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毫無顧忌地換衣服,絲毫沒有想起還在床上躺著的曙傲然。

曙傲然親眼看著她當著自己的面換衣物。

體內那股熱流飆升上來,他站起身悄無聲息地走到她身後。

將正在系腰帶的她圈在懷中:「當著為夫的面換衣服,是不是又想惹火?」

說著,便去親吻她的耳翼。

宮清影急忙避開,面紅耳赤道:「起開,小心我揍你!」

「打是親罵是愛,娘子揍夫是疼愛!」曙傲然油腔滑調地說道,不管她是否反對,嘬起硃色的薄唇便要吻她。

宮清影生氣地推開他,一溜煙沖向門口,抱著還未穿好的衣物,狼狽地跑了。

曙傲然笑意盎然地大笑著追出門口,看著她快速下樓的身影。

朗聲提醒道:「宮家主,你還未洗漱吶!」

宮清影滿臉窘迫,曙傲然實在太可惡了!

今天可是她第一天入朝為官啊!

跑下樓。

宮一的馬車已經守候在門口,見宮清影狼狽的模樣。

他笑著提醒道:「主人,現在還早,您是否要洗漱?」

「不用了!」宮清影氣嘟嘟地躍上馬車。

寬敞的馬車裡擺放著洗漱用具和桃木梳子,角落裡還擺放著一個手提木盒,裡面隱隱傳來淡淡的玫瑰香氣。

宮清影匆匆洗漱完畢,便用刻著『四』字的四品御醫發冠,將墨發高高豎起。

最後,才將木盒打開,裡面擺放著一盒精緻的玫瑰芙蓉糕。

她嘴角勾起一抹笑容道:「宮一,多謝了!」

「主人,不要謝屬下,這些全是殿下吩咐做的!」宮一駕著馬車朝前奔去。

「他吩咐做的?」宮清影昨晚睡得很死,並不知道他起床。

「是,殿下說您昨夜睡得晚,怕您今日晚起,所以讓我們先做好準備!」宮一眉開眼笑地解釋道。

在他看來,主人找到了一個傾國傾城且體貼入微的夫君。

按照現在的情勢相處下去,年底應該就可以吃喜糖了。

宮清影撇了撇嘴,拿起一塊玫瑰芙蓉糕放在口中。

他什麼都好,就是不專情!

要是專情點,她還是會繼續喜歡他的!

吃完玫瑰芙蓉糕。

宮清影拿出宮一給的玉簡,裡面是御醫司的詳細資料。

曙國的御醫司,有著曙國最厲害的煉丹師和醫術精湛的醫師。

從開國以來便設立,至今已有千年歷史。

但因修鍊天賦限制,在曙國歷史上還從未出現過金紋煉丹師。

歷朝歷代以來,最強的便是九品銀紋煉丹師。

其中每一代的九品煉丹師皆出自宮家。

因此,宮家才得以『神醫』的殊榮。

只不過。

自從原主的父親宮仁爵去世后,宮家便再無九品煉丹師出現。

穿越諸天從大王饒命開始 最強的煉丹師莫過於宮仁傅,也只是六品水平。

如今的御醫司,丹修實力普遍不強,最高六品,最低四品! 宮清影看到此,總算明白了。

原來曙皇給她的四品御醫,表面聽起來好聽,實則是御醫司里品階最低的御醫!

宮清影還留意到宮一備註的一些秘聞。

御醫司並不是表面上看起來那麼弱,先前的國師便是九品銀紋煉丹師,只不過被水清植給殺了。

另外,還出現過一名叫做駱雲河的九品銀紋煉丹師。

曾被曙皇賜給曙傲然,由駱雲河專門診治曙傲然的寒疾。

但她從未見過此人,也不知曙傲然將他藏到哪裡去了?

來到宮門口,早有御醫司的女官在那裡等待。

宮清影剛下馬車,那名身穿白袍的女官便迎了上來。

女官激動地看著她:「請問是神醫宮家的家主宮清影嗎?」

「是!」宮清影淡淡道。

對方是一名四十歲左右的女官,頭上戴著刻有『五』字的五品御醫發冠,白皙臉龐,和藹可親。

她微笑道:「我是青嵐,御醫司五品院的副總管,是仁夢丹師讓我來接你的!」

妖孽當道,妃子很猖狂! 「您好,青嵐姑姑!」宮清影笑了笑,跟隨青嵐朝皇宮走去。

「你姑姑聽說你要來,表面看起來很生氣,心裡卻是很開心,還囑咐我一定要將你安排妥當!」青嵐邊走邊解釋道。

宮清影知道青嵐說的話是實話。

上次她受傷宮仁夢曾來照顧她,臨走時宮仁夢不讓她留在宮家,聽說她要來皇宮探望后,更是極力反對。

若是宮仁夢聽說她要來皇宮,第一反應肯定是生氣!

