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江寂塵有些驚異。

沒想到,殞月追來。

以殞月的修為,知道他離開,並不奇怪。

「還問我怎麼來了呢,要離開,都不跟你妻子打一聲招呼呢。」

殞月霸氣地開口道。

但是,江寂塵如被電到,驚聲問道:「我妻子,是誰?」

殞月故作嬌羞狀地道:「這不就是在你的眼前么?你還明知故問呢!」

什麼?就在眼前!

「你不會說,你就是我的妻子吧?」

江寂塵依舊有些不確定地問道。

「正是奴家!」

殞月柔聲應道。

「你什麼時候成了我的妻子,我怎麼不知道有這麼一回事?」

江寂塵滿腦門子冒黑線。

殞月這個女子,貌似有些難纏啊。

「你在閉關煉丹的這一段時間,我在仙府之中,都是以女主人自居,他們都喊我江夫人!」

「我聽著,也覺得瞞受用的。」

殞月一臉得意地說道。

江寂塵再次刷新對了殞月這個女人的新認知。

現在,只怕府上的人,都已經認為眼前的殞月就是江夫人了,洗也洗不去了。

「罷了,還是速速離開為妙,眼不見為凈!」

江寂塵極力讓自己平靜下來。

然後,他對殞月道:「那麼,你開心就好,我走了!」

江寂塵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

「且慢!」

然而,殞月卻叫住了江寂塵。

「還有何事?」

江寂塵頭皮一炸,心中發毛地問道。

不知道,這個魔女又要出什麼幺蛾子!

現在,江寂塵總算看出來了,在殞月清純俏麗的外表下,絕對是懷著一顆惡魔之心。

「吻別!」

殞月魔女嬌羞地道。

「啥?」

江寂塵懵逼,有些聽不懂。

「夫妻之間,別離之時,當需吻別,方顯珍重!」

「來吧!」

殞月魔女閉上雙眼,靜等江寂塵來吻。

江寂塵目瞪口呆!

「我們又不是真的夫妻,沒有必要吧?」

江寂塵一陣之後,才開口道。

不過,他看著殞月嘟起的兩片紅唇確實誘人,讓人引不住想咬上去。

「哼,為了以後我在仙府行事方便,自然要假戲真做了。」

「江寂塵,你還是不是男人,本姑娘讓你親都不敢親?」

殞月嬌然開口道。

自己,竟然被一個女人看不起了?

江寂塵怒!

「有何不敢?」

「本公子就親到你缺氧。」

說罷,江寂塵一步走去,抱住殞月,然後,對著她的性感紅唇深深地吻了下去。

「唔……」

殞月本來,只是想試探一下江寂塵的,沒想到,這傢伙竟然不知是被刺激到了哪根神經,竟然真的吻了上來。

而且,一來就是深吻!

殞月可是從未經歷此事,此時,她的腦海一片空白,只感覺到有一條水蛇在她口中遊走,與她的舌頭交纏一起。

那種感覺,陌生又刺激,實是妙不可言。

而這一吻,驚天動地,激烈無比,經歷了很長時間,殞月真的感覺到了缺氧。

雖然,對於修仙者來說,缺氧不會死人,但那種感覺還是在的。

殞月感到全身癱軟,倒在江寂塵的懷中。

唇分后,江寂塵凝視著殞月道:「殞月姑娘,現在,我可以走了吧?」

殞月定定地看著江寂塵,雙眼迷離地道:「好奇妙的感覺,公子,別急,再吻一次殞月吧!」

於是,江寂塵再次低頭深吻下去。

「公子,殞月還要!」

「再來嘛!」

「最後一次!」

……

於是,接下來,吻了一次又一次,殞月雙唇都紅腫了起來。

但是,她依舊賴著江寂塵,要吻個不停。

變態,太變態了!

