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殷曼妮神色一愣,半晌才反應她問的是什麼,臉上快速瀰漫出羞人的紅暈,「這個……你知道啦?」

阮靈歌哼哼鼻,「大門口蹲著那麼大一隻白獅,我能不知道嗎?」

殷曼妮不好意思的搔頭,「我也不是故意要瞞你,只是沒機會說,畢竟一路過來,都是你在保護我,完全沒有我的用武之地!」

「那你馭魂師的級別是?」外頭蹲著的那隻白獅是四階聖獸,想來她的等級應該差不到哪去。 殷曼妮臉上的紅暈更甚,似有些難以啟齒,她咬了咬紅唇,低聲道:「我只是三階宗師級馭魂師,那隻四階聖獸白獅是它自己粘上來的!」

穿成旺夫小嬌娘 五階以下的宗師級馭魂師只能馴服靈獸,所以出發前殷曼妮隨身攜帶的寵靈石里只有幾隻中階靈獸。

而聖獸白獅,是她在離開家后,經過一座魔獸森林,見它渾身浴血的躺在地上,便心軟的用治癒靈藥替它療了傷。沒想到它傷好后並未離去,而是主動的契約了她,成為自己仆獸。

這無疑就是天上掉餡餅,殷曼妮直到現在都不敢相信自己有那麼好的狗屎運!

阮靈歌咂舌感慨,「真是傻人有傻福啊!」

以殷曼妮的年紀,能修鍊到宗師級三階,已經很不錯了,她記得當初那位蕭蘭,也才七階宗師級,可對方卻比殷曼妮大了四歲。

等四年後,殷曼妮說不定還能遠超她!

這可是個寶貝!

阮靈歌眸光一亮,臉上露出狐狸般的笑容,「曼妮啊,你如今也沒地方去,不如就跟著我混?保證你吃香的,喝辣的!修鍊速度還能咻咻地往上漲!」

殷曼妮無辜眨眼,「我本來就打算賴著你啊!因為我快沒錢了!」

阮靈歌嘴角一抽,「你的錢呢?」

殷曼妮神色靦腆的從懷裡掏出一個東西,遞給阮靈歌,「我昨天逛市場,發現這個空間手鐲好看,和你的皮膚很搭,於是就花重金買下來,想要送給你!」

手鐲外觀很是精美,銀白色的鐲身上鑲嵌了十來顆大小不一的藍色寶石,每一顆寶石在光線的照射下,都閃爍著不一樣的奇光。

阮靈歌愣神的盯著這隻手鐲,久久的看著,心裡五味雜陳,說不出的滋味。

她花去所有積蓄只為買一個禮物送自己?

「你不喜歡嗎?」殷曼妮見阮靈歌只顧看著手鐲一言不發,臉上顯露出一絲忐忑,「雖然它的空間主體只能算得上中等偏優,但它還有一個作用,一旦感應到危險氣息,手鐲裡面的鈴鐺就會自動響起來!」

「當然喜歡!」阮靈歌終於回過神,伸手接過,布滿紅疙瘩的臉上洋溢著感動和幸福的笑容。

這應該算是她重生以來,收到的第一份意外之喜。

當著殷曼妮的面,將鑲滿藍寶石的手鐲戴在手上,她開心的摸了摸,抬頭迎上對方盛滿期盼的目光,嘴角微勾,「很合適,你的眼光相當不錯!」

得到誇獎,殷曼妮一掃先前的緊張,咧開嘴大笑起來,還頗有些得意的口吻在裡頭,「我就知道你會喜歡!」

阮靈歌垂下手臂,眉頭輕皺,「來而不往非禮也,但我這似乎沒有合適你的禮物,要不等我以後學會煉器了,親自給你鍛造一件上好靈器?」

殷曼妮只是單純的想要送件禮物給阮靈歌,壓根沒想過要她的回禮,但聽說阮靈歌以後要親自給她鍛造禮物,圓溜溜的大眼裡頓時迸發出希冀的光:「好呀!最好還在上面刻上你的名字!」

阮靈歌忍俊不禁的笑出聲,語氣真誠的道:「曼妮,謝謝你的禮物!」

殷曼妮不滿嬌嗔:「客氣什麼,咱們不是好朋友嗎?」說完,她又揚起眉梢,滿臉正色道:「雖然我打算賴著你,但並不打算加入這個傭兵團,因為我覺得,未來的你應該會飛得更高,而我,想和你一起飛!想永遠伴你左右!」

這算是她失戀后,為自己尋找到的另一個新的目標,否則她不知道自己活著還有什麼意義。

阮靈歌聽得有幾分動容,激奮的心情一如當初龍戰對她立下靈魂誓約時那樣,胸腔被一股股憑空氳出的暖流填滿,她眸光閃了閃,快速抓住殷曼妮的手,鄭重應諾:「那咱們就做一輩子的好朋友!」

她人生第一份真摯友情,能夠遇上它,真好!

