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江楓感受著眼前土黃色圓盤上傳出來的靈力波動,的確是非常強大,就算是他以現在的經脈寬度,施展碎石掌都無法抵抗。除非是擁有了天雷三藏的加持,他才能可以勉強維持平手。「沒想到韓啟明竟然把韓家的老底都給你了,他可真是疼愛你啊。不過,等他知道,你已經被我廢了,又會是怎樣的一番景象!」江楓瘋狂的笑了起來,體外浮現出了一道淡藍色的靈力薄膜。

他雖然不會動用武技,卻可以使用靈力,來保護住自己的身體和體內的五臟六腑。玄級武技威力太過強大,不得不讓江楓全力以赴。

「江楓,你就永遠當你的廢物吧!」韓起大吼一聲,雙掌猛地拍在了身前的土黃色圓盤上。

在同一瞬間,土黃色圓盤瞬間被擊碎,變換成了無數個細小卻鋒利的錐刺,在空中微微停頓一會兒,便向著江楓飛了過去!

岩石錐刺鋪天蓋地,而且速度極快,有些錐刺落在了地上,直接產生了小範圍的爆炸,留下了一個小臂長度的空洞!

如果這些錐刺戳中了人的身體,也會在瞬間爆炸,留下一個大洞,威力十分驚人。

「沒想到這個小子手裡還掌握了這樣的武技,也好,等會武結束,我就讓他交出來,這樣我的戰力也會更上一層樓!」杜威看著韓起的土荊棘,心中也升起了貪婪。

「好快!」江楓只來得抬頭,無數的錐刺就已經來到了他的面前,前赴後繼地撞在了他用靈力聚集出來的薄膜上。

「嘭,嘭,嘭!」當錐刺撞在薄膜上之後,便產生了爆炸,又化作了無數的沙石和灰塵,把江楓完全的覆蓋在了其中。

隨後,眾人只能聽到無數的爆炸聲,但這些岩石錐刺是否落在了江楓身上,才產生了爆炸,那就不得而知了。

「江楓!」郁南熙和蕭蘭馨兩人忍不住驚叫起來,韓起的這門玄級中品武技,雖說靈力波動並不是十分駭人。

可所造成的破壞卻是持續性的,而且每一根錐刺的威力也都不小,就算是比韓起高上一二重天的修為,正面被擊中,怕是也得重傷!

「哈哈哈哈,這小子活該,誰讓他如此狂妄,現在遭受這麼多的爆炸,他就算是不死,也肯定會經脈盡斷!」楊齊天放聲大笑,極為暢快,他本就看不慣江楓,現在韓起可以說為他出了一口氣。

郁恆的臉色也不太好看,沒一會兒就嘆氣搖頭,說道:「這孩子太自負了,如果使用武技的話,尚有一線生機,可現在。」

兩位一派之主,顯然也對江楓極不看好,能在這樣的攻擊下還能有一口氣,就已經十分的幸運了。

「爹,如果江楓死了,那韓起是不是也要處死陪葬,他是殺人兇手!」郁南熙和蕭蘭馨雙目通紅,在這樣的攻擊下,她們也認為江楓還能活著的可能性幾乎沒有。

郁恆看了一眼觀心道人,才轉頭看向了她們,低聲說道:「江楓自願不動用武技,也沒有認輸棄權,就算被韓起打死,也只能怪他自己。如果要責罰的話,頂多就是讓韓起面壁罷了。」

