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殷離哪裡會看不出兩人眼中的敵意,立刻冷聲道:「不得無禮,這是我殷家的貴客,日後誰敢怠慢,嚴懲不貸。」

殷離畢竟身為殷家大小姐,一聲令下,兩人再不甘,還是悻悻退了下去。

「走吧。」

見兩名侍衛退下,殷離再次大大咧咧的牽著楊東的手向大門內走去。

楊東倒也不在意,既然殷離執意要這樣,他一個大男人,自然不會主動拒絕,不然也顯得太沒有男子氣概了。

「這小白臉是誰?」

直到楊東與殷離的身影徹底消失在視線里,其中一名侍衛才咬牙切齒的問了一句。

另一人道:「誰知道?不過大小姐平日好高騖遠,別說許多年輕俊傑,就算是名門望族的公子,也休想讓她多看上一眼,這小子也不知走了什麼狗屎運,竟然能得大小姐如此垂青?」

「我看他八成是靠那張小白臉,再加上那股娘娘腔的噁心氣質,才讓大小姐另眼相看的吧。」

兩人越說越不甘。

片刻后,原本的猜測也就被他們偏激的當成了事實。

「不行,大小姐是什麼身份,絕對不能讓這種噁心的小白臉給玷污了,你覺得呢?」

「非常贊同,不如我們去通知陸雲表哥吧,陸雲表哥一直對大小姐情有獨鍾,如果讓他知道有人竟然敢跟他搶大小姐,一定不會善罷甘休的。」

這些話楊東自然聽不到了。

因為他此刻已經跟著殷離越過重重殿宇,來到了一座氣勢輝煌、裝飾精美的大殿內。

「大小姐!」

剛剛進入,一陣洪亮的聲音頓時自大殿內響起。

定睛望去,只見大殿內至少有上百人,每個人都老態龍鍾,氣息浩蕩,看樣子應該全都是殷家高層人物。

便在這時,一個憤怒的聲音突然自大殿首座上傳來。

「小離,這段時間你又上哪兒鬼混去了?」

話語中充滿了責備,但語氣中卻滿是溺愛之意。

「父親。」

殷離一臉雀躍,立刻撇下楊東奔向了首座上那名中年人。

中年人面容白凈,神情溫和,就像個飽讀詩書的書生一般,舉手投足間,儘是優雅之態。

這種優雅並不同於林家大少主那種裝模作樣的腔調,而是自體內自然而然散發出來的一種氣質,看起來高貴卻又不失平和。

就連一向看不慣紳士的楊東,也生不出絲毫的反感。

因為中年人給他的第一印象,竟然像是到了極致境界后的返璞歸真。

「這就是殷家之主殷長空么?」

早在來這裡的路上,楊東就從殷離口中得知,殷家的家主叫殷長空,也是殷離的父親。

「父親,我為你介紹一下,這位是楊東,他是從北大陸來的。」

「北大陸?」

聽到殷離的話,不但殷長空,就連剛才對楊東不屑一顧的所有人,也瞬間詫異的望了過來。

一句話,便引起這麼大的反應,殷離更加得意了,繼續道:「不錯,楊東便是從北大陸來的,而且他還是稀世罕見的血武修,前幾他一個人便將整個林家鬧得雞飛狗跳呢。」

殷離一來,便將楊東的長處一口氣說出,目的自然很簡單。

既然楊東來這裡,是想要與殷家聯手,自然需要一定的資本,不然殷家上下絕對有很多人不服。

果然,殷離的聲音剛剛落下,大殿內頓時又響起了一陣驚呼。

「什麼?他就是敢擊殺林家二少主的那位狂人?」

「真是沒想到啊,原來敢挑釁林家威嚴的人,竟然是個年輕人?」

當然,有對楊東刮目相看的,自然也有對楊東心存不滿的人。

下一刻,立刻有人站了出來,不屑的冷哼道:「真是初生牛犢不怕虎啊,也只有他這種大北大陸過來的人,才敢不知天高地厚的招惹林家。」

此話一出,立刻又有人附和道:「不錯,恐怕他在殺林家二少主的時候,還不知道林家的勢力有多強大吧?」

聽到這些話,楊東不禁皺了皺眉。

他來這裡,原本就是來跟殷家聯手的,如果這些人把自己看成是來尋求庇護的,性質就完全不一樣了。

便在這時,殷離突然一步踏出,問了一句讓眾人莫名其妙的話。

「大家可聽說林家今天發生了什麼大事嗎?」

此話一出,所有人都詫異無比。

因為林家與殷家勢同水火,兩家自然不可能往來。

然而就在所有人都一臉狐疑時,只有首座上一直沉默的殷長空,一雙深邃的眼眸中瞬間閃過一道精光,「唰」的從椅子上站了起來,震驚無比的望向大殿下的楊東。

「你不會就是今天敢隻身獨闖林家的那名年輕人吧?」

「不錯,就是我。」

楊東倒也沒有否認,要與殷家聯手,自然需要表現出足夠的實力。

見楊東承認,殷長空更加驚訝了。