傭兵基地里除了殷曼妮留守,其他人全都外出執行任務,等到金烏西落,月桂當空,才風塵僕僕的回來兩人。

興許是累了,他們回房倒頭就睡,壓根就沒注意在基地某處角落,本黑暗了幾天的房間,如今正燈火通明。

石頭和左眉一覺睡到大天亮,被一股濃郁的香味誘惑醒,兩人同時一臉饞相的嗅了嗅鼻,快速起身朝院落奔去。

「靈歌,你回來啦?」能將一碗面煮出這種絕世香味,基地里除了她,還能有誰!

後院落嬌艷盛放的白玉蘭旁,阮靈歌和殷曼妮圍坐在青石桌旁,慢悠悠的吃著碗里的麵食,看得兩人大吞口水,急不可耐的端起面碗就開始吸溜吸溜起來。

等吃完美美的早餐,他倆才有心思詢問起阮靈歌的任務,聽說她完成了,立時佩服的為她豎起大拇指。

阮靈歌輕笑,「團長他們大概什麼時候會回來?」

石頭手指敲擊桌面,轉眸思索后才道:「至少也得一個多月吧!任務地點離這兒挺遠的!」

「那我再去傭兵工會看看有沒有合適的任務,光這麼等,太乏味了!」

殷曼妮立時興奮喊道:「靈歌,我跟你一起去!」

阮靈歌想也沒想拒絕,唇角揚起一抹意味深長的笑意,「不行!你得看家!更何況,過些天會有一個高手加入咱們傭兵團,你得先替咱們好好接待!」

殷曼妮頓時像焉巴壞了的茄子,無精打采,嘴裡不滿嘟噥,「又是我看家,太無聊了!」

左眉來了興趣,目光晶亮的問:「什麼高手?是美女不?」

「你就知道看美女!」石頭鄙夷的敲他一腦瓜蹦。

「切,你有琪丫頭可以看,當然不用看別的美女啦!老子可還是孤……!」

「等等!」阮靈歌忽然打斷左眉的話,眉梢揚起揶揄,「我剛剛好像聽到一個不得了的消息,石頭,不如你自己從實招來?」

說完,還掰了掰手腕,明顯一副倘若你不老實交代就狠揍你一頓的威脅表情。

石頭這個大大咧咧的聒噪男,頭一回在眾人面前紅了臉,他先是瞪了左眉一眼,然後目光同阮靈歌對視,又快速窘羞挪開,小聲道:「這個,我很久以前就喜歡她了,不過她好像對我沒啥意思……」

說到最後,一臉惆悵。

他夢寐已久的春天,何時才會來臨?!

唉……

怎一個愁字了得! 阮靈歌目露驚訝,心想她和他們同住一個屋檐下這麼久,怎就沒看出這些貓膩?

「你直接表白不就好了?」殷曼妮投以鄙夷的目光,一個大男人還這麼畏畏縮縮,像什麼樣!

石頭漲紅臉,舌頭開始打結:「我、我這不是怕她惱羞成怒揍我一頓嗎?再說萬一……被拒絕,到時候兩人見面得多、多尷尬啊!」

阮靈歌挑眉輕笑,「我倒覺得曼妮說的不錯,喜歡就是喜歡,不喜歡就是不喜歡,你不直接說清楚,齊琪哪能明白你的心意?萬一她答應了呢?那樣豈不是皆大歡喜?」

左眉也跟著參合,同時還回以一個響亮的腦瓜蹦:「你個大男人怕什麼?沒出息!」

石頭捂著發疼的腦袋,倒也沒生氣,想了想,目光堅定的道:「那好,等她回來我就跟她表明心意!」確實不能再拖下去,萬一她被別的男人勾引走了怎麼辦?

