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此時鴛鴦刀已經落到賀奇的身前,只見他長嘯一聲,右手雪亮長刀刀芒猛然暴漲數倍,一刀砸在飛落而下的鴛鴦刀的刀柄之上。「叮」的一聲清音朗朗入耳,鴛鴦刀發出驚魂攝魄的嗡嗡悶響,怒電般筆直射向華驚虹的前胸。

與此同時,賀奇右手長刀,左手單刀同時橫舉如雄鷹展翅,雙腳一頓,身子激射向前,隨着鴛鴦刀的走勢和身攻上前來。

「來得好!」華驚虹立劍在胸,一招劍法中最為平淡無奇的「朝天一炷香」,長劍的尖端頂在飛射而來的鴛鴦刀的平刃之上。

鴛鴦刀竟然憑空打了個轉,倒射回來。

賀奇冷笑,若是以氣御刀之術這般容易被破,那也太平淡無奇了。

鴛鴦刀剛一返回,賀奇真氣撥動,竟劃出一道弧線,從側面殺向華驚虹的肋下要害。而賀奇本人,鋼刀如驚雷般斬下。

刀鋒尚未抵達,先天罡氣已然帶來無窮壓力。

華驚虹清嘯一聲,天痕劍精華一閃,一蓬細雨般的劍光應手而生,以一路奇奧綿密的守勢劍法推開了賀奇右手長刀的驚人攻勢。

繼而曼妙的身形一閃,避開了鴛鴦刀的攻擊。

賀奇一聲長嘯,身子拔地而起,直躍向半空,然後左手單刀脫手飛出,奇怪的是此刀並非斬向華驚虹,而是盤旋著飛往別處。接着,賀奇雙手握刀,長刀以力劈華山之勢壓頂劈來。

華驚虹沒有想到賀奇在此危急時刻竟然凌空躍起,以以強擊弱之勢全力出擊,她未及細想,身子往前一越,長劍忽悠悠劃了個大圓弧,「當」地一聲撞在賀奇豎劈下來的長刀之上。

賀奇刀光折轉,繼而橫斬。

華驚虹長劍一展,二十七劍猶如裝上了強力機括般閃電擊出。這二十七道劍影隱含奇門八卦方位佈陣而出,奇妙的籠罩了方圓七丈所有可供騰挪的空間。這正是李海華曾經提到的越女宮劍法的登峰造極之作:二十七劫之八卦劫。

眼看着賀奇無幸於這一招驚天動地的絕世劍法。忽然,一道白芒如天外流星般回飛而來,掃向華驚虹的腰背。這一記先於華驚虹的八卦劫而擊來,使得華驚虹不得不提前應變。只見她輕輕巧巧地一個旋身,輕易地避開了這一擊,長劍依然有條不紊地遞出了八卦劫。

賀奇看也沒有看華驚虹的出手,半空中一個空心跟頭躍在了這道白芒之上,身子立刻隨着這道白芒電射出十丈的距離,不使一招而化解了華驚虹幾乎可以以之橫行天下的越女宮神劍。

華驚虹這一招八卦劫傾盡全力,況且她也是剛剛練成這式劍法,還不能收發自如,二十七道劍芒所列成的八卦影象全部擊在地上,方圓七丈的青石板地猶如落了一道炸雷,青石板統統粉碎上揚,形成一個灰飛塵揚的圓圈。

在場的所有人都被華驚虹和賀奇的刀法劍法震懾住了,過了良久,竟然沒有一個人能從剛才電光火石般的交手所帶來的震撼中解脫出來,做出任何反應。

而華驚虹和賀奇卻似乎把周圍所有人的存在都忘卻了,只是用雙眼緊緊地鎖死對方的身形,一動也不動。

華驚虹身子直挺挺地站立着,右手握劍,左手食指撫劍,捏了個蘭花劍訣,衣帶迎風,裙襟揮灑,她明眸閃爍,顧盼若情,猶如一位惜別人間,就要凌波歸去的天外仙人,令人不禁升起頂禮膜拜的衝動。

賀奇左手長刀一挑,將本來立在地上的那把普通單刀挑到半空。然後右手握拳,奮力擊向單刀刀身,只聽叮的一聲,單刀碎成十五六片。他接着用右手拿回鴛鴦刀,左手長刀一伸,將所有碎片納入刀身,然後展動身形向華驚虹猛撲了過去。

