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每次不掃就會被罰站,站著總是不比趴著睡舒服。

可這同桌怎麼回事?今天吃錯藥了?

葉靈不知道自己被人腹議,只是主動去拿了掃把,遞了一把給同桌。

「比個賽怎樣,一人掃兩組,誰輸了推掃中間這組。」

劉楓接過掃把,「切」了一聲,手卻動了起來。

這時人已經走光了。

葉靈邊掃邊瞄人,發現速度都不慢。

「哈,我掃完了。」

葉靈一看,劉楓也掃完了。

「誰快一點?」他低頭衝刺沒注意看呀。

「幼稚。」劉楓說了他一句,然後自己去掃中間組。

「嘿嘿。」葉靈跟上去,然後一人掃一邊。

「喂,你為什麼每天睡覺啊?」

「關你什麼事?」劉楓冷冷回他。

「呃…好像是沒什麼關係。」

劉楓抬頭看他,翻了個白眼:「無聊。想睡就睡。」

「你是說上課無聊嗎?我覺得還可以。」

劉楓不說話,心裡卻說:你當然覺得還可以,你是優秀生,他是差生,這能比嗎?

葉靈看他不說話,又自己開口道:「其實讀書都是講究方法的,有了方法,學習就不那麼難了。」

「什麼方法?」

劉楓裝作不在意的問,耳朵卻豎了起來。

「比如背書,你也要有方法。死記硬背只能記一陣子,但你理解找出規律,用自己的方法把它背下來的話,老了都還能背出來呢。」

「真的嗎?」

「我就是這樣學的……」

地掃乾淨了,葉靈說了比平常多十倍的話才離開了學校。 ……

五輛吉普車瞬間扭頭,轉身就逃走了。

林逸的嘴角掛上了一絲冷笑,放下了手中的大傢伙,跳在了駕駛座上面,熟練的把車子掉了一個頭,然後腳底油門一踩,車門立刻竄了過來。

跑車和吉普車的速度相比,那簡直就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兩三下就追了上來,劉帥帥嘿嘿一笑,手中多了一枚手雷,拉了引線之後就扔到了最後面的一輛車子上面。

「轟」的一聲,手雷爆炸,引燃了車子,伴隨著慘叫,一車人全部都死傷殆盡。

緊接著劉帥帥拿起了重型機槍,對著前面又開始掃射了起來,如同砍瓜切菜一般,幾輛車子立刻就扭扭歪歪了起來,緊接著拿出兩把手槍來,又是一連串的掃射。

吉普車上面立刻開始扭扭歪歪了起來,伴隨著劉帥帥又一枚手雷過去,「轟」的一聲,吉普車再次爆炸了起來,閻膏珍這數十名手下,被林逸和劉帥帥兩個人幾乎打的是全軍覆沒。

看到情況也差不多了,林逸再次調頭,往回走了起來。

劉帥帥收拾好了東西,得意道:「哥,簡直是太爽了,這群人也不怎麼樣呀!我看呀,我們不如殺進那閻膏珍的老窩,做了他得了。」

「你也太小看閻膏珍了,」林逸沒好氣道:「他的這些手下全部都是著急忙慌的趕來,什麼重武器都沒有帶,他們可全部都是私人武裝,還有坦克和武直,就我們兩個殺進他們老窩去,那簡直就是自找沒趣!」

劉帥帥無奈的嘆了一口氣:「中東這些人就是比咱們國內的那些人強,什麼人都有坦克和武直,咱們國內就不行,有幾把槍就能嘚瑟上天了!」

「可是在國外我們能亂來,在國內你敢亂來么?」林逸瞪了劉帥帥一眼道。

劉帥帥訕訕一笑:「那是當然不敢了。」

兩個人開著車子很快就追上了商務車,商務車立刻停了下來,姜莎莎第一個衝過來,著急道:「帥帥,你沒事吧?」

剛剛後面傳來了爆炸聲她也聽到了,一路之上都膽戰心驚,害怕劉帥帥出事情,對這個未婚夫再不滿意,那也是她姜莎莎的未婚夫。

劉帥帥擺了擺手:「哪能有什麼事情,那些人都是上不得檯面的,被我和林哥幾下就打的落花流水,也不看看我是什麼人,嘿嘿……」

姜莎莎沒好氣道:「以後這種打打殺殺的事情還是少參與的好,子彈不長眼睛,哪天打在你身上,你就知道厲害了。」

「知道了,知道了!」劉帥帥擺了擺手,一副不耐煩的模樣。

姜莎莎也不再說什麼了,只要自己男人沒事,那比什麼都要強。

林逸則是暗自點頭,這姜莎莎也沒有劉帥帥說的那般不堪呀,反而這倆人挺般配的,一個莎莎,一個是帥帥,名字都般配。

而且林逸能看出來,這姜莎莎絕對還是挺喜歡劉帥帥的,不然哪裡會這麼擔心?