左眉捂著胸口,一臉痛心疾首,「為毛組織里就一個姑娘呢?老子也缺愛啊!」

阮靈歌好似嫌他傷心得不夠,繼續往傷口上撒鹽,「告訴你一個不幸的消息,新來的是一位冷酷帥哥!」

「有你家男人帥嗎?」殷曼妮目光晶亮。

阮靈歌狠抽一下嘴角,再次咬牙解釋:「他不是我男人!」

狂暴武魂系統 殷曼妮被瞪得無奈妥協,「好好好!是別家男人!你就說有沒有嘛!」

阮靈歌摸著下巴想了想,「應該和龍大哥差不多吧!」在她心裡,除了鳳九華和海上有過一面之緣的妖精男,暫時還沒人能同焱嘯的美色相比擬。

殷曼妮略有些失望,「聽你說冷酷帥哥,估計也和龍大哥性格一樣,嘖,真沒意思!」

混跡江湖開客棧 阮靈歌瞅見她臉上失落的神色,頓時無語望天,「大小姐,你才剛剛失戀,就這樣肖想帥哥真的好嗎?」

殷曼妮眸色一暗,沉默了幾秒,才傲嬌嗔道:「看帥哥是每個女人的天性,跟我失戀又沒關係!」

阮靈歌立馬舉手表示投降,想到什麼,臉上笑意減退幾分,帶上勸說的口吻,「殷敷離並未離開酈江城,如果你真下定決心,就去見他一面,和他把話說明白,這樣對你對他都好!」

殷曼妮情緒低迷的垂眸,嘴裡喃喃道:「容我再想想。」

阮靈歌知道她需要時間好好梳理自己的情感,便不再多說。

而石頭和左眉則一臉疑惑,殷敷離是誰?曼妮姑娘失戀又是怎麼一回事?

飯後,阮靈歌給銀月和長樂烤了十來只雞,這才慢悠悠的晃蕩去傭兵工會。

剛進大門,就聽到有人在談及竹妖嶺的事。

「你聽說沒,竹妖嶺十年前一夜出現的那些金竹子,竟然又詭異的一瞬間沒了!」

「現在那兒豈不是光禿禿的?」

「是啊,流獸全跑光了,還進去個什麼勁!恐怕以後得成為一座荒山!」

「昨天不是有人完成那個六星魔鬼任務了么?或許她知道些什麼!」

「咦,好像就是那位姑娘!」一個青年左顧右盼間,發現了剛進入大廳的阮靈歌,昨天她遞交任務的時候,他也恰好在交易大廳里。

「怎麼這麼丑呀?」有人掃見阮靈歌臉上猩紅的疙瘩,眉目間流露出一抹嫌惡。

「這年頭,實力才最重要,你管她丑不醜?!」有人目露崇拜的替她說好話。

然後一個身形略顯肥胖的中年男子跑到阮靈歌面前,神色溫潤的問道:「姑娘,你能否跟咱們說說竹妖嶺發生的事?」

阮靈歌本想置之不理,但對方態度友好,如果她直接拒絕可能會引人詬病,好不容易才將龍心傭兵團的名聲稍微打響點,可千萬不能因為這事毀於一旦。

思罷,她便微笑回答:「我只是碰巧遇上了任務目標,那時候他已經脫離危險,只不過傷勢嚴重被我以靈藥治癒,若說發生過什麼,恐怕要去問他才最清楚!」

阮靈歌早就預料到會有人提及這個問題,所以早早的準備了措辭以便糊弄過去。

中年男子也不知是信了,還是沒信,他目光炯炯的看了阮靈歌一眼,快速轉身離開。

周遭人依舊對她指指點點,議論紛紛,阮靈歌置若罔聞,直接進去任務發布大廳,發現很多人擠在一塊白色牌匾前,她也跟著去湊熱鬧。

將牌匾上的信息瀏覽完,阮靈歌眸里染起興味的光。

這並不是一個傭兵任務,而是酈江城主發出來的邀請函,但凡是天級以上的靈士或劍士,都可以加入,任務是將某座山突然出現的屏障擊垮。一旦任務完成,所有參與活動的人都可以得到一筆豐厚的報酬。

阮靈歌雖然對報酬心動,更感興趣的卻是那座被隱形屏障保護的大山。

它幾日前發生過一陣大動蕩,屏障正是動蕩后才憑空閃現,雖然沒有人員損傷,但外面的人進不去,裡面的人出不來,長久時間下去也會對人造成困擾。

所以,周邊各個城市的城主都發布了相同的邀請函,想要聯合擊破那道屏障。

而且傳言那座大山裡應該出土了什麼寶貝,否則不會惹來這麼大的動靜,各位城主們又豈會放過這次機會?