「嘭!」最後一聲爆炸落下之後,岩石錐刺揚起的煙塵已經飄到了韓起的面前。

「江楓,我出手很有分寸,現在你不會死,但也絕對活不長了。」韓起的聲音在擂台上響了起來,所有人也都認為,江楓肯定會千瘡百孔的躺在地上,奄奄一息。

一陣風徐徐吹過,飄散的塵土,也就要被吹散。韓起用手輕輕在面前扇動,就要向江楓所在的位置走過去,可還沒等邁出幾步,一個拳頭忽然從煙塵當中冒了出來。

「韓起,你已經廢了!」 「嘭!」話音和拳頭同時落在了韓起的臉上,毫無防備的韓起,直接就被江楓一拳給打飛了出去,在地上滾了七八圈之後,才停了下來。

「江楓!」蕭蘭馨和郁南熙差點激動地直接衝到了擂台上,但她們及時止住了這個想法,如果現在到擂台上去,就會算作江楓認輸。

江楓從飛散的塵土當中走了出來,他的上衣只剩下了幾塊碎布掛在身上,胳膊和胸口也有幾處被擦傷流血,褲子也破爛不堪。

但從表面上看,江楓並沒有受多重的傷,要不然剛才的一拳,也不會那麼的有力,直接把韓起給揍飛。

「可惡,這小子竟然這麼強!」楊齊天一掌將擋在身前的石壁給拍碎一塊,達到了站在下面看會武的弟子。

那弟子看到是楊齊天,頓時什麼脾氣也沒有了,清理乾淨衣服之後,便一聲不吭,繼續看向了擂台之上。

楊齊天本以為這一次江楓必死無疑,卻沒想到他竟然能安然無恙,雖說有些狼狽,但他一招未出,而韓起已經用盡了全力。

如果接下來,江楓當真動手,那韓起將必敗無疑。

「看來你真的要當狗了,楊齊天。」蕭蘭馨看江楓沒有事情,心情也十分之好,更是毫無忌憚地就嘲諷起了楊齊天。

楊齊天陰沉著臉,一言不發,就算是煉體境的弟子都看得出來,這個韓起鐵定是要輸了,除非江楓會自動棄權,但顯然他是不會那麼做。

「沒想到啊沒想到,他的身體竟然會強到如此地步,江楓這小子到底是吃什麼長大的,就算是吃石頭也不可能這麼硬啊。」郁恆摸索著自己的下巴,對江楓是越來越好奇。

觀心道人則是笑了出來,「哈哈哈哈,看來你們青木閣必將崛起了,江楓的身體異常強壯,加上他過人的天賦,遲早會追上你的。」

郁恆則是大方點頭,他並沒有私心,害怕江楓成長起來之後,會危及到他的地位,反而非常的開心。 春風十里,不如娶你 因為青木閣又能多一名天才,以後必定能讓青木閣更加強大!

「你還是人么,你的身體怎麼能抵擋住我的玄級武技,你一定是作弊了,要不然這不可能!」韓起躺在地上,腦袋還有些暈,可看到江楓正向自己走來,他掙扎著坐了起來,左臉頰已經完全腫了起來,跟個豬頭一樣。

他說話的時候,完全不覺得自己嘴角流出了口水和鮮血的混合物。話說完,他眉頭一皺,用力一吐,幾顆牙齒和一口血便被他吐了出來。

「你一定是使用武技了,否則不可能只受了輕傷,江楓你應該自廢丹田的!」韓起不死心地吶喊著,同時拼了命的向後爬。

江楓則是冷冷地看著他,不慌不慢地向前走,大聲說道:「我說過不使用武技,自然就不會使用,不信的話,你可以微微兩位宗主,他們明察秋毫,一定知道。」

聽到江楓的話,韓起便抬起頭,看向了郁恆和觀心道人,他的左臉太痛,導致連話都說不出來。

郁恆跟觀心道人對視一眼,隨後說道:「沒錯,江楓並沒有動用武技,他完全是憑藉自己的身體和靈力抵擋住了你的玄級武技!」

他身旁的觀心道人也跟著點了點頭,兩位宗主的肯定,證明了江楓的清白,他並沒有施展武技!

「不!」韓起發出了絕望地吶喊。土荊棘已經是他最大的絕招了,這都無法奈何江楓,那麼接下來他就只有死路一條了。

「江楓,我們有事好商量,如果你廢了我,韓家一定不會放過你的。只要你放了我,我會讓爺爺他不再追究你,讓你重新回到韓家,還能和表妹成親!」韓起緩緩地站了起來,施展了玄級武技之後,他體內的靈力也消耗的差不多了。

「韓起,我問你,你為什麼要毒害我,為什麼要讓我不能修鍊?」江楓站在了韓起的面前,這一直以來都是他心中的疑惑。

自從來到了韓家之後,他就和每個人的關係都處理的很好,無論如何也想不明白,為什麼韓起如此歹毒要害他。難道就是為了一個進入到流雲宗的名額么?

韓起大口喘著氣,說道:「江楓,你應該是知道,大爺爺他為你保留了一個進入流雲宗的名額,這是我想要的。但還有另外一個原因,就是我爺爺知道,你父親給你留下了一樣東西,他想要得到,所以才會讓我下毒!否則,我也不會那麼做的。」

「韓啟明!」江楓眯起了雙眼,心中想道:「他八成是想要我父親留下的補天石,幸虧大爺爺明白事理,沒有奪走補天石。」

也幸虧韓啟山遵守了與江楓父親的承諾,要不然也絕對不會在他離開韓家的時候,還把補天石交給他了。

「江楓,你還想知道什麼,我都告訴你。」韓起此刻也冷靜下來,他緩緩走向了江楓,而江楓還在思考該怎麼處理韓啟明。

韓起的雙眼之中忽然閃爍過一道寒芒,袖口裡掉落出一把匕首被他接住,對著江楓就捅了過去!

