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段良玉這纔拿過自己的公文包,掏出厚厚的一沓賬冊,遞給封華。

“這幾個月的帳都在這了,您過目一下。”他現在儼然已經成爲了食品廠的財務總監,統管着總廠分廠好幾個廠的財務。

還有和愛華食品廠的財務,這個非常重要,得自己人做。而相比於其他人,他最合適。

封華拿過賬冊認真地看了起來。她不能因爲前世的印象,因爲他們是朋友就行事馬虎,那樣坑的是她自己。

所以每筆帳她都看得清楚明白,還要段良玉做了雙份,她要備案。

一切談完,外面已經天黑,封華趕緊告別衆人,騎上小美回家了。

至於她介紹過來的幾個人,譚書玉方強什麼的,她提都沒有提。現在還是裝作不重要的好。

回到村裏已經是半夜時分,方遠已經等在路口。

封華飛身從小美上下來,撲進他的懷裏。

“怎麼出來了,外面這麼冷!”封華心疼道,晝夜溫差大,方遠的眉毛上已經掛了霜,一看就是等很久了。

不過她的心裏好溫暖,繼蔡老太太之後,又有一個人會深夜等她了,而且是她心心念唸的方遠。 方遠抱住懷裏的小丫頭,一時間有種被幸福淹沒的感覺,不過他還是趕緊說道:“小心點….”小心他的小寶寶!

封華……乖乖從他身上爬下來,站好:“我忘了。”

兩個人說完相視一笑。

封華越笑越開心,對於未來好期待!

“名字想好了嗎?”封華問道。

方遠立刻眉頭緊鎖:“還沒有,想了幾個,但是都不太滿意。”他覺得起名字這個事比出任務還難。

“不着急,慢慢想,起碼得想一年呢!”封華說道。

方遠瞄了一眼她的肚子,也許吧。

兩人開開心心地回了家,去做ai做的事情。

結果半夜有人來砸門。

“誰啊?吃了熊心豹子膽了,敢來砸我的門。”封華感覺自己剛剛迷糊着就被驚醒了,起牀氣特別大。

她也懶得用精神力出去查看,只是縮在被子裏嘟囔道。

這時候是不可能有鬼子進村的,那其他事就都不是事。而且這敲門聲不急不緩,一聽就不是什麼要命的事,封華不想動。

“你躺着,我出去看看。”方遠說完穿上衣服出去了。

門外是樑青山。

“睡啦?”樑青山尷尬地寒暄一句,大半夜砸人家小兩口的門,他也不願意,但是有個事情不現在就讓封華定奪,誰也定奪不了。

“樑大叔,什麼事?”方遠沒有什麼起牀氣,太多不錯地問道。

“那個什麼,你岳母,拖家帶口回來了…直接回了她原來的家,結果那院子裏已經住了封家人,她就找到了我家,正在哭呢。”樑青山一口氣說完。

方遠愣了一下,這可真是想不到的意外。

屋裏的封華已經聽見了,三兩下穿上衣服就出來了。

“我媽回來了?還拖家帶口?”封華問道,說着實在顧不得好奇,用精神力掃了一下。

果然,劉小麗帶着四五六七八九十,還有趙長安,都回來了,正在樑家炕上抹淚呢。

見到趙長安,封華意外了一下,她意外她是被趙長安趕回來的呢,現在看來不是。

就是說,他應該沒有這個膽子。

“走,去看看。”封華帶着人去了樑家。

劉小麗見到封華就哭了。

“小華啊,媽又回來了…”其他什麼話都說不出來,太傷心了,太丟人了。

她以爲她下半輩子都是城裏人了,再也不用回這傷心地了,結果好日子才過幾年,轉眼就沒了。

就跟美夢一場醒了似的,心裏空落落的。

封華看着封六問道:“怎麼回事?”

封六眼裏也含淚說道:“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趙叔叔的工作突然沒了,然後第二天家裏就來人,說我們是外來人口,讓我們回老家,一天也不讓我們多留,東西都不讓我們收拾,押着我們就上火車了。”

封華又看向趙長安。

“來了一批造反派…”

“行,懂了。”封華說道。

造當權派的反嘛,趙長安這官是之前官家封的,現在這是也被造反了。

再加上劉小麗的靠山,張家,一夜之間走得乾淨,那她就是個無根的浮萍,說辦她也就辦了。

“你怎麼跟着來了?”封華又問道趙長安。

劉小麗說是外來人口可以,但是趙長安可是土生土長的京城人,沒有被攆的道理。大不了夫妻分居唄,再大不了離婚唄。

這是很正常的操作。

趙長安漲紅着臉,他倒是想離婚!他不是不敢嘛!

封華當初可是說了,劉小麗死了傷了受氣了,都得找他算賬!現在讓劉小麗自己哭唧唧地拖着一大串孩子回來了,封華再誤會了怎麼辦?

有些事說不清,他要是不過來自證清白,封華還得以爲他在這件事裏做手腳了呢!

畢竟他真的沒有被攆,他的家人也一樣住着樓房,他不來,就是跳進紫藥水裏也洗不清嫌疑!

