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比如此時,她就正在挨個數落除了李非之外的男生。

「你說說你們男生,一個個的,真的是為了看李非熱鬧嗎?

我都不好意思拆穿你們,一個個都在那盯着人家女生看,那眼睛啊,恨不得摳出來貼人家女生的絲襪上。

這麼喜歡看黑絲襪,乾脆直接找個黑人女生當女朋友啊,多省事。」

全場的男生,只有李非與范思哲臉上毫無波動。

李非是根本沒把那個讀作學姐,實則才14歲的小丫頭片子當回事。

范思哲則是從小模特大姐姐見得多了,絲襪什麼的,哼,別說盯着看了,那種貴族的男士白絲襪與粉絲襪他又不是沒穿過!

「張秋你說得對,我也納悶,魚香肉絲,為什麼不給魚穿肉絲。」不在課堂之上,哏兒都青年的嘴勁下意識就接過了話茬。

「噗……」張秋醞釀了半天的氣勢,一秒破功。

笑的岔氣了,捂住肚子蹲在了地上。

塞德里克趕緊想過去攙扶,被秋張一發「死亡凝視」盯在原地。

其他人懵懵懂懂,站着如嘍啰。

回到赫奇帕奇學院的公共休息室,李非用最快的速度開始完成老師們留的作業。

斯內普教授留的作業是寫一篇關於疥瘡治療藥水熬制時的體會,以及儘可能多的寫明注意事項的論文,要求論文長度不少於8英寸。

對於霍格沃茨論文字數按長度來計量的這種行為,李非是真的無力吐槽。

像原著之中,哈利與羅恩就曾經拚命的將自己羊皮紙上的字寫得很大,而且還盡量增加行間距,就為了湊夠字數。

這種行為宛如一個網絡寫手,每章拚命的加語氣詞,就為了能蹭夠兩千字。

哼,他們不知道前世有個寫手叫五劍君主,每章至少兩千四百多字,每兩千字送4百字么!

而弗立維教授留的作業是,查閱他在課堂中所使用的所有魔咒,熟悉並背誦魔咒的咒語。

這對於很多不自覺的小巫師來說,等於沒留作業。

同年級的很多小巫師對李非這種,當天留的作業,當天就要做完的行為表示十分的不理解。

畢竟快樂教育,同一學科一周才一兩節課,很多老師留的課堂作業,都是留有一周的時間去完成的。

其中很多知識都需要小巫師去圖書館查閱資料,通過這種方式,建立起小巫師自主學習與查閱資料學習的能力。

而李非這種今日事今日畢,先忙完,就有充足的富裕時間玩的性格,無疑成為了一個「另類」。

洗漱完畢,回到宿舍,將霸佔著李非床鋪的煥煥毫不留情的擠了下去,李非抱着乖乖靠着床頭給他梳毛。

煥煥:「喵喵喵?」(狗子你變了,你不愛我了。)

李非:「去去去,你當我不知道你偷偷給麥格教授送小魚乾被拒絕了?」

「膽子不小啊,敢背着我給母貓送東西了,看來年紀大了,動了凡心,該絕育以絕後患了。」

於是,惱羞成怒的煥煥瘋狂地用小書包里的貓糧砸向床上的李非。

卻被李飛一揮手,所有貓糧都浮在空中,一顆也沒有砸到李非。

再一揮手,貓糧倒飛回到小書包裏面。

一把將煥煥從地上拎到懷裏,一邊撓着他的下巴,一邊語重心長地跟他說:「咱們之間怎麼逗著玩都可以,但是煥煥你記住,咱們一定不能用糧食開玩笑,不能糟蹋糧食。」

「不論是人還是貓,每一粒糧食都是來之不易的。」

「嗷~」煥煥舒服的叫了一聲,把肚皮翻到上面,讓李非給他揉一揉。

正當李非用非洲鼓的節奏拍打着煥煥與小乖乖的肚皮時,金髮碧眼的霍哥哥也洗漱好進入了宿舍。

順手從小胖子布魯斯·韋恩的床頭柜上拿起了一個糖盒,從中取出一小塊薄荷糖,嚼也不嚼地丟進嘴裏。

小胖子當時就急眼了,爬起來就要從霍格·格沃茨的手裏把糖果搶回來。

旁邊的勞倫斯·范思哲都有些看不下去了,伸手攔住了小胖子。

「布魯斯,你這就有些太丟人了,同宿舍之間,他吃你塊糖你都能不樂意?」

「不是,我……」小胖子想辯解,但是被范思哲無情的打斷了。

李非也從床上爬了起來,伸手拍了拍小胖子的肩膀:

「兄弟,我知道你對吃的比較在意,但你也不能這麼小氣,不就是一塊糖嗎,不能為了一塊糖影響咱們舍友情誼。

這樣,我替他送你一整盒,新的!

可不許再着急了啊。」

「誒,李非,不用你破費,這盒算我買了,我一會兒給他一盒新的。」

說罷,霍爾金·霍格沃茨從盒子裏又拿起來了一塊,嚼也不嚼的直接咽了下去。

小胖子急的眼睛都紅透了,瘋狂的撲向霍爾金,想要把盒子搶回來。

情急之下說不出話來,只能又抓又撓,李非跟范思哲差點按不住他。

「咋啦?這是你心上人給你留下的盒子?」

「不是,我……」

霍爾金也有點着生氣了,他沒想到剛認識的朋友,居然為了一塊糖能跟他翻臉不認人。

他看着急的滿臉通紅的小胖子,表情漸漸嚴肅。

「哥們,也許你不太喜歡我們這種自認為和你很親近的行為,我以後會注意。」

「但是我還是想說一句,晚上我沒怎麼吃飯,臨睡覺我有些低血糖,吃你一塊方糖怎麼了?