「江楓!」

「危險!」

蕭蘭馨和郁南熙兩人坐不住了,可韓起動手實在是太快,距離也非常近,江楓沒有反應過來,匕首就已經透過了他的衣服,刺在了他的肚子上。

「哈哈哈哈,江楓,跟我比你還是差的太遠了!」韓起喪心病狂地笑了起來,「你想找我報仇,想找我爺爺報仇?還是等下輩子吧,這輩子你就只能做一個廢物了!」

「嗯?」韓起的笑容還沒有完全消失,但他發現了一個問題,自己的匕首刺入到江楓的腹部之後,竟然沒有讓他流血。

隨後,韓起繼續用力刺向了江楓的肚子,但江楓就站在原地,面無表情,不管他怎麼刺,江楓甚至連一點感覺都沒有。

而韓起則是覺得自己的匕首撞在了鐵板上,再刺幾下,恐怕匕首就會斷了!

「江,江楓!」韓起慌亂地扔掉了匕首,他像是傻了一樣,一小步一小步的向後退,全身還不停地在顫抖。

整個看台上,沒有一個人發出聲音,他們一開始都以為江楓會在韓起的偷襲下而失敗,現在看來,完全不是那麼回事。

江楓掀起了自己的衣服,肚子上根本就沒有什麼傷口,甚至連一點印記都沒有。韓起的匕首,連他的皮膚表面都沒有擦破。

江楓的身體雖然趕不上那暗魔族的怪物,吃了杜狼一掌也能安然無事,但這樣程度的匕首,還是無法穿透他的身體。

「嘭!」這一次江楓沒有猶豫,一拳直接打在了韓起的臉上。韓起的腦袋就像是灌了鉛一樣,狠狠地扎在了地面,撞起了不少的碎石塊。

「我!」韓起剛要說話,江楓完全不給他那個機會,又是一拳,打在了他的腦袋上,他一半的臉都沒入到了擂台里去。

韓起掙扎著舉起了手,喉嚨里發出了輕微的聲音,他想要說話,想要說點什麼。但江楓的目光完全的冷了下來,第三拳,韓起的下巴直接把他給打斷!

江楓知道,這個時候韓起肯定是要認輸的。如果他認輸,那麼自己就沒有辦法報仇,一解心頭之恨。

現在好了,韓起幾乎不能說話,連發出點聲音,都會產生劇烈的疼痛。隨後,拳頭如同暴風雨般落在了韓起的身上。

他的每一塊骨骼,都被江楓給硬生生地打斷!韓起痛苦不堪,想要哀嚎,卻發現下巴已經斷了!

「太殘忍了。」看台上許多女性修鍊者都捂住了眼睛,就連一部分的男性修鍊者也看不下去了,這已經不是比試,而是江楓在單方面的蹂躪!