華驚虹斂神凝氣,天痕劍劍尖直指賀奇的來路,待賀奇來到身前一丈之內,猛然使出先天劍罡,五道青虹猶如五道屏風般層層封住賀奇的去路。接着華驚虹長劍一旋,八道劍罡應手而出,與那五道凝而未去的青虹合為一處,分擊向賀奇全身三十六處大穴,而且封死了賀奇所有可供騰挪的去處。這正是越女宮不傳之密八陣圖。

賀奇厲嘯一聲,長刀划起一道驚虹,使出了橫江刀法的殺招「青翼橫空」,但是,這一次,他將這一招使得出奇的緩慢,而且分成了若干個不可解釋的段落。在每一個段落,一片單刀碎片就應刀而出,劃出一個個怪異的曲線,擊向華驚虹的要害,迫使她無法有效的施出八陣圖的殺招。

華驚虹眼力驚人,看出這些碎刀片所依循的軌跡正是雲龍長風刀殺招的出招軌跡,「龍困淺灘」,「風隨雲龍」,「龍飛在天」,「雲龍探抓」,「龍騰深澗」,「龍形百變」,「猛龍騰海」,「龍行萬里」,「游龍戲鳳」。

這正是賀奇平時百思不得其解的雲龍長風刀的絕頂殺招「長風起萬龍」。今日被華驚虹一迫,竟然依靠一柄碎成十五六片的單刀使了出來。

在華驚虹眼裏,此時的賀奇猶如身化千萬,每一個賀奇都在向她出招,而且每個賀奇所出的招式都不一樣。

「好刀!」華驚虹揚聲贊道,她清嘯一聲,身子飛旋升起,八陣圖劍法應手而出,依照伏曦六十四卦的方位,數十道劍罡噴薄而出,在地上激起高達丈許的煙塵,幾乎所有向她擊來的碎刀片都被她一一震碎。

華驚虹立刻轉守為攻,身子猶如乳燕穿雲,穿過被她的劍罡激起,仍未消退的煙塵,天痕劍一陣微顫,帶起一濤強過一濤青芒,劍氣所經之處,爆裂之聲陣陣傳來,原來是金府青石板地經不起華驚虹的劍氣而破裂。

賀奇長刀鴛鴦刀並舉,依著剛剛使出的長風起萬龍的余勢,堪堪抵著華驚虹一波高過一波攻勢。華驚虹得遇高手,殺招盡出,痛快淋漓,心中狂喜異常,只聽她再次清嘯一聲,長劍劍招越遞越快,青芒如浪,一浪高過一浪,到了分時,華驚虹清吟若鳳鳴,身子衝天而起,天痕劍凝為一道厲芒劈波斬浪而來。此時的華驚虹宛如凌波踏浪的東海仙子般飄逸出塵,而劍招也如天外經虹,奇幻瑰麗,不可方物。

