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毛球終於看不過眼,它撐著粗胖的四肢過來重重的撓了一下林小嬌的手背,讓她休息,再這麼下去她自己會因為耗氣而暈倒的。

聽它這麼說,林小嬌趕緊停下手,跑去箱子里拿了提氣補血的藥丸過來含在嘴裡。

不消片刻,她之前因為耗氣而慘白的臉,現在已經恢復紅潤了,呼吸也慢慢調勻了。

林小嬌覺得很奇怪,為什麼她以前就沒有這種感覺呢?

(以前你當然不會不舒服啦,那是因為你以前煉製的都是最低級的藥丸好嗎,可現在呢?你煉製的可是朱果啊)

(它可不是凡品啊,集天地靈氣生成,而且時間唯有這一株,幾千年才接上這麼些果子,肯定不好煉製啊)

「可是之前的你又怎麼說呢?不是很容易就被我煉成了嗎」

毛球聽了只想扶額望天,(您當初可是煉著煉著就睡著了好吧,最後都是它廢了一晚上的時間才煉成的呢,自己現在還好意思說?)

林小嬌聽得直瞪眼,她一直以為是自己煉成的呢,沒想到居然是毛球啊,哎!真是丟臉啊。

「那,那我就謝謝你好啦…不過現在換成我來煉製需要多長時間啊?」

(嗯…不是很久,大概就兩三天吧,不過你煉製朱果一定要循序漸進慢慢來才行,不然會傷了你自己的)

