人中,唯有傅然無懼這鳳威,此刻他的面色也不太好看。

必須承認,他們都小看了不死鳥的強大,由始至終,未曾動用絲毫玄力,然而僅僅是那不死火就讓所有人吃盡苦頭,若是出手,那麼又當是什麼結果。

「快走,這根本就不是七階後期玄獸,而是從八階跌落至七階的不死鳥。」傅然心中響起焚老緊張的聲音。

當即,傅然沒有絲毫猶豫,連忙後退。

而步瑤等人也是駭然的同時紛紛後退,此刻被壓制的情況下,而且周圍溫度太過恐怖,在這樣的情況下,他們能夠發揮的實力最多十之六七,別說不死鳥,僅僅那百丈火海就根本無法阻擋。

「想走?哪有那麼容易,我若把你的紅蓮業火吞了,對我也有不小好處,而且你那對七彩翅說不定也能讓我再度回到八階程度。」不死鳥此刻神色完全猙獰,這句話幾乎就是吼出來的。

轟!

百丈火海突然撲來,連空間似乎都要燃燒一般,而步瑤等人體內的玄力已經隱隱有點燃的跡象,這一刻,所有人的心思不再是如何擊敗不死鳥,而是儘快離開這裡。

這不死鳥根本不是他們能夠對付的。

傅然身影閃爍,速度之快,瞬息百丈,然而即便如此,那不死火也不慢,眨眼就到了其身後。

到了這個時候,傅然怎麼可能還藏著掖著,七彩翅再次出現,震動之時,他的身影猶如瞬移一般跨越數百丈。

「在我面前玩弄空間。」誰知這不死鳥冷笑一聲,張口一吐,一團不死火飛出,還不等傅然看清就到了他身前。

「我的天賦神通是空間控制,只要我不想你離開,就就無法離開,將你的紅蓮業火和七彩翅留下吧!」

不死火到了傅然身前,傅然剛想逃離,卻發現,此刻已經被不死火包圍,而且還不斷縮小,似乎打算將他封鎖在這不死火之中。

「給我破!」

傅然單手一抓,銀雷槍出現在手中,雙手抱著長槍,身上散發強大的氣勢,已經完全超越魂玄境,而是地玄境的氣息。

一道火焰順著其手臂環繞而上,而傅然原本清明的雙目也化為滄桑之感。

雙手抱槍,猛然劈下。

長槍劈下,劃出一道紅色匹練,將那包圍而來的不死火劈開。

「呵呵,原來體內還有個半死的傢伙。」不死鳥腳一剁,腳下再度湧出不死火,剛剛被劈開的缺口瞬間恢復。

似乎這不死鳥有著無窮無盡的不死火。

這就是不死火源,和傅然的火種完全不同。

「小傢伙,是我判斷失誤,原本我認為他只是七階後期而已,誰知竟然是從八階跌落的七階。」傅然心中響起焚老凝重的聲音,

同樣是七階,但是從八階跌落的七階卻完全不同,這一點,傅然深有體會,要知道當初的白若水就是掌控他的身體,輕鬆將次神獸火融蛟擊殺。

而這個時候,不死鳥的心神都放在傅然身上,並沒有去理會已經開始四處逃竄的步瑤等人。

對於這獸界,他可是十分了解,清楚步瑤等人無法離開獸界,待拿下了傅然,再去尋步瑤等人。

步瑤和雲序雖然不甘心,但是此刻明白,絕對不能意氣用事,而更說其他人了,早已遠離此地。

唯有楊蝶和凌月兒還在不遠處。

楊蝶面色凝重,那不死火實在恐怖,連周圍的空間都因為溫度的恐怖不斷扭曲,想要從那不死火中將傅然弄出來,她幾乎沒有任何辦法。

「這小子剛從虛空之中逃離,竟然頭腦發熱的直接沖了過去。」楊蝶跺了跺腳,最後還是不得不後退。

而凌月兒沒有離開,此刻她身體懸浮在半空之中,雙手探出,微微抬起,緩緩下按。

隨著她雙手的落下,原本一片火色的天空突然暗淡下來,一個恐怖的黑色窟窿出現,銀色巨掌落下之際還不等看清就已經到了頭頂。

傅然猛然抬頭,望著那落下的六道掌影,瞳孔一縮,這就是凌月兒的實力嗎?

六道掌影!

以傅然目前的實力,根本無法做到六掌。

不死鳥抬頭看了一眼那落下的掌影,很是驚訝,沒有想到居然還有凌族人的存在,不過也僅僅如此。

看了一眼之後,不死鳥便收回了目光,因為在他頭頂上方不知何時出現一個虛空空洞,數百丈大小。

「我的天賦神通可是空間能力,凌族的流掌的確厲害,但是卻無法沾我身。」

開口的同時,不死鳥雙手猛然合十,到了這個時候,他終於出手了。

轟!

