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江帆瞪大眼睛道:「什麼!賴大師一天接待多少人?」

那人道:「賴大師一天就接待五十個人,你們來晚了,明天要趕早來排隊,最好要在上四五點鐘來,我都是六點鐘來的,才勉強排上呢!」

江帆驚訝道:「賴大師一天接待五十個人,那麼多人的風水他忙得過來嗎?」五十人的風水都要去看,根本就忙不過來。

那人笑道:「呵呵,你以為賴大師會看五十人的風水啊,那還要看你出錢,賴大師一天最多看五個人的風水,其他的人的風水要排到以後再看。」

「什麼!你意思是說,就算你今天排到了隊,想賴大師給你看風水也要等到十天以後?」江帆詫異道。

「要是十天後就好了,估計最快也要三個月以後才能輪得到呢!」那人道。

江帆算是明白了,這個賴大師一天才看五個人的風水,每天接待五十人,按道理五十個人要十天才能輪到,但是長期以來,累積的人越來越多,所以就越推越后,三個月能輪到算是最快的,肯定是錢花得多的,要不然一年也輪不到你!

「照你這麼說,賴大師現在已經出去幫人看風水去了?」江帆道。

「賴大師馬上就要出去了,他一般是早上在家中接客,下午出去看風水。」那人道。

啞醫 突然賴青的別墅門打開了,立即就有人喊道:「賴大師馬上要出來了!」

一位六十對歲的老人走了出來,他頭髮花白,留著長發,身穿道袍,一副道人的打扮。身體微胖,魚泡眼睛,腮幫子鼓鼓著宛如金魚吐泡泡,下巴上立著山羊鬍子,手裡拖著羅盤。

「賴大師!」眾人立即和他打招呼,他微笑地點頭。

當江帆看到賴青身後的女人時,不禁愣住了,這女的竟然是盛凌雲!盛凌雲怎麼跑到賴青家裡來了?難道她是請賴大師幫她看風水?

真實冤家路窄,盛凌雲一出門就看到了江帆,她走到江帆面前停了下來,笑嘻嘻道:「這不是江帆嗎?好久不見了,聽說你去了趟東烏國,怎麼回來了,你捨得那裡的愛味女郎嗎?看樣子是也是來請賴大師看風水的吧?聽說你的什麼貴族小區風水很不好,死了好幾個人了!」

江帆朝盛凌雲走了一步,盛凌雲立即警惕地後退兩步,江帆嘿嘿笑道:「我們是好久沒見了,你最近憔悴了不少,是不是想我想的憔悴了,還是在想我大棒子的美妙滋味吧!你的消息倒挺靈通的,我的貴族小區是出了點小事,不會是你這個小人搞得鬼吧!」

盛凌雲臉微紅,她冷笑道:「我現在好得很,看著你的貴族小區賣不出去,還有那麼多人找你退房,哈哈,我就十分開心!你想請賴大師幫你看風水吧!我告訴你,你就別痴心妄想了,賴大師已經被我隆興集團高薪聘請為顧問了,他是絕對不會為你看風水的!」

一旁的賴青點頭微笑道:「江先生,十分抱歉,我現在是隆興集團的顧問,不能為你看風水了,請另覓他人吧!」

「呵呵,整個東海市除了賴大師,你還能請到誰為你看風水呢,你的貴族小區就等著荒廢吧!」盛凌雲說完捏著屁股上了車,賴青也上了盛凌雲的那輛賓士車,緊接著賓士車消失在大街上。