林小嬌瞪著大眼珠子說:「什麼…要兩三天,這麼久啊,我不休息睡覺啊,要不還是…」

看她一臉不懷好意,毛球趕緊溜了,只留下氣急敗壞的林小嬌在哪裡大罵它是一隻無情無義的臭貓。

「不幫就不幫,大不了我慢慢煉,總會成的」生完氣的林小嬌口中念念有詞。 終於在大年初三的早上林小嬌終於將朱果煉製成功了,但是她整個人都瘦了一圈兒。

害得田玉芬以為女兒生病了,趕緊把家裡的一隻母雞殺了給她燉湯喝,一日三餐也緊緊盯著她吃。

時間過得很快,明日便是初六林建國與謝小雲結婚的日子了,今天林家人全都忙得不可開交,因為今天是要去女方家裡過禮的日子。

田玉芬跟林奶奶忙著清點還有沒有東西被拉下了,蚊帳,臉盆,水壺,布料……

院子裡面的自行車黑色呈亮的發光,站在旁邊的林建國穿的一身嶄新的灰色中山服,高大的身材被衣服襯托的愈加偉岸挺拔。

他衣服的兜裡面放著給謝小雲的上海梅花手錶,另外一個兜裡面則是他要給她的驚喜,她肯定會喜歡的。

混在大唐做駙馬 等把東西全部裝好以後,滿滿一大拖拉機的東西都快要裝不下了。

一到謝家大門,謝大叔夫妻兩人早就在門口等著他們了,看見來的拖拉機,兩口子笑得簡直是合不攏嘴。

熱情的過來迎林大國他們進屋裡坐,這時候林建國當著大伙兒的面拿出手錶給謝小雲戴上,惹來了一陣羨慕的呼聲。

接著他又拿出一個長方形的小盒子遞給謝小雲,她接過去后一打開,裡面居然是一支黑色的英雄牌鋼筆,謝小雲開心的笑了。

「謝謝,我會好好珍惜的」她知道這是林建國自己買的,原先他們並沒有說過買鋼筆,但是他卻想到了。

林建國被她看得有些臉紅,不好意思的嗯了一下,就算是回答了。

林建華和林小嬌在旁邊看得憋不住笑了起來,更讓這拘束害羞的兩人臉都紅了。

幾個同村的大姑娘全都羨慕的看著謝小雲,羨慕她嫁得好,這又是自行車又是手錶的,還送鋼筆,聽說還有縫紉機。

而且身材高大又帥氣的林建國站在溫柔苗條的謝小雲身邊簡直就是一副美好的畵卷啊。

田玉芬也把之前承諾的三百禮金也當眾交給了謝媽媽,這又是引來了一陣呼聲。

這謝小雲究竟是修了什麼德,找到這麼好的婆家人,看她未來婆婆脾氣這麼好,以後肯定婆媳關係肯定好相處。

不過有些人就不那麼認為了,一看她那小姑子就是個不好相處的,林家寵閨女是除了名的,嫁去他家啊肯定得受氣。

反正人太多了,說什麼的都有,林小嬌五識較常人更為靈敏些,所以這些人的嘀咕她全都聽到了。

心裏面不由得嘚啵,我到底做了什麼事情,值得讓這些長舌婦將她說得跟不講理的潑婦似的。

本來她是不在意的,可是一直有蒼蠅蚊子在你耳邊一直叫,也是很讓人覺得心煩的。

趁著所有人都不注意的時候,林小嬌偷偷從空間裡面拿出一個晶瑩剔透的小玉瓶,裡邊是她煉製的養顏丸。

另外還有一瓶她自製的玫瑰乳,用來擦臉皮膚可滋潤了,郭敏慧都寫信讓她給寄了好幾瓶過去了,聽她講現在她的皮膚越來越好了,連蘭姨都和她搶著用。

本來是打算等大哥他們明日大婚的日子送給小雲姐的,可是這些「蒼蠅」實在是太討厭了。

拿出這兩樣東西,林小嬌甜甜的喊了一聲謝小雲,「小雲姐這是我送給你的,希望你能夠喜歡。」

謝小雲驚喜的接過了玉瓶,連聲說著謝謝,兩姑嫂很親熱的聊了起來,可在這時候卻有了不和諧的聲音冒了出來。

「謝小雲,你小姑子送的什麼東西啊?也給大伙兒瞧瞧唄,是吧,大傢伙兒」

「是啊,也給咱們開開眼界啊」

林小嬌看了一眼帶頭起鬨的是一個中年婦女,看樣子應該四十歲不到,看見她林小嬌就覺得空氣被污染了。

倒不是她長得難看,相反這女的五官還是挺耐看的那種,可是再好看的人不愛收拾打扮也看著煩啊。

一頭不知道多久沒有洗過的頭髮,油膩膩的貼著頭皮上,藍色的棉襖子上面全是油漬,不知道平時有沒有好好清洗過。

十個指甲長得老長了,但是裡頭黑乎乎的,看著就讓人噁心,最讓人覺得受不了的是她一講話一笑滿嘴的牙花子上面糊滿了食物的殘渣。

估計全是口臭吧,瞧她周圍連個人都沒有,所有人都離她遠遠的,估計也是怕了她的一副尊容吧。

林小嬌只看了她一眼就連忙轉過頭,忍住了作嘔的衝動,這種人她連話都不想和她講,一看就是眼皮子淺的婦道人家。

謝小雲本來就性格溫柔,遇見這種潑皮似的老娘們兒,也是沒辦法,只能紅著臉不看她。

這時候只見謝媽媽站了出來,大聲的說:「看什麼看,人家姐妹關係好,願意給啥都不關你事兒,張翠花兒,我說咋哪兒都有你的事兒。」

「我看你還是回你們張家去看看你侄女吧,你侄女現在可是咱們村兒的名人了」

這補刀的人是田玉芬,她正一臉怒容的跟謝媽媽站在一起,倆親家母都生氣的瞪著張翠花。

可是這女的卻是一副無所謂的樣子,「管我啥事兒,反正又不是我生的那種女兒,再說了我哥嫂不操心,你們倒讓我個當姑媽的去管,呸!像那種不要臉的小騷貨,干我屁事兒」

她這種不要臉的說法,讓本來還是一腔怒火的田玉芬她們給她氣笑了,對她簡直無語得很,

跟這種人吵架,那完全就是浪費口水啊,人家連面子都不要了,你還能跟她計較啥?

一直到聽到這裡,林小嬌才反應過來,感情這張翠花還是張蘭的姑姑啊,真是沒想到她們張家福澤深厚啊,竟然還有這麼一位特殊的親戚。

不論誰家有了這門親,那也可真是挺為難那家人的了,不過當這是張家的,林小嬌偷笑了,感覺看著張翠花也不像剛才那麼噁心了。

不過這也是在那女人不張大嘴巴朝她笑的時候啦,只要一見她張嘴林小嬌就趕緊轉頭,不敢再看這樣美麗的一面。

不過這女的除了不愛衛生以外到沒有別的什麼,就連大家這樣嘲笑她,人家也是覺得小事情,不得不佩服她的承受能力啊。

知道自己不受歡迎,張翠花悻悻地用手指甲扣著牙花子上的食物殘渣,嘴巴裡面還不時發出咀嚼食物的聲音,有滋有味兒的,慢慢的朝著外面去了。 聽著嘴裡面發出來的聲音,所有人皆是一副噁心欲嘔的表情,林小嬌真的是打從心底里佩服起這個女人。

