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江寂塵可知道謝曉嫣的性格。

看起來,清冷出塵,實質性格很魔性,說到做到。

她這樣說了,還真不好說,哪天她真的會把自己的一個小師妹送到自己的床上來都說不定。

所以,江寂塵趕緊勸說其立刻打消這個念頭。

然而,謝曉嫣淡淡地開口道:「你不必多言,此事我自有分寸了。」

「好了,本姑娘現在就先回人祖殿,有些事需要本姑娘親自去報告,順便幫你定下這一塊領地的事!」

「走了,回見!」

謝曉嫣無比直接,然後還不等江寂塵回應,就已經閃身消失了。

看著謝曉嫣消失的身影,江寂塵一陣無語。

不過,他接下來最要緊的自然就是恢復修為。

「嗯,以後這裡就是我的封地,一切不變,酒樓依舊是酒樓,不過,恐怕需要擴建得更大一些。」

「這些事,就由阿狸和蒼小姐一起去做,本公子先去恢復一下力量!」

交待了一下,江寂塵便已閃身消失。

而這些事,交給阿狸,江寂塵可以放一百個心。

所以,清理戰場得來的那些頂級藏空袋,江寂塵都是交給阿狸,自己都懶得去看。

所以,阿狸身上的資源,龐大到驚人。

根本不用擔心缺少資源這事。

「阿狸,這裡,江公子真的都交給我們打理了?」

蒼冷韻低聲問阿狸道。

穿成攝政王的掌心嬌 「嘻嘻……公子平時都不會管這些事的,公子要下這塊封地,我看到,很多原因是因為蒼姑娘哦。」

阿狸笑嘻嘻地道。

「阿狸,你就不要取笑人家了。」

蒼冷韻已經羞紅了臉。

「阿狸可沒有取笑冷韻姐哦,你看到公子上門挑戰葯家那一幕了吧,以阿狸對公子的了解,他必然都是為冷韻姐才會這樣做的哦。」

「阿狸看到,都有一種羨慕嫉妒恨了呢!」

阿狸驚嘆地開口道。

「說我呢,阿狸,你看你家公子最信任的顯然就是你了,什麼事都放心的交給你去做。」

蒼冷韻羞紅著臉說道。

二人正在相互說著親密話。

但這時候,卻傳來蒼冷山的聲音:「你們來這裡做什麼?」

「此地並不歡迎你,快滾吧。」

這時候,另一道聲音響起道:「蒼公子,請多多見諒,多多見諒呀,小的這次來,是要帶來我們葯家家主的抱歉之意的。」

「之前多有得罪,還望蒼小姐多多見諒呀!」

「這些賠罪之禮,還請收下。」

這是葯家前來的賠罪之人。

阿狸這時的聲音傳來道:「禮物留下,人可以走了。」

葯家賠罪之人放下禮物,匆匆離去。

「哈哈……妹妹,以後無需再擔心藥家逼婚了。」

蒼冷山此時也極是高興。

「嗯!」

蒼冷韻此時也終於綻放出了迷人的笑容,心中一片輕鬆。

「江公子,謝謝你!」

她在心中輕輕的道。

而此時,江寂塵已經進入到了湖底。

靈湖底下,江寂塵看到有一個旋渦入口。

那裡,磅礴精純的靈氣從旋渦口衝出。

「果然不出本尊所料,靈湖底下,另有乾坤!」

江寂塵暗中道。

但他沒有立刻沖入旋渦之中,而是盤腿坐於漩渦口旁邊,就在此地進行力量恢復。

這裡的靈氣充足且精純,非常的適合療傷恢復。

霸情總裁追逃妻 先給自己定個小目標:比如收藏筆趣閣:.手機版網址:m. 為了不耽誤劉醫師診治,他大哥只能聽從劉醫師的話,把她媽媽一塊拉了出去,並把門關上。一起在外等候。

