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此刻,不等幽三石多說一句話,遠處便傳來一道爆響。

只見李瀟逆沖而出,一拳落下,拳芒上似有真龍在盤旋。

一拳之威,幾乎無匹,直接將赤骨魔震飛了出去,沿途黑色的魔血灑落。

「他這是要逆天嗎!?」

「靈紋二重,力壓天地境大魔!?」

……

遠處的人看到這一幕後,驚呼連連,更是動容。

誰都無法相信,李瀟竟然有這等實力。

當然,他們並不知道,李瀟這是借用了幽三石的力量。

「區區小魔,也敢來禍亂人族,當誅!」

這一刻,李瀟大喝一聲,蒼穹九擊施展,拳芒如九顆耀陽一般,貫穿了天空。

隨後,拳芒落下,一道接著一道,宛若大日炸開,將這頭赤骨魔轟入了地下。

「人族小子,你這是在找死!」

然而,這頭赤骨魔很強,其背後的骨翅防禦力驚人,竟然化解了大部分的拳芒。

只見他從地面之下衝出,眼中殺意暴漲,渾身魔氣更是如狂風一般在呼嘯。

「若非被牽連進天劫,區區天地境修士,我一指便能鎮殺!」赤骨魔沉聲道,心裡也是憤怒不已。

畢竟正如李瀟所想的那樣,這頭赤骨魔,若是之前不被天劫牽連進去,其實力可是超越了天地境!

「將死之人,還如此囂張!」李瀟眼眸一凝,冷聲道:「記住,這裡是人族的領地!」

轟!

話音落下時,只聽到李瀟的眉心之處,一聲爆響傳出,八門遁甲第一門,開啟!

剎那間,雄厚的潛力爆發,宛若大河決堤一般,瞬息之間席捲全身。

氣勢,在此刻暴漲,竟有一絲超越天地境的跡象!

「受死!」

這一刻,李瀟長嘯一聲,虛靈渡施展,身若流光,劃過空中,連空氣都在扭曲,發出一道道音爆之聲。

砰!

急速之下,這赤骨魔根本都來不及反應,便被李瀟一拳擊中。

只見其一對骨翅被李瀟雙拳擊碎,其天靈蓋更是凹陷了下去!

「啊!」

赤骨魔怒吼,咆哮,受了這麼重的傷,並未死去。

只見他口中爆發出一道道音波,沖入了地面之下。

嘩啦啦!

……

當即,皇宮的地面下,傳出一道道鎖鏈滑動的聲音,像是有什麼東西要掙脫枷鎖,從地下衝出來。

「我就知道這裡的赤骨魔,不止你一頭。」李瀟輕語,眼中閃過一絲輕蔑之意:「但那又如何?來幾頭,我殺幾頭!」

「狂妄!」

「人族,你該死!」

「你將成為我的口食!」

就在此刻,地面之下傳來三道怒喝之聲。

隨即,只見三頭被鎖鏈纏繞的赤骨魔從地面之下衝出。

「為了防止自己的魔氣泄露,將自身禁錮了?」李瀟當即笑了:「你們做事真是夠小心的。」

「哼!殺你足以!」

「我要活剝了你!」

……

這三頭赤骨魔怒喝,雖然自身被禁錮,但實力依舊很強,在天地境巔峰。

若是他們身上的鎖鏈被打開,這三頭赤骨魔的實力,絕對要超越天地境!

「是嗎?可惜你們沒機會了。」李瀟輕蔑一笑,雙手舞動,拳印擊出。

蒼穹九擊,連續施展,空中似出現了一顆顆大日耀陽,金色光澤,瀰漫蒼穹。

轟!

轟!

……

隨著一道道拳芒落下,爆響不斷的響起。

只見漫天拳芒,如群星墜落一般,將那幾頭赤骨魔淹沒了下去。

借用了幽三石的力量,又開啟了八門遁甲的第一門,李瀟如今的實力,堪稱天地境無敵!

在一道道拳芒下,這幾頭赤骨魔連反抗的餘地都沒,僅僅是幾息之間,便被鎮壓。

其中三頭赤骨魔,更是被拳芒活生生的砸死,化作了一灘爛泥!

「霸氣!」

「無敵!」

「簡直……猶如戰神!」

……

遠處,眾人驚呼,更是熱血沸騰。

只因李瀟太強勢了,力壓赤骨魔,打的他們連還手的餘地都沒!

「捍我人族疆土!」

「護我人族顏面!」

……

此刻,李瀟倒是很淡定,一步步的走到還活著的那頭赤骨魔面前,一指點出,要探查對方的靈魂。

只因,李瀟想要知道,蒼雲皇國內,究竟有多少個宗派,家族投靠了魔族。

他更想要知道,在這蒼雲皇國內,還有多少魔族潛伏在暗中。

然而,這頭赤骨魔似乎知道李瀟要做什麼,他眼看著自己是活不成了,竟然選擇了自爆!

