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江道明面色一變,這氣味,給他一股熟悉的刺激感。

和自己之前喝酒中的刺激感一樣,這妖魔有問題!



風聲呼嘯而至,蕭嶽從遠處樹木奔行而來,落至他身旁:“江道明,你想做什麼?”

“這妖魔有問題,之前有人在我酒中下毒,亂我神智,和這妖魔釋放的氣味一樣。”

江道明沉聲道:“還請副殿主出手,讓他們離開。”

“什麼氣味,你是殺心太重,自己收不住手!”

蕭嶽冷哼一聲,道:“我也聞到了氣味,爲何沒受到影響?”

“副殿主功力深厚,意志堅定,非常人可比。”江道明誇讚一聲,道:“且先讓我阻止他們,去尋另外妖魔。”

“放肆!”蕭嶽臉色一冷,道:“江道明,讓你來觀看考試,已是最大仁慈,你還想插手?”

“我告訴你,今日你若敢搗亂考試,不僅你將永遠關在清心小築,他們二人考試成績,也將作廢!”

“換妖魔,又非幫他們舞弊,如何不行?”江道明神色冷了下來:“當年的我,也是着了此道,我答應過文傑,決不允許,他們遭遇不公!”

“有我在,你休想插手!”蕭嶽神情冷到極點:“你眼裏,還有沒有我這個副殿主?”

“若是沒有副殿主,我早已出手。”江道明語氣微沉,時刻注意着兩人,他們要接近那妖魔了。

刺鼻的氣味擴散,妖魔還在伏地痛哭,兩人微微一怔,神情有些恍惚。

“出手?”蕭嶽冷嗤一聲:“你出手試試!”

“龍象!”

“且慢。”

一直沉默的妙音出聲阻止,眉頭微蹙:“殿主升遷在即,副殿主也不想此次出事,不如由妙音勸導二人轉變方位。”

蕭嶽眉頭緊皺,神色略微緩和:“本殿主給小師父一個面子。”

殿主升遷在即,他主持除魔師考試,若是真出亂子,對他繼任殿主,有很大影響。

得到應允,妙音一個縱身,手捏佛印,祥和佛光照耀而下。

佛光突現,李文傑和江元亮兩人一驚,神智清明,連忙後退。

妙音道:“你們換一個地方除魔。”

“是,多謝大師。”兩人對視一眼,微微躬身,轉身離開。

而伏地痛哭的妖魔,哭聲頓時停止,它擡起頭來,看了眼兩人方向,猛一蹬地,竟是飛撲而去。

“小心。”

江道明面色一變,閃身而下,一道掌力拍出,三龍三象浩蕩而出。



妖魔驀然炸裂,化作無數漆黑液體,籠罩江道明。

漆黑液體落至身上,刺鼻的氣味,特殊的刺激感,瞬間席捲心頭,衝擊神智。 一劍誅七祖,雖然身體承受了無比巨大的壓力,但是同時也得到了天道法則進一步的洗伐,做為天運神劍之主,天運神劍如有靈智一般的將法則中的各種好處注入李逸晨的體內,所以此時的李逸晨不僅沒有半點疲憊,反而整個人顯得更加的神采奕奕。

「站住!」范正興和龍遠山從七祖被秒殺的驚愕中回過神來,當即將靈劍祭出,分別架在小萱和于思琪的脖子上大喝道:「你若敢再有半點妄動,我們立刻殺了他們!」

在李逸晨雷霆般的攻擊下,范正興和龍遠山此時已經沒有半點碧雲天峰主的覺悟,更顧不得什麼所謂的面子。

連鎖天七祖都不敵李逸晨的一劍,他們又拿什麼去抵擋李逸晨之威?

「堂堂碧雲天碧峰和雲峰兩大峰主居然當著天下人做出這等行為?」看著兩人,李逸晨雖然眼含不屑,但的確也有著極大的顧忌。

「面子?面子值幾個錢?」龍遠山絲毫不覺得自己的行為有何丟臉之處,瞪著李逸晨道:「站在原地不許動,你們誰若敢走半步,我立刻宰了他們!」

說著其他幾個碧雲天長老亦有樣學樣的各自將靈劍祭出,架著一個逍遙宗弟子跟在龍遠山和范正興的身後緩緩地向後退去。

「晨哥,不必管我們,將這群傢伙一起宰了!」就在此時,于思琪大喝起來。

「不錯,宗主動手,今日能看到宗主神威,我們死亦瞑目!」

「讓碧雲天的所有人為我們陪葬便可!」

一時之間,被挾持的逍遙宗眾人紛紛大喝起來,如果之前他們還覺得李逸晨揚言要滅碧雲天只是一紙空談的話,那麼在見識到李逸晨的手段之後,眾人才覺得李逸晨的確有著那樣恐怖的實力。