怎麼了!

你告訴我,至於嗎?」

小胖子怯懦的張了張嘴。

「額……那是樟腦丸。」 楚瀾從沒想過謝黎佳會站在她這邊,不過,經過昨晚和早上謝黎墨的那番話,她心裡已經不再那麼堅持了,「黎佳,謝謝你能站在我這邊,不過,我和你大哥,也許到了該散的時候了。」

謝黎佳眼眶泛紅,「你的意思是,你要放手了?」

楚瀾一聲苦笑,心痛難忍,「不放手又能怎麼樣,他心裡只有方碧晨,我不想再成為他的累贅,我放他自由,讓他去追求他的真愛。」

「可你呢?你怎麼辦?」

「我不知道,」楚瀾眼淚湧出,「我可以愛他愛到不要命,但我不能愛他愛的不要臉啊!」

謝黎佳抱著她,也哭了起來,「你這傻瓜,把自己的一切都奉獻給他了,到最後卻落的這樣的結果,太不值了!」

楚瀾突然間想通了,擦乾眼淚,擠出一縷笑,「沒關係,我和他本就不該在一起,他不欠我什麼,好聚好散吧。」

「你再考慮下吧,別衝動。」謝黎佳之前一百個看不慣楚瀾,現在卻是一千一萬個不捨得他們分開,「不管怎麼樣,在我心目中,我只認你是我大嫂,就算他跟那個狐狸精結婚了,我也只認你。」

「謝謝你,黎佳。」楚瀾不想委屈自己了,不想再活的那麼憋屈。

謝黎佳走後,楚瀾撥通了謝黎墨的電話,「離婚協議擬好就拿過來給我簽字,我沒什麼要求,你看著辦。」沒等他回話直接掛了電話。

謝黎佳也給謝黎墨打了個電話,「別做會讓自己後悔的事,楚瀾也許有很多的不是,但她孝敬父母,顧家顧你,一直在謝家任勞任怨,方碧晨是公眾人物,一直活在聚光燈下,她能像楚瀾那樣照顧你和孩子、照顧爸媽嗎?你可以說,你有錢,能請到很好的護工,可那樣的話,家還像家嗎?還有溫暖嗎?」

等她說完,謝黎墨才說道,「我知道自己在做什麼,你就別干涉了,我和楚瀾不合適,我們在一起只會彼此傷害,還不如各自安好。」

「好,你考慮好再做決定,現在反悔還來得及。」謝黎佳不知道要怎麼勸,心很沉,怪自己之前怎麼沒對楚瀾好點。

下午,謝黎墨來了御景酒店,兩人在大堂咖啡廳談,遞給了楚瀾一份離婚協議,她沒提出過什麼要求,但謝黎墨真的很大方,給了她十個億的分手費,還有豪景園的一棟別墅、帝都市內的一套公寓,孩子的撫養權歸男方,但女方可以隨時去看孩子,也可以隨時帶孩子出去玩。

「你看看有沒什麼需要加進去的?如果不夠可以提出來。」

楚瀾突然間多了個想法,「給我燕嶺影視集團五個點的股權,我就簽字。」

燕嶺影視集團是謝黎墨和凌禹辰合資的,萬沉曄、龍夜擎也有股份,不屬於謝家旗下的公司。

謝黎墨沉默了會兒,「好,我加上去。」為了不耽誤時間,直接手寫在下面加了一條,簽上他自己的名字。

楚瀾沒再猶豫,簽好字遞給他。 ,

第723章

林洛嬌,發乎於情。

真摯的,掏心掏肺。

極美的容顏的淚,也頗動人心。

蘇有容,到底心也軟。

她只得拉着林洛嬌,無可奈何的說:「你倒是起來啊,起來再說啊!」

林洛嬌,這才忍痛起來。

兩人來到電梯外面,林洛嬌一五一十的講了出來。

到最後,林洛嬌把手機翻出來,和宋三喜的通話時間也展示出來。

她真是急掉淚,恨的打着自己的手臂,啪啪直響。

「我真是應該開啟通話錄音的,真不應該先忙那個計劃書,當時就應該開快車過來。」

「要不然,不會晚了這麼些時候,你和宋先生就不會這麼誤會了」

「我真是!該死啊!宋夫人,我真希望你們夫妻倆能和睦恩愛啊,你一定是誤會了先生了」

這真誠的狀態,確實讓蘇有容很受感染。

她趕緊拉住林洛嬌,「洛嬌,不要這麼自責啊,我信你,信你還不行嗎?這都不怪你啊!要怪就是就是」

說不下去了,心裏,有些愧疚生起來。

雖然,聽的依舊半信半疑,但,已經芳心回暖。

蒼白的臉色,浮現些紅暈。

手腳,也不那麼冰涼了。

「我難道真的、誤會他了?」

聲音,有些小,但又狐疑道:「他光着身子,穿着浴巾,又怎麼回事?」

「這」林洛嬌也有些不解,但拉起蘇有容的手,「宋夫人,我們回去,看看,問問,不就清楚了?」

「可是」蘇有容下意識的后縮了一下,看看自己的手。

想想打的那一耳光,有些退縮,不敢面對。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