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江西城和姜冬青看著持劍傲立大殿像一尊戰神的方昊天,神情震愕。他們萬萬沒有想到竟然還有人比他們更快到達這裡。

突然,江西城和姜冬青看到夾雜在眾多獸屍中的兩具人類身體,兩人徹底驚呆。

"這不是負責考核的郭超松和烏慶嗎?他們死了,是這個小子殺的?"

江西城和姜冬青徹底驚呆,竟然不敢再向前一步。

"哈哈,終於到了這裡……這……哈哈,小兄弟!"

喜笑聲突然響起,一道人影衝進來,正是唐火火。

他一進大殿,也是一下子呆住,滿臉震驚。但他很快就反應過來,箭步前衝到達方昊天的身邊,喜聲道:"兄弟,真有你的,這些凶獸全是你殺……怎麼回事?"

後面的聲音突然變成了驚顫,唐火火也看到了烏慶和郭超松,這兩人好像死了。

方昊天沒有說話。

"況!"

大殿一道側門突然打開,開門聲在此時靜悄的大殿內顯得特別的響亮。

姜彬從側門內走出來。他目光朝地面一掃,看到烏慶和郭超松倒在血泊中時眼眸深處閃逝過暗喜,但轉瞬便化作厲芒,如同兩把鋒利的寶劍一樣刺向方昊天,臉龐猙獰可怖,喝道:"方昊天,好大的膽子,你竟敢殺神劍殿弟子?"

"他們要殺我。"方昊天聲音微冷,"所以我殺了他們。"

"咕。"

唐火火,江西城和姜冬青喉嚨滾動。他真的在考核中將前來負責考核的神劍殿正式弟子給殺了,而且還是殺了兩個。

殺神劍殿弟子,大事情啊!

"鏘!"

姜彬將劍撥出,怒指方昊天:"方昊天,你敢殺神劍殿弟子你死定了,不但你死,你九族也會被誅。現在你馬上跪下受縛的話也許元武門還能網開一面,饒你九族。"

"姜彬!"方昊天陡然舉劍指向姜彬,怒聲道:"烏慶和郭超松是你派來殺我……不是,你利用他們坑害我。"

"方昊天,你少在這裡血口噴人。"姜彬怒喝:"現在事實就是你殺害神劍殿弟子,你若還不跪下受縛,誰也救不了你。"

方昊天知道中了姜彬利用烏慶和郭超松給他設的圈套,目的不但要他死還要滅他九族,存心惡毒至極。但現在他沒有證據證明是姜彬的圈套,他確實惹下了滔天大禍。

"姜彬,你這個卑鄙小人!"

方昊天滿腔殺機。

事已至此,那就一不做二不休,就算死也要先殺了姜彬這個小人。

"嗖!"

方昊天突然持劍暴沖,臉龐猙獰,要殺姜彬。

"方昊天,你,你要幹什麼?你要殺我?你簡直無法無天了。我現在宣布你失去了進入神劍殿的資格。"姜彬暴退,嘴裡狂喝:"江西城,姜冬青,你們還愣著幹什麼。快點攔住這個瘋子,只要你們與我聯手將這個殺害神劍殿弟子的兇手,你們不但能成為今天的前三名,我還能保證你們成為神劍殿正式弟子。"

江西城和姜冬青雙眼馬上亮起。

"兄弟,冷靜點。"唐火火突然箭步上前拉住方昊天,手中長劍一指江西城和姜冬青,喝道:"誰敢動我兄弟,我就殺了誰。"

什麼是兄弟?

兄弟不是什麼,兄弟就是兄弟。

若兄弟的面前是刀山,那麼兄弟就踩著我過刀山。

若兄弟的面前是火海,那麼兄弟就踩著我過火海。

如果必死,那麼兄弟請等我倒下你再死。

世上有很多兄弟,唐火火和方昊天算是屬於那種莫名就成了兄弟的兄弟。

兄弟就是兄弟,如何成了兄弟都不再重要。

"唐大哥。"

方昊天突然覺得微風拂臉,有細雨入眼,濕意讓得他的雙眼布起一層薄霧。

此時此刻唐火火竟然還是義無反顧的站到了他的身邊,是真兄弟。

"別感動也別感激。"唐火火咧嘴笑道:"我們既是兄弟,兄弟有難我理所當然要站到兄弟的身邊。當然,你要是真感激就請我到半月樓吃一餐大的。"

"好。"

方昊天知道半月樓是元武門中最高級最貴的酒樓,他還是爽快應下。

再貴,還能貴得過兄弟情誼?