面對著這樣的局面,李逸晨一時也有些束手無策。

站在這裡藉助洞天樹的天道法則想要滅掉碧雲天這些人自然不成問題,可是那些法則之力畢竟是通過天運神劍借調而來,李逸晨雖然可利用,但卻無法運用自如,自然不可能保證到那些被挾持的逍遙宗弟子的安全。

可是就這樣放范正興他們離去,李逸晨心中多少又有些不甘。

他知道自己如此恐怖的戰鬥力乃是藉助洞天樹之力,若是將來離開了萬相森林想要斬殺他們,以自己如今的實力只怕還有些困難。

「萬相森林豈是你們說來就來說走就走的地方?」就在此時,隨著一聲冷喝不知何時在眾人的中央已經多出一道人影。

「參見獸尊!」看著來人,小愚等人皆是一喜,紛紛跪拜下去,山林中無數的靈獸亦發出銳利尖嘯,震得地面顫抖不已。

「獸尊?我知道你是和李逸晨一夥的,你若是不想這小子門中的弟子有事,最好也給我乖乖的站在那裡!」獸尊的出現令龍遠山等人心中一緊,立刻大喝起來。

「就憑你們也有資格給我講條件?禁錮!」獸尊冷哼一聲,只其見隨手一揚,手中天道法則之力一閃即逝。

再看龍遠山等人,卻已經一個個一動不動的站在那裡,甚至其中有兩人還連張著的嘴唇都還不及合上。

「其他人你打算怎麼處理?」將碧雲天眾人禁錮之後,獸尊轉過身來對李逸晨問道。

「旁人與我無關!獸尊自行處置!」李逸晨聳了聳肩說道。

他知道獸尊在自己的提示下突破聖境的屏障,這番舉動不過是對自己的一點報答,不過其他人並沒有招惹到自己,李逸晨也不願意此時狐假虎威。

「既然如此,凡在參與過之前對本尊子民殺戮之人十息之內自廢一級修為,然後滾出萬相森林,否則殺無赦!」獸尊一聲沉喝,頓時所有人皆是臉色一變。

原本一個李逸晨就已經夠恐怖的了,如今再多出一個獸尊,翻手之間便有著禁錮碧雲天一眾長老的實力,面對著這樣的存在誰還能生出反抗的勇氣?

只是大家不明白,一直名不見經傳的逍遙宗怎麼可能和這樣的強大扯上關係,不過此時他們並沒有時間去思考這個問題,因為此時幾乎各大中小勢力的目光都集中在其他五大勢力身上。

殺戮靈獸,那自然是指剛才六大勢力與小愚他們的衝突,此時那些中小勢力一個個心暗自慶幸著還好他們並沒有參與。

當然那些依附於六大勢力,也參與了戰鬥的勢力則一個個臉色變得難看無比起來。

「我等一時衝動,冒險獸尊天威還請獸尊見諒!」萬青教蘇光龍抱拳行禮之後,咬牙間,體內靈力一震,硬是將自身窺天境後期巔峰的修為廢至窺天境中期。

看著這一幕,其他人也只得有樣學樣的跟著做起,畢竟面對獸尊這樣的存在,他們連半點討價還價的資格都沒有。

一眾人自廢修為之後,嘴角掛著濃濃的血跡,眼神有些複雜的看了碧雲天眾人一眼之後,便相繼離去。

他們有些懊惱受碧雲天的唆使與李逸晨為敵落得如今的下場,同時也有著幾分憐憫之意,事情鬧到這一步,他們自然知道等待碧雲天眾人的將會是什麼樣的命運。

「還不滾!」五大勢力離去之後,獸尊看著其他中小勢力之人,再次冷喝起來。

那些人全身一震才有一種如夢初醒的感覺,有些惋惜的看了看洞天樹亦跟著飛散而去,他們知道獸尊的出現註定這一次萬相森林開啟,他們也與洞天樹無緣,不過唯一值得慶幸的是,他們到成為了損失最小的勢力。