不死火猛然襲來,攻勢之猛,即便是由焚老掌控著傅然的身體卻無法抵擋。

而這個時候,傅然本想通知唐驕,然而他卻突然發現,他手指之上竟然有著一抹藍光,心中也響起了一道帶有稚嫩的聲音。

「冰界!」

傅然輕喝一聲,下一瞬,一道藍光衝天而起,覆蓋其周身百丈範圍,而在這個範圍內,不死火無法前進絲毫。

傅然周身百丈範圍被盡數冰封,甚至連空間都被冰封,任憑不死火如何涌動,都無法破開這冰封。

這個時候,不死鳥的面色終於大變。 藍光衝天,頓時化為百丈的巨大冰柱,將傅然周身的一切盡數冰封,任憑那不死火如何涌動,都無法破開絲毫。

「冰鳳的天賦神通!」不死鳥的面色終於大變,他曾經也是鳳族成員之一,對於鳳族之中極有名氣的天賦神通自然知曉。

甚至當初他還見過這個天賦神通,世間最恐怖的冰封,沒有之一。

「哈哈,難怪,難怪……」面色難看的不死鳥似乎突然想起什麼,突然仰天大笑。

此刻沒有人知道不死鳥在想什麼,為何大笑,包括步瑤在內的所有人都退出到一定範圍,實在這不死鳥太難對付。

而此刻,唯有傅然和凌月兒在不死鳥千丈範圍內。

在凌月兒周身,懸浮著一柄柄長劍,每柄長劍上金光閃爍,連接在一起,形成一道屏障,抵擋著不死火,不過看上去也搖搖欲墜的感覺。

六道巨大掌影盡數落入了空間裂縫之中,見此,凌月兒玉面上湧現冰寒,步瑤能否有所收穫,她並不在意,她在意的是傅然不能在這裡出事。

可惜她是偷偷離開凌族,身上並沒有什麼保命手段,她自己要離開這裡,只要不死鳥不刻意阻攔,倒是沒有問題,但是想要帶走傅然卻是做不到。

不過當看到把巨大冰柱的時候,她瞳孔一縮,因為她也發現了,那不死火竟然無法融化這藍冰,而且似乎還被克制的模樣。

身處冰柱中的傅然也是倒吸涼氣,他沒有想到小藍的天賦神通居然如此恐怖,現在的小藍最多六階,但是其天賦神通竟然使得七階後期的不死鳥不死火都無法融化。

「小哥哥,動作麻利點喲,我是讓朱雀婆婆幫忙才能夠做到這一步,現在你擁有我的冰寒之力,不過按照朱雀婆婆所說,最多堅持半柱香的時間。」小藍的聲音在傅然腦海中回蕩。

傅然點頭,他自然明白這個道理。

「老頭,動手了!」傅然低喝一聲,體內湧出龐大的玄力,從氣息上判斷,已經達到了地玄境中期的程度。

有了焚老的支持,傅然頓時感覺一松,若是沒有焚老的玄力,僅僅支持背後七彩雙翅就讓他吃緊。

愛妻如命 傅然單手一揮,巨大的藍色冰柱碎裂,而此刻,他左半身已經完全被紅蓮業火包裹在內,而右半身卻全是藍色寒冰。

連背後雙翅也是這般,雖依然無法調動天地玄力,但是傅然有種感覺,此刻就算是面對地玄境後期,也可將對方擊殺。

「沒想到我沉睡之後,小子你還有這等造化,鳳族多數都擁有火屬性,而這冰鳳一族的冰寒屬性則能夠壓制,因此冰鳳在鳳族之中地位崇高,此刻有我的力量加持,再加上紅蓮業火和冰鳳的冰寒之力,有一戰之力。」焚老說道。

雖然聲音平靜,但是焚老心中卻並非這般,遙想當初的傅然在他眼中,不過是一個稍具天賦的毛頭小子,而現在,已經能夠與七階不死鳥爭個高下,雖然這其中很大一部分的力量並非是傅然所有。