別說封華,劉小麗都懷疑這事是他乾的!因爲他之前幾乎是同樣的操作,攆走了封大貴。

他要是不來,劉小麗回來在封華面前說他幾句壞話,封華回了京城把他咔嚓了怎麼辦?

碎大石的威脅實在是太恐怖了……

“咳~”封華看他的臉色明白過來,咳了一聲掩飾尷尬。拍個桌子就把人嚇得好日子都不敢過了….這個可以有。

“大叔,村裏還有沒有空閒的房子,先安排一下,明天我就去拉磚,蓋房子。”封華說道。

正好把其他幾家的磚都拉來,省得她走了之後不好操作。

現在蓋房子雖然有點早,天氣不太合適,但是也面前可以了。

“空房子有的事,我去給你聯繫一家。”樑青山說完就出去了。

廢棄無主的房子也有,但是那都不能住人,他得去別人家“佔坑”的房子看一看,找一個經常燒炕可以直接入住的。

封華的媽呢,再不好也是親媽,有事了還得找封華,封華二話不說還得管。

這是因爲劉小麗最近表現不錯,封華比較有耐心。如果她還是之前那樣拿眼白看她,你看她管不管。

“原來的房子咋住了老封家的人呢?”劉小麗聽說明天就給她蓋房子,還是磚房,也不哭了,而是想起了其他事。

“那房子就是荒着也不能給他們住啊,你爸死哪去了?”劉小麗問道。

“哇,你還去找我爸,你厲害了。”封華不避諱地“誇讚”她。

帶着現任老公大半夜理直氣壯去找前夫,是什麼給她的勇氣和臉皮?

劉小麗也尷尬了那麼一下下就立刻道:“我這不是想先給孩子找個睡覺的地方嘛,折騰了這麼多天,吃不好睡不好,珍寶都生病了。”

劉小麗拍拍懷裏的小兒子,再不喜歡到底也是兒子,真有個好歹她也心疼。

至於趙長安…他現在啥也不是了!以後還得跟着她混,她不怕他了!

哪怕趙長安跟她回了農村,她現在也懷疑她能回來都是他安排的,即便不是也是他的錯!

如果他的工作好好幹着,她也不至於被人攆回來!老二一家就沒事,老二還安安穩穩地當她的售貨員呢!

而且看見封華這麼痛快地就給她蓋磚房,劉小麗的腰桿瞬間直了,人又變回了之前的囂張。 她媽前世可能是屬狐狸的,狐假虎威這一招是天賦技能。

封華沒理她,伸手給封珍寶把了把脈,沒什麼問題,就是累到了。

樑青山很快就回來了,帶着衆人去了不遠處的一戶人家。

“放心住,住多久都行。”樑青山替主人說道。

借房子的人一聽說是封華的親媽劉小麗要住,還是封華同意的,那還有啥說的,住!住多久都行!

封華要是想要,白送給她都行!就怕人家看不上。

封華的地位因爲將要到來的鴨子,瞬間又恢復到了最初,甚至比最初還要高。

最初他們可不知道那些兔子啊,雞鴨鵝啊,都是封華給的。

樑青山看着趙長安跟劉小麗進了一個屋,還有上一個炕的意思傻眼了。

他爲趙長安安排了別的地方,他猜測了各種趙長安的身份,也沒猜到他是劉小麗的現任。

哪怕憔悴了,趙長安看着也年輕,二十多不到三十的樣子,大小夥子一個啊!

劉小麗保養得再好,也是快四十的人了,大閨女都二十多了,姥姥都當了好幾年了!

不怪他奇怪,現在女人想找個小老公,實在是太難了。特別是不殘不傻,看着還很俊的小老公。

劉小麗再婚的事情封華沒有提,封大貴也沒有提,太丟他的人了,所以村民們只知道他和劉小麗離婚了,並不知道她又再婚了。

吳雙花拽了拽樑青山的袖子,走了,看啥!看得人都尷尬了。

樑青山點點頭,跟着媳婦走了。

封華和方遠沒有走,她還有事要說。

“咳,我爸結婚了,我之前說過吧?”封華突然說道。

“什麼?”劉小麗驚了一下,屋裏的封家人也有些意外,不過想想又不意外,親媽能找後爹,親爹爲什麼不能找後媽?

“你沒說過啊!”劉小麗說道。

趙長安看了她一眼,怎麼?還念念不忘了?

“哦,那是我忘了。”這些都是小事,再說她跟她爸也不是一夥的,沒事拿這個刺激她媽幹什麼?

再說她媽應該也不會受什麼刺激,那是她甩了兩次才甩掉的人。

“什麼時候結的?找個什麼樣的人啊?”劉小麗又問道。

封華都看了一眼趙長安,當着現任的面這麼問前任,她都覺得有些過分了。

“你管那麼多幹什麼,我就是跟你說這個事。”別以後見了王曉琴用錯態度用錯輩分,那樣她都替她尷尬。

“其他事明天再說吧,你們先休息。”封華說完帶着方遠離開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