「我們能談談嗎?」待眾人離去之後,獸尊才對李逸晨說道。

「談談吧!」見獸尊開口,李逸晨自然也不便拒絕,不過在動身之際對齊九霄和杜雪兒說道:「那幾個傢伙你們處理一下吧!」

對於這種已經沒有反抗之力的人,李逸晨自然沒有太大的興趣,而此時帶著滿腔恨意的杜雪兒和齊九霄則開始緩緩的走向碧雲天的那些長老峰主之前。

「這……這位李宗主到底什麼來頭?」待獸尊和李逸晨消失在視線中后,瓊花宗的一些長老和術師公會的那些武者終於忍不住開口問道。

傅紫月和龍天旭對視一眼卻都看出彼此眼中的無奈,他們都知道李逸晨絕對不是表面上看起的那麼簡單,但在此之前他們仍然沒有想過李逸晨能不簡單到如此的地步。

對於屬下的問題,他們同樣希望得到答案,不過雖然沒有答案,但兩人還是告誡著各自的屬下,以後無論什麼情況,不得與李逸晨發生衝突,對於逍遙宗的人也不可有半點輕慢。

李逸晨展示出來的神秘與強大令人不敢再以往日的目光來看待他和逍遙宗,而且憑著彼此的關係,傅紫月和龍天旭也不允許自己的人對李逸晨不敬。

「恭喜獸尊!」行至一處山峰之巔,李逸晨隨意地說道。

「說起來這次能突破還得多謝你的點醒!」面對著李逸晨獸尊不再有之前的半點霸氣,此時更像是一個普通的老人。

「若非獸尊多年的積累,光憑那幾句話也起不了太大的作用。」李逸晨卻是搖了搖頭。

「對於你來說那只是幾句話,但對於我來說,卻令我少走了許多彎路。」獸尊一臉認真的說道。

「獸尊把我叫到這裡來,不會單純的是為了感謝我吧?」李逸晨話鋒一轉說道。

「感謝當然是第一,其次我還想向你請教一些關於那邊的事情!」獸尊說話之際右手食指向著上空指了一下。

「那邊?」李逸晨不由一愣,難道這傢伙也看出自己的身份?

「你能持有那塊令牌,應該和那人是同一個地方的吧?當年他雖然沒有說,但憑他展現出來的實力,我知道他並非青雲大陸之人,應該是來自上邊。」獸尊一臉正色地說道。

「你是說聖域?」獸尊這麼一說,李逸晨的心裡才微微有些釋然,想到自己經歷,不由帶著幾分含糊的說道:「我……勉強也算上邊的人吧!」

雖然自己出身在青雲大陸,重生也在青雲大陸,但的確也在聖域生活過,要說是聖域之人,的確了可以勉強算是。

「果然……」獸尊臉上一喜當即問道:「不知道你能不能給我講講上邊的情況?」

「講講?你想去聖域?」李逸晨不由一愣,不過轉念一想,如今已經突破聖獸的獸尊倒是與自己當年的實力十分接近,想要破虛而去也不是沒有可能。

「到了我這個境界,自然需要上去看看,而且九大凶地也各自有著與聖域的獨立通道。」獸尊見李逸晨似乎有些懷疑自己具不具備破虛的能力,當即解釋道。

帝「九大凶地還有這樣的通道?」李逸晨頓時也來了興趣。

上一世李逸晨幾乎掌握著青雲大陸絕大部分的辛秘,但是對於九大凶地,李逸晨卻仍然充滿著未知,因為哪怕到了破虛之境,進了一趟叢雲嶺的深處之後,李逸晨也意識到九大凶地的恐怖,所以縱然有著幾分好奇,但也不敢再去深探。 「九大凶地是一個特殊的存在,既存在於青雲大陸,又能和聖域貫通。」說到這裡,獸尊眼神中不由閃過幾分嚮往,「聖域,或許那是武道的天堂吧!」

「也是武道的地獄!」想到當年在聖域的經歷,李逸晨不由搖了搖頭又接著問道:「九大凶地貫通聖域?怎麼以前從未聽過這方面的傳聞?」

獸尊輕笑道:「這很正常,因為我也是在這次突破之時才在傳承中得到這方面的信息,而之前那些得到這方便信息的前輩估計接下來就會閉關修鍊,等待那最後的一步,自然無人可知,如今我既然已經突破,但是想要破虛而去,還是差了那麼一點,也許還需要千百年的時間吧!」

「到了你這步,有洞天樹的天道法則,也許你根本用不了那麼多時間!」李逸晨卻是好意的提醒道。

此一時,彼一時,如今獸尊已經突破了修鍊的屏障,根據李逸晨的經驗來看,所差的只是最後對天道的領悟,而這一步正好可以利用洞天樹的天道法則之力來彌補,這與之前他讓獸尊專註獸修之道有著本質的區別。

「好像有些道理!」到了獸尊這個境界,很多東西一點即透,被李逸晨這麼一提醒一下子也領悟過來,隨即笑道:「這段時間帶著你的人繼續在洞天樹上參悟上,否則一旦萬相森林的封印關閉,到時想再進來就得等到一千多年以後了。」

「那就謝過獸尊了!」對於這樣的要求李逸晨自然不會拒絕。

「若真要說謝,那應該是我謝謝你才對,那番提醒對於你可能只是隨口一說,但對於我卻是金玉良言。」獸尊面含微笑的望著李逸晨說道:「為了表示對你的感謝,我準備送你一份大禮!」