「是你,讓我當了這麼多年的廢物,現在我就要以牙還牙,以眼還眼!當然,我要讓你更加的痛苦!」江楓把不能修鍊的那幾年心中的怨氣,全部都發泄了出來。

要不是韓起已經達到了靈動境,體內有靈力在維持著他的生命,恐怕現在早就被活活打死了。

「宗主,江楓這麼做,已經算是違反了規則吧,理應讓他失去資格!」楊齊天忽然轉過頭,看向了觀心道人。

觀心道人撫著鬍鬚,眉頭微微皺了起來,「江楓這麼做,的確有些殘忍,不過那韓起並沒有投降,只要不把韓起打死,江楓就不算違反規則。」

楊齊天握緊了拳頭,江楓所展現出來的實力和心性的殘忍,讓他心裡沒底。本想趁著這個機會,剝奪他參加會武的資格,但觀心道人卻並不打算那麼做。

「江楓夠了,你會把他給打死的!」郁南熙大聲呼喊,江楓又連續踢了韓起三腳之後,才大口喘著粗氣站直了身體。

他從布袋裡拿出了補元丹,餵給了韓起一顆,直接一腳踢在了他的丹田上!如此一來,就能保證韓起不會死,自己也不會因為殺人而被處罰。

韓起猛地噴出了一口血,鮮血都灑落在了他自己的臉上。韓起雙目睜大,眼神當中夾雜著絕望與怨毒,他知道,自己的丹田被江楓廢了!而且骨骼盡斷,以後就真的是一個廢人了。

觀心道人嘆了口氣,高聲說道:「這一站,江楓勝!」

江楓閉上了雙眼,長長舒出了一口氣,心裡原本包裹著的苦悶終於一掃而光。

「接下來,就是韓啟明了!」 韓啟明才是幕後的主使者,只有和他做出一個了斷,才能讓江楓完全跟韓家做出一個了結。憑藉他現在的修為,想要廢掉韓啟明還是很容易的。

就算是韓啟山和韓啟明聯手,那也不會是江楓的對手。但江楓自己明白,他不會對韓啟山下手,畢竟在韓家,只有韓啟山是唯一向著他的人。

「來幾名弟子,快點把韓起抬下去醫治!」觀心道人揮了揮手,立馬從看台上跳下來了幾名流雲宗的弟子,他們仇視的看了江楓一眼,便慢慢地把韓起抬了起來。

他們剛剛觸碰到韓起的身體,就能看到韓起的表情明顯的扭曲起來,那是因為他全身骨骼盡碎,輕輕碰一下,都會產生撕心裂肺的疼痛。

就算是把他的骨頭都給接上,沒有個一年半載也別想動彈,而且以後也絕對不會可能成為一名修鍊者了。

江楓回到了看台上,蕭蘭馨和郁南熙兩人都為他喝彩。這一戰,江楓不僅僅顯示了他強大的身體防禦能力,更是讓眾人對江楓的實力感到了恐懼。

除了抵擋韓起的玄級武技的時候,江楓才動用了靈力,如果一開始他就施展武技,那麼韓起絕對不可能過了這麼久才被打敗。

許多和韓起實力相仿的弟子,都已經下定了決心,只要遇到了江楓,他們就主動棄權退出,甚至比韓起修為高的人也是這麼想的。

有些弟子並不了解江楓,以為他就是一個喜歡虐待人的瘋子,從心裡上更是對他產生了懼怕,棄權保命總比全身癱瘓要強!

「江楓你看,那些人看你的眼神都躲躲閃閃的,很怕你呢。」蕭蘭馨用胳膊肘捅了捅江楓,悄聲說道。

重生之異能狂妻 江楓目光掃了過去,原本偷偷打量自己的那些人,像是看見鬼了一樣,有幾個還差點跌坐在了地上,紛紛把自己的眼睛轉到了別處。

「哎,我有那麼嚇人么?」江楓搖頭苦笑,他知道,應該是自己對付韓起的手段,讓這些人以為他是個變態了。

「可不是么,我們看你一拳又一拳打在那個叫韓起的身上,我和表妹真以為你瘋了。不過現在好了,你和他仇怨,也已經解決了,對你以後修鍊有好處。」蕭蘭馨笑著說道。

郁南熙也點了點頭,說:「沒錯,如果心裡有包袱,那麼修鍊起來也會無比的遲緩。就像是我,臉上的疤痕被你治好以後,境界立馬就突破了。心無旁騖,才能讓修行一帆風順。」

江楓點了點頭,目視遠方,「還有一個人我必須要解決,只要將他打敗,我的心才能真正的無旁騖。」

「下一場比試開始吧!」郁恆一聲大喝,接下來的弟子繼續登上了擂台開始了較量。這些弟子大多非常守規矩,也很友好,再也沒有像江楓和韓起這樣的戰鬥出現。

「到我了!」不一會兒蕭蘭馨站了起來,她和郁南熙兩人也都報了名。不過他們不是為了爭奪第一的,就是想增加一些戰鬥的經驗。

蕭蘭馨一個漂亮的飛躍,如同一隻仙鶴落在了擂台上,頓時引起了許多男性弟子的驚嘆聲。

蕭蘭馨的美貌,早就被兩宗的弟子所熟知,這次她也參加了會武,著實為枯燥的打鬥增添了一抹亮色。

蕭蘭馨的對手,也是一名姿色不錯的女性修鍊者,她來自流雲宗,身穿了一身桃紅色的外衣,和蕭蘭馨相比,少了太多的野性。

那女子看蕭蘭馨的目光頗為不善,美女見面分外眼紅,尤其還是蕭蘭馨和郁南熙這一對搶了太多女弟子的風頭。

「蕭師姐,打敗她,你是美貌與實力並存的化身!我永遠都支持你!」

「蕭師姐,你往這看一眼,看一眼我就可以死得瞑目了!」

頓時間,在看台上響起了一片為蕭蘭馨吶喊助威的聲音,就連流雲宗的男弟子,也都不管他們的同門師姐妹,統統倒戈到了蕭蘭馨這一邊。

蕭蘭馨露出了一個極度嫵媚的笑容,看台上瞬間安靜了下來,隨後便爆發出了強烈的嘶吼聲,這一笑足足讓所有的男人都怦然心動!