"好一幅兄弟情深的畫面。唐火火,好大的膽子,你竟敢庇護殺害神劍殿弟子的兇手,你也失去了進神劍殿的資格。"姜彬冷笑,陡然叫起:"江西城,姜冬青,你們還猶豫什麼,難道你們也想失去進入神劍殿的資格嗎?"

這時,又有不少考核者進入大殿中,看到此情景,個個震驚。

姜彬的計劃就是用烏慶和郭超松的命來陷害方昊天,然後利用這些考核者幫他對付方昊天。

殺害神劍殿弟子是的大罪,就算方昊天死了最終還是會連累到家族。就算神劍殿沒有下令滅方昊天九族,神劍殿中一些跟烏慶和郭超松交情好的人也會自發的去替他們兩人報仇。

用烏慶和郭超松兩條命來殺方昊天,滅方昊天九族,這就是姜彬全盤計劃,惡毒至極。

"大家聽好了,方昊天殺害神劍殿弟子,罪大惡極,人人得以誅之。"姜彬看到現在已經有三十多名考核者進入此殿,當則叫起:"現在誰能將方昊天這個惡徒弟拿下誰就是今天考核的第一名。"

"第一名?"

一大半的人精神猛的一震,整個大殿一片肅殺。

唐火火忍不住咽了咽口水,但他握劍的手更堅定:"兄弟,你說我還有機會到半月樓去吃一餐嗎?"

"有。"方昊天將玄冰劍舉起,道:"殺光想我們的死的人,我們就能去。"

唐火火也將劍舉起,一臉堅毅:"為了去半月樓吃一餐,我們不能死……我操……兩人說話音,江西城和姜冬青突然出手了,兩人同時撲上。

江西城的劍揮向唐火火,姜冬青的劍刺向方昊天。

"殺!"

姜彬陡喝。

其他的考核者見江西城和姜冬青出手了,有十幾人也趕緊暴沖。這功勞總不能讓江西城和姜冬青兩人全拿去了。

"哼。"

一道人影突然飛掠至方昊天和唐火火的身邊。

"砰砰!"

江西城和姜冬青一下子被震退幾步。

"巫芳靜!"

姜彬臉色一下子慘白。

"都給我退後三米,誰敢靠近半步我就殺誰。"

巫芳靜杏眼圓瞪,氣勢不凡。

江西城等人趕緊退後。

"姜彬。"巫芳靜看向姜彬,說道:"你好大的膽子,你竟敢公報私仇,你就不怕殿規處治嗎?"

姜彬定了定神,說道:"巫師姐,什麼公報私仇,我不明白你的意思。方昊天殺了烏師兄和郭師兄后還要殺我,這點江西城和姜冬青能證明。對於一個敢殺害神劍殿弟子的惡徒,人人得以誅之,我和大家要將他捉拿有何不對?"

"不對嗎?"巫芳靜冷笑:"如果你不是心裡有鬼,你為什麼要將我點暈?"

"我點暈你?"姜彬冷笑,道:"巫師姐實力在我之上,我能將你點暈?師姐,雖然你是師姐,但凡事都要講究證據,師姐也不能隨便冤枉人。"

"證據?"巫芳靜冷笑:"我說的話就是證據……說完她突然亮出一塊令牌。

"大執事令!"

姜彬臉色劇變。

"殿衛。"

巫芳靜陡然一喝。

嗖嗖嗖……大殿的暗處突然有十八名男子現身。

這十八人個個神情冷厲,身上散發著可怕的氣息,好像他們不是人類,個個都是兇殘至極的凶獸。他們身上的血腥味簡直比大殿的血腥味還要濃烈。

這十八人一出現,大殿的氣氛一下子壓抑到極點,人人都感覺到了莫大的壓力。

方昊天和唐火火臉色都忍不住白了白。這大殿暗處竟然還有這麼多厲害的殿衛在,如果姜彬一開始叫這些殿衛對付他們的話,估計巫芳靜到來也只能看到他們的屍體了。

不過兩人也想到,姜彬不是不想叫這些殿衛,應該是叫不動。

十八殿衛現身後對巫芳靜微揖。但任誰都看出這十八殿衛並不是向巫芳靜揖禮,是向她手中的大執事令揖禮。

這一點,方昊天和唐火火進一步證實了姜彬確實沒權力叫得動這些殿衛。

如無意外,這些殿衛只聽令大執事令。

巫芳靜揚了揚手中的大執事令,喝道:"殿衛聽令,將姜彬拿下。將他和烏慶,郭超松的屍體一同帶回神劍殿。"

