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殺光遍野,幽遊子出手果斷而凌厲,他一步踏出便出現到了雲汐瑤的近前,手中的斬首劍重重劈落下去。

「砰!」突然間,一種金屬碰撞的聲音傳來,清脆無比。

幽遊子的瞳孔微微一縮,因為他手中的斬首劍竟是沒能劈下,而是被一人攔下。

「你讓我生氣了…幽遊子。」

出現在幽遊子面前的赫然是洛茗。他右手的兩根手指夾住了斬首劍,眸光凜冽,流轉有殺光,讓四周的草木凋零,空氣結冰。

「洛茗…」雲汐瑤喃喃,抬頭看向站在自己前方的少年,目光不由得痴了。

「到頭來,還是你保護了我啊!」

場地中,氣氛突然變了。幽遊子與洛茗雙目對視,並沒有言語,但卻一種強烈的殺意於無形中顯化出來。

「很好,既然你已恢復那便將你們一同解決掉好了。」幽遊子說道。

「你很狂妄。」洛茗目視幽遊子,淡淡的說道。

驀地,他轉過頭去,看向不遠處的玄邪,道:「你們兩個人一起上吧。」

此言一出,幽遊子與玄邪都是呆住了。洛茗竟放言要以一敵二,若不是看到對方那堅定的目光,他們甚至懷疑自己聽錯了話。

這種笑話一點都不好笑,到底誰更狂妄一些?洛茗的話無疑於詮釋了這一切。

要知道,他們兩人皆是一方古教的天驕,戰力強到絕巔,在同輩中可以說是難逢抗手,橫推一切!雖然洛茗同樣很強,但他們卻不認為前者可以逆天。

「狂妄之極,我發誓,你會付出代價的。」幽遊子寒聲道。

「汐瑤,保護好自己。」洛茗輕語,並沒有理會幽遊子。

「嗯!」雲汐瑤微微點頭。

「嘩!」幽遊子出擊,他演化出十股冥霧,煞氣洶湧澎湃,繚繞在這方地域中。

接著,冥霧化形,成為利斧,長矛,神鍾等十件法器,凝實無比。

這是天冥古教的神術,以神力化形法器,用以滅殺敵手,恐怖絕倫。

曾在混沌海,洛茗與蒼玄對決的時候,後者便使用出此術,讓他負傷。所以在這一刻洛茗沒有絲毫的大意。

他渾身釋放金霞,而自身更是化成一道金色的閃電,穿梭於十件法器中,沖向施術的幽遊子。

利斧劈開蒼穹,鍾音貫穿天地,十件法器像是有意識般自主攻擊,攔截洛茗。

「轟!」洛茗神勇絕倫,他一拳擊碎了一柄長劍,而後翻手震裂了一桿大旗。

鍾音攝魂,奪人神識,一座古樸的大鐘橫亘在前方,鍾波化成萬道殺光,衝擊向洛茗。

「嗡!」洛茗不躲不避,他一往直前,瞳孔變成一黑一白,迸射出兩道璀璨的神光,擊穿如洪流般的殺光,更是讓這座大鐘殘破,化成漫天的黑色霧氣,消彌於虛無。

「砰砰砰!」洛茗強勢,他攻勢凌厲,如同真龍般搏擊長空,將十件法器一一粉碎。

「滅魂!」幽遊子低喝,眉心閃現出一道殺光,可以斬滅生靈的魂魄!

虛空裂開,這一道殺光實在是太快了,他為天冥古教的最強奧義之一,更是凝聚了一位天驕的神力,此刻施展,真的可以貫穿天地,滅殺神靈!

洛茗無懼,他的眉心同樣閃爍,那裡有一道劍光出現,如同最美麗的煙花綻放,照亮了永恆。

「砰!」同樣是神識攻擊,殺光與劍光衝擊到了一起,讓天地在瞬間變得白茫茫一片。

「天冥!」幽遊子斷喝,繼續施展天冥古教的最強奧義。

蒼穹裂開,漆黑如墨,如同夜幕降臨。同時,上萬隻巨眼出現,每一隻都有湖泊般大小,開闔間,殺光盡顯!

這不同於之前與雲汐瑤對決時所顯化出的三千巨眼,而是具有著強大毀滅力的天冥魔眼!

