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每當說起這些的時候,都能收穫一片羨慕的目光。

「姐姐說笑了,我只不過是個不懂規紀新人罷了。」葉雄尷尬地撓頭。

羅娟看了眼他背後的納蘭若雪跟洛可兒,笑道:「你還真是不懂規矩,這才一年時間,就把皇城學院的兩朵金光追到手了,估計皇城學院的男生,都恨死你了。」

「她們只是我的朋友,你別多想。」葉雄說完,話音一頓,問:「姐姐,今年地球的使者也是你們嗎?」

「不是,每一年的升大會使者都是不同的,我被委派到了另外一個地方。」羅娟說。

葉雄頓時有些失望,不過他還是禮貌地跟她聊了片刻。

正在此時,突然遠處傳來一片口哨聲,幾名新生一起吹口哨。

「美女,這邊坐,交個朋友吧!」

「咱們是維亞星球的,你是哪裡的?」

「你通訊器號碼是多少,哥對這邊很熟,今晚帶你出去轉轉。」

順著幾名膽大新生的聲音,周圍的人,不由得順著他們的目光望過去。

前面路上,走過來三個人,其中一個名是導師,另外兩名,一名是四十多歲的老者,面容有些熟悉,葉雄半晌才想起他叫喬萬,以前曾經在島國見過,他介紹自己給磊山王。

另一名,身材高挑,穿著淡白色的裙子。

一張精緻無暇的面龐,五官秀美到極點;膚如凝玉,眉眸傳情。

慕容如音就是那種,哪怕在萬千人群之中,也能一眼被人認出來的女人。

葉雄這輩子,就沒有見過比她更加漂亮的女人。

但是,她臉上冷漠的樣子,就差沒寫上『生人莫近』四個字。

「這女人好漂亮!」洛可兒忍不住感嘆。

「修真一道,極少能見到如此貌美的女人。」納蘭如雪點頭附和。

她自認為已經很漂亮,但是跟面前的女子相比,還是感覺差了一些。

(本章完) 她們完全沒發現,葉雄此刻正無比激動。

口哨聲越來越高,慕容如音眉頭皺了起來,分明有些厭惡。

她很不喜歡那種眾目睽睽的感覺,這些人的看自己的眼光,大多數都帶著色彩。

不過這裡是修真界,人生地不熟,所以她忍了。

來的時候,使者已經跟她說了,不可以在這邊鬧事,不然會受到嚴重作罰。

哪知道,她越是忍氣吞聲,幾名新生口哨聲越大。

使者說不能動手,但是並沒有說,不可能吹口哨。

突然,只聽聞砰的一聲響,口哨聲戛然而止。

葉雄按住其中兩名,吹口哨最大聲的新生腦袋,狠狠地按到飯盤上。

「吃飯就吃飯,吹什麼口哨。」葉雄罵道。

兩名新生抬起頭來,滿臉都是飯米肉汁,看起來十分狼狽。

「執法隊,他動手打人。」其中一名新生哇哇大叫起來。

馬上就有兩名執法隊員走過來,當他們看清葉雄的臉的時候,瞬間就變是恭敬起來。

「執法隊,快點把他抓起來。」新生罵道。

「我勸你還是好好吃飯,管好你的嘴,不然怎麼死都不知道。」那名執法員說完,這才對葉雄陪笑道:「新人沒規矩,江先生多諒解。」

現在四下傳得沸沸揚揚,說江南王是南帝身邊的紅人,得罪他還不是死路一條?