"是。"

兩名殿衛馬上向姜彬撲去。同時有兩名殿衛分別走向烏慶和郭超松。也有幾名殿衛開始動手清理大殿的獸屍。

姜彬沒有反抗就被拿下。他不是不想反抗,是他知道反抗沒用,因為這些殿衛個個都是靈武境高手,如果他敢反抗,隨便一個都能輕易將他斬殺。

姜彬很快就被五花大綁,他怒盯著巫芳靜,怒聲道:"巫芳靜,你竟敢庇護殺害神劍殿弟子的兇手,你無法無天,我相信長老們會還我一個公道,到時你一定被發配到血魔獄,你會不得好死。"

"他還活著。"

蹲在烏慶身邊的殿衛突然說道。

此話一出,姜彬的臉色一下子慘白如紙,冷汗狂飆。 嗖!

巫芳靜閃身到達烏慶的身邊,說道:"將他弄醒。"

"是。"

那名殿衛手掌在烏慶的身上急拍。手法急速,玄妙無比。

"這是回魂拍。"蘇青璇的聲音突然在方昊天的耳中響起:"這是一種急救手法。不管傷有多重,只要還有一口氣就能將人拍醒,爭取救治時間。"

方昊天忍不住說道:"真神奇。"

"也沒什麼了不起的。"蘇青璇不以為然的說道:"你想學的話我可以教你。"

"我當然想學。"方昊天趕緊說道:"說不定以後能救到我身邊的人。"

蘇青璇笑了笑,開始將"回魂拍"的口訣傳授。她知道方昊天的記性好,也就不再另覓地方再傳。

方昊天聽了兩遍就記下。

烏慶醒來。他一睜眼看到巫芳靜時怔了怔,跟著突然叫起:"巫師姐,姜彬下毒害我……"

"烏慶。"姜彬驚喝,急急打斷烏慶的話,"你別血口噴人,我什麼時候下毒害你?"

"閉嘴。"

巫靜輕喝。

押著姜彬的殿衛馬上一指點在姜彬的身上,將他說話的能力暫時禁錮。

巫芳靜蹲下來,說道:"烏慶,如果你老實交代,我回去可以向大執事求情對你從輕發落。"

"謝謝巫師姐。"烏慶道了聲謝后開始將姜彬如何將九重獸全放出來,最後讓他們出面殺方昊天並給了他們每人一枚爆氣丹的事都說出來,完了后說道:"那不是爆氣丹,是一種讓我們突然間失去全身玄力的毒丹。"

大家都聽著烏慶的話,當知道剛才被殿衛清理的獸屍有一部份全是相當於人類玄力境九重實力的凶獸時,人人動容。

"這小子這麼厲害?"

不少人看向方昊天的眼神不由自主的浮現敬畏。

對實力的敬畏。

強者為尊的洪武皇朝,實力永遠是最讓人敬畏的存在,與年紀沒有任何關係。

只要你強大,你就能決定命運,決定生死。

弱者,受人欺凌。

強者,俯瞰天下只要你足夠的強大,任何權勢在你面前都需要俯首,包括至高無上的皇權。

巫芳靜等烏慶說完后說道:"這麼說是因為你們突然失去玄力,你才被方昊天重傷,郭超松才被方昊天殺死?"

"是的。"烏慶點頭,然後怨恨無比的看著姜彬,道:"所以我不怨恨方昊天。真正的兇手是姜彬,他想用我們的死來害方昊天,惡毒至極。"

巫芳靜站直身體,看向臉色慘白的姜彬:"你還有什麼話要說?"

姜彬內心恐懼,但仍然嘴硬,他絕不能承認。一旦承認就百分百死路一條:"欲加之罪何患無詞。他是畏懼你手中的大執事令才血口噴人,誣陷於我。"

"都到了這等地步你竟然還不思悔改,還不誠心認錯,你真的是無藥可救了。"巫芳靜怒極而喝:"將他們帶走。"

殿衛將姜彬,烏慶以及郭超松的屍體帶走。

巫芳靜轉過身來,目光落到江西城和姜冬青的身上,說道:"江西城,姜冬青,你們與姜彬狼狽為奸,黑白不分,助紂為虐,我宣布取消你們進入神劍殿的資格。但念你們是受姜彬矇騙,畏懼姜彬才犯的錯,所以我從輕發落,你們進入其他殿的資格保留。"

"剛才有向方昊天出手的人都取消進入神劍殿的資格。"

"師姐。"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