才剛踏出了門檻,她媽媽就急得哭了起來,淚如雨下,不停的抹淚。她大哥見了,就把他媽媽摟在懷中,寬心安慰。

不一會兒,他二哥也帶著他爺爺奶奶趕來。看著他們站在門外,他爺爺便問,「花兒呢,花兒真的活過來了?現在她人在哪?快帶我們去看看」。

他大哥見他們要直接衝進去,於是攔住了他們。並對他爺爺說「小妹真的活過來了,不過此時劉醫師,正在裡面診治,讓我暫時在外等候」。

因怕他爺爺奶奶擔心。隨後又趕緊補上一句「劉醫師說,小妹已經沒有生命危險」讓她的爺爺奶奶放寬心。

她的爺爺奶奶,對於他大哥說的話,半信半疑,滿腹狐疑。但更多心裡盼著的是,希望他們的孫女真的平安無事。

說完也站在門外一起等候,她二哥見外面寒冷,就勸他爺爺奶奶,上別個房屋裡等著也一樣。

可他爺爺倔強起來,就是不肯。她爺爺要是不進去,她奶奶更不會進去。於是二老雙雙也在門口杵著。

她二哥沒轍,就跑到屋裡,搬來了幾張凳子,讓他的爺爺奶奶,坐下來等候,又抱來兩件大衣,讓他爺爺奶奶給披上。

總裁的名門嬌寵 也讓他媽媽跟大哥也坐下,但是她的媽媽,撲在她大哥懷裡,忙著傷心難過,已顧不得站還是坐,更不會感覺到累或者是冷。

一家人就呆在外面,等了好一會兒,劉醫師還沒有出來,而此時,她的小姑姑,帶著她的姑父還有一群山民們,急匆匆的趕過來。

對於他小姑姑的舉動,眾人都很是納悶,她二哥就問她姑姑了,「小姑姑,你們匆匆忙忙,還帶著幾個叔叔一起,這是要去哪裡做什麼?