「大禮?」李逸晨不由一愣。

「這個現在不急,等到時候你自然就知道了,好了我不浪費你修鍊的時間了!」獸尊說罷也不管李逸晨的反應便已經消失得無影無蹤。

大禮?李逸晨實在想不出獸尊準備送自己什麼大禮,不由搖了搖頭又退到洞天樹前。

不過此時于思琪等人身上的禁制已經被解除,而范正興、龍遠山等一眾碧雲天的長老亦變成一具具屍體躺在了地上。

「晨哥!」雖然對於逍遙宗大部分弟子來說,後期李逸晨皆是以宗主的身份出現,但大家還是喜歡喚他晨哥。

「你們沒事就好!」看著那一張張曾經稚嫩的面孔如今多出幾許歲月的滄桑,李逸晨眼中也不由泛起幾分憐惜,「現在什麼都別說,我帶你們到洞天樹上參悟,能領悟多少皆看你們的造化。我們必須在萬相森林關閉之前離開此處,否則只有千年之後才能出去了。」

「是宗主!」洞天樹,對於逍遙宗的弟子來說絕對是傳說級的存在,甚至一些弟子若非這次有機會加入七大勢力,連洞天樹為何物都不清楚。

七大勢力可是為了洞天枝也要搶得頭破血流,如今他們居然有機會在洞天樹前參悟,一時之間眾人不由興奮不已。

而旁邊的瓊花宗和術師公會之人更是一個個眼中閃爍出興奮之光,對於洞天樹上參悟的好處他們可是深有體會,如今居然還可再上去參悟一番那自然是一生中的一大機緣。

原本無論是術師公會還是瓊花宗,在傅紫月和龍天旭站出來支持李逸晨的時候,他們心裡多少還有些覺得二人有些感情用事,只到現在他們才意識到兩人的眼光是何其的長遠。

再次祭出天運神劍,將眾人帶上洞天樹,李逸晨亦繼續手握天運神劍參悟起來,而之前上過洞天樹的眾人亦知道機會的寶貴,一個個也極快的進入狀態。

哪怕逍遙宗新上來的那些弟子們此時還有著幾分好奇,但是在這樣的環境中也很快進入修鍊狀態。

就在李逸晨等人沉入修鍊之時,整個青雲大陸再次沸騰起來。

萬相森林中發生的一切成為所有人關注的焦點,瓊花宗和術師公會公開支持逍遙宗,五大勢力鎩羽而歸,碧雲天進入萬相森林的所有人亦無一生還。

總裁霸愛之追妻 而李逸晨劍斬石雲海,一劍誅七祖的事迹更是被越傳越神,甚至有人說李逸晨是當年的杜清武聖人轉世,要重振逍遙宗。

當然也有不少人對李逸晨一劍誅七祖之事深表懷疑,哪怕那些中小勢力之人賭咒發誓說是自己親眼所見,不信的人仍然保持著懷疑的態度。

但絕大部分深知內情以及相信了這個事實之人,在震驚著李逸晨實力的同時亦把目光同時望向碧雲天。

做為七大勢力之一的碧雲天,千萬年來何曾吃過這樣的虧?一時之間大家都在等著看碧雲天的反應。

準備看碧雲天是請出更加強大的老祖直接殺入萬相森林,還是守在萬相森林的出口,等待著李逸晨他們一行人出來。

然而就在眾人翹首以盼之時,碧雲天突然遭遇到一位神秘強者的襲擊,短短半日的時間,碧雲天千萬年累積下來的基業便被毀去大半,面對著空前的危機,碧雲天一個又一個的老祖不斷出世。

可是那神秘強者一身修為直追破虛聖人,甚至有人懷疑他的實力已經不在當年的逍遙聖人之下。

而在遠處觀戰者,看到那道身影后,不少人眼神流露出濃濃的驚駭之色。

獸尊!萬相森林的獸尊!

聽到這個名字時,所有人臉上的驚駭變得更加的濃烈起來。

萬相森林的獸尊,那可是九大凶地之一的萬相森林之主,據歷代的傳說,九大凶地的領主無論哪一個都有著不弱於破虛聖人的實力,如今看來,傳言果然不虛。

但是在青雲大陸有文字以來的記載之中,還從來沒有出現過九大凶地領主離開自己的領地去追殺別人的先例。

但是這一次獸尊卻降臨碧雲宗,而且看獸尊這番行為乃是要做出滅宗之事。

碧雲天到底在萬獸森林做出了什麼人神共憤之事,居然引得獸尊暴走。不少不明真相之人,開始向身邊的人詢問起來。

而經歷了萬相森林之行的人心中卻更是震驚起來,碧雲天眾人在萬相森林雖然有些狂傲,但卻沒有過半點衝撞獸尊的舉動,相反他們面對獸尊的時候還很客氣。

那麼獸尊這番舉動便只剩下一個可能,準確的說是因為一個人。

李逸晨!

這個名字幾乎同時浮現在參與了萬相森林之行的所有人的腦海里,因為除此之外大家實在找不出第二個可能。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