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死去吧,小傢伙。”孫悟空一棒子朝着王宇砸了過去,“對了,謝謝,差點忘記說了。”

孫悟空臉上的笑意很盛。

就在金箍棒快要砸到林平之頭上的時候。

突然一個聲音在孫悟空的耳邊響起。

“不客氣。”

孫悟空突然發現自己的金箍棒抓不動了。

他朝着王宇看去,發現王宇竟然握着他的金箍棒。

“你就是用這根棒子殺了他們的吧?”王宇笑着說道,“那他沒有必要存在了。”

王宇話音剛落。

金箍棒就在孫悟空的手上消失了。

孫悟空錯愕地看着自己的雙手。

自己的金箍棒呢?

他不解地看着王宇,他發現自己看不穿王宇的境界了。

“孫悟空,你騙了我,也殺了他們,所以你也得死。”王宇笑着說道。

孫悟空剛想說話,但是他說不出來。

他看着王宇,發現他只是笑着看着自己。

低頭看看自己的身體,孫悟空發現自己正在消失。

“消散吧。”隨着王宇一句話。

整座五行大陸的魔氣全部消失。

王宇看向死去的狗子還有王夢潔等人。

“你們該復活了。”

王宇話音一落。

原先死去的人全部復活了。

“這是怎麼回事?”璽傑京活過來第一時間驚訝道,“我不是死了麼?”

其他人也是錯愕。

王夢潔跑到王宇的身邊,她剛想說話。

但是王宇制止了他。

“等一下。”王宇輕聲說道。

所有人都安安靜靜地等着王宇。

王宇說的話,竟然有一種無形的力量,讓她們完全聽他的話。

“惡靈界和惡靈界的惡靈該消失了。”

在宇宙星空深處。

正在與無數佛道中人廝殺的惡靈紛紛消失。

而那些佛道中人則一臉迷茫地互相張望着。

王宇似乎看到了這一幕。

他笑了笑。

只是一個念頭。

他將他跟他有關的所有人都帶回了地球。

在一個無人小島。

炎長樂、阿狸、小舞、柳茹雨等等。

王夢潔自然不用說了,蘇青煙也在。

火靈兒也復活了。

金瑩瑩也在。

甚至,林清慧和小花都在。

狗子泰迪還有璽傑京他們也被王宇帶來了。

他們就這樣在這座無人小島上,開始了荒島求生之旅。

一萬三千年後。

“王宇太祖,有個叫伏虎羅漢的人找你,他說天庭又想搞事情了。”

說話的是一個老頭子。

而他面前的王宇卻依舊還是一萬三千年前的模樣。

他的身邊圍着衆女,聽到自己不知道多少代玄孫的通報,他也沒放在心上。

“讓他去找燃燈,讓燃燈告訴玉帝那個麻瓜,再搞事情直接滅了天庭。”

“好的王宇太祖。”

老頭子出去了。

他把原話告訴了伏虎羅漢。

伏虎羅漢不禁感慨。

佛主依舊如此霸氣啊!

……

全書完。 無盡劍域裏,流傳着一首古老的歌謠:“天空變成了血紅,大地裂爲了八域。”

可人們幾千年來都沒有發現其他域的存在,便不怎麼在意這耳熟能詳的歌謠。無盡劍域是劍修者的天下,每個人都期盼自己能成爲一名劍客,有句古話叫做“萬般皆下品,唯有習劍高”!也曾有人想要另闢蹊徑,可劍域裏除了劍元之外沒有其他任何元力存在,最終一無所獲。

於是,劍徒、劍士、劍師、劍尊、劍宗便是人們畢生追求的境界。也許還有之上的境界,可是誰也沒有見過。

和劍域裏的所有人一樣,夢星辰做夢都想成爲一名高來高去的劍客。此刻,他雖身在劍門巨頭雲霞劍宗的勢力範圍內,但卻是在一個偏遠戈壁中的礦場。

夢星辰揮舞着手中的鐵錘和鑿子,鑿打着烏黑的巖壁,與其他苦工敲打出的無數“叮叮咚咚”之聲匯在一起,在整個地下礦道宛如延綿的死亡樂章。

他的面容髒兮兮的早已看不出模樣,但那烏黑明亮的眼睛卻包含着堅毅與不屈!汗水將臉上的污穢流出一道道溝壑,堅硬的後背宛如岩石凸起。

他和其他被拐騙進來的人一樣,都快忘記了太陽是什麼顏色。因爲在太陽未升之前便進入地底挖掘劍元石,太陽日落之後才能鑽出地表享受清新的空氣。

地底的時間過得太漫長,長得讓人心亂如狂。

夢星辰甚至害怕有一天會忘記了自己的身份,於是每天都功課似的回憶着越來越少的記憶。他來自一個南方小村,有自己勤勞的父親和善良的母親。十六歲時,雲霞劍宗的人來了,說這個村子人傑地靈,要招收一批弟子。夢星辰被幸運的選中,全家人歡欣鼓舞,本以爲從此就能成爲夢寐以求的劍客,卻發現成爲了地底的苦工。

夢星辰等人來到時,礦場的挖掘隊伍已有幾千餘人。加入挖掘大軍開始的一個月,不斷有人死去,新人終於忍受不了,問監工都做了這麼久的苦力了,什麼時候能成爲劍客?監工卻恥笑到:“想成爲劍客?做夢吧,你們這批人骨骼早就定型了,一輩子都不能成爲劍客!”