「我靠!賴青加盟了隆興集團!這個見錢眼開傢伙!」薛奎安罵道。

「這個女人太壞了,貴族小區肯定是她搞得鬼!」李志玲道。

江帆點頭道:「你看她那副得意的樣子,巴不得我們破產,不是她還會是誰呢!」

江帆、李志玲、薛奎安三人上了寶馬車,「大哥,請不到賴大師幫我們看風水,貴族小區的事該怎麼辦呢?」薛奎安道。

「我們找諸葛雲去!」江帆緩緩道,他對著薛奎安揮手,示意他開車。

薛奎按驚訝道:「找諸葛雲,他可是瘋子!」找瘋子看風水,怎麼看呢。

江帆微笑道:「我知道諸葛雲瘋了,別忘了我可是江神醫,他現在什麼地方?」事到如今地步,只能去找諸葛雲了,只要幫諸葛雲治好了瘋病,就可以讓他看風水。

「聽說諸葛雲在第四人民醫院。」薛奎安道。

東海市第四人民醫院是東海是精神病治療醫院,那裡都是各種類型的精神病患者,位於東海市西城的郊區那裡綠樹成蔭,風景宜人。

二十多分鐘后,黑色的寶馬車到了東海市第四人民醫院門口,江帆、李志玲、學奎安三人進了第四人民醫院。醫院裡環境優美,花草樹木,假山水池,就像進入公園。

到了醫院住院詢問處,有位漂亮的女護士在做諮詢,「請問你們需要什麼幫助?」女護士微笑道。

「哦,我們是諸葛雲的親戚,請問他在那號病房?」江帆微笑道。

「哦,你們是風水大師諸葛雲的親戚呀,他就在這邊的三樓六號房間。」女護士微笑道。

「哦,謝謝!」江帆道。

三人按照護士所說找到了諸葛雲住的房間,裡面坐著一位頭髮花白的老者,大約七十多歲,短頭髮,目光獃滯,眼窩深凹,獃獃著坐在床邊,臉頰消瘦,下巴上留著花白鬍須。

江帆、李志玲、薛奎安三人到了諸葛雲面前,他一點反應都沒有,仍然是獃獃地望著牆。突然嘴巴里冒出一句話:「看風水,呵呵,《青囊秘訣》,不給你!」

給讀者的話:

第三更到!推薦<<邪獵花都>>不錯的書,值得一看! 一旁的護士對著諸葛雲喊道:「諸葛雲,有人看你來了!」

諸葛雲頭微微地轉了下,笑呵呵道:「看風水,看面相,看手相,《青囊秘訣》,不給你!」目光獃滯,笑容獃滯。

「大哥,你看這個諸葛雲還有治嗎?」薛奎安擔心這個諸葛雲沒得治了。

江帆立即打開天眼穴透視,立即發現諸葛雲的心臟部位的魂魄丟失了一魂一魄,人有三魂六魄,如果丟掉了一魂一魄就會變成瘋子。因為魂魄是人的主體,魂魄失去了,就成了一副空皮囊。

江帆點頭道:「不知道是什麼原因,諸葛雲的魂魄掉了,要治好他就必須找到他的丟失的魂魄!」

薛奎安驚訝道:「魂魄丟了,那該到哪裡去找呢?」他根本就搞不懂魂魄是什麼樣子的,這不比掉了物品。

雪奎安的話音剛落,突然走進一位漂亮的女孩子,年齡大約二十多歲,梳了一個馬辮,桃紅色臉蛋十分好看,水汪汪的大眼睛,櫻桃小嘴微微上翹。身穿一件粉紅色短袖,緊緊地裹著胸前呼之欲出的胸脯,臀部微微上翹,穿了一條黑色的緊身七分褲,顯得青春靚麗,充滿了青春活力。