這兩名執法員,可不會這麼傻。

周圍的新人,瞬間就傻眼了,可憐兮兮地看著兩名滿頭是飯的新人。

明眼人都知道,他們惹到不該惹的人了。

兩名新生也知道闖禍了,頓時聳拉著腦袋,灰溜溜地走了。

葉雄這才轉身,發現慕容如音看著自己,眼睛泛著淚花。

葉雄走過去,輕輕擦拭她眼淚,說道:「如音,好樣的,我就知道你一定會來。」

場下的人,全都明白了。

這兩個傢伙欺負到人家女人頭上,不挨揍才怪。

「我就知道,你一定能做到。」慕容如音笑了。

當地球的修真界聽到傳聞,以後每年舉行一次升仙大會的時候,全都沸騰了。

個個激動無對。

那時候,慕容如音就知道,一定是葉雄做的。

因為他說過,去修真界之後,一定要辦法,儘快讓她過去。

他剛才把這裡的兩名新生揍了,執法隊員只是低頭哈腰,說明他地位不低。

葉雄張開懷抱,把她緊緊摟在懷中。

除了擁抱,他已經不知道用什麼表達自己的相思之苦。

「別介樣,這裡人多。」

慕容如音畢竟是女孩子,臉皮薄,這裡又是食堂,幾百人看著。

「我就是讓那些人羨慕嫉妒恨,誰讓我的女人這麼漂亮。」葉雄驕傲地說道。

話是這樣說,但他只是抱了一下,就鬆開了。

慕容如音始終是女孩子,臉皮薄。

葉雄這才將目光落到旁邊的使者身上。

「這是布拉德使者。」慕容如音連忙介紹。

「使者,你好。」葉雄連忙打招呼。

英雄無敵之路 「原來你們是朋友,那就好,不打擾你們聚了。」

布攔德很識趣,一看就知道兩人有很多話要說,打招呼之後,笑著離開。

葉雄暗自慶幸,在皇城學院那一次演講,還真是賭對了,現在他名聲大震,幾乎沒有人不認識他,個個都給足他面子,辦事情方便得多。

「江南王,好久不見了。」喬萬過來打招呼。

「喬先生,恭喜。」葉雄回道。

雖然當初,葉雄不知道喬萬介紹自己給磊山王張成楓,是不是有什麼陰謀,但這都是過去的事情,他也不想再提。

修真一道,本來就是私心非常重的,也怪不得別人。

「看來你在這裡混得不錯嘛。」喬萬呵呵笑道。

「哪有,都是別人給面子。」葉雄笑道。

兩人寒磣片刻,然後坐下來吃早餐,葉雄這才想起洛可兒跟納蘭若雪。

「洛洛,若雪,過來一下。」葉雄朝她們招手。

洛可兒心裡很難受,從葉雄在酒店連早餐都不吃,急急忙忙往這邊跑,再到出手教訓兩名新人,她就知道兩人的關係不尋常,後來葉雄給了慕容如音一個擁抱,她感覺自己的心更不是滋味。