「沒想到啊,十二品靈武聖的修為,竟然能在一名靈武神的絕對領域中脫逃,這還是我第一次看到。」

殷長空越是驚訝,殷離就越得意,繼續火上澆油道:「父親,剛才這一戰我可是親眼所見,絕對不可能有假。」

「哦?」

殷長空意味深長的看了殷離一眼,「難道你與這位小友早就相識?」

被殷長空這麼一看,殷離似乎又想到了什麼羞人的事情,一張俏臉頓時「唰」的漲紅了起來。

「呃……父親,我跟楊東也只是初次相識,您用這種眼光看我幹嘛?」

她不解釋還好,這一解釋,落在其他人眼中,頓時就成了狡辯。

不過殷長空倒也沒有說破,只是複雜的看了楊東一眼,繼續道:「楊東是吧,小女平日里被我寵壞了,一向目中無人,她如此對你另眼相看,就說明你有過人之處,這樣吧,來者是客,日後我殷家認你這個朋友了。」

這句話對於楊東來說,再普通不過了。

自己都跟著殷離來到了這裡,就算殷家為人再差,也不可能將自己拒之門外吧?

我的少女時代 不過這句話落在其他人耳中,意義就不一樣了。

「不會吧,這小子何德何能,竟然能讓家主親口說出這種話?」

「是啊,能讓家主親口說出是殷家朋友的人可不多啊,難道家主也如此重視這小子不成?」

聽到這些話,楊東才發現殷長空那句看似普通無比的話語中,隱含了多少分量。

「真是不說不知道,一說嚇一跳啊。」

想到這裡,楊東急忙笑著應了一聲,「謝殷家主抬愛。」

殷長空擺了擺手,「好了,既然沒什麼事,小離,你帶這位小友下去休息吧。」

「是,父親。」

殷離激動的應了一聲,立刻向楊東快速奔來。

不過還沒等她來到楊東近前,一個非常不和諧的聲音突然自人群間傳來。

「等等。」

遁聲望去,只見一名青年站了出來。

一張清瘦的臉,身材高挑,尤其一雙陰鷙的眼睛,給楊東的第一感覺便是,陰毒。

見青年一步步上前,殷離眼中頓時升起一絲厭惡。

不過礙於這裡人多,她還是皮笑肉不笑的問了一聲,「陸雲表哥,你還有什麼事嗎?」

「表妹,雖然這位兄台斬殺林家二少主的事情我也聽說了,不過我更聽說北大陸的靈武修都是一些酒囊飯袋,不知此事是真是假?」

一語出,楊東的臉色頓時陰沉了下來。

就算北大陸的整體實力不如南大陸,但那也是因為環境所致。

北大陸因為自然界中天材地寶很少見,大部分人幾乎都只能靠本身修鍊,而北大陸卻到處布滿各種天材地寶,就算是一些修鍊天賦不怎麼樣的人,長年累月下來,修為也不會低到哪裡去。

最讓楊東憤怒的一點,自己就是北大陸的人,眼前的青年這麼說,來意已經很明顯了。

對自己不滿。

思緒飛轉間,他突然笑了,「北大陸的靈武修確實比較弱勢,尤其是我這種在北大陸呆不下去,冒死跑到南大陸來的人,就更是不值一提。」

見楊東竟然自貶身份,所有人都是一愣。

不過殷離倒也很快就明白了過來,恨恨瞪了陸雲一眼,這才笑著對楊東說道:「你別理他,我表哥平時就是看不慣陌生人。」

說罷,殷離一把拉起楊東,就要強行將他拖走。

但越是看到殷離與楊東親密無間的模樣,陸雲眼中的殺意就越強烈。

沒等兩人走出多遠,他突然一個閃身,「唰」的擋在了楊東面前,「我表妹可是殷家大小姐,身份何等高貴,如果某些人想靠一張小白臉混水摸魚的話,我陸雲絕對會讓他好看。」 ——————拘禁室——————

藍寶團坐在牀上,閉着眼睛,腦海裏時常出現一切片段的畫畫。

幻月出現在拘禁室外,緊張的叫道:“藍寶!他們憑什麼關你!我放你出來,暗血……”

“不要!”沫雪兒跑來阻止道。

“我的事不需要你來干涉”,幻月對沫雪兒冷冷道。

“你現在放藍寶出來,只會增加大家對他的誤會”,沫雪兒說。

“誤不誤會我不在乎,我只在乎大王的安全”,幻月說。

“你不在乎,並不代表藍寶不在乎”,沫雪兒的話,正中藍寶的心,幻月也無言以對。

“幻月,沫雪兒……”藍寶睜開眼睛,走到鐵欄前,“我沒事,你們不用擔心。我相信艾瑞克他們會把事情調查清楚,還我一個清白!”

“我知道了……”幻月低沉着聲音,轉身離開。

藍寶和沫雪兒望着幻月的背影, 寂靜了一會,沫雪兒看向藍寶,見藍寶的嘴角有淤青,她驚訝的問:“藍寶,你的臉怎麼了?”

“被焰王打的啦”,藍寶用捂住嘴角的淤青,“不過,沒什麼大礙”。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