那女孩近病房后看到了江帆、李志玲、薛奎安三人一眼,尤其是多看了李志玲幾眼,畢竟李志玲是大美女,就憑她高雅的氣質,也會引起別人的注意。

「爺爺!」女孩喊了諸葛雲一聲,她雙手握著諸葛雲的手。

「諸葛蘭馨小姐,您來了!」女護士招呼道。

諸葛蘭馨微笑地朝女護士點頭道:「嗯,我今天休息,來看看爺爺。」

諸葛蘭馨指著江帆、李志玲、薛奎安等人問女護士道:「他們是什麼人?」

「他們不是你親戚嗎?」女護士驚訝道。

諸葛蘭馨驚訝地望著江帆等人,「你們是我的親戚?我怎麼不認識你們呢?」她警惕地望著江帆等人。

江帆笑嘻嘻道:「呵呵,我是你大姨媽的小舅子的姐夫的哥哥的小舅子,你不認識我了?」

諸葛蘭馨頓時就糊塗了,嬌嗔道:「你胡說什麼!我根本就沒有大姨媽,你們到底是什麼人,要冒充我的親戚?」她雙目露出憤怒之色。

江帆笑嘻嘻道:「呃,你沒有大姨媽呀,我們是來找風水大師諸葛雲老先生的。沒有惡意,你別誤會!」心裡卻道:「你大姨媽不是每個月都來一次嗎?」

諸葛蘭馨皺眉道:「你們是想要那本書的吧,你們死了心吧,那本書沒有人知道在什麼地方,我爺爺已經瘋了,他也不知道書在哪裡!」

江帆差異道:「什麼書?我們根本不知道什麼書!我們是來找你爺爺諸葛雲先生的,我們是找他老人家看風水的!」江帆只有說出意圖,要不然這女孩子誤會了。

諸葛蘭馨冷笑道:「你們的借口到冠冕堂皇,我爺爺已經瘋了好六年了,一個瘋老人怎麼看風水,你們要看風水應該找那個混蛋的賴青去!怎麼會找到這裡來了呢?」

江帆知道諸葛蘭馨誤會了,微笑道:「那個混蛋的賴青我們已經去找過了,他不肯幫我們看風水,所以我們就找到諸葛雲先生這裡來了!」

「哼!既然那個諸葛雲都不願意幫你們看風水,那麼你們只有多花錢,他那個貪財鬼,只要你多花錢就會幫你們看風水的!」諸葛蘭馨冷冷道。

江帆無奈地擺了下手道:「諸葛蘭馨小姐,你可能還不知道吧,那個混蛋的賴青已經被隆興集團聘用了,就算我花多少錢都請不動他了!」

「哦,你們覺得我爺爺這樣子能幫你們看風水嗎?」諸葛蘭馨拉著諸葛雲的手,眼含著淚水。

「諸葛蘭馨小姐,請問你爺爺諸葛雲先生是怎麼瘋的?」江帆問道。

「那是六年前的早上,我爺爺起床后突然就瘋了,整天胡言亂語,目光獃滯,找了不少醫生,吃了不少葯,一點也不見好轉。」諸葛蘭馨道。

江帆思索片刻,「你爺爺早上起來就瘋了,這是太蹊蹺了,他之前的最過什麼人沒有?」江帆想肯定是有人暗害了諸葛雲,要不然突然丟失魂魄變瘋了。

諸葛蘭馨想了想道:「要說得罪的人只有得罪了混蛋賴青,他一直心術不正,他知道我爺爺有一本關於風水方面的書,曾經出高價收購,我爺爺沒有賣給他,他一直懷恨在心。」

江帆點頭道:「諸葛蘭馨小姐,你爺爺的瘋病可以治好的,只要你肯配合我,絕對可以治癒!」

諸葛蘭馨不可置信地望著江帆,不屑道:「你是什麼人,就憑你可以治好我爺爺瘋病!」

一旁的薛奎安立即插話道:「你知道我大哥是什麼人嗎?他就是東海市人民醫院的神醫江帆,想必你聽說過吧!」

江帆的神奇醫術在東海市是有目共睹的,諸葛蘭馨驚喜道:「你就是江帆,你說我的爺爺病可以治療,你需要我怎麼配合你!」諸葛蘭馨十分高興,她雖然不認識江帆,但是江帆神奇的醫術她還是有所耳聞的。

江帆笑道:「你爺爺的瘋病其實很簡單,因為他的丟失了一魂一魄,所以他變瘋了,如果能找回他的魂魄,他的瘋病就立即痊癒!」

諸葛蘭馨驚訝道:「我爺爺丟了魂魄,你是怎麼知道的呢?」

江帆笑了笑道:「這個不方便告訴你,就比如我知道你腹部有顆紅色的胎記一樣!」江帆透視發現諸葛蘭馨的腹部有顆紅色的胎記,銅錢大小。

諸葛蘭馨震驚地望著江帆,他怎麼會知道自己的腹部有顆紅色胎記呢,難道他會透視?哎呀,如果會透視,那自己身體就被他看了個遍!想到這裡諸葛蘭馨臉羞紅,「你,你怎麼知道的?」

江帆呵呵笑道:「這個不方便告訴你,我們還是討論如何找回你爺爺的魂魄的事情吧!」

諸葛蘭馨點頭道:「我爺爺是在家中變瘋的,會不會是在家中丟失魂魄的呢?」

江帆點頭道:「嗯,很可能,這樣吧,帶著你爺爺,我們到你爺爺家中去看看吧!」

「好的!」諸葛蘭馨點頭道。

給讀者的話:

第一更到!推薦《創世霸神》,很好看,精彩! 江帆、李志玲、薛奎安、諸葛蘭馨四人攙扶著諸葛雲出了醫院,上了黑色寶馬車后,按照諸葛蘭馨告訴的地址,車子行駛了二十多分鐘後來到了東海是南城郊區的一棟平房前。

這裡就是風水大師諸葛雲的住居,房子是磚瓦的平房,獨門獨院,院子里種了八棵桃樹。諸葛蘭馨打開了院門,院子里常滿了野草,明顯已經有好幾年沒有人居住了。

「自從我爺爺患瘋病之後,再也沒有回家住過,我一直居住在市區,沒有來打理過這裡,所以這裡已經長滿了野草了。」諸葛蘭馨傷感道。

江帆感嘆道:「是呀,這裡本來是門庭若市,現在是芳草萋萋!」

諸葛雲望著熟悉的院子和盛開的桃花,他立即有了反應,「呵呵,桃花,你別想得到書!你這個小人!」

房屋的大門緊閉,諸葛蘭馨突然驚呼道:「哎呀,我鑰匙沒帶來!怎麼進屋呢!」她臉扶著諸葛雲,露出了憂慮之色。

江帆微笑道:「諸葛蘭馨小姐,沒帶鑰匙沒關係,讓我來開門吧!」

諸葛蘭馨疑惑地望著江帆,「你開門?」她心裡在想,你沒有鑰匙如何開門呢?

江帆沒有說話,手握著門的把手,默念茅山開鎖咒,輕輕推門,吱!的一聲,門推開了!諸葛蘭馨驚訝地望著江帆道:「你是怎麼打開門的!」

房門打開后一股霉臭味道迎面撲來,李志玲和諸葛蘭馨都捂著鼻子,「這屋子都六年沒人住,裡面潮氣太重,桌椅都發霉了!」諸葛蘭馨道。

屋的建築是按照老式的房子建造的,分正堂和客堂,中間是一間正堂,旁邊是兩間客堂。正堂後面是兩間卧室,卧室的右面是過道,直通廚房。

江帆走進屋裡急感覺到屋裡陰氣很重,就如同進入貴族小區的四號樓的地下室一樣,他立即打開天眼穴透視,發現這屋子周圍都是黑氣纏繞,不禁皺眉道:「這麼會有這麼多病氣呢?」

突然李志玲和諸葛蘭馨兩人同時尖叫起來,「啊,老鼠!」兩人同時都拉著江帆的胳膊,緊緊地摟住江帆。

唰!一隻灰色老鼠從眾人面前竄過,「老鼠有這麼可怕嗎?其實它們挺可愛的!」江帆笑嘻嘻道。

諸葛蘭馨發現自己摟住江帆的胳膊,急忙鬆開手,羞色道:「老鼠太可怕,它總是突然出現在人的眼前,讓人毫無提防!」

李志玲也嬌聲道:「是呀,老鼠太壞了,每次出來從來不打招呼,總是突然出現,有時候還從腳下竄過呢!」

江帆笑道:「如果老鼠每次出現都打招呼道:『我來了!』我看你們兩個要嚇死呢!」

「去你的!」李志玲輕捶了下江帆的肩膀,諸葛蘭馨瞪了江帆一眼。

一旁的風水大師諸葛雲突然喊道:「來了!來了!」面露驚恐之色,渾身顫抖起來。

「爺爺,你怎麼了?」諸葛蘭馨焦急道。

江帆立即伸出白色食指點了諸葛雲的眉心一下,諸葛雲立即安定下來,目光立即又獃滯起來。

「你爺爺的卧室是在哪間?」江帆問道。

諸葛蘭馨指著右邊的卧室道:「我爺爺就住在那間卧室里!」

推開了卧室門,迎面撲來霉氣味更濃,江帆捂住鼻子,屋裡面都是灰塵,多年沒有人住已經結滿蜘蛛網。江帆用手撥開蜘蛛網,屋裡黑漆漆的,薛奎安拿出打火機,打開了打火機,屋裡立即明亮起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