納蘭若雪也一樣,只是沒她表現那麼明顯而已。

兩女走過去,坐了下來。

「如音,這是洛可兒,你叫她洛洛就行了;這位是納蘭若雪,她們都是我的朋友。」葉雄介紹完之後,指著慕容如音:「這是慕容如音,是我在地球的女朋友。」

雖然早就知道兩人關係不簡單,但是聽完葉雄介紹之後,洛可兒臉色還是變了。

但是,很快她就恢復過來,笑道:「你好,希望你能進入我們皇城學院。」

「皇城學院是整個南域最好的學院,我怕自己考不進去。」慕容如音弱弱地說道。

「什麼時候,開始新人大賽?」葉雄問。

「後天吧!」

「你放一百個心,我絕對可以你讓進來的。」葉雄保證。

雖然只剩兩天時間,但是葉雄有築基丹,他準備強制讓慕容如音突破。

既然不能突破,他也會想辦法,讓皇城學院把她作為特招生招進來。

既然慕容如音來了,他就絕對不會讓她再離開自己身邊。

「如音,你放心,江南王現在很有能耐,就沒有他辦不成的事情。」洛可兒附和。

納蘭若雪笑了笑,沒怎麼說話,自顧吃著早餐。

在以前,她去到任何地方,都是女主角。

但是現在,她發現自己完全成了邊沿人,心裡怪不好受的。

慕容如音看看洛可兒,再看看納蘭如雪,心裡猜了個七七八八。

吃完早餐之後,葉雄帶慕容如音出去逛逛。

本來新生是不允許出去的,但是葉雄不是一般人,自然能開特例。

洛可兒跟納蘭如音,不好再做電燈泡,所以兩人先回去。

「如音,我們在皇城學院等你,相信你一定能進前十。」洛可兒笑道。

洛可兒說完,這才驅動飛行使,跟納蘭若雪離開。

看著地上兩個人身影越來越小,洛可兒臉色黯淡下來,剛才的笑容完全不見了。

納蘭若雪看著洛可兒,再看看下面的兩人,暗暗嘆了口氣。 葉雄帶著慕容如音在四下走著,順便把修真界的事情跟她說。

「我以前一直以為,修真界是另一個界面,沒想到是一個星球。」慕容如音說。

「只能說,咱們地球修真一道的消息太閉塞,什麼都不知道。」

葉雄暗暗決定,以後有能耐,一定要改變這個局面。

「家裡怎麼了?」葉雄問。

「他們很安全,但是她們是什麼心情,我不太清楚,一直是夢姬在跟他們溝通。」

「多虧夢姬,以她的聰明才智,她肯定會能應付他們的。」

不過想想,一年沒見家人,沒見過小喬,薇薇,華姐這些,他心裡怪想念的。

現在他只想辦法,在這裡立足,到時候把他們接過來。

或者,能衝破法則,回到地球。

「你現在是什麼境界?」葉雄問。

「這一年來,我不停地修鍊,終於突破到鍊氣巔峰,但是境界還沒穩定。多得你們上一界那場大戰太慘烈,最強的高手,不是去了修真界,就是死了,所以我才有機會。」慕容如音解釋。

「去找個地方,看看能不能在這兩天之內,將你的實力提高。」

接下來,葉雄在酒店開了個房間,供慕容如音修鍊。

剛關好房門,慕容如音就被葉雄抱住,吻住,

從見到慕容如音那一刻起,葉雄就一直在壓抑著,早就恨不得找個地方,狠狠疼她一下。

慕容如音比他更激動,激烈地回應著。

兩人就在門邊,激烈地纏綿。

幾分鐘過後,慕容如音感覺自己再也忍受不住,軟軟地在他耳邊說:「抱我到床上。」

葉雄將她抱起來,放到床上,然後壓了下去。

來修真界之前,慕容如音主動獻身,那時候她是第一次,並沒有多大的快感。

但是這一次,她已經感受不到疼痛,有的,只是無窮無盡的高潮。

連她這種性格內向的女人,都忍不住尖叫。

開始她一直在壓制著,最後壓制不住的聲音,久久回蕩在房間之中。

乾柴烈火,彷彿把這一年的思念,全部釋放出來。

不知道過了多久,兩人再也不想動,這才懶洋洋地倒在床上,相擁著。

慕容如音靠在他強勁的胸膛前,感到身心一陣舒暢。

這一刻,她覺得無論等待多久,都是值得的。

「剛才那兩個女人,是你的什麼人?」慕容如音問。

「不是說了嗎,是我的兩個朋友。」葉雄回道。

「誰信,就她們那眼神,差點就沒把醋罈打翻。」

「你又不是不知道你家男人是什麼人,到哪都會有女人喜歡的。」葉雄笑了著,將她抱得更緊一些,繼續說:「一整天下來,咱們來了至少七八次了吧,你想想,如果我真有其她女人,會這麼厲害嗎?」

慕容如音聽了,心裡一陣陣甜密,無論葉雄說的是不是真的,這話她很愛聽。

至少表明,葉雄很在乎她。

「心怡呢,現在她怎麼樣了?」她繼續問。

葉雄當下將幽冥的事情,跟她說了一遍。

「這個女人太恐怖了,都成修鍊狂魔了。」慕容如音嘆道。

「她是千年老妖了,自然不是一般人。」

兩人溫存片刻,相擁而睡。

睡醒之後,已經是晚上了。

吃完晚飯回來之後,葉雄準備跟慕容如音開始修鍊。

他將築基丹從身上掏出來,遞給她:「這是築基丹,你先服下,看看能不能成功,如果能成功進入築基期,你的實力就能飛漲起來,進入皇城學院妥妥的。」

慕容如音點點頭,將築基丹服下,開始衝擊境界。

葉雄一直在旁邊護著,害怕她的波動會將整幢酒店給毀了。

慕容如音服下築基丹片刻,身體就發熱起來,強大的能量從腹部蔓延到全身。

她滿臉赤紅,渾身都濕透了,看樣子比較痛苦。

葉雄突破築基期的時候,由於實力強很多,而且在鍊氣巔峰卡了比較久,所以衝破比較容易。

靈契之主 慕容如音實力弱了很多,差點承受不住築基丹的藥力,好不容易才扛過來。

意料之中,築基失敗了。

「不好意思,我失敗了。」慕容如音內疚地說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