原本她姑姑回去只是,找她姑父一人,誰知他姑父聽了,她小姑姑的一番說辭,就說事情嚴重,恐怕一已之力還是不夠。

於是就又另外叫幾個山民過來。理由是人多火焰大,小鬼都害怕。山民聽了,義不容辭的也就來了。

他爺爺聽了,就不高興了,什麼小鬼大鬼,並訓斥她姑父是胡鬧,讓他趕緊帶山民們先回去,這兒沒有什麼事,說這人還在呢…

山民們滿心疑惑,看著他們一家老小,都站在外面,屋裡的門又關著。

而在她們來的路上,也聽到劉醫師的女兒,嘴裡哎呦哎呦的叫喊著。

說是張家那個二小子,因自己的小妹去世,而的了失心瘋。竟然把她的爸爸給綁架了,讓大夥幫著她去救人。

大家頓時猜想,難道張家這小丫頭,果真起死復生?過一會兒,劉醫師的女兒,也帶了幾個人登門,說是過來尋她家的爸爸。

可是被他張陽斌給攔了下來,說劉醫師在裡面診治,任何人暫時不能進去。

可那劉醫師的女兒。卻不相信張陽斌的話,說這人昨天都沒有氣息了,還能怎麼醫治。

要真能治好,她爸爸豈不是神仙下凡。總之,她就是不相信張陽斌的話,非要現在就見到劉醫師。

而張陽斌肯定不讓,這會他二哥張陽武,也跑上前阻攔。一時間,三人正僵持不下。

其他人不明所以,暫時保持中立。且再看一會兒,再做打算。

就在這個時候,門被推開。劉醫師走了出來,大家一致都迎了上去,都想知道小花病情。

劉醫師就告訴大家,說小花已經沒有大礙,只要每天按時吃藥,再細心調養就能康復。

大家聽了,都喜出望外。不約而同都誇讚劉醫師,說他果然醫術高明,竟然真能起身回生。不愧為一代醫師。

「不敢當,不敢當」還說小花福大命大,是有神靈保佑。並不是因為,他醫術高明,所起死回生。

她媽媽聽了,又高興又激動,一直懸在空中的心,總算歸了位。拉著那劉醫師,就要給他下跪叩拜。

但那劉醫師卻不讓,忙把她媽媽扶起來,說治病救人,是醫師的職責所在。讓她還是先進去照顧女兒要緊。

那劉醫師原本打算交代完,接著去醫治那「大塊頭」不想看到他女兒,帶著一幫人站在門外,像是在撒潑。

於是也不問個緣由的,就開始數落起來,「你一個未出閣的姑娘家,不在家裡好好獃著,跑到人家家裡幹什麼,家裡的布你都織完了?」。

沒想到那劉醫師的女兒,剛剛看著還很強硬,可一見到劉醫師,就像貓見到老鼠一般,大氣不敢喘的,就帶著幾個人就灰溜溜的離去。

張陽斌不由的感慨,果真是一物降一物啊。隨之準備跟他媽媽一塊進去。

沒想到她媽媽已經不見。而他的爺爺奶奶剛剛,也已經進去了屋裡。看大家都已進屋,他大哥也趕忙跟了進去。

張小花醒來見到,發現自己躺在自家你床上,並且一家人整整齊齊,都圍在她的屋裡。

而她的媽媽,正細心的在喂她吃藥。頓時有一股,說不說的暖流上了心頭,讓她覺得自己無比的幸福快樂。

而他們的爺爺奶奶,兩個哥哥,還有她的小姑姑。都瞪著雙眼,正在目不轉盯的看著她,就像是少看一秒她就會跑了一樣。

特別是他的二哥張陽武,尤其的滑稽可笑。居然還在流口水,難不成,他覺得自己碗里的葯也好喝,還想搶過去喝幾口不成。

估計她二哥還真有此意,只是不敢說出來而已,要是真說出來,肯定會遭到全家人鄙氣。

再看著他二哥,隨後竟又在咽著口水。張小花再忍不住,撲哧一笑,笑出了聲來,一時屋內響起來,伴有些咳嗽的笑聲。

倒是也打破了屋內的沉靜。大家都反應過來,看著張小花臉上,洋起昔日熟悉的笑容。

她的奶奶又開始,左拜拜右拜拜,閉著眼睛嘴裡默念「多謝菩薩保佑,多謝菩薩顯靈,多謝張家列祖列宗的庇護,讓我兒得以重生」。

眾人這下,才真正的相信,菩薩真的顯靈了,他們的寶貝「花兒」真的已經活過來了。 江寂塵感應到在靈氣中充滿著奇異的力量,對於提升修為,有著驚的效果。

不多想,江寂塵運轉《不滅經》、《源字古經》!

《不滅經》,煉靈化力,凝於聖體穴中,並強化肉身。

《源字古經》,納靈入體,被靈嬰吸收,讓靈嬰壯大。

如今江寂塵已是六脈靈嬰!

靈嬰之中,六條七彩靈脈,與肉身上的六條七彩靈脈呼應、共鳴,如道聲鳴響不息,充滿著神秘、無邊的力量。

聖道六重巔峰之境!

也便是中級聖人,只需要靈嬰再生一脈,便可踏入聖道七重境,成為大聖人。

那時,一切都將不同。

這是靈修一道!

而體修,江寂塵此時已然準備藉此機會,更進一步,踏入聖體六重境。

這一路爭殺,肉身在種種打擊磨鍊之下,此時突破,並沒有什麼困難。

一切,都水到渠成。

「進入亂古禁地,那裡才是最可怕的戰場,強者境界,根本沒有限制!」

「如四、五重的天道高階境修士,只怕大有人在,所以,我必須進一步提升力量,力求在遇到這等人物時,尚有自保之力。」

江寂塵心中暗暗想道,在為進入亂古禁地進行準備。

亂古禁地,是域外、人族修士交戰之地。

不同鎮域塔,亂古禁地沒有修為的限制,更沒有什麼規則可言。

一切,都幾乎是弱肉強食,真正的血腥戰場。

在那裡,靠誰都不現實,只能靠自己。

所以,江寂塵知道,在進入亂古禁地之前,必需再進一步的提升自己境界、力量。

江寂塵吸收、煉化著從旋渦中衝出的神異靈氣。

以他的《不滅經》、《源字古經》兩門逆天無比的功法,幾乎是以吞噬之勢,吸收、煉化著磅礴的神異靈氣。

如此,恢復起來,自然快速無比!

實力寵妻:女王養成記 只是一個時辰,江寂塵竟然已恢復至巔峰狀態。

比吞服聖品回元丹還要快速!

恢復之後,江寂塵立刻進入聖體六重境的衝擊。

「吾心不滅,吾體永恆!」

「聖體之道,一念之間!」

江寂塵於靈湖底旋渦旁,運轉《不滅經》,衝擊聖體六重境。

可怕的煉體之力,衝擊、淬鍊著江寂塵的肉身。

讓江寂塵的肉身瞬間血肉模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