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決…鬥?”

林峯訝然,這是哪門子事情,一時間,林峯的腦袋瓜子,感覺有些不夠用,反應不過來。

“對,我要跟你決鬥。”

對於林峯的質疑,傲雪十分的肯定道,說着,長劍一抖,舞出了一個劍花,十分漂亮,對,在林峯的眼中,這個劍花,只能用漂亮來形容,這劍,不是殺人劍。

“你不是我的對手。”

然而,林峯的回答,直接的,讓人有着一種吐血的衝動。

聞言,傲雪可是不幹了,這一趟出來,爲了確定林峯的位置,她可是偷偷動用了家族的情報網,要不然,以她一個人的力量,怎麼可能會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就把林峯找到。

“不行,今天你必須打,不打也得打。”

傲雪急了,說着,已經跳了花壇,攔在了林峯的面前。

剛纔,她已經見識過林峯的速度,相當快,所以,她必須要攔住林峯的去路,留下林峯跟她決鬥。

其實,傲雪之所以選擇林峯,只是因爲,一個偶然,她從家族長輩的口中得知,前段時間,京城幾大勢力集結力量,前往金海市,爲的就是斬殺一人,結果,這些力量,全部無功而返,而且損失慘重,究其原因,歸根結底,都是因爲這個林峯。

而且,據家族情報網獲悉,這個林峯,很有可能,還是一個殺手,即便不是,應該也是屬於僱傭兵的範疇。

基於這些,所以,她,傲雪來了。

爲了彰顯自己是殺手的身份,遠遠的,傲雪就釋放出了殺氣,目的,就是要激起林峯的戰意。

目的,她達到了,林峯確實被她的殺氣,所吸引,進入了這個小道。

可結果呢,她來了,帶着滿滿的信心來了,然而,人家一句話,你不是我的對手,就給她判了死刑。

這一刻,這樣的打擊,對於傲雪而言,無疑,是沉重的,是悲痛的。

“殺手不是兒戲,別再無知了。”

林峯有些無語,此人該不會是被家裏寵溺壞了,什麼不好玩,玩殺手,當然,若不是此刻的前者,身上已經沒有了殺氣,林峯定然是斬立決。

說完,林峯轉身就走,因爲此刻的林峯,已然沒有了興趣。

“喂,你給我站住!”

見到林峯說走就走,最關鍵的,居然說自己無知,這一刻,傲雪氣的真要吐血三升,胸脯鼓動的瞬間,提着長劍,就衝向了林峯。

其實,若是換做平時,傲雪是不會這麼魯莽的,但是,這個時候的她,顯然已經是被林峯的話語,給激怒了,氣血上涌,失去了一顆冷靜的心。

聲音響起,林峯果真是停了下來,只是,不知爲何,忽然間,周邊的氣溫驟然冷了幾分,這突如其來的變化,讓奔跑中的傲雪,禁不住的打了一個冷顫。

林峯轉身,動作很緩,冷風拂過,吹起那額前的黑髮,露出一雙冰冷的眼瞳。

見到這一雙眼瞳,,傲雪那原本奔跑中的身形,卻是忽然的,硬生生的止住在了原地,這是一雙什麼樣的眼睛,僅僅只是一眼,就讓人有着一種墜入深淵、萬劫不復的感覺,不僅如此,在這一雙眼睛的注視下,傲雪感覺自己好似全身**着,站在了他的面前,任何的一切,無所遁形。

這還不算,面對着這一雙眼睛,傲雪有着一種生命無法掌控的感覺,似乎站在自己面前的,不是人,而是一個可以掌控生死的判官,他要你生,你就生,他要你死,你就得死,他的一個念想,就決定了一個人的生與死。

這一刻,傲雪的背脊上,不知不覺的,已經被冷汗所打溼,冰涼涼的一片。

“你若再往前一步,我定殺你!”

林峯冷言,放下一句話,轉身,離開而去。

身後,傲雪腳下一軟,一屁股的坐在地上,甚至連屁股上傳來的疼痛都是給忘卻了。

“呼!”

好久,傲雪纔是怔怔的緩過神來,吐出了一口長氣,那一剎,傲雪相信,若是自己真的往前跨出了一步,他,會真的殺了自己。

“哼,一點都不懂得憐香惜玉,哎喲,我的屁股!”

不過下一刻,傲雪就坐在地上哀嚎了起來,眼中,隱隱間,還有着淚花閃爍,只是,嘴角處,卻是不知不覺的勾起了一絲狡黠的弧度。

甚至,還有一種陰謀得逞的小小竊喜。

……

“什麼,小七去找林峯了!”

聽到手下來報,一白眉橫須、眼如鷹、鼻如鉤、顴骨微凸、身材消瘦的老者,嗖的一下,從座位上躥了起來。

對,老者的動作,就是躥,一個與年齡完全不符的動作。

“什麼時候的事?”

