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此話一出,卡因國都嘩然!傻子都能看出來這是在刁難!卡因皇族臉皮很厚,擺出一副我就是刁難你的樣子,校長狠狠皺眉,在人家的地盤,人家說一那就是一。

「小憐……」校長很想說要不然我們退而求其次,去二等、三等王國也可以,要不然選擇其他一等王國也可以,宗師級別附魔師,這不是強人所難么!

在校長心目中,憐的手裡很高,但也沒有到達宗師級別。

「卡因皇族,無恥!」加里奧憤怒到直接跳腳,憐很了解校長的想法,她不會同意,走到這一步他們誰都不容易,若是游加蘭學院不能立足,接下來會嚴重影響到她後續計劃,包括滲透入卡特一族。

「要證明,給他們就好。」憐淡淡拋下一句,加里奧和校長都是一愣,兩人看著憐,能夠製造三級空間容器,並不代表就是宗師級別!

「憐,你難道……」加里奧挑眉,心頭的負擔突然一掃而空!

憐呵呵一笑,「我並不確定自己如今的附魔水準,畢竟自上次之後沒有再驗證過,這一次也是個機會,加里奧也一起來吧。」

「哈哈哈!」加里奧忽然笑了出來,「我就知道,你一定會給人驚喜的!」

憐也笑了,校長在一旁沒太明白,憐站起身,「那我們就準備準備出發吧。」

「好!」很為有力的回應,加里奧狠狠握拳,「要看證明,好啊!那就將證明砸在他們臉上!」

「哈哈!」憐也笑了一句,黑眸笑看著校長,「等我們的好消息校長。」

「可是……」校長仍然有些擔憂,加里奧揮了揮手,「老頭,你就趁這段時間趕緊好好休息吧。」

校長有些迷茫,加里奧哈哈一笑,「等我們回來,你就有得忙了,收學生會不會收到你腿軟啊!」

校長愣了一下,隨後也隱約明白了什麼,這兩個孩子難不成……!憐看著加里奧,嘴角上揚,宗師級別的證明啊,怎麼可能是一份?

薔薇妹妹終於登場了,不容易,撒花…… 章節名:章73你別走啊!

進行宗師級別的副職業認證都必須到帝都完成,也只有帝都擁有如此高級別的認證體系,宗師級別,那已經跨越了很多個級別,不是一般人能夠到達的境界。北大陸的帝都有著一些特殊之處,由於家族勢力的增長,教廷常年都會派守實力高強的內部人員駐守,一方面可以監視大家族動向,一方面也可以起到震懾作用。

當然,對於北大陸帝都之內的卡特一族,這樣的震懾也不足畏懼,卡特一族擁有太多特殊的身份,就連教廷也不好對此親自下手。教廷雖然對此沒有任何錶示,然卡特一族便是一根刺,不除遲早都會成為致死的威脅。

馬車駛離卡因國都,往帝都的方向走去,憐坐在馬車裡無言,她沒有想到會在這麼短的時間內拜訪帝都,心情很是複雜。對於現在的憐來說是不願意前往帝都,若是可以她在來到北大陸的時候變可以前來,但她不願,起碼是現在的不願。

在面對卡特一族,面對那位她親愛的姐姐時,她希望自己會是最好的狀態,起碼她現在還沒有將堡壘築起,這樣的自己又何談復仇?

「憐,你對自己還有擔心?」見憐一直不開口,加里奧不禁問道,憐呵呵一笑,看著外面的風景,「我沒有什麼可擔心的。」

「是啊,卡因皇族看到你拿回證明之後,一定會臉綠吧!」加里奧很為開心,憐也跟著點頭,卡因皇族打定主意他們拿不到,所以才會如此故意刁難,宗師級別……在就正常人眼裡,她是不可能有如此高的成就。只可惜,憐註定不會是普通人。

「趁著這個機會,我也去驗證下,一直以來我從來都沒有驗證過,也不知道自己的藥劑到底是什麼水平。」加里奧有些靦腆的笑了,憐勾唇,「要對自己有信心。」

「呵呵,我當然對自己有信心。」加里奧看向窗外,「也不知道北大陸的帝都是什麼樣子,北大陸的家族勢力這麼強橫,帝都估計只會更加厲害。」

憐沉默不語,北大陸的帝都是什麼樣子,她再熟悉不過了,畢竟她出生和成長都在那裡。「帝都不都是一樣,也沒什麼可期待的。」低低開口,加里奧笑笑,「那個卡特一族不是一直在拉攏你嗎?這一次都到人家家門口了,不去拜訪一下?」