從那時明白自己被騙了,於是新人們開始反抗。可是坐鎮的工頭是個劍徒五品的高手,眨眼間便殺了一大片普通人,新人們開始屈服,不敢造次,每天都機械的勞動着,漸漸的磨滅了意志,唯一期待的便是從監工的屋子裏扔出帶點肉末的骨頭。

每天都有人不堪勞累死去,隔三差五的又會有新人加入進來,不斷上演着毆打、哭泣、死亡……

夢星辰已在此地一年了,雙手也早已繭厚若石,但他的意志並沒有屈服,因爲他想要活着,而且他一定要逃出去!

夢星辰咬着牙,一錘下去,“錚”的一聲,發出不一樣的聲響。

他停止了敲打,拿過昏暗的油燈。他每天挖掘的東西除了是黑色石頭以外便是那罪惡的劍元石,今天卻挖到了個不一樣的東西,讓夢星辰有些好奇。

於是用粗糙堅硬的雙手刨開黑色的岩石,露出了一個劍柄!

夢星辰的心跳加快,讓他呼吸都急促了起來!成爲劍客的最最基本條件之一,就是要擁有一把劍,而且必須是一把可以灌輸劍力的劍。可這樣的劍至少都價值千金,自己的家庭勞作一輩子也買不起一把。這也是爲什麼劍客在世上總是讓人畏懼、讓人仰慕!

夢星辰抑制住激動的心情,用鑿子小心的刨開了部分岩石,露出了更多的劍身。

這劍與自己所瞭解的劍客佩劍完全不一樣,寬如盾,黑如墨,最讓人奇怪的是,劍刃居然都有手掌厚!

夢星辰有些納悶,便握住了手臂粗的劍柄,一使勁就輕易拔了出來。由於估計錯誤,用力過猛,夢星辰摔了個屁股墩,他詫異的打量着這把怪異的劍,怪劍居然是斷的。劍身四尺長的地方,宛如被折斷了似得不規整。也不知沒有斷的時候,這把怪劍是有多麼巨大,究竟什麼樣的人才能用這樣的劍?

在夢星辰胡思亂想的同時,透過厚重的岩層,來到破爛的地表,再來到萬里無雲的天空,一道霹靂雷電正在醞釀着。

“轟隆”一聲,晴空一道雷霆轟在了礦區,讓幾名監工都嚇了一跳。

雷霆宛如有靈性一般,快速的穿過地脈和岩層,轟擊在了拿着怪劍的夢星辰腦袋上。

一座巍峨的山峯高高聳起,似乎要刺破那血紅色的天幕,而山峯之巔站立着一名白衣老人,光華一閃,老人面前又多了一名青衣和一名灰衣老人。

“你們都感覺到了?”白衣老人問道。

“嗯,破敗劍出世了。”青衣老人點了點頭。

“要不我們直接將他接到上界?”灰衣老者問道。

白衣老人的眼中光華流轉,宛如看透了整個宇宙一般,他望向無盡的遠方,淡淡的說道:“等了多少萬年也不在乎這麼幾年,有的路還是需要他自己走的。”

“劍王誕生日,劍域迴歸時……”

夢星辰醒了過來,也不知昏迷了多久,更不知自己是爲何昏迷的。他似乎做了個夢,夢見幾名仙風道骨的老人說什麼劍域劍王的,但這都不是他關心的,讓他在意的是腦海中居然清清楚楚的浮現着一卷千丈長的卷軸。

當夢星辰閉上眼睛想要看卷軸上寫着什麼的時候,一個蒼老卻又宛如洪鐘般的聲音在腦海中響起:“破敗劍經第一卷:大破敗,大自在!破除虛妄,敗亡洪荒;破滅囚籠,敗殺神王……”

意識之中的時間過得很快,夢星辰在彈指之間便接受了數萬言,無論如何都忘不掉。他雖然生活在小村子裏,但父親從小教他讀書識字,自然知道這數萬言就是劍客的修煉法門!

而此時,夢星辰感覺手中一輕,睜開眼睛便看到斷劍消失了,而腦海中的千丈卷軸合了起來,宛如一個巨大的輪盤在慢慢旋轉,輪盤的最中間的正是那柄斷劍!

他小時候曾聽聞父親給自己講述過一些劍客奇談,知道自己遇上了一場天大的機緣!那數萬字劍經只是卷軸的一部分內容,但想用意識再次打開卷軸卻發現無論如何都做不到,而且那柄神祕的斷劍也紋絲不動。

夢星辰想了想,看來要再次打開卷軸或者使用那神祕的斷劍,很可能要學會這數萬字的破敗劍經第一卷才能辦到!

他的拳頭捏得緊緊的,有了破敗劍經,那就一定要從這兒逃出去!

“嗚!”一聲悠長的號鳴傳遍瞭如蜘蛛網般的地底世界。

“嗷嗚!”興奮的聲音此起彼伏,難熬的一天終於結束了,所有地底工作的人都興奮的往外跑,每個人都想第一個跑出這該死的地底世界,爭取能見到最後一縷陽光,即使每次都會失望。

夢星辰看着籃子裏的數顆白色下品劍元石,挑了顆小的拿在手上,但也有半個拳頭大,他深吸了一口氣,眼神之中沒有絲毫畏懼,塞進了嘴裏。

接着,夢星辰痛苦得在地上翻滾,喉嚨宛如鼓起了個大包,但他強忍着始終沒有哼出一聲。

他捶打着胸脯,甚至掐着自己的喉嚨往下擀!脖子上的青筋暴起,劍元石卡得他眼睛血紅。

也不知這段時間是怎麼過來的,夢星辰已經在地上和牆壁上擦得頭破血流!最終咕咚一聲,宛如天籟一般,夢星辰發出了沉重而又舒坦的喘息,嘴角還掛着些血跡,但他卻開心的笑了起來,因爲他有了活下去甚至逃出去的資本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