江寂塵感覺到自己受不了,再這樣下去,他恐怕會走不了。

所以,他最後只能落荒而逃。 就這麼一輪接著一輪,像許濃和封瀾這種玩遊戲遊戲也不忘秀恩愛的人,從頭到尾都互相為對方著想,盡找那些簡單好記的條款來問了。

可國家法律里哪有怎麼多簡單好記的條款,很快,簡單的問完了。

於是乎,玩到現在這個時候,基本上就是問一個掛一個了。

「《婚姻法》司法解釋三?」風水輪流轉,天道好輪迴,現在終於輪到季知意提問廖衡了。

季知意悠悠的看了廖衡一眼,眼裡的個中意味不要太明顯。

廖衡看著季知意那不明所以的微笑越來越深,心裡微微發毛,躊躇了一會低眸直接灌了一口酒,認命道:「得了,你趕緊問吧!」

「好,聽說你已經和許晏在一起了,那你有多喜歡許晏?喜歡她什麼?」

季知意心中暗喜,立刻就正了正身子,再清清嗓子,然後幾乎是毫不猶豫地提出了自己的問題。

我今天簡直就是太夠姐妹兒,許晏,今天就幫你一回,讓你好好在廖衡同事面前長一把臉。

廖衡的眸底掠過了几絲不自然,但發現周圍一圈的人都在目光炯炯的盯著自己,他又穩了穩神色,可不能在這幫小崽子面前丟了面兒,不然他廖大律師還怎麼在君雲混?

隨意晃了晃手中的酒杯,沉吟半刻后慢條斯理道:「北江的水有多深,我就有多喜歡她。至於喜歡她什麼……我也說不出來,反正就是很喜歡。」

雖然有時候她會很孩子氣,甚至喜歡對他無理取鬧,但莫名其妙的,他就是覺得她哪哪都好看,好看的不得了。

「好吧,算你過關了。」季知意顯然很滿意這個答案,「到你了。」

廖衡立刻一副馬上就要揚眉吐氣了的模樣,伸手轉動著碟子上的酒瓶,他轉動的力度原本是有意讓瓶口對向季知意,可惜天公不作美,最終瓶口對準了角落裡的封瀾。

廖衡挑了挑眉,不拖泥帶水的直接開門見山的問道「說吧,你和許濃是怎麼在我們眼子皮底下偷偷地下戀半年不被發現的?」

封瀾和許濃兩人眼中同時劃過了一抹尷尬。

最後,封瀾一本正經的說道:「我在高中的時候就開始追她了,到現在都快十年了,嗯……她那時候是班上第一名,所有老師眼裡的三好學生、學習榜樣,耀眼的很,而我一直穩穩的坐著墊底的第一把交椅,是班主任痛心疾首的校霸存在。那時候我可能無聊了,就整天都圍著她轉兒,但她一直都不願意搭理我,還覺得我整天遊手好閒,動不動就抄她的作業,是個地地道道的混小子。原本我也對她沒有多少心思的,只是想逗逗她,找找樂子而已,但她一直都對我冷眉冷眼的,所以自尊心作祟,我暗暗發誓一定要把她這邊高嶺之花給採下來不可。後來追著追著,起初的心思就變了,我越了解她,就越被她吸引。後來高三的時候我決定要發奮圖強,跟著她的腳步一起上了同一個大學,報了同一個專業,畢業后又進了同一個律所,都說念念不忘,必有迴響,窮追不捨了她這麼多年,半年多前她終於鬆口和我在一起了,但是不能太早向你們公布,等感情穩定下來了再說。不過對我來說,是不是地下戀沒關係,只要戀了就行,反正早晚都要地上戀的,你說是吧?。」封瀾無視周圍人的注視,深情款款的目光落在旁邊的許濃身上,後面那句話也是問她的。

他把這十多年的心酸和追逐都輕描淡寫的說了出來,表情看起來很輕鬆,雲淡風輕的就好像他只是一個在陳訴故事的人一樣,而不是故事裡的主角。

話音落了半晌,包廂里還是鴉雀無聲,每個人都表情都一致的沉默,安靜的不像話,就連剛才掛在嘴角的嬉笑弧度都化作了窗邊的雲,飄得無聲又無息。

十年的青春張揚歲月,最美好的時光,最美好的樣子,都付給了一個不知道什麼時候才是盡頭,甚至不知道是否會有結果的苦戀追逐之中,就像是在貧瘠沙漠里艱難前行的遠行者,不知道明天見到的是依舊毒辣的炎炎烈日還是早晨里呈著昨夜月色的露珠。

