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江寂塵搖搖頭道:「不是我想打擊你,我實話實說,憑你的修為,還沒有近身,紫蘊族的少主便可以隔空殺了你。」

「我可是聽說,他從秘境歸來,已達至了六品仙君後期境。」

沐安琪道:「這消息,我們也是後來才知道,而且,一個月後,紫笑與江雪影大婚!」

「只是,我們知道這些消息的時候,已經掉入了他們的陷阱之中。」

接下來,江寂塵與沐安琪又聊了一陣。

而虛空仙船離紫蘊仙星,越來越近了,遠遠便可以看到一顆巨大的仙星在遠方,被一片朦朧的仙光籠罩。

江寂塵直接收起了虛空仙船對道:「我們悄然降臨吧!」

於是,一行人,江寂塵、小灰、沈三、瑤嫣、依雲、依雪、沐安琪飄然降臨紫蘊仙星。

至於小骷髏軍團,則進入了噬毒珠空間中。

很快,一行人選擇了一處人煙稀少的地方降臨。

「根據地圖顯示,附近有一座小鎮,名叫紫靈鎮!」

瑤嫣此時研究了一下地圖道。

太古狂魔 「紫靈鎮離紫蘊城有多遠?」

江寂塵問道。

紫蘊城,就是紫蘊族的王都,江寂塵的目的地。

江雪影與紫笑就是在那裡舉行婚禮。

江寂塵要找姑姑江靈兒,自然就要前往紫蘊城了,所以,才有此一問。

「坐仙道戰車,一天便可到達。」

瑤嫣說道。

江寂塵點點頭道:「好,那我們先去紫靈鎮,購買一輛仙道戰車,再前往紫蘊城。」

他們一行人,若是行路,太過顯眼。

所以,用仙道戰車代步,可隱密不少。

畢竟,無論是江寂塵,還是沐安琪,都是紫蘊族通輯的對象。

而紫蘊仙星,可是紫蘊族的地盤。

江寂塵並不想在找到江靈氣之前,被紫蘊族發現他的存在。

若不然,事情會變得很複雜麻煩,這也是江寂塵要低調的原因。

一行人,來到了紫靈鎮!

這是一個小鎮,但也有街市。

這些事情,讓沈三去辦,最是合適,無人認識他。

而江寂塵、依雲、依雪、瑤嫣、沐安琪,都早就上了被通輯的名單之中。

走在大街,只怕很快就會被認出來。

到時候,整個紫蘊仙星的人,只怕會滿世界的追殺他們。

江寂塵雖然無懼,但也不想惹麻煩。

所以,江寂塵只在紫靈鎮外的一處樹林中等沈三買仙道戰車回來。

沈三的辦事速度很快,一柱香不到,沈三已經駕馭著仙道戰車回來。

仙道戰車,是由一頭巨獸拉動,速度極快。

而戰車內的空間很大,江寂塵一行人在車廂內,由沈三當車夫,進行趕路。

沿著大道,一路奔行!