林若煙望了一眼林逸,她也想要和姜莎莎一樣,上去慰問一下,可是她在這麼多人面前說不出口,林若煙就是這樣的一個人,好面子,明明想,卻不說。

倒是月霓裳,來到了林逸的邊上,上下打量了一眼,悄聲道:「你可別出事了,你要是出事了,那我們這幾個人都要成寡婦了。」

話雖然是帶點嬌嗔和埋怨,可實際上濃濃的都是關心。

「好了,我知道了。」林逸笑了笑,早已經習慣了,擺了擺手道:「走吧!」

「我覺得我們不能這樣繼續下去了,」林若煙傷腦筋道:「今天我們對閻膏珍下了死手,強迫他簽了這個合同轉讓書,可下一個丘家、婆家、胡毗家、迪邇家恐怕都得到了消息,做好了準備,如果我們過去,那就是羊入虎口!」

一旁的姜莎莎立刻點了點頭:「不錯不錯,我看呀,我們還是要想別的辦法!」

https://ptt9.com/2471/ 「什麼辦法?」方碧涵問道。

「讓月無瑕來幫我們,她想著讓我們來打擊五大家族,卻一點力氣都不想出,世界上哪有這樣的好事?我們還是回去找月無瑕,」姜莎莎琢磨了一下道:「我想她還是很願意幫我們的。」

眾人俱是點了點頭,然後坐上了車子,準備回藍氏城。

倒是林逸,什麼話都沒說,也是忍不住發愁了起來,中東這一片林逸沒有害怕的,可就害怕大月氏,不過……不過如果有了月無瑕的幫忙,剷除這五大家族也不是不可能,可就是這樣平白無故的幫月無瑕,好像有些不太值呀!

算了算了,想這些幹什麼,走一步看一步吧。

……

大月氏王宮當中,此時燈火輝煌,裡面不時傳來一些音樂和歡聲笑語。

大殿當中,大月氏女王月無瑕坐在王座之上,依舊是那樣的高貴美顏,慢慢的品嘗著面前的紅酒。

而左下首是比拉王子,比拉王子望著中間跳舞的舞女們,忍不住點了點頭,西域這些女人們,既有風情,卻又不似西方女子那般放縱,不可多得呀!

右下首是月凝霜,望著面前的美味佳肴,月凝霜是一點吃下去的意思都沒有,這比拉王子實在是可惡,居然都來了,還帶來了聘禮,三十億美金的貸款,真是太摳門了,有種把這三十億美金給大月氏啊。

「大月氏在女王陛下的統治下,繁榮昌盛,國力逐漸提高,女王陛下可謂是當世聖君呀,堪與鐵娘子和古老中國的武則天相比並論呀!」

比拉王子說著恭維話,鐵娘子便是撒切爾,武則天也是一代女皇。

月無瑕輕輕的點了點頭:「相比較繁榮,我大月氏可比不上你們東萊,你們東萊人均年收入都達到了三萬美元,可是讓我羨慕不已呀!」

提到這個,比拉王子就得意了起來:「女王陛下,我這一次來,不但為你們大月氏帶來了三十億美元的無息貸款,還承諾,如果我們東萊與大月氏結親,那我東萊會鼓勵我們東萊國民來大月氏投資,用我們東萊強勁的經濟實力來帶動大月氏的經濟,與此同時,我們還會在國際上面聲援女王陛下,支持女王陛下在大月氏的統治,而且……」

「夠了,」一旁的月凝霜實在是聽不下去了:「空頭支票誰不會寫?別用你這些空話大話來欺騙我們大月氏了,大月氏不會聽你那一套!」

「月凝霜!」月無瑕瞪了月凝霜一眼。

月凝霜還想要說些什麼,可不敢忤逆自己的母親,輕哼一聲坐在了椅子上面,不再說什麼了。

這還是月凝霜第一次和比拉王子弄的這樣劍拔弩張,比拉王子也納悶了起來,以前不管他怎麼樣追求,月凝霜雖然不願意,但還是很客氣的,可是這一次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想來想去,只有一個可能,那就是林逸那個小子。

比拉王子的鐵拳緊握了起來,好你個林逸,別看你在中東那邊風生水起,可在東南亞,你不過是一個不名一文的小人物罷了,別讓我抓住機會,不然我會整死你的!

月無瑕也有些嘆氣,自己這個女兒是越來越不像話了。

望著這位東萊的比拉王子,長得倒是挺像回事的,是個帥哥,雖然人品道德也有些毛病,可在國際王室上面來說,比拉王子除了是奢侈品的發燒友之外,別的可都比其他的什麼王子皇子要好太多了。

就是不知道月凝霜是怎麼想的,玩什麼這麼不待見比拉王子?

…… 看葉靈不理他了,注孤生等了一陣,也覺得自己挺無聊的,於是走到他旁邊,和他一起刷起怪來。

刷著刷著,因為不用心,差點死在群怪手裡,還好葉靈救得及時。

「XXX」他竟然說粗口!

葉靈看向他的目光帶著詫異,不知道為什麼,他感覺這個人應該是個文明人才對。

注孤生平時很少爆粗,突然被人直直望著,臉紅了一下,但想想對面是個小男生,他羞赧個鬼!