但是這些力量,也算是傅然所有。

不死鳥面色漲紅,死死盯住傅然,面上再度出現瘋癲之意。

「看到了么鳳二,這冰火可融一體,當年你為何要阻止我?」不死鳥仰天大吼,聲音之中有著不甘,也有著興奮在其中。

「來吧小子,若你真有本事,我這不死火本源給你又何妨?」不死火拂袖一揮,不死火席捲,直接將被劍陣護住的凌月兒捲走。

「凌族小女娃,百年前我曾受凌族一恩,今日不殺你,至於其他的小鬼,你們要什麼東西儘管出手,就你們這樣的小鬼,我在這獸界之中不知殺了多少。」不死鳥雙手背負身後,此刻看上去,似乎又恢復了正常。

時間緊迫,傅然沒有打算拖延,當即一拳揮出。

一拳落下,傅然身後突然湧出無盡烈火,乍一眼看去好似一頭火鳳一般,仰天鳴叫間沖向不死鳥。

不死鳥眉頭微挑,在這一拳之上,他察覺到了一絲危險的感覺,很明顯能夠傷及他。

這也難怪,紅蓮業火畢竟是世間少有能夠與他不死火比肩的烈焰,此刻受到焚老的加持,雖然無法融入天地玄力增強威勢,然而也遠超地玄境的攻擊。

「不過僅憑這些卻無法傷及我喲!」不死鳥一步跨出,霎那間出現在傅然身後,探手一抓。

然而眼看就要抓住傅然的時候,傅然背後雙翅輕輕一震,便消失在不死鳥的視線中,再次出現的時候已經在數百丈之外。

僅僅一步跨出,便躲開了傅然的攻擊,更是險些得手,若非有焚老的精神力感應,剛才傅然已經落在不死鳥手中。

「咦?精神力很不錯。」不死鳥輕咦一聲,對於傅然能夠提前感知到有些意外,不過隨後搖了搖頭,此刻的他自然能夠感應到焚老的存在。

傅然單手一招,那掠出的巨大火鳳回到他的體內,他擁有的紅蓮業火火種,並非本源之力,無法做到如同不死鳥那般無窮無盡的揮霍。

「不過我的冰寒之力卻是不同。」傅然抬起一隻手臂,緩緩一劈。

一劈之下,形成一道氣浪,如同月牙一般,瞬間化為一把藍色寒冰大刀,對著不死鳥劈下。

面對這一擊,不死鳥的神色微微凝重了一些,冰鳳的能力天生壓制他,而且他也發現了,這是傅然與冰鳳簽訂的契約,雖不是傅然本人擁有,但是和他擁有也幾乎沒有任何區別。

而且還和他的不死火一樣,只要玄力足夠,便能夠無窮無盡的催動。

不死鳥單手一握,不死火瘋狂聚集,最後在其身前形成一頭不死火鳳,雙目精光迸發,宛如活物一般,毫無畏懼的衝出,最後與寒冰大刀撞擊在一起。

轟!

在撞擊的一瞬間,不死火轟然炸裂,化為一盤火海,而寒冰大刀在碎裂的同時,也不斷向周圍蔓延而去,遠遠看去,此刻在二人交手的地方,一片火海一座冰山。

「能夠將冰鳳的能力控制到這種程度,這小子不錯。」此刻不死鳥看向傅然的眼神中,滿是讚賞。

而此刻傅然卻是面色卻不太好看,即便是他有了焚老的加持,有了小藍的寒冰之力,但是依然無法取得絲毫上風,而且很明顯這不死鳥到現在為止都沒有盡全力。

就在傅然考慮是否要退走的時候,不死鳥突然面色大變,身形爆退,不過眨眼時間便是消失。

而周圍天地間的不死火也瘋狂退走,最後盡數消失,直到這個時候,傅然才發現,之前因為不死火的遮擋,並沒有發現在那不遠處的一個小山坳之中有著一個山洞。

而剛才不死鳥便退入了這個山洞之中。

傅然心神一動,剛才與不死鳥相鬥留下的冰山化為一條冰河,不斷的融入他的體內。

沉凝片刻,傅然最後還是搖頭,身形一動,便向步瑤等人所在的方向疾馳而去。

剛才不死鳥突然退走,很可能是出現了什麼急變,可是他也不敢貿然追擊,何況就算是追上又能如何?

不過幾個呼吸,傅然便看見了步瑤等人,當他身形落下之時,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他身上。

他們剛才雖然沒有看見傅然和不死鳥相鬥,然而那巨大的藍色冰柱可是看得真真切切。

「所有人都小看了這小子。」此刻此地所有人心中都有這般想法。

見到傅然平安歸來,凌月兒一喜,不過最終還是沒有任何動作,反倒是楊蝶來到傅然身前,圍著打量不停。

此刻傅然已經恢復了正常,小藍的寒冰之力也是撤走,不過憑藉敏銳的感知,楊蝶還是察覺到傅然身上殘留的一些氣息。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