「嘩!」金色的光門浮現,洛茗施展擎蒼的法門,將這方天地再度化成了金色世界。

神靈臨世,誦讀大道經文,凈化無邊無際的黑暗。

玄奧莫測的符號浮現,經文如水波,將這方天地化為清寧之地。

煞氣鋪天蓋地而來,上萬隻巨眼噴射死光,橫貫而來,毀滅一切。

這是兩種至高法門的對決。洛茗與幽遊子皆是嚴陣以待,不敢有絲毫的疏忽與大意。

金光浩蕩,盤坐在海面上的神靈突然深處一隻大手,拍打在高空中,讓大片的巨眼在頃刻間化成了灰燼!

最終,血光迸現,幽遊子落敗,大口咳血,身體橫飛了出去。

「啊!」幽遊子面目猙獰,仰天長嘯。前一刻還說要將洛茗與雲汐瑤逐一擊敗,但下一刻他便被洛茗重創,這個結局讓心高氣傲的他難以接受。

金色的神霞普照四方,洛茗演化出三千零一顆星辰,如同神祗般,矗立在這座金色世界的上空。

「玄邪,快出手!」幽遊子大喝。到了現在,他不得不收斂傲氣。只因為洛茗實在是太強勢了,讓他頭一回生出了無力感。

「知道了。」玄邪說道。

「嘩啦!」在這一刻,十萬條黑色的鎖鏈出現,縱橫交錯,編織成天羅地網,像洛茗籠罩而來。

玄邪出手,他要幫助幽遊子擊敗洛茗。

之所以會這麼做,是因為玄邪也通過方才幽遊子與洛茗的戰鬥深刻了解到了後者的強大。如果幽遊子被殺那他也定不是洛茗的對手。 這種感覺很糟糕,無論是對幽遊子還是玄邪。他們都是如星辰般閃耀的天驕人物,在何方都有著舉足輕重的地位,連教主都極度重視,要傾盡全力去培養。

但在今日,卻要摒棄前嫌,一共對抗一位同輩,這是從未有過之事,讓他們心中極為難受。

金光滔滔,星辰璀璨,洛茗的攻勢並沒有停止,反倒分出精神力,迎擊突如其來的玄邪。

十萬黑.鏈,組合到了一起,如同天羅地網,讓整座地域都失去了光彩。這是玄邪的神術,不屬於玄門,而是自身的天賦術,強大絕倫。

「轟隆隆!」天搖地晃,虛空崩壞,十方雲朵潰散開來。三千零一顆金色的星辰,如同天外隕石般,噼里啪啦的撞擊到了黑色的大網上,發出了劇烈的轟鳴聲。

玄邪的天賦術雖然威能絕倫,但洛茗所施展的神術來自《洛神琉璃經》更是融合了《帝天凝元秘法》的部分威能,自然是舉世無匹。

他白衣飄飄,仰天長嘯,身化人形的真龍,粉碎虛空,將黑色神鏈撕成了數截。

不止如此,金色的星辰降落至下,突破了重圍,分別轟擊向玄邪與幽遊子。

在這一瞬間,洛茗神勇無匹,風華絕代,如同白衣戰神,俯瞰一切的沉浮。

他的光芒太過熾盛了,壓蓋日月,讓兩位天驕的光彩被遮掩,無法施展出應有的無匹戰力。

「嘩!」虛空中,兩枚青銅片出現,像是兩盞神燈般劇烈的燃燒著。

幽遊子雙目在滴血,他祭出了兩件本以與他融為一體的大殺器,對抗洛茗的神術。

另一邊,玄邪亦將自身化成秩序神鏈,演化無盡的規則神威,洞穿了永恆,破滅萬物!

「轟隆隆!」場域劇震,三種法能撞擊在一起,發出了強烈的空間風暴。

「嗚嗚!」狂風大作,這片世界變得十不存一,彷彿在下一刻便會瓦解掉。

三位天驕的戰爭,在頃刻間點燃,達到了白熱化,對整座古戰場都造成了一定了影響。

玄氣噴薄,玄門的天驕在這一刻雙手結印,引來了神異的天地異象。

虛空裂開,一座如山嶽般的法印自天界降下,浮沉在人世間,要懲罰亂世!

天地玄印!這赫然是玄門的最高奧義之一,此刻經由玄邪施展真的是可以翻天覆地!