「少見多怪!哼哼,你平時說得少?」

「嗯,我正在改。」畢竟變得太快容易引人懷疑。

「為什麼想改?」

「想做個文明人。」葉靈並不掩飾自己的想法,他還在考慮要不要把他的想法告訴身邊的人?這樣會不會更有效果呢?

「切。」有多少斯文敗類自稱文明人。

「別人怎樣我管不了,但至少我有管自己的能力。」既然有管自己的能力,那把自己管好,也是一種成就,不是嗎?

注孤生看著屏幕,虛擬的人物風姿卓卓,可是小男生平靜的語氣卻戳了他一下,已經成年的他,卻因著處理與父母間的關係不如意而心生愁悶,還真是,連個中學生都不如呀。

想到這,注孤生又打量起這個人來:才十來歲的孩子就有這樣的覺悟了嗎?那自己這二十一年來都幹了些什麼?

注孤生沉默地與葉靈刷了一晚的怪,交流很少,默契卻在增加。

葉靈滿意地看了一看收穫:果然他還是被眷顧的。

加上注孤生包里的,已經不到二十就夠了。

葉靈有點可惜,如果是她全刷出來的,那他就全賺了。

不過,葉靈看了看注孤生,他還是第一次與人在一起的時候會感到自在。

雖然沒有很多話,但是各自做著事情,又不顯得尷尬,這種感覺蠻好的呀。

應該就是朋友的感覺吧?

「能跟你做個朋友嗎?」葉靈笑著看他,遇到這樣的人的機會很少,看著他也不像個壞人,不然也不會一而再再而三的找他買東西了。

星河想說,你是不是對買賣關係有什麼誤解?

可是葉靈卻隨從著自己的感覺。

「我們不是朋友嗎?」注孤生睨了他一眼。

「哈哈。是。」他還是第一次有這種朋友的感覺。「朋友就是這樣的吧?」

「你沒朋友?」注孤生不相信的問。現在的小男生,哪個出門不是呼朋喚友,成群結隊的?

「在學校沒有。」

注孤生表示不信。

「我在學校很乖。」

「有多乖?」

「學習好,不曠課不遲到,按時交作業,聽老師話,從不惹事……」葉靈數著各種表現。

「的確挺乖的。」注孤生點點頭。

「所以沒朋友。」

「……」注孤生一噎,如果是這樣一個男生在他面前,他會主動去結交這樣的人嗎?想像了下那樣的畫面,應該不會。

「女生呢?」注孤生又問,這種偏女生的性格?應該與女生比較玩得來才是。

但說完,注孤生又看看眼前的人,對於他的性別有些疑惑,感覺容易混淆。 「我不理女生。」跟女生好,會被同學說是早戀,好學生是不早戀的,他一直都是個好學生。

「男不成女不就,你還真是……」注孤生把到嘴邊的孤僻兩字收了回來。

「所以沒朋友。」葉靈又強調了一遍。

「你是想我做你朋友是吧。 婚你莫屬 那就成全你了!」注孤生一拍他的肩膀。

葉靈點點頭,他需要朋友。

從內心去承認的朋友。

「朋友,你多大了?」葉靈喜滋滋的問。

「21.」注孤生睨了他一眼。

「嗯嗯。」葉靈拚命點頭,這年齡好,不差太遠,也不要太近。

「以後請多指教啦。」葉靈對怪放完一個大招,回頭繼續搭著話,聊天也不忘刷幾個怪,是因為刷個怪會掉點銀幣呀,積小成多,不要小看小錢哦。

「你不需要晚自習?」現在的中學生,不是功課最大嗎?

「哦,住校生才要。」

「你不住……哦。」注孤生還沒說完就想明白了,住校的話,哪能天天上來。

「嘿嘿。」葉靈傻笑兩聲,然後開心的說道:「我晚上都能來哦。」

「那你比我閑。」他有時都得趕作業。

「嘿嘿。」沒辦法,原主對遊戲的執著差不多要到專業的地步,已成為不可放棄的東西之一。

他的其中一個願望,就是在不放棄遊戲的前提下完成其它的心愿。

「你真的能考前十?」注孤生懷疑的語氣,畢竟初三了還每晚混遊戲的人還能考前十,要麼智商撥尖,要麼名次太水。

可是看這人,智商能高到哪裡去?

不知不覺,注孤生鄙視的眼神流露於神態:要是他的智商都稱為撥尖,那他應該到天才級別了。

可他是天才嗎?

不是。

葉靈接受到他的目光,立馬抬頭挺胸自信十足的回答:「前十而已,有什麼難的!」

注孤生感覺自己與葉靈的對話到了瓶頸。

論跟一個大言不慚的人談話怎麼談下去?

不想談了。

注孤生揮揮手:「小P孩,別玩太晚,早點休息,明天還上課呢。」

「請不要用這樣的稱呼。本人已經十六歲了,全名殷簡。」

「去去。」

注孤生又揮揮手。

十六歲,還未成年呢。

葉靈點點頭,的確時間已經到了。

甚至比平時都晚了一些。

父母親開門回來的聲音已經響起來。

葉靈慢慢關掉電腦。

「簡簡,睡了嗎?」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