轟!

在一道爆響下,黑色魔氣狂暴,鮮血和骨骼迸射而出。

自爆后,那一道恐怖的力量,狠狠的撞擊在了李瀟的身上。

饒是李瀟再強,此刻也是被震飛了出去,口中鮮血噴洒而出,臉色變得蒼白。

「居然自爆,可惡!」李瀟咒罵了一聲。

最後一頭赤骨魔死了,李瀟就無法探查對方的靈魂,一切線索自然也就斷了。

「必須要查清楚,這蒼雲皇國內,到底有多少魔族!」李瀟暗道,在原地調息了一下后,便來到了幽三石身前。

借力打力已經結束,幽三石的力量回歸了。

奈何,幽三石之前燃燒壽元而戰,此刻已如風中燭火一般,即將死去。

不過,既然李瀟不讓幽三石死,幽三石自然是會活著。

「你也算是人族的好漢,本皇豈能捨得你死去!」

此刻,李瀟逼出了一縷精血,以靈力注入了幽三石的體內。

(本章完) 「奉天承運,皇帝詔曰。付氏玲瓏,才德兼備,鍾敏靈秀……」

「玲瓏你在發什麼愣呢?趕緊接旨謝恩!」

https://tw.95zongcai.com/zc/51129/ 「……」女子倔強的臉上露出苦澀的笑,「玲瓏領旨……」

——

路瑾睜開眼,入眼一片火紅。

她伸手摸到一塊布,一拽……

路瑾:「……」

一塊喜帕攥入手中,路瑾跟眼前穿著新郎服的男人,大眼瞪小眼。

「娘子~」男人奶奶的叫了一聲,神情與他的年紀完全背道而馳。

「這是個傻子。」路瑾很有經驗的判斷出聲。

「娘子,我們睡覺覺~」

「不睡,你自己睡。不許說話!」路瑾三兩下扒了大傻子的外袍,把人按在床上,蓋上棉被威脅他閉眼睡覺,不許出聲。

大傻子很乖,閉上眼睛,很快就傳來小聲的鼾聲。

路瑾給自己灌了一口茶,做好心理準備后,開口:「發劇情吧。」

……

姜國太子從小痴傻,卻不知為何,被姜國皇帝堅持立為太子。

姜臨痴傻是天生的,但是皇帝這些年卻為他招攬天下名醫,為他診治。

對他的寵溺程度,已經達到令人髮指的地步。

快穿炮灰的反轉人生 身為皇后所出的嫡出二皇子姜封,對姜臨心生怨恨。

明明太子之位應該是他的,父皇的寵愛也應該是他的,可是,現在卻被一個傻子搶走,他怎麼能甘心!

別的皇子就是不甘心,也只敢在心裡發發牢騷。

但是姜封不同。

沈皇后的父親沈丞相,朝中有大半的文官都是他的門生。沈家在朝中更是風頭無兩,就是皇帝,對他們都是毫無辦法。

姜封要跟姜臨爭,完全是有實力的。

姜臨的母親就是一個妃子,生他的時候就去世了。

他母妃的母族遠在江南,還是經商的,又怎麼能敵得過官?

姜臨有皇帝護著,平平安安長到了十八歲。

但是皇帝的身體也一日不如一日,要護這位痴傻太子的周全,確實越來越難。

皇帝臨終之時,留有一道聖旨和一枚令牌。

聖旨是讓皇帝的心腹老臣輔佐姜臨登基。

令牌是留給姜臨的一支暗衛,暗中保護他。

但是老皇帝頭七還沒過,原本該去往封地的姜封,就舉兵造反了。

叛軍勢如破竹,一路打到姜國國都。

姜封揚言:傻子執政,滑天下之大稽。只要交出姜臨,餘下所有人,他都分毫不傷。

姜臨穿著明皇帝袍,還一臉懵懂,什麼都不知道的時候,就被姜封一杯鳩酒,死在了三軍前。

路瑾:……

史上最憋屈的皇帝,沒有之一!

估計就讓他當皇帝,他也不知道這個位置代表了什麼。

路瑾借著往下看,原主才是最炮灰的那個。

因為莫名其妙的救了太子,莫名其妙的被太子找著玩,最後又莫名其妙的被皇帝亂點了鴛鴦譜。

付玲瓏心高氣傲,看不上傻子太子,再加上已有心儀之人。

不得已答應賜婚聖旨。

但是大婚當日,居然直接服毒自盡!

路瑾:……

她用手扇了扇,怎麼感覺突然好熱? 明明是深秋,路瑾卻跟過炎夏似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