憐的身子輕輕一顫,「不去了,現在我什麼都沒有,拜訪都沒有資格。」

「說的也是,什麼時候游加蘭擠進了帝都,你再去拜訪,到那個時候你的起點就搞了,也沒必要對那些人鞠躬哈腰。」

憐笑,「說的有道理,等游加蘭進入帝都也不遲。」

窗外的景色一直不停變換,帝都如此之大,她應該很難會碰上熟人才對,卡特一族的人……也不會那麼巧的碰上。憐緩緩吐出口氣,莫名的緊張隨著馬車的靠近越來越多,直到帝都的鐵牆大門出現在眼前,加里奧一聲大喊,「憐,我們到了!看!那就是帝都城門!」

憐下意識的將雙拳握緊,掌心裡滿滿的都是冰冷汗水!馬車等候在城門之外,加里奧好奇的透過車窗往外看去,時不時的發出讚歎,「帝都果然不一樣,與此相比卡因國都完全是個小地方了。」

加里奧的聲音已經到達不了憐的世界,她身體僵硬的坐在那,什麼也聽不到,眼睛獃滯的凝注某一處,身子隨著馬車的前進發出輕微的晃動,高大的鐵牆城門緩緩自車窗外掠過,憐知道,馬車已經駛入了帝都之內。

「果然是帝都,這規模……南大陸和東大陸都比不上。」加里奧專註於帝都之內的景象,「看這建築,還有各式各樣的穿著,同樣是帝都差距不是一般的大,怪不得家族勢力在這裡如此興盛,看來也是有原因的,你說是不是憐?」

「……」

加里奧轉過頭,當看到憐僵硬的表情之後馬上收回了自己的心思,「憐,你怎麼了?」

憐僵硬的扯開嘴角,感覺喉嚨有點發澀,「沒什麼。」

「沒什麼?你知道你現在什麼表情么?臉色甚至都有些發白了!」

憐輕咳一聲,將始終緊握的拳頭鬆開,「真的沒什麼,可能是這裡太繁華了,不太適應。」

加里奧狐疑皺眉,憐看了看外面,「還是找個地方安頓下來,我有些累了,車夫,前面第三條街道左轉!」

加里奧原本還嘟囔這麼大的地方去哪兒找落腳地,憐的話讓他睜大眼睛,「你怎麼知道的?」

憐愣住,這完全是她下意識開口,「我、我……」

「你是不是來之前做了功課,查看了地圖?」加里奧一副我就知道的樣子,憐尷尬笑笑,「恩,我查看了地圖,這樣我們也方便些。」

「你啊,每次出發前一定會準備充分,沒想到來帝都這樣的地方也是如此。」加里奧不禁豎起大拇指,車夫按照憐的指示前進,果然在第三條街道左轉,發現了一家看上去十分不錯的旅館,兩人下車之後,車夫將馬車安頓好,憐帶著加里奧走到裡面。

「兩間房,要三層以上的。」憐上前開口,服務員呵呵一笑,「客人不是第一次來吧,每天晚上這裡都會有娛樂活動,對於客人的休息來說有些吵,我們都會推薦客人住到三層以上。」

「呵呵……是么……」憐有些惱火自己的心直口快,加里奧在一旁倒沒有察覺,「連這些你都知道,憐,你這是做了多少功課?」

處理好了房間,憐有些慌張的想要離開,「我有些累了先上去休息,你若是想要逛逛,自己去吧,小心一點。」

加里奧點點頭,說實話他對這裡還是很好奇的,如此繁華的帝都自然是要逛逛,「那你好好休息吧,要不要我給你帶點什麼回來?」

「不用了,你萬事小心。」憐匆匆說完轉身上樓,加里奧嘆口氣,「或許是真的累了,這段日子一直都在忙著,就好好休息吧。那個請問一下,這裡集中賣藥材還有藥劑的地方在哪裡?」

「這位客人,這樣的店鋪在最東面,你可以去那裡看看。坐馬車比較快一些,若是您願意的話,步行也可以。」

「謝謝了。」加里奧一臉興奮的出門,尋找他的藥劑店鋪去了,而來到樓上房間的憐卻是如泄了氣般,倒在床上,整個人似乎都陷了進去。

「呼……」忍不住呼出一口氣,憐揉了揉自己的額頭,腦子很累,自從踏入帝都的那一刻起,屬於奧拉。卡特的東西拚命的往外鑽,對於這裡的熟悉感,對於這裡複雜的感情,還有她內心越來越壓抑不住的仇恨和憤怒,她多想一個箭步衝出去,直奔卡特一族的地方,甚至直接衝到那個女人面前!但是她不能。

「真是夠了,憐……你是不是應該堅強一點……」喃喃低語,不知道是在對哪一個自己訴說,睜開雙眼看著天花板,憐突然坐起來接著便是苦笑,這些記憶不是她說抹去便能抹去的,這些印刻在她靈魂深處的感覺,又怎麼可能忘得掉!