像這種不顧別人的眼光,完完全全只活在自己世界里的人還是需要很大勇氣的吧。

這場小小的鬧劇隨著張翠花的離開很快就被人給遺忘了,大家又開始關注起了林家準備的東西,一個個都是羨慕的很。

午飯是在謝家吃的,謝媽媽找了幾個婦女一起幫著她做飯,閑不住的田玉芬也進廚房幫忙去了。

而本來也想跟著幫廚的謝小雲卻被田玉芬溜了下來,「以後有你忙的呢,現在不著急」

謝小雲登時臉就燒了起來,不好意思的喊了一句嬸兒。

田玉芬一聽,直讓她趕緊改口,把謝小雲給臊的臉都快著火了,林建國看見她可憐的小模樣,趕緊讓自己媽快走吧。

田玉芬還調皮的取笑他,「怎麼?這是有了媳婦就不認娘啦?」

太古龍象訣 林小嬌簡直要被媽媽給笑死了,趕緊撒嬌耍賴的把田玉芬拉進了廚房去,可是她進了廚房把剛才的事兒一講,所有人都大笑了起來,其中也包括謝媽媽。

再她看來真是親家母喜歡這個兒媳婦,所以才逗她的,所以她也跟著一起哈哈大笑。

中午坐了四桌人,一桌是林家跟謝家的人,其餘三桌都是左鄰右舍或是跟謝家關係好的人家。

吃完飯跟謝大叔他們告辭,林家人又開始開開心心的回去了,今天下午忙著呢,需要他們準備的事情太多了。

晚上一家人早早地就已經睡下了,凌晨五點不到田玉芬就起床開始做些簡單的早飯,林小嬌也在六點半起來了。

一家人吃完早餐便開始忙活了起來,林大國要跟兩個兒子去負責看豬肉,而林小嬌則是幫著田玉芬給林建國的新房布置。

以前的單人枕頭旁邊現在又加了一個枕頭,大紅色的純真絲被面兒,上面還有著精緻的繡花,映照著滿屋子的喜氣。

純木的衣櫃和床頭上也貼著林奶奶剪的大大的喜子,林奶奶有著一雙巧手,剪的花鳥魚蟲活靈活現的,林小嬌也眼饞的纏著她幫自己剪了好幾朵窗花貼在窗戶玻璃上。

把林建國的新房布置妥當以後,就等著父子三人回來后九點去接新娘子了。

等他們回來換過衣服以後,除了林大國跟田玉芬還有林奶奶以外,都跟著迎親隊伍接新娘子去了。

陳菊也跟著林小嬌一起去了,兩人一路上都特別的開心說說笑笑,看得旁邊的一些婦女十分羨慕,年輕就是那麼沒有心事不發愁啊。

接新娘的時候很輕鬆,因為謝小雲是獨生女所以並沒人為難林建國,不過謝小雲離開家的時候老兩口卻傷心的哭了起來。

林小嬌很理解他們的心情,謝大叔他們就小雲姐這麼一個女兒,今天她出嫁了就是別人家的兒媳婦了,就算離家近也不住在一起了,老兩口肯定覺得寂寞孤單的。

看見爸媽哭的這麼傷心,謝小雲也早已忍不住淚流滿面,林小嬌覺得這個時候該大哥去表個態了,正準備提醒他。

可是林建國已經率先來到了老丈人和丈母娘面前,他一臉認真的對兩位老人說:

「爸,媽。你們放心把女兒交給我吧,我今後絕不會虧待她的,我會努力讓小雲過上好日子的,以後這家裡面有啥事兒也只管找我,我以後也是你們的兒子了。」

謝大叔夫妻兩個被他這番發自肺腑的話給感動的連連說了幾個好字,看看時間差不多了,謝媽媽讓他趕緊接上女兒回家去。

接完了新娘子回家,客人們便開始陸陸續續的上門了,林建國跟謝小雲夫妻兩人就站在大門口負責迎接客人。

他們兩人手裡提著一大袋子糖果,有人來了就抓一把給別人,一些小孩子就不停地在旁邊圍著他倆轉圈圈兒,謝小雲也開心的一人給他們抓了一些。

今天的謝小雲穿了一劍桃紅色的呢料大衣,裡面是一件雪白的高領毛衣,襯得她人比花嬌。

下邊兒配著黑色直筒長褲,蹬著跟的小皮鞋,顯得整個人亭亭玉立,站在林建國身邊,男的高大魁梧,女的嬌小柔美,所有人都誇他倆是天生一對。

中午的酒席也是十分豐盛的,豬肉也都是用大碗裝的滿滿的,所有人都吃的很開心,一個個的撫摸著小肚子滿嘴流油。

客人走了以後,全家又要開始忙著收拾東西,把借來的板凳桌子給人家還回去林建國被熱情的客人給灌醉了,早就被林建華他們扶進去休息了。

要不是他喝醉了,這些人才不會輕易地放過他呢,肯定還要鬧洞房的。

本來謝小雲也要過來幫著田玉芬收拾東西的,但是被她給拒絕了,讓她回房間好好休息一下,晚點再吃飯。

可是謝小雲這一回屋子就到第二天早上才露了面,看見林小嬌曖昧的眼神她整個人羞得不行。

嗔怪的瞪了一眼林建國,可是對方卻只是回她一個可愛憨實的笑容,一副打罵都隨你的樣子,看的她心裏面即甜蜜又羞澀。

腦中不由得想到昨日發生的事情,臉上忽然一熱,逃也似的回了房間,透過窗戶她能看見外面的竹竿上還晾著昨夜的床單。

昨天下午她端著一盆子熱水回屋,本來是打算照顧醉了的林建國,可是當她剛把擰乾的溫毛巾放在某人的發燙的額頭上時。

手就被某人用力的給抓住了,還有一雙火辣辣的雙眸直直地看著她,謝小雲沒有想到平時老實不愛說話的男人,現在看她的目光卻那麼的有侵略性。

兩人雙目對視,只聽見房間裡面「哎呀!」一聲,謝小雲就被抱進了男人寬大的懷裡,她害羞的想要起來,可是林建國的手臂跟銅牆鐵壁一樣,;牢牢的把她困在滾燙的懷裡,哪兒也去不了。

「媳婦兒」

林建國飽含情慾的嗓音在謝小雲頭頂響起。

心裡感覺一震,謝小雲把頭輕輕抬起看著他,兩顆腦袋的距離越來越近,直到額頭鼻尖嘴唇全都緊緊的貼在一起。

熱烈的吻讓房間的溫度迅速升溫,不知道由誰開始,床尾散亂著交疊在一起的衣物,有男人的也有女人的,相互糾纏著。

大紅色的喜被上一對繾綣鳥兒也交頸而眠,預兆著今日之喜,而伸出大紅被子的柔夷被黑黝黝的大手按住,十指用力的交叉而握…… 田玉芬是個開明的好婆婆,早上她還是像平常一樣早早地就起來了,昨天那小兩口兒晚飯都沒出來吃,肯定餓壞了。