「超海神劍」!李海華和眾為葬劍池高手同聲低呼,面面相覷,都有着無盡的喜色和震驚。

原來,越女宮八十一路劍法中,最為神秘而不可解釋的是第八十一路劍法「超海劍法」。這路劍法只有劍意,而無劍招,更無心法。

歷來只有在劍道上修為到了爐火純青的高人,才能夠略窺門徑。史上只有王瓊一人得悟此套神劍,並以此為根基,悟出了天山三十六路神劍,開創了天山派。

如今「超海劍法」再現江湖,而且出自一個未滿二十歲的少女手中,怎能不讓眾位葬劍池高手,欣喜若狂。

賀奇閃電般急退,退步時若流星經天,帶着天地大道的韻味。以華驚虹超海劍法之強,也無法攔住賀奇分毫。

十丈之外,賀奇洒然而立,淡淡的道:「這就是越女宮最強的劍法超海劍法了吧。」

李海華得意大笑,「不錯,你不會是怕了吧。」

賀奇耍的一聲將長刀歸鞘,道:「我怕,我怕你們輸了不認賬啊。」他掃了一圈,不屑的搖頭。

周圍所有越女宮的高手或是守住門口,或是守住圍牆,布成了鐵桶一般的陣形,擺出一副翁中捉鱉之勢。

「將你們最強的劍法擊潰,你們還有什麼好辨別的呢?」

「我之所以給你喂招,讓你華驚虹領悟你們越女宮最強的劍法,就是要在今日親手破之,將你們的自尊徹底的踩在腳下。」

一眾女子大罵道:「大言不慚,剛才逃跑的是誰?」

「男人慣會吹牛。」

「這天下間誰敢說破掉超海劍法,當年王瓊練成之後,可是天下莫敵。」

……

華驚虹卻從賀奇身上感受到一種舉世無匹的自信,那是一種俯視的態度,就像是縱橫四海的神龍在看着地上的鴕鳥。

華驚虹一揮手,所有人立刻安靜下來。

她慎重的道:「正要領教彭兄的高招。」

賀奇微微冷笑,長吸一口氣,又是一枚鴛鴦刀從胸口飛出來,宛若遊子一般圍繞他不停飛旋,發出悅耳的刀鳴。

繼而,又是一枚接着一枚的鴛鴦刀。

最終,所有人都目瞪口呆,九枚鴛鴦刀凌空飛舞,襯托的賀奇宛若在世神靈。

越女宮眾人這才明白,賀奇之前的戰鬥當真只是喂招。她們噤若寒蟬,只能用希冀的目光看向華驚虹。她已經是越女宮唯一的希望了。

「看刀!」

賀奇以先天巔峰的超強罡氣駕馭鴛鴦刀,舉重若輕,使得鴛鴦刀加持先天真氣,速度之快,刀鋒之銳,殺氣之強,前所未見。

話音剛落,鴛鴦刀已急斬而至。

華驚虹絕學初成,正是巔峰狀態,輕鬆以長劍截住了鴛鴦刀。只是不等她有任何反攻,第二枚鴛鴦刀已經劈來。

第三枚,第四枚……

一枚枚短刀,一道道刀光,刺耳的尖嘯聲在空中交織成一片令人絕望的噪音。賀奇站立不動,便織出一道死亡之網,牢牢將華驚虹困在原地。

每一道鴛鴦刀上都附着著強橫無比的先天罡氣,即便是以華驚虹之能,也難以擊碎鴛鴦刀。

如此一來,賀奇已然立在不敗之地。

所謂守久必失,縱然超海劍法無雙無對,可劍客卻是要受天氣、心情、地形等等因素控制,華驚虹一個微小無比的失誤,使得鴛鴦刀乘虛而入,在她腋下拖出一道刀痕。

鮮血飛濺。

華驚虹嬌叱一聲,劍光大漲,將所有的離手刀盡數擊飛。

她縱身而起,宛若仙女一般凌波而來,賀奇冷笑一聲,鴛鴦刀宛若乳燕投懷,從四面八方斬向了空中的華驚虹。

超海劍法不虧是這個世界少有的傑出劍法,單取守勢嚴密無比。

賀奇久攻不下,忽然計上心頭。

倏然,一枚鴛鴦刀宛若驚天霹靂,當頭斬下。刀光來勢疾如閃電,華驚虹無痕劍以柔克剛,輕柔的劍光一橫,格開鴛鴦刀。

賀奇嘴角露出一絲笑意。

七八枚鴛鴦刀羅列成行,閃電般斬下,每一刀都站在了無痕劍的同一個地方。縱然無痕劍乃是越女宮傳承數百年的神劍,也擋不住如此猛斬。

咔嚓一聲,無痕劍折成兩斷,華驚虹長劍一失,驚愕之間再擋不住賀奇的刀光。刀光閃爍處,華驚虹的脖頸上血光閃現已被刀光擊傷。

賀奇長笑一聲,將手一招,鴛鴦刀橫貫而出,穿透金百霸夫妻的心臟,將之一道斃命。繼而,九枚鴛鴦刀若乳燕歸巢,一枚枚落在他掌心之內。

「超海劍法不過如此!」

「越女宮不過如此!」

李海華等人失魂落魄,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在她們心中絕世無敵的超海劍法被名不見經傳的離手刀破去。

