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江寂塵並沒有用真名。

因為,他現在是六界之敵。

而他在六道幻界,還沒有建立自己的勢力,處於起步階段。

這時候引起敵人的注意,對於發展自己力量很不利。

這些,他都有考究過。

不過,他也很直接,強勢的道明自己的來意。

平匪奪寨!

這靈嬰境青年好大的口氣!

站在落塵寨中,竟然也敢放出如此狂言。

他是瘋了?

還是活得不耐煩了?

落塵寨的眾匪,群情激怒,被江寂塵的話刺激到了。

「那來的野小子,我李爺爺一棍敲死他!」

甚至,已有匪徒直接出手、殺來。

這是一名融嬰中境的匪徒,是落塵寨中有數的強者。

然而,江寂塵看都不看那巨大的鐵棍敲來。

依舊平靜地開口道:「我非狂言,戰後便知!」

江寂塵說話之間,一拳轟出。

「轟!」

以血肉之拳,對轟兇猛絕倫的重棍。

「這小子,死定了!」

野性之心 看到江寂塵的動作,一眾匪徒狂叫。

「砰!」

然而,下一刻,全場靜寂了。

他們看到無比驚人、不可思議的一幕。

那靈嬰境青年,竟然以血肉之拳接下了這一棍。

而且,他們寨中實力排行第九的老李,手中的鐵棍被震飛了。

接著,更震撼的一幕出現。

江寂塵一步踏出,就出現在了匪徒老李身前。

簡單的一拳轟出!

「砰!」

這名融嬰中境的匪徒根本沒有反應過來就被一拳轟飛,掉落在地,暫時失去了戰力。

「一起上!」

「滅了他!」

看到自己人被轟倒,群匪被激怒,一涌而上,殺來。

江寂塵無懼,主動迎殺上去。

以幽影身法配合體修拳法。

七星破空拳!

寂滅拳!

交替轟殺而出。

砰砰砰!

近身之下,根本無一合之敵,都被江寂塵一拳擱倒。

石三、大黑、小白三位怪異匪徒站在一邊。

他們沒想到,自己帶回來的靈嬰

中境修士竟然強橫到這等地步。

這一刻,他們相信了,那凌塵並非虛言,真的要平匪奪寨呀。

「我們要不要出手!」

石三吞了吞口水問道。

「出手也無用啊,絕對也是被一拳擱倒的下場。」

大黑也顫聲應道。

「嗯,凌塵已經手下留情了,要不然,這些人都要被他一拳打爆。」

丈夫的祕密情人 「那身法,再拳上強悍的體修拳法,無解!」

小白也感嘆地評價道。

「不過,寨主要是再不出來,等下恐怕凌塵也要過來放倒我們呀!」

大黑突然開口說道。

不過,大黑聲音剛落,便有一嬌然的聲音響起道:「都給我住手吧!」

聲音落下,同時一片禁制之光驀然從廣場之上亮起。

所有的匪徒被定住,動彈不得!

江寂塵也感到一股強大禁制之力,要把自己封禁。 ?這廣場上竟然有隱藏禁制!

江寂塵心中也是暗暗吃驚。

而且,這種隱藏禁制,只受布禁之人操控。

毫無疑問,這裡所有的禁制都是出自那個女子之手。

因為,廣場上的隱藏禁制是她啟動的。

江寂塵的目光看向那女子。

那是一個身著藍色紗衣的女子。

身段嬌小玲瓏,整個人如婉約山水,氣質恬靜。

那怕是嬌然怒喝,聲音也是婉轉動聽,別有一翻滋味。

肌膚晶瑩光滑,彷彿以玉為骨,冰雪為肌膚。

這就是所謂的冰肌玉骨了吧!

而且,她的五官也精緻完美,讓人著迷、沉醉。

這是一個容顏絕美、氣質婉絕的女孩。

但對江寂塵來說,對方更是一個強大無比的禁制高手。

此時,四周無數的禁制之光向他湧來。

這些禁制如同一根根白色透明的繩索,要把他捆綁、禁錮。

這一切,自然都是出自那藍衣女子的操控。

但江寂塵又豈會讓她如願?

當這些禁制要落在身上那一瞬間,江寂塵金身四重境的力量極限爆發。

啪!

仿聽到了繩子斷裂的聲音,那些禁制之光紛紛碎滅,無法禁錮他分毫。

但禁制之光,無窮無盡。

你震碎了一片,又會有另一片降臨。

此時,江寂塵的手中驀然出現了沉岳。

然後,他大步向前,同時揮動沉岳橫掃。

沉岳,本身重十萬斤,又在江寂塵的強大力量掄動下。

身前的禁制之光,根本無法阻攔他分毫。

而他,在禁制的海洋中行走,如入無人之境。

幾乎是幾步之間,他便已出現在那名女子身前。

穿書之女配大殺四方 然後,江寂塵直接就舉著沉岳砸下來。

強勢、霸道、生猛、無敵…….

離山老頭、石三、大黑、小白三怪異匪徒目光震撼、複雜地看著那個靈嬰境青年。

「寨主小心!」

「凌塵,手下留情!」

這幾人反應過來,驚恐地大叫。

同時,他們閃身,欲救援。

但根本已來不及,因為他們根本不可能快得過江寂塵。

更何況,他們離江寂塵那麼遠。

落塵寨寨主,竟然就是眼前這個精緻玲瓏的女子?

聽到他們的叫聲,江寂塵倒有些意外。

想不到,這個漂亮的女子,竟然是一個土匪頭。

落塵寨寨主,面對江寂塵的這一刀,她的神色也無比凝重。

之前,她也未曾把江寂塵放在心上,以為發動廣場上的隱藏禁制就可以禁錮住對方。

但對方如一頭人形凶獸,一路勢如破竹,禁制之光都不能阻擋他分毫。

好威武的男人!

落塵仙子心中生出這樣的想法。

但同時,她雙手快速的幻動,一片片神秘、有古老氣息的禁制之光出現,擋在身前。

啪!

沉岳終於斬下。

而落塵仙子身前的層層禁制之光破滅。

但沉岳之勢不減,生猛到極點。

直到斬至了最後一層禁制,沉岳才停了下來。

隔著落塵仙子精緻無雙的玉額只有一線的距離。

「姑娘,可還要再戰?」

江寂塵不是來這裡殺人的,他要收服這一處山寨,作為他以後的發展之地。

所以,他很克制,沒有下殺手。

若不然,他還有餘力,必然還會連綿不絕的斬出許多刀。

直到把眼前的女子斬殺掉。

「我輸了!」

落塵仙子倒也乾脆,直接認輸。

她是融嬰後期境,年紀似乎也不大,甚至比江寂塵還小都有可能。

這些人的天賦果然可怕,且出身也必然很驚人。

如此年紀便擁在了這樣的修為,除了驚絕無雙的天賦。

還需要用海量的修行資源堆出來的。

江寂塵起步太晚,更是從最偏遠的天珠國走出,在境界上必然要暫時落後於這些天才人物。

異想天開系統 不過,以他目前的速度,也無需太久,就可以追上絕大多數人了。

落塵仙子認輸,江寂塵收起了沉岳道:「那麼,這山寨由我接收,若有不服者,殺!」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