想到宮仁夢生氣的模樣。

宮清影抿著笑意道:「那姑姑怎麼不來接我?」

「仁夢……」青嵐面色有些為難,她頓了頓道:「她最近有點忙,就連宮家喪禮也沒法去,她讓向你轉達歉意!」

「什麼事情竟忙到連家裡的喪事也顧不上?」宮清影疑惑道。

先前宮家報喪時,也通知過宮仁夢,只是宮仁夢沒有回去,便沒有放在心上。

「宮裡事情纏身,以後你就知道了!」青嵐帶著她一路朝著皇宮右方的宮殿走去。

穿過古老森嚴的青石走廊。

兩人來到一座氣勢磅礴,雕樑畫棟的宮殿門口。

宮殿門匾上寫著『御醫司』三個蒼勁有力的燙金大字。

門口站著數名護衛,見到青嵐出現,紛紛朝她行禮。

她微笑著點頭,看向宮清影道:「就是這裡,快走!」

說罷,便疾步走進殿門。

進入殿門,映入眼帘的是忙得團團轉的宮女們。

她們手裡抬著裝滿藥材的簸箕,憂心忡忡地相互傳遞著。

青嵐介紹道:「這裡是藥材閣,主要負責藥材整理與配送!」

「進去便是四品院,以後你將在那裡煉丹,並與其他丹師學習醫理知識!」

「待學完醫理,便可參加年底的御醫晉陞考試,通過後既可進入五品院,與我和仁夢一起負責醫治宮裡的妃嬪娘娘!」

說話間,兩人來到四品院內。

就在四品院的正廳里,宮清影倏地看到兩個熟悉的身影。

宮晞和宮臨軒。

奇怪了,這兩個人怎麼也在這裡? 宮晞和宮臨軒並未看見宮清影,因為報到處圍滿了人。

一名煉丹師看出青嵐的品階急忙道:「是五品煉丹師來了,大家快讓一讓!」

眾人急忙讓開一條小道。

宮晞和宮臨軒同時看見宮清影,兩人眉頭皺了起來。

宮清影佯作沒看見,跟著青嵐直到一名戴著五品御醫發冠的中年男子處。

那名中年男子正低頭登記著。

青嵐看著他道:「嚴總管,這位是新任的四品御醫宮清影!」

眾人聽罷,紛紛咋舌,避若蛇蠍地朝後面連退好幾丈。

自從神醫宮家的家主之爭后,宮清影的光輝事迹便傳遍鴻城。

一個還未及笄的傻女。

在一個時辰之內,從二階武者連續突破至五階武者。

又從一個水系武者變成水火雙系天靈根,煉製出宮家正嫡系久未現世的四品祥雲丹。

從傻女變成天才是眾人未曾意料到的,原本該受眾人敬仰吹捧的天才,偏偏又做了一件令人聞風喪膽的事情。

便是在一夕之間,接任神醫宮家家主,並以曙國首富葉富貴盜竊之名,逼死葉富貴,將葉家連根拔起。

這也就罷了!

偏偏,她還不死心!

在葉家離開宮家那日,將葉家老底掀得底朝天,害得葉家受盡世人的白眼與謾罵。

坊間更是有秘聞傳來。

聽說葉家離開鴻城后,走著走著便全族莫名消失。

此事做得滴水不漏,沒有任何證據指向宮清影。

可是,明眼人都知道是她做的!

在所有人眼裡,宮清影不禁實力強大,背景也十分雄厚。

甚至連曙皇都對她頗為忌憚,為了拉攏她,破例將她提升為四品御醫。

還未及笄就獲此殊榮,這是曙國歷史上從未有過的特例!

宮清影見眾人如此害怕她,嘴角揚起一抹冷笑,朝嚴總管拱手行禮道:「屬下宮清影,拜見嚴總管!」

嚴總管方子臉,濃眉大眼,神情嚴肅,冷漠道:「起來吧!」

他知道她是皇上欽封的四品御醫,也知道她近日的所作所為。

但不代表她就可以在御醫司為所欲為!

青嵐不悅地掃了一眼議論紛紛的眾人,看向嚴總管道:「那我就把她交給你了!」

「嗯!」嚴總管面無表情地輕哼。

青嵐朝他微微點頭,便看向宮清影道:「我還有事,好好聽嚴總管的話!」

「好的,青嵐姑姑!」宮清影微笑點頭,目送青嵐離開。

嚴總管肅穆地看向眾人:「登記完就去做事,別擠在這裡!」

眾人目露驚慌之色,一鬨而散。

宮晞和宮臨軒看了看宮清影,亦邁步走出報到處。

很快屋子裡,僅剩下她和嚴總管。

嚴總管臉色變得更加陰寒:「宮清影,本總管不管你是誰,來了這裡就要聽規矩!這裡不要背景雄厚之人,只要真才實學者!」

「以後每天上午上繳兩顆四品銀紋丹藥,並於下午未時在醫理閣聽醫師講課,年底參加考核,考核不過便自動回家!」

「好的,嚴總管!」宮清影知道嚴總管是剛正不阿之人,不受外界壓力而改變自己的做人原則。

單憑這一點,就比披著偽善人皮的曙皇好多了!

嚴總管繼續道:「另外,三院戒備森嚴,沒有我的允許,不準去私闖!若是一經發現,就算是皇上來了,也救不了你!」 聽完嚴總管的訓導后。

宮清影得到一個白玉腰牌,上面刻著她名字、丹師品階和所在煉丹房的門號及位置。

走出報到處,便看見宮晞和宮臨軒正等著她。

自從家主之爭后,她一直沒有見到他們,也不知道兩人為何會在這裡?

宮晞見到她,疾步跑了過來:「姐姐,我聽說你當上家主和葉家的事情了,恭喜你成為家主!另外,謝謝你幫我報了仇!」

「我沒有幫你報仇,是葉家罪有應得!」宮清影糾正道:「對了,昨日為何不來送五姨娘最後一程?」

「昨日,長公主讓我來參加御醫司的入門考試,剛好遇上臨軒哥哥!」宮晞掃了一眼向宮臨軒道。

「他不是紫水神宮的弟子嗎?」宮清影越發迷惑,總覺得這兩人在算計著什麼?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