華驚虹神色黯然,她走入江湖以來,憑藉着強橫的劍法和絕世容顏,博得劍仙子的美名,名列武林七仙子之首。

如今,敗在寂寂無名的賀奇手中,不僅自己的名聲一落千丈,連帶着越女宮同樣跌落塵埃。

往日裏橫行霸道的越女宮諸女,此時卻是戰戰兢兢宛若冬日裏瑟瑟發抖的鵪鶉。

過了片刻,李海華滄浪一聲拔劍出鞘,厲聲道:「越女宮不能敗,拔劍殺敵!」

被李海華的呵斥聲驚醒,葬劍池一眾高手齊齊拔劍。劍光如海,向賀奇殺來,二十餘人個個都是頂尖的好手。

但賀奇卻是搖頭。

「膽氣既喪,強行出手又有何用。」

「不過,早料到你們要以多欺少了,只是,我卻不是之前那個洛陽復仇的少年了啊。」賀奇冷笑一聲,身形不動,鴛鴦刀宛若驚天長虹,殺向一眾劍客。

刀光劍影齊齊沖霄而起。

片刻之間,劍氣消弭,洛陽金府重歸寧靜。

遍地都是重傷倒地的越女宮劍客,賀奇不是老好人,既然要來殺他,他可沒有留手的習慣。

刀光之下,重傷之人不知凡幾,若是治療不夠及時,死傷慘重在所難免。

賀奇輕蔑一笑,「這便是越女宮的做派!」

「這便是越女宮的劍術。」

「不堪一擊!不值一曬!」

賀奇長笑聲中,邁步而出。

李海華被刀光重創,此時還大聲喝道:「站住,不是我們越女宮不如你,是我等不肖。你若是在江湖上胡言亂語,我越女宮斷不能饒你。」

賀奇轉身,看向李海華,「你的意思是要我登黔山光明頂,去會一會你們越女宮了。」

李海華頓時語塞。

賀奇刀法如此強橫,簡直不是人間所有。若是賀奇當真登上光明頂,越女宮有誰能敵?

她支支吾吾不敢言語。

賀奇隨即大笑而去。

劍仙子戰敗,越女宮戰敗的消息像是長了翅膀一般傳遍武林。而且是在洛陽金府,庇護金百霸夫妻不成,被賀奇當場斬殺。

聽到這個消息的人先是不信,畢竟劍仙子華驚虹的戰績太過誇張。

華驚虹是一名真正的劍道天才,她四歲學劍,八歲得悟劍道,在十六歲時已經學全了越女宮馳名江湖的八十路劍法。

十八歲時行走江湖,曾經遍會江湖上三十六位劍法名家,其中包括天山劍派古劍池的三位護法,還有人稱雁盪五聖的五位劍法高手,未嘗敗績。這才被江湖中人贈了劍仙子的雅號,位列武林七仙子之首。

她的名聲全是手中長劍打出來的。

而如今,青州彭門彭無望卻橫空出世,將這一切都踩在腳下。從此之後,越女宮橫行霸道的作風為之一收。而另一位老者,倒也是個熟人,便是當初接蘇禹離開天南城時,那位姜朗岳,姜長老。

三人在觀眾席中央落座,百里雅一臉期待,時不時興奮地和父親說著什麼。而姜長老則是不苟言笑,眼中卻不時閃過一道精光。

百里垣看著熙熙攘攘的眾人,此時觀眾席上早已坐滿,不過大會並未開始,……

《丹道至聖》第三百八十九章到場 第三十四章彈琴好聽不如叫得好聽!

「是靈音姑娘!」

「靈音姑娘出來了!」

「終於等到靈音姑娘了!」

「今晚本公子必定能讓靈音姑娘見我。」

「你就少吹牛了!」

「就你也配?」

……

……

樓閣上,一個身穿一襲青色長裙的女子從房間里走了出來,她的臉上矇著一層白色的面紗,讓人看不清楚她的長相。

僅僅只是隨着她的現身,下面的公子哥們就已然是吵了起來,可見此女魅力有多大了。

不過,那靈音姑娘只是來到了房間外面而已,並沒有從樓閣上走下來。

一個丫鬟抱着一把古琴走到了她身邊,然後將琴放了下來。

靈音姑娘便在古琴的面前坐了下來,準備演奏。

「靈音姑娘!」

「靈音姑娘!」

「靈音姑娘!」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