不過還好,匆匆的歲月從不會虧待有情之人,星辰起起落落,他們現在終於得以修成正果。

早已經紅了眼眶的許濃悶悶的接過話,出聲道:「剛上大學的時候,我打退過三個系裡喜歡你的女生。」

季知意等人默契十足的側頭看向她,就連封瀾也華麗麗的被她的話怔住了,目光中是毫不掩飾的驚訝,「什麼時候的事兒?我怎麼不知道?」

許濃隨即說出了三個人名,還說了她們現在所在的律所。

對於這些人,封瀾都不大有印象了,不,應該說,他可能壓根都不知道原來他的大學時光里還有這些人出現過。

看到封瀾雲里霧裡的表情,許濃嘴角勾勒出一抹淡淡的笑意,但又想到了什麼,蹙了蹙眉,涼涼道:「大學那時候你還成天說我招蜂引蝶,你也不看看你自己,要不是我,說不定你現在都已經當爸了。」

「誰說我現在就會當爸了啊?你都還沒有答應我。」封瀾立即反駁。

許濃又涼涼瞥了他一眼道:「我當初要不是擋住了她們,沒準兒她們早就躺在你家床上吧。」

封瀾一聽,也不甘示弱的道:「你不也是這樣嗎?大學那時候要不是有我在背後給你收拾那些歪瓜裂棗,追你的那群傻逼都能把你堵學校門口了。「

提到當年的事兒,又是一段「纏綿緋惻「的故事,反正,說到底無非就是表面對封瀾無情的許濃背著封瀾無聲無息的解決了幾隻緊追著他的狂蜂浪蝶,扼殺了一段段青春而美好的暗戀。而封瀾則是偷偷瞞著許濃把那些年追她的男生挨個兒的揍了一頓,還很有效的把他們給揍服了。

這事兒許濃從未知道過,今晚終於知道了,就非要跟封瀾給她從頭到尾交代清楚他這些年背著她還幹了什麼事兒。

這時木槿舉杯適時道:「來吧,讓我們一起敬這段轟轟烈烈、花紅柳綠的愛情一杯。」 看著江寂塵落荒而逃的身影,殞月久久之後,才從剛才的激烈中,平復下來。

殞月美麗的大眼睛,撲閃撲閃的,露出了一絲狡黠之色。

「哼,這一次,可不僅僅是吻別那麼簡單!」

「我的口中,剛才含有神秘追蹤符,縱然不跟著前去,只要江寂塵進入中等仙界中心之地,我姐姐也能憑這神秘追蹤符,感應到江寂塵所在。」

「這麼說來,姐姐交給我的任務,只靠本姑涼一吻之力,便解決了。」

「嗯,還有這親吻的滋味,竟然如此美妙,待下次,再見江寂塵,一定要吻個痛快。」

最後,殞月雙眼發亮,一副回味無窮的樣子。

只是,若是江寂塵知道殞月如此想法,只怕要被震驚到。

…….

此時,江寂塵已經沖入了蒼茫虛空之中,正極速離開混亂星域。

而他渾然不知,自己剛才與殞月激烈親吻中,已經被下了追蹤符。

其實,此刻江寂塵也在回味剛才與殞月一吻,那滋味確實銷魂,其實,江寂塵落荒而逃的原因,是怕自己把持不住,最後吻到了床上去,那就真的走不了了。

此時,江寂塵遠離了飛影仙星之後,便駕馭著虛空魔船,往中等仙界中心之地飛去。

他出發前,自然是看過中等仙界的地圖的,同時,也專門了解過中等仙界的中央世界。

中等仙界的中央世界,乃是中等仙界主流勢力的集中之地,與低等仙界,相差不大。

不過,中等仙界,可沒有所謂的十大仙族說法,只有強者稱謂。

比如,中等仙界十大仙帝,便有八名就位於中等仙界。

所謂十大仙帝,那便是仙帝中的至強存在,是真正恐怖無邊的存在。

而玄女仙帝和天影仙帝,便位屬十大仙帝。

江寂塵也是後來才知道,自己是得罪了何等可怕恐怖的人物,所以,他前往中等仙界的中央之地,就必須隱藏身份,屏蔽天機。

若不然,再被玄女仙帝衍算到,只怕必死無疑了。

中等仙界,十大仙帝,至高無上。

往下,才是各大勢力,比如十大仙族,七大門派,三宮四院等等超級大勢力。

由此可見,一個人,只要強到一定程度,便可以凌駕於一切勢力之上。

這就是強為尊!

「中等仙界,都如此的可怕驚人了,哪上等仙界,簡直就不可想象!」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