自己兒子也真是的,都沒說給媳婦兒端點吃的進屋,不過看他們這麼恩愛,說不定啊今年她就能抱上大孫女了。

自己生了三個兒子才得了個小閨女,所有他們夫妻二人是很希望林建國他們生個女兒的,那可就是林家的小寶貝啊。

她本以為今天兒媳婦會晚一些的額,可沒想到她剛來廚房把水燒上,謝小雲就跟著過來,說是要幫忙做飯。

看見兒媳婦艱難的挪著步子慢慢走路,

她是過來人那還有什麼不明白的,不過這是成為女人的必經之路,只怪她那兒子太過了。

她悄悄讓兒媳婦打些熱水回屋去…,

謝小雲雖然有些害羞但還是聽話的照做,同時心裡也非常的感激自己的婆婆,簡直是拿自己像對待閨女一樣的。

林小嬌跟林建華坐在去縣裡的汽車上,這兩天走親戚的惹特別多,所以車子里也很擠,但是林建華一上車還是找到了個位子,忙叫林小嬌過去坐著。

同車的人看見了很是羨慕,這幾天她一直都在空間裡面熬夜做東西,已經是積累了很多的睡眠不足。

所以一坐下很快的她就睡著了,只迷迷糊糊間感到身邊有人離開,又接著有人坐了下來。

突然林小嬌感覺臉上有隻軟乎乎的爪子在她臉上輕輕的拍,「媽媽,是漂亮姐姐…」

咦!這聲音有點熟悉啊,林小嬌迷迷糊糊的從睡夢中醒來,一睜眼,就看見一個白胖胖的小娃娃,一雙烏溜溜的大眼睛,正沖她咧嘴傻笑呢。

感覺這小娃娃好像哪裡見過啊,突然看見抱著他的人,這不正是她剛來不久去鎮子上碰到的母子倆嘛。

褚琴還是跟以前一樣,皮膚白凈細膩,衣服乾淨整潔,渾身都透露出一股讓人很舒適的氣息。

「褚琴姐,是你,這是…俊俊嗎?天啊,你怎麼長成了小胖子啦」

林小嬌忍不住驚呼一聲,因為她上次看到俊俊的是差不多一年了,那時候俊俊生著病而且精神也沒有今天這麼好。

汪俊已經三歲了,知道別人說她胖不好聽,小嘴兒癟著,不高興了,扭頭看著褚琴告狀:「姐姐說我胖,媽媽…」

林小嬌傻眼了,對小孩子她是真沒有招啊,只能求助的看著俊俊媽媽。

褚琴只是覺得好笑,哄著他說林小嬌是開玩笑的,是因為喜歡他才這麼說的,俊俊這才露出了笑臉,又和轉過頭來和林小嬌親親熱熱的說話了。

林建華看見她被一個小娃娃弄得手足無措,忍不住嗤笑出聲,林小嬌這才想起來還沒給他們之間做介紹呢。

「褚琴姐,這是是我三哥林建華,三哥這位褚琴姐和他兒子,可愛的小俊俊」林小嬌簡單的為雙方作了介紹。

「你好,褚琴姐」

「你好」兩個人也禮貌的互相問好,俊俊這時候在旁邊插上一句「還有我呢,沒跟俊俊問好呢,哦…還有爸爸呢」

說話間俊俊指著站在林建華身邊的一個男人,這個男人也不說話只是笑呵呵的看著兒子。

林小嬌看他都能站立行走了,應該是好了吧,看體格還算可以,五官偏於斯文類型的,看起來人挺好的樣子。

被林小嬌兄妹打量的有些不太好意思,但還是主動開口跟他們打起了招呼:「你們好,我是俊俊的爸爸汪德修,妹子,上次真是多謝你給的葯和吃的,不然我兒子還不知道怎麼樣呢」

褚琴聽見丈夫說到兒子生病的事情,眼睛都紅了,也跟著說:「是呀,真該要好好謝謝小嬌才對,小嬌,我這樣叫你沒關係吧!」

林小嬌大方坦然的說:「沒事兒,褚琴姐,汪大哥,你們以後就叫我小嬌吧」

「小嬌」

林小嬌反射性的就答應了,突然反應過來是俊俊這個小傢伙喊的,喊完還看著她直笑。

褚琴立馬向林小嬌道歉,還故意生氣的教訓俊俊,小傢伙被媽媽訓話的時候,一雙圓溜溜的眼睛卻委屈的看著旁邊的林小嬌。

被這麼一個軟乎乎的小人兒看著,林小嬌覺得自己的心也軟的一塌糊塗。

「褚琴姐,你別罵俊俊了,我不介意的,看看我們俊俊多可愛啊,我才不會生氣呢,是吧」

俊俊立馬機靈的接了句「是」逗得幾人大笑。

在聊天時候林小嬌得知褚琴她們也是要去買票準備回城的,她記得褚琴說過她們是在S市,郭劍鋒的部隊也在那邊,她完全可以和她們一家同路啊。

聽林小嬌說了以後,褚琴夫妻熱情的邀她一起做個伴兒,林建華也覺得這樣挺好的,到時候把妹妹送上車讓郭劍鋒和二哥去火車站接妹妹就好了。

來到火車站發現人挺多的,估計要排上一會兒了,林建華讓妹妹去找地方坐著,他就跟汪德修一起輪流排隊。

林小嬌跟褚琴好半天終於找到了兩個坐的位置,看著排隊買票的人群裡面,排前面三十人一個個手裡還拿著水壺烙餅什麼的,不知道來等了多久了。

忽然林小嬌想起來黃牛票這個梗了,難道這時候也會有嗎?錢的話她現在真的不缺,如果能夠讓哥哥不在那麼辛苦的排隊的話,多花些錢算什麼啊。

林小嬌剛站起來準備想去問問,就聽到有人喊她的名字,「林小嬌?」

她一回頭看見一人對她招手,對方個子不高矮胖型的身材,一臉的和善,正是吳德勝。

他是帶著親戚過來找人拿票的,剛進來就看見林小嬌和一個抱孩子的女人一起,就過來打個招呼。

聽說她們是要買票,吳德勝直接讓她們別買了,包在他身上,林小嬌一聽,這是有門路啊,高興的把林建華他們喊了過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