路上,也經過一處處村落或小鎮,江寂塵看到,四處都有紫蘊族修士在活動。

他們出入村落,收走大量的物資。

「這是紫蘊族修士,以紫蘊族少主成婚為由,大肆向平民收取修行資源。」

「據說,一個人頭,要上交上千的一品仙道靈石。」

這時候,沐安琪嘆了一口氣道。

江寂塵皺皺眉道:「若是交不起呢?」

沐安琪道:「抓去當勞力!」

「紫蘊仙星,有很多紫玉礦,這些人就被抓去當礦工。」

江寂塵倒沒有想到,紫蘊族的統治這麼殘暴。

不過想想也瞭然,任何地方都有苦累低賤之活,這些擁有紫蘊族血脈的人,自然不可能做的。

所以,都是由平民修士去做了。

「站住!」

然而,就江寂塵感嘆之際,一道聲音響起,有人攔住了仙道戰車。

原來,他們到了一處關口,有紫蘊族修士守護。

路過的仙道戰車,都要受到檢查。

若是被他們檢查,必然會被發現,身份恐怕會暴露。

沈三停下了車,但是江寂塵沒有下車的意思。

「怎麼辦?」

沐安琪開口問道,有些擔心。

江寂塵淡淡地道:「沒事,我來處理!」

而這時候,外面的紫蘊族修士,見車中沒有動靜,江寂塵他們沒有下車,臉色都變得難看起來。

「大膽,難道還敢抗命不成?」

「若是再不下車,便當叛逆之徒,當場擊殺。」

紫蘊族的修士冷然的大喝道。

聽到這些聲音,江寂塵在車中,依舊是一臉淡定的樣子。

「擊殺?」

「借你十個膽,你也不敢!」

江寂塵淡淡地聲音響起。

此言一出,讓一眾紫蘊族的修士臉色一變,開始驚疑不定起來。

「閣下是…….」

最終,一名紫蘊族修士開口問道。

此時,他的口氣已經變得客氣不少。

「睜大你的狗眼看看吧!」

仙道戰車之中,傳來一道聲音。

同時,一塊玉牌從車中飛出。

紫蘊族的修士伸手一握,便已接住。

他拿在手中,定眼一看,驀然變色。

接著,態度來了個一百八十度的轉變,恭敬地開口道:「原來是紫青公子!」

「小的確實是有眼不識泰山,請過,請過!」

江寂塵的聲音繼續從車上傳出道:「不用我們下來了?」

那紫蘊族修士急忙道:「不用,不用!」

「紫青公子,請過!」

(本章完) 江寂塵拿出紫青的身份令牌后,輕鬆的過了關卡。

這是江寂塵殺掉紫青之後,清理時,隨手收走的,倒沒有想到,這時會派上用場。

一見到紫青公子的身份令牌,這些紫蘊族修士都對他畢恭畢敬。

畢竟,紫蘊家族,等階森嚴。

紫青公子是家族長老的後代,更是紫蘊族的直系血脈,其地位在普通的紫蘊族修士眼中,那是高高在上的存在。

穿越絕寵鳳凰醫妻 順利的過了關卡,江寂塵他們駕馭著仙道戰車,繼續前往紫蘊城。

「公子,你用了紫青公子的身份令牌,若他們發現紫青已死,只怕很快就會查出他的死因,從而會發現我們。」

瑤嫣此時開口分析道。

江寂塵微微一笑道:「就算他們再快,那也是一個月以後的事。」

「一個月後,縱然他們查出,我們卻已經辦完事了,所以,不必在意。」

原來,一切都在江寂塵的掌握中,瑤嫣暗暗心驚,佩服於江寂塵的妖孽心計。

沈三駕著仙道戰車,不到一天的時間,江寂塵他們便到了紫蘊城大門前。

當然,途中還是遇到了不少關卡,但是,一塊紫青公子的身份牌,便可以暢通直行,無人敢擋。

所以,哪怕在紫蘊城大門,紫青公子的身份牌一出,這些守門衛士,不敢阻攔分毫,直接讓他們通行。

而且,還可以看到他們臉上閃過的絲絲恐懼之色。

由此可知,紫青公子平時必是飛揚跋扈,是一個讓人畏懼的主。

如此正好,借紫青公子的身份及其在紫蘊仙星上的威勢,很多事情,辦起來就方便多了。

不過,進了紫蘊城,紫青公子的身份牌就不能隨便用了。

畢竟,紫蘊族的主要力量,都集中於此。

而且,紫青公子的家人,必然也在城中,一旦發現有人動用了紫青公子的身份令牌,卻沒有發現紫青公子蹤跡,必會懷疑追查。

如此,恐怕不需要一個月,對方就能發現他們的身份。

紫蘊城,非常的古老龐大,而且熱鬧非凡。

進了城中,瑤嫣問道:「江公子,接下來,我們怎麼做?」

江寂塵想了一想道:「改變容貌,先在城中走走,了解情況。」

說罷,江寂塵身上的骨骼噼里啪啦的作響,很快,他就變了一個人。

這個人,正是凌塵的樣子!

「咦,江公子,我竟然無論如何,都感應不出,你是改變了樣貌!」

瑤嫣見到江寂塵化成凌塵的樣子,吃驚地開口道。

重生之盛世星途 江寂塵微微一笑道:「我是以體術,直接改變骨骼肌肉,可不是易容那麼簡單,所以,不是那麼容易看出來。」

「但是,達至了六品仙君後期境的存在,卻可以直接通過氣機感應,看出我的原貌。」

瑤嫣感嘆道:「體修之術,竟然可以如此玄妙。」

而接下來,依雲、依雪、瑤嫣都改變了容貌,沈三則不需要,他畢竟不是十大仙族通輯的人。

小灰沒有出來,在噬毒珠空間中修行。

於是,一行人,沈三裝成老僕的樣子,江寂塵則是一副大家族公子的打扮。

依雲、依雪則扮成侍女,乖巧相隨;瑤嫣則是家族小姐的樣子,與江寂塵並排而行。

他們行走在紫蘊城大街上,江寂塵神色淡然,但依雲、依雪、瑤嫣則是一臉興奮。

顯然,喜歡逛街是女人的天性。

不過,他們現在身處敵陣,不宜太過高調。

他們只是隨意的行走,卻見,紫蘊城不僅熱鬧,還到處張燈結綵,布置得一片喜慶。

不止如此,很多地方開始清場,不給佔用,一切都規劃得整齊有序。

「我聽他們在議論,這是紫蘊族少主紫笑在為一個月後的婚禮布置。」

「紫家這麼早就進行了婚禮布置,看來,他們對這次與江雪影的聯姻,很重視。」

瑤嫣低聲開口道。

江寂塵點點頭道:「確實如此,而且宴請天下,單是紫蘊族少主的身份,只怕還不夠。」

「這說明,女方的身份也極其不簡單。」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