「如果忘不掉,那就接受好了……」憐扯扯嘴角,自床上站起來,透過窗戶看著外面的帝都世界,這個讓她生死沉淪的城市,誰又能想到,當初那個輝煌一時,被眾人傳送的奧拉。卡特,今天,又回來了。

新的一天黎明到達,憐的心情多半也平復了很多,在吃早餐的時候加里奧愉快的同憐分享昨天他的見聞,憐聽著時不時說上兩句,關於副職業的認證加里奧也打聽了一下,副職業的高級認證可以隨時進行,不過是在前一個等級認證的基礎之上,對於憐還好說,畢竟她有先前認證的大師級別徽章,然對於加里奧來說,卻要從頭開始。

從頭開始就比較麻煩,低級認證有人數和時間限制,好在加里奧來的時間不錯,再過一周左右,帝都這邊會舉行副職業的低等級認證,屆時通過的人就可以繼續進行高等級認證了。

得知要在這裡再停留七天,憐還是有些頭疼的,對於這個地方她根本不想久留,原先以為只有一兩天的功夫,卻沒想到還要再守上一段時間。

「聽說這一次的藥劑師等級認證會有教廷高層來,我看這裡的人似乎習慣的樣子。」加里奧撇嘴,「難道這裡見到教廷高層很容易嗎?」

憐低笑,「和其他大陸相比,這裡能夠見到的次數應該是最多的,帝都的民眾對於教廷高層也是習以為常了,畢竟這裡是北大陸的帝都,一個家族勢力崛起的地方。」

加里奧看了看四周,壓低聲音,「教廷的勢力在這裡的確減弱了不少,這裡的家族難道就不怕教廷出手嗎?」

「北大陸帝都的幾大家族身份背景都不簡單,對於教廷而言,可不是說動就能動的對象,這些具體來說都和你我沒什麼關係,不要再執著於這上面了,也不要再討論這樣的話題。」

「好。」加里奧點頭,這裡可謂事發敏感之地,尤其是家族勢力和教廷勢力要一較高下的狀態,教廷頻頻派高層來此,估計也就是這個意思了。

「我的認證要麻煩點,不好意思了憐。」

「根本沒什麼,帝都的資源很豐富,尤其是這裡,若是有時間你可以多去走走逛逛,身上的錢夠嗎?」

加里奧嘿嘿一笑,「我的藥劑賣出的價錢都不錯。」

憐瞭然,以如今加里奧的藥劑水準,估計他也有不少私人存款了。「好,我先去將我的等級認證辦完,你若是出去要小心注意。」

「好,你去忙你的,我一定會注意的。不會和別人起衝突,強龍不壓地頭蛇的道理我懂。」

憐點點頭,來到陌生的地方最好不要有任何矛盾衝突,凡事多忍讓,不在自己的地盤絕對不要和對方叫板,惹到了小人便要後悔一輩子。

憐打算將自己的等級認證辦完,也能夠和加里奧一起行動,若是真遇到麻煩兩人也能一起解決,也不至於加里奧會被別人欺負。

來到附魔師高等級認證地點,前來認證的人寥寥無幾,門前十分冷落,走進去之後憐只覺一道冷空氣撲面而來,工作人員百般無聊的掃了憐一眼,「小姑娘,是來找人的?」

憐掃了掃四周,副職業的等級認證均由教廷負責,畢竟也只有教廷有這個能力出的起這方面夠實力的人物,就算家族勢力再如何強大,在某些方面還是會疲軟。

「不是,我是來進行宗師級別的等級認證。」

話一出口,似乎有些冷場,原先神情怠惰的工作人員一個扭頭,嘎吱一聲,似乎脖子直接360度的旋轉。

「我沒聽錯?宗師級別認證?」工作人員的眼睛瞪大,機械的重複,憐站在那裡,將自己大師級別的徽章放在他面前,「你沒聽錯,我可以認證了么?」

工作人員愣了幾秒,隨後一個直立,緊接著便是一聲怒吼,「大人!大人!有認證的人來了!」

憐錯愕幾秒,這人怎麼跟遇到天大的喜事一樣,用得著喊的這麼大聲?隨後一道身影急急忙忙的自一扇門出來,眼鏡似乎都帶歪了,放精光的眼睛自鏡片后細細打量憐,好似能將她看透一般。

無效婚約,前妻要改嫁 「小姑娘,認證什麼等級啊?」話一出口,憐猛然皺眉,這口氣……怎麼跟調戲的流氓一樣?