招募時間為三天,大後天才會在城前廣場上集合,一同出發前往目的地。

阮靈歌報名后,去交易市場逛了一圈,補齊空間里的物品,回基地將這件事告訴曼妮他們,幾人雖說也想去,無奈門檻太高,只能對此望洋興嘆。

「哎,我還是去接我的小任務吧!」左眉憤憤不平的將大刀抗在肩上,拉著石頭奔出基地。

「反正我就是個看門的勞苦命!」殷曼妮哀嘆一聲,決定化悲憤為食慾,抓著果盤裡的水晶葡萄一個勁的往嘴裡塞。

接下來的兩天,阮靈歌閉關修鍊,直到出發前半個小時,才揮別了依依不捨的殷曼妮,帶著銀月和長樂趕赴集合廣場。

偌大的廣場,此時擠滿了人,全是天級以上的高手。

依阮靈歌的修為,在隊伍里只能算是中下游階段,她再次感覺到了自己的渺小。

但她也沒有因此眼紅,按她現在年紀,能晉級到四星天級靈士已經算是天賦異稟。

她的強大,只是需要時間而已! 酈江城主名為陶明華,年齡雖然滿了65歲,但外表看起來和40歲沒什麼差異。

頭髮烏黑髮亮,不顯分毫滄桑,嚴肅的五官,銳利的鷹眸,讓他整個人看起來十分的具有上位者的氣質。

此次任務,有準備專門的龍馬騎乘,但它們的速度自然比不得靈獸聖獸,所有很多靈士拒絕了龍馬,寧願將自己契寵召喚出來。

劍士們就沒得挑了,御劍飛行會浪費掉太多靈力,誰也保不準後面會發生什麼,所以他們只能保存實力騎龍馬前進。

酈江城主當著眾人的面召喚出了兩隻契寵,一隻是蒼翼飛狼,七階聖獸,一隻是蒼瓏鷹,四階聖獸。

當他們威武的身姿出現在眾人眼前時,當即引發了不小的轟動。

「不愧是城主大人,竟然契約了兩隻聖獸!」

「蒼翼飛狼,那可是流獸中的佼佼者,不但速度快,敏捷度也強,一般人很難捕獲並且馴服它們!」

「好羨慕,可惜咱只有靈獸為寵!」

阮靈歌對酈江城主的裝逼行為嗤之以鼻,明明只需要一隻契寵為坐騎就可以了,還偏偏召喚出另一隻,不是為了顯擺又是什麼?

「切,七階聖獸算什麼鳥東西!主人,要不要豹爺我幻出本體給它點雄威看看?」蹲坐在靈歌右肩上的銀月,舌頭舔著爪子一臉嗜血的說道。

「豹爺,趕緊的!讓那群人類見識見識你的厲害!」長樂明顯一副看熱鬧不嫌事大的興奮表情,蓬鬆的尾巴使勁往銀月背上拍。

「你們兩個消停點,不知道主人我是個低調的人嗎?」阮靈歌不以為意的哼道,她契約主獸是為了並肩作戰,又不是刻意要顯擺,再說對方一威風凜凜的城主,自己搶了他的風頭,還不得結下樑子?

這裡可不比偏僻弱小的琉城,對方一根手指頭就可以輕易玩死龍心傭兵團!

隊伍到齊后,聲勢浩大的出發。

酈江城主坐在蒼翼飛狼寬闊的背上,蒼瓏鷹則高高飛在他的頭頂,左顧右盼,不時叫喚兩聲,似乎在進行高空巡查。

阮靈歌低調的騎乘龍馬,走在隊伍最後頭,前面是一群同樣騎乘龍馬的劍士,而靈士們早就騎乘自己的寵獸跑遠了。

因為有張醜陋的面孔,沒人願意主動搭訕,倒讓她落了個清凈,但悠閑沒多久,便有一行人故意落後,靠了過來。

「姑娘,你一個人多無聊,不如咱們結伴而行?」

阮靈歌詫異抬頭,出現在眼前的是前幾日在傭兵工會有過一面之緣的中年胖子,他身邊還跟了三名男女,都十分年輕,衣著也很華麗。

「二叔,你幹嘛非要等這個醜八怪啊?」盧菲不滿抱怨,長得丑也就罷了,連只像樣的契獸都沒有,簡直丟天級靈士的臉!

盧成不悅蹙眉,「菲兒,說話注意點!」

「是啊,小妹,娘教過咱們不能以貌取人!」盧霞也好言相勸,同時還衝阮靈歌扯出一抹慚愧的笑容。

盧宗孝也就是方才搭話的中年胖子,語氣謙和的笑道:「我這位小侄女自幼被嬌寵慣了,不識禮數,還望姑娘不要見怪!」

「無礙!」阮靈歌不以為意的道,她現在確實長得丑,別人願意喊醜八怪就喊唄,只有不自信的人才會惱羞成怒,容貌對於她來說,真算不上什麼大事!

盧宗孝見阮靈歌臉上的確沒有怒容,便笑了兩聲,快速轉移話題,「再次相遇也算是緣分,不如大家交個朋友如何?」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