洛茗見狀雙手閃電般的結印,他演化出一條真龍,粉碎高空,讓天地動蕩,氣象萬千。

「玄門與天冥古教與我有大仇,你們便在此退出好了!」洛茗低語,如天神般俯瞰下方的兩人。

「故弄玄虛,若是我提升到巔峰的戰力,一定將你滅殺!」幽遊子低喝。

先前,他已經與雲汐瑤進行了戰鬥,自身已經負傷,戰力大減。

而現在,他自然不可能是洛茗的對手,只能被壓制。

「先前在我療傷時,你要對我動手時怎麼不說?我這不過是以其人之道換其人之身罷了!」洛茗說道。

龍威震天地,真龍搏空,粉碎萬里青天。

「砰!」天地玄印被擊碎,化成秩序神光,而幽遊子的兩枚青銅片亦是震顫,上面的仙血都是暗淡了幾分。

其實,並不是說這兩枚青銅片威能不夠,只能說已經負傷的幽遊子不能將其威力提升到極致。若是該教的名宿蒼冥子操控的話,一定可以將洛茗擊潰!

但是,現實就是這樣殘酷,一切的事物都在瞬息萬變,誰也不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些什麼。

洛茗如長虹,來到了幽遊子的近前,並掌如刀,橫切下了他的一條手臂。

「啊!」幽遊子凄厲的嘶吼,他身為天驕,何時這樣受辱過。被同輩砍下一條手臂,這是一生一世都難以洗滌的恥辱!

「嘩!」殺光閃爍,玄氣噴涌,玄邪手握一件輪盤,出現在洛茗的身後,向其狠狠地砸去。

這是一件混合有些許神料的法器,此刻威能爆發開來,讓天地都為之一暗!

然而,洛茗的反應是何其迅速,他快速的回頭,捨棄了幽遊子,一雙拳頭裹帶著滔滔神光,重重的轟擊在了這件輪盤上。

「砰!」輪盤粉碎,在瞬間四分五裂,化成了粉末。這件法器很不凡,即便是對半步名宿都可以造成很大的威脅。但這在洛茗的面前卻根本行不通!

「你!」玄邪震驚,洛茗的攻勢太過霸烈,竟然只需要一拳而已便將這件混合有神金的法器擊碎,著實震撼人心。

「莫非,你已經踏進了天驕中的禁忌領域!?」玄邪驚聲道。

「砰!」回應他的只有一隻拳頭,洛茗再次進攻,果斷而凌厲,裹帶著熾盛的神光,砸向玄邪。

「嗡!」玄邪反應迅速,他急忙祭出一件法器,擋在了自己的面前。

這是一本光華燦燦的古書,它刻繪有三足鳥的圖案,懸在半空中,像是一輪小太陽般,璀璨而熾盛!

玄王元罡書!玄門名宿玄靈子的法器,可以操縱場能,扭曲虛空,恐怖絕倫!

「不是仿品?」洛茗見狀眉頭一挑。應該這本玄王元罡書釋放出的是攝人心魄的名宿神威,絕對不是普通法器能夠相比的。

「竟然逼得我使用這件法器。」玄邪輕啐了一聲。

他本以為,與洛茗對戰只需使用神術便可,但沒想到會走到這一步,使用出了玄靈子交給他的名宿兵。

玄邪心高氣傲,與其他的天驕一般無二。但在這種情況下他也不得不使出殺手鐧了。不然的話,他說不定真的會被洛茗擊敗,退出最終戰場!

「如果我沒有這件東西,說不定真的會輸給你。」洛茗低語。他雙手划動,祭出了一塊血泥,恐怖的威能可以逆亂虛空。

「什麼,比玄王元罡書還要強上一分!?」玄邪驚恐不已。

血色的泥巴,懸浮在虛空中,上面有血珠浮現,極其詭異。

在這一刻,洛茗祭出一道精血,濺在了這塊血色的泥巴上。

金色的血液,混合著殷紅色的血液,交相融匯,讓這塊血泥變得更加詭異了。

這是洛茗曾在血滴子手中所得到的東西,據說可以殺死名宿。但血滴子卻是沒能擊敗洛茗。

到了現在,洛茗已經有了些許眉目。這塊血泥真的很神異,雖然威能絕倫,但是沒有祭出珍奇精血的話,充其量也只相當於一件半步名宿兵罷了。

現在,這塊血泥似乎已經徹底的復甦過來。它表面的血珠匯率成了數道血線,每一道都如同刀子般,相隔很遠便讓玄邪與幽遊子感覺肌膚生疼。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