「咳咳,我是說,要認證什麼等級。」說話的人連忙直起身子,扶正自己的眼鏡,很為嚴肅莊重的重新問道。

「宗師級別,這是我大師級別認證的徽章。」憐將徽章亮出,隨後說話的人趕忙走過來,將徽章拿在手裡,「恩,不錯!是正宗的大師級別徽章!嘖嘖,小姑娘,看不出來你很厲害啊!」

憐笑笑,「一般而已。」

「謙虛了謙虛了!小姑娘今年多大啊,住在哪裡,你的老師是誰啊?」戴著眼鏡的男人胖乎乎,眼睛很小,加上這樣可以熟絡的語氣,讓憐再度皺眉,「你這是……什麼意思?」

「別誤會,別誤會!我只是好奇你這麼厲害的小姑娘是誰教出來的,多大啊?」

憐頭皮有些發麻,這人說話的口氣還有他那雙熱切的小眼睛,實在讓她不適應,「二十三歲。」憐淡淡開口,眼鏡兄一下子就愣住了!

「不得了啊!二十三歲的大師級別附魔師!這,這真的是天才啊!」眼鏡兄激動的口水都飛了出來,憐勉強笑笑,「可以,開始了么?」

「當然!當然!」眼鏡兄極為熱情的將憐帶入認證的房間,當門被激動的合上之後,幾個工作人員迅速湊到一起,「有好幾年了吧,我們這裡一個人都沒來過。」

「是啊,我感覺身上都能種蘑菇了,甚至以為我們這裡被廢掉了!」

「來認證宗師級別,你們聽到沒有,二十三歲!」

「次奧!二十三歲,讓人抓狂的年齡!」

「若是通過了,哥要膜拜她!」

「擦,我也膜拜!二十三歲的宗師級別,鬧呢!」

房間之內,憐靜靜的坐在那裡,眼鏡兄有些興奮的坐在對面,「小姑娘啊,尊姓大名?」

「憐。貝拉。」

「好名字好名字,那個,你家住哪裡啊?」

憐目光深沉的看了他一眼,「我可以開始進行認證了么?這些問題似乎與認證無關吧?」

眼鏡兄呵呵一笑,「怎麼可能無關呢!若是你認證成功了,你是要加入教廷的啊!這些情況我當然要先記錄一下。」

「你說什麼,加入教廷?」憐挑眉,眼鏡兄一愣,「對啊。」

「在其他大陸認證也沒有這個規矩,必須要加入教廷。」憐冷靜開口,眼鏡兄再度呵呵一笑,「這裡畢竟是北大陸,教廷的規定也不同,在北大陸上進行認證的大師級別往上人才,必須加入朝廷,這是規矩。」

憐狠狠皺眉,眼鏡兄見到憐這個表情,不由得疑惑,「怎麼了?難道……你不願意加入教廷?呵呵,這個我也可以理解,若是你是家族出身的話……不過加入教廷你的前途無量啊,雖然北大陸的家族勢力是很強,但教廷才能讓你發展的更好,也會給你提供更加優越的學習環境,你要知道……」

「我告辭了。」憐迅速起身,她不會加入教廷,從前不會現在也不會,以後……也不會。加入教廷便有各種規矩束縛,她有自己想做的事,況且她現如今對教廷的看法有所變化。

「怎、怎麼了……」眼鏡兄很慌張,趕忙站起身,憐將自己大師級別徽章收回,「抱歉,我想我還是沒有這個實力進行宗師級別認證,我還要再回去努力一下,等我真正有這個實力的時候,會再來的,告辭。」

「哎,你等等小姑娘!這個你可以去嘗試啊!如果成功的話,你會有多麼大的成就感啊!小姑娘!你別走啊,哎,小姑娘!」

憐推門而出,外面聚在一起的幾個工作人員一愣,我靠!不是吧!認證完了?這尼瑪什麼速度!

憐神情有些低沉的往外走,幾個工作人員似乎有所預料,沒過那小姑娘也很厲害了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