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江瀾感覺到了威壓,讓他無法動彈分毫。

所幸八太子身上也出現同樣的威壓。

在巨龍到來的瞬間,原本站立不動的八太子,嘴角微微上揚,心情似乎不錯。

轟!

八太子抬手,一隻手擋住了黑龍咬來的大嘴。

砰!

強大的力量從你八太子手中呈現,直接擊退了巨龍。

江瀾被迫退了些距離,那是來自力量的風暴。

很是可怕。

根本不是他這個級別可以參與的,更別說她表明修為只有人仙初期,第二層也只有人仙中期。

「嘖嘖。」

微微的笑聲傳出,「八太子」抬頭看天,與黑龍對望:

「黑龍啊,看你這樣子應該算後起之秀。

當年崑崙多少人喪命於你等口中,只剩下一些小傢伙苟延殘喘留下傳承。

當然,沒有怪罪的意思。

畢竟大荒優勝劣汰。

當年你們優我們劣,而如今…

你們劣,我們優。」

「八太子」負手而立,不動如山,氣勢驚人。

君臨天下。

江瀾第一次這麼直觀的感覺羲禾帝君的實力,在崑崙附近,他並沒有感覺羲禾帝君這般強大。

是八太子原因?

本來羲禾帝君是被束縛的,如今因為八太子,可以釋放不弱的力量?

江瀾心裡有了猜測,但是臉上只有一些震驚的表情。

是真的震驚。

「真的是你?」被擊退的黑龍有些驚訝,但是很快又感覺不對:

「不,你是誰?

但不管你是誰,龍族最近時期的先天仙靈,果然是特殊的。」

之前他還有些疑慮,如今相信了七分,這個人不對勁。

而且對方的不對勁,跟崑崙有關。

羲禾帝君未曾回答黑龍,而是看了江瀾一眼道:

「莫正東之前說你悟性不錯,我只有一擊之力,你可以看看。

或許能有所領悟。

我施展的慢一些。」

「是。」江瀾點頭。

沒有多問,也沒有想。

時間不允許,黑龍就在前面,隨時都能發動攻擊。

自然不能有所耽誤。

不過,羲禾帝君確實能夠藉助八太子跨越距離。

八太子果然比他預想的還要值錢。

此時江瀾非常希望早些結束,他要承受不住體內的傷勢了。

再繼續拖下去,有一定可能會露餡。

如此…

他不知後果。

「對付強敵不用太驚慌,要學會審視敵人。

這黑龍看似強大,實則外強中乾。

只是在硬撐而已。」羲禾帝君邁出步伐往前走了一步,彷彿來到了黑龍下方。

「你太自大了。」一聲龍吟,強大無比的力量遮住半空。

這力量讓人感覺到窒息。

天彷彿塌了一般。

黑暗降臨。

龍鳴島上的人,都感覺到了。

根本不是他們這些仙人可以承受的力量。

整座島都可能因此沉沒。

羲禾帝君抬頭看著黑龍壓至,神色平靜:

「所有的力量都如同一面牆。

而很多時候牆都不夠完整,都有漏洞存在。

只要找到這個漏洞,就能利用這個漏洞去對付施法之人。

比如這個黑龍的力量弱點就在這裡…」

江瀾看著羲禾帝君抬手一抓。

撕拉!

一隻發光的手透過黑暗撕開了坍塌的天,光照進了凝實的黑暗中。

光明開始擴散,黑暗開始退卻。

整座島重獲光明。

————

月票要過期了,求月票。

7017k果然是天子腳下,繁華如織,更有一番莊嚴肅穆的氣象,比起青州和萊州來,更顯得雍容大度。

城門口,進城的人都排成了一條長龍,等著守城門的士兵驗看路引。

當然附近郊區的菜農們,就有另外一條通道,他們大多是熟悉的面孔,只略微看一眼,也就將人放了進去。

外地入京城的,自然就慢

《重生之農門小辣椒》第六百零三章又來碰瓷? 呂不川放棄宣揚天地「吉兆」的事情。

決定把這個機會留給年輕人。

於是,到了第三天,有人從北方的森林裡挖出來了三塊石碑。

那是天地異像升起的方向。

發現的是幾名狩獵者,這樣整個故事就變得有頭有尾了起來。

當石碑運回陸庄的時候,轟動是極大的。

所有人的眼睛都在盯著這三塊碑文。

「殿下,是天命於陸啊!」

有老翁湊上前去瞧看,模樣那是相當的震驚。

也不知道是真看出來,還是假看出來了什麼。

反正陸舟是看得一團模糊,只有一個歪曲的陸字顯得極為模糊。

但不妨礙著有人看出上邊起碼有三種文字,是在歌頌著天可汗的美德。

「你們真看出來了?」

「看出來了!看出來了!」

一干人拿著放大鏡,沒有一個搖頭的。

陸舟樂了。

看了看教育部長呂不川,這回的事情,還真不是靠他張口來宣傳。

但這就彷彿是一個該有的儀式,只要大家心裡滿意就好了……

陸舟也只把這當做一段小插曲,現在他的王國也不差這麼一點的精神信仰。

現在的陸庄反而更像是中世紀之後的歐洲,在迷信跟科學之間游弋著。

畢竟,陸庄現在的圖書館已經建好了,每個漢人都能夠上夜校,部分的書籍小報還可以發放。

外邊放牧的漢人都可以拿上一份書報,騎在馬背上悠閑觀看。

偶有靈感還可以記錄下來,回到夜校的時候跟周圍的工友們分享。

所以在這樣的環境之下,陸庄大學的地位更是水漲船高,成為大家心目中想要踏入的殿堂。

總有一天,陸莊裡會迸發出一批更具智慧的人才……

…….

可同樣,在這樣的環境下,總有人在角落觀察著這一切。

收集著這些見聞,自己的神情卻日漸恐慌。

「陳豹子,這如何是好,咱們大清是不是要完了?」

牛棚中,兩個人表情警惕,正喂著牲口,又望了望周圍。

來這個莊子里已經大半年的時間過去。

記錄下來的情報,有些看似重要,可又沒什麼具體作用,始終談不上觸及核心。

反倒是這裡的各種宣傳措施頗為驚人。

一會兒又是異像、一會兒又是石碑的。

「你想多了,這畢竟苦寒之地。

咱們大清兵馬天下無敵!」

被叫做陳豹子的人,卻是目光堅定。

低沉下聲音說道:「你想想,這些都只不過是欺騙愚民百姓的把戲!

有哪個地方,一下弄出這麼多幺蛾子的?

自身吹噓罷了!」

「嗯,這倒也是……」

喂著牲口的人聞言點了點頭,覺得這話是有道理。

心裡舒緩許多。

弄了半天,就連他們這些探子都差點就信了。

長舒一口氣,可卻不知,這只是因為在不同立場上的自我安慰罷了。

陳豹子將手裡的料草放下,心裡煩躁,才又催促著說道:「走吧,等這陣子收集夠了消息。

咱們就帶著駙馬爺離去,再也不來這拾糞了!」

「好,也該走了!」

想想這整年來的遭遇,陳豹子眼神中現出狠厲。

這個地方確實稀奇,什麼生產部、農業部就算了,還弄出來個神出鬼沒的國安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