疾呼的,不只老者一人,廳堂內,原本一併喝茶的另外兩位老者,也是開口道,面露緊張之色。

“一個小時前,小姐動用了情報網,搜索林峯的位置,現在恐怕,已經交上手了。”

阿榮弱弱的回答道,額頭上已經冒出了豆大的汗珠。

小姐是三位老者的心肝寶貝,這要是真有個三長兩短,後果都不敢想象了。

可一想到那個林峯的手段,頓時,心中沒底了。

“還愣着幹什麼,立即去找。”

白眉老者大吼道,呼着氣,摩挲着雙手,來回踱着步子,一時間,也是慌了神。

而一想到林峯的冷冽,老者的白眉,完全的緊蹙在了一起。

三兄弟,當年在京城打下一片江山,後來聯合各大幫派成立海鯊會,隨着時代的變遷,如今的海鯊會,已然成爲了京城的一方諸侯,不過,後輩之中,從老一到老六,全部都是帶把子的,無一女性,這讓三個老頭,那是鬱悶無比,直到小七的誕生,這個只生男不生女的現象,纔是終得以打破,於是,小七一下子,就成爲了三位老者的掌心明珠,寵溺尤佳。

“大哥,小七吉人自有天相,不會有事的。”

“是啊,大哥,只要小七報出海鯊會這個名號,我想那個叫林峯的小子,應該也不至於痛下殺手的。”

兩位老者,紛紛安慰道,不過,心中,卻是都在打着鼓兒,七上八下。

“都怪我,平日裏寵溺太多,把她放縱慣了,如今……”

白眉老者暗暗自責道。

“不行,我要去找小七。”

說着,白眉老者,就要轉身離去。

然而就在這時,剛纔跑出去的阿榮,又跑了進來,氣喘呼呼,臉上還掛着兩道淚痕。

“阿…榮!”

見到阿榮短短的時間內,去而復返,特別是注意到那兩行淚痕時,白眉老者的心,不由疙瘩了一下,甚至於,此刻他的聲音,都是變得有些輕顫。

“會,會長,小,小姐,她……”

阿榮喘着氣,適才他衝出去,剛跑到門口,小姐居然回來了。

那一刻,阿榮感動的都快哭了,眼淚都是刷拉拉的流了下來,不過,很快,阿榮便就轉身,急急的又跑了回來,他要將這一個好消息告訴會長,以至於,都忘記了去擦掉那臉上的眼淚。

“噗通!”

白眉老者一屁股坐在地上,哪怕他經歷過無數的風雨、經歷過血一般的洗禮,此刻,當他聽到這個噩耗時,他就是一個普通的老人,一個血肉之軀的老人。

“小七,是爺爺們對不起你啊!”

老二、老三,此刻,也是一臉的沮喪、一臉的懊悔,老淚縱橫。

“爺爺,你們在幹什麼呀?”

這時,傲雪跨步走了進來,傲雪感覺自己的屁股還是有些兒痛,心裏恨的牙癢癢,不過,這個時候,眼前的一幕,頓時讓傲雪有些反應不過來。

這,都是什麼情況? “小七,你沒事兒!”

傲南天,激動的老淚縱橫,帶着一道旋風,眨眼就到了傲雪的面前。

“會長,剛纔,剛纔我是想告訴你們,小姐,她回來了。”

阿榮這個時候,補充了一句,然而,這話一出,無疑,頓時就遭受了一頓白眼。

“你若是以後說話再這麼吞吞吐吐,老子把你送到屠宰場去。”

老三一向堅毅,要知道,那個時候,他也是淌下了熱淚。

“我沒事。”

傲雪回答道。

“聽阿榮說,你去找林峯了?”

傲南天道,身後,二老,同樣是豎起了耳朵。

“嗯,我去挑戰了他。”

傲雪回答,眼神中,閃過一抹波動。

戀上腹黑真命天子 “那他……?”

聞言,傲南天呼吸一緊,緊張非常,又追問了一句。

“他沒殺我!”

傲雪呼出一口氣,心中依然有些餘悸。

“看來海鯊會,這個名號,還是有些威懾力的。”

身後,二老拍着胸脯,自我安慰了一句道,在他們看來,林峯之所以手下留情,定然是看在海鯊會的面子上。

“他根本就不知道我是誰,我也沒有報出海鯊會。”

傲雪擡起了腦袋,回答道。

“呃!”

這一下,衆人怔住了,顯然,對於傲雪的回答,有些反應不過來。

“是小七,讓幾位爺爺擔心了。”

然而,就在大家發怔之際,兀自的,傲雪來了這麼一句,眼神有些黯淡。

回來的路上,傲雪一直在糾結着林峯的那些話,還有林峯的那個眼神,回想起以前自己的種種,傲雪覺得自己真的是非常無知,若是當時,林峯真的殺了自己,疼愛自己的爺爺們,會怎麼樣,他們都一大把年紀了,還能承受這個白髮人送黑髮人的痛苦嗎?

還有爸爸、媽媽、哥哥、嫂嫂……,傲雪覺得自己很對不起大家,從小到大,滿滿的,只有自己的任性,讓大人們爲自己操心,爲自己擔憂。

此話一出,傲南天呆住了,身後,原本疾步上前的老二、老三,也是怔住了。

三人的臉上,都是寫滿了不可思議,感覺是不是明天的太陽,會打西邊兒出來。

“小七,你真的沒事?沒傷到哪兒吧?”

傲南天,不確定的問道。

在傲南天的記憶中,小七,啥時候說過這樣的話,這,還是那一個他們認知中的小七嗎?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