「賤貨!」面對全場的歡呼聲,流雲宗的女弟子明顯是吃醋了。不過她的叫罵聲,早就淹沒在了無數男人的尖叫聲里。

「你除了一張好看的臉以外,什麼也不是,我今天就讓你知道,在修鍊者當中,實力才能說明一切!」流雲宗的女弟子顯然因為這些歡呼聲,而弄得心煩意亂,她直接拔出了隨身攜帶的寶劍,向蕭蘭馨沖了過去。

「卑鄙,竟然偷襲!」最先對女弟子的行為發起聲討的,竟然就是流雲宗的男弟子,緊接著又是一陣叫罵聲。

流雲宗的女弟子已經快要被氣得吐血了,蕭蘭馨則是露出了一個淡淡地笑容,從腰間突然拔出了一條長鞭,狠狠一甩,頗有世俗當中皇朝女王的感覺。

「啪!」蕭蘭馨揮舞手中的長鞭,對著那女弟子甩了過去。可女弟子速度極快,用手中的寶劍微微一擋,腳下再橫移,就躲開了蕭蘭馨的攻擊。

反而是蕭蘭馨這邊出了點麻煩,她想要將長鞭收回,需要一段時間。但就在這個時候,女弟子已經舉著劍沖了過去。

「太不要臉了,蕭師姐她還沒有收回長鞭,你就出手攻擊,快點給我停下了,要不然老子不會放過你的!」

「你這樣就算是贏了也勝之不武,還會為我們流雲宗抹黑!」

又是一片聲討,郁恆和觀心道人相視而笑,都無奈地搖了搖頭。

「你們家的蕭丫頭在我們流雲宗名氣可大著呢。」觀心道人撫著撫恤,「你瞧瞧,在擂台上,她根本就不是一個人在戰鬥。」

郁恆點頭稱是,說道:「這個蕭丫頭啊,手段太高,把我們青木閣還有你們流雲宗的男弟子,甚至耍的團團轉。她也真像她的母親,一顰一笑都透露出十足的嫵媚勁,是個男人看了就會心動啊。」

蕭蘭馨和郁南熙被稱為青木閣的兩朵金花,但兩人有明顯的不同。蕭蘭馨善於引誘男人,讓他心甘情願為自己做事情,卻只能幻想。而郁南熙則是對他們不屑一顧,更引起了男人想要去追求的**。

「我會讓所有人都知道,你只不過是個充當擺設的花瓶罷了!」流雲宗女弟子臉上露出了瘋狂地笑容,雙眼陡然睜大,顯得有些猙獰。

她手中的長劍,不偏不倚,竟然直接沖著蕭蘭馨的面頰刺了過去!

蕭蘭馨目光一冷,她停下了收回長鞭的東西,反而腰肢一扭,長鞭如同一條巨蟒,緊緊纏繞在了流雲宗女弟子的身上。

「哼,雕蟲小技,以為這樣就能困住我么?」那女弟子依舊能笑得出來,長劍上寒芒一閃,猛地劈在了蕭蘭馨的長鞭之上。

長鞭在一瞬間,就被寶劍給斬成了兩截。蕭蘭馨因為一直在用力拉扯著長鞭,現在卻被晃倒,踉蹌地向後退了幾步。

也就在這個時候,流雲宗女弟子抓住了機會,再次舉起長劍,對著蕭蘭馨的臉頰刺了過去。

看台上的男弟子各個都睚呲欲裂,恨不得現在就衝到擂台上,直接把流雲宗的女弟子給大卸八塊,可他們也無能為力。

就在這個時候,一道清脆的劍鳴聲忽然響了起來,冰冷的寒氣瞬間就把半個擂台給籠罩起來。白光一閃,一把散發出寒冷白色霧氣的寶劍插在了蕭蘭馨的右手邊。

蕭蘭馨驚喜地看了江楓一眼,轉身抽出寒鋒劍,猛地一揮,一道刺骨的寒氣頓時凝聚成了一把冰刀,向著流雲宗的女弟子飛了過去。

「叮!」女弟子見情勢不妙,收起了攻擊的架勢,連忙防禦抵擋,勉強把冰刀給擊成了數塊。但蕭蘭馨也充分把握住了機會,她沒有猶豫,舉著寒鋒劍就已經來到了流雲宗女弟子的面前。

就在寒鋒劍的劍刃就快刺中她的脖子時,蕭蘭馨就停了手,但由於鋒利屬性,依舊是將女弟子的脖子刺出了一道划痕,流出了幾滴血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