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沈安安抱著手臂站的遠了一些,覺得自己的臉燙的很,身上卻一陣陣的冒雞皮疙瘩。

楚煜眉頭微微聳起,看著那個突然疏離的女人,心中五味雜陳,卻也沒敢靠近。

他真的怕嚇到了她。

終於,電梯到了。

兩個人並排而立,本來不小的電梯里顯得有些逼仄。

電梯的里的冷氣開的很大,沈安安不由的打了個寒顫。

「你怎麼了?冷嗎?」

空中花園旁邊就是一個三層的副樓,頂層是剛剛朱心怡呆的套房,旁邊還有一些宴會需用的化妝間,功能室。

剛剛好像冷氣沒有這麼大。

沈安安言道,「有一點兒,不過馬上就到了,沒關係!」

楚煜看了一眼這電梯,剛要開口,卻忽聽咣當一聲。

燈光亂閃,電梯也倏然急速往下落。

「啊——」沈安安驚呼一聲,下意識的抓住了楚煜的手臂。

顯然,突如其來的狀況楚煜也始料不及。

兩個人完全站不穩。

楚煜手臂撐在牆上,勉強穩住了身形,緊緊攬住沈安安。

「安安,過來!」

「好!」

「彎曲膝蓋,背靠牆壁,扶好扶手。」

楚煜臨危不亂,看沈安安呆穩當了,又去按了呼救鈴,卻發現沒有聲音。

突然,電梯停止下墜,可燈卻倏然熄滅了。

周遭漆黑一片,一種壓抑感撲面而來。

沈安安心跳的很急,呼吸也有些急促。

聲音發顫著問,「是……是停電了嗎?」

楚煜聽到沈安安聲音不對,「安安,你怎麼了?」

「楚煜,我怕……我怕黑……」沈安安說話都開始有些困難。

楚煜一驚,什麼也顧不得,疾步奔了過去。

摸索了幾下,才發現沈安安早已坐在了地上。

蹲下身,將沈安安擁入懷裡,撫著她的背安慰。

「別怕,有我在!」

不似宮澤宸那般低而沉的磁性,楚煜的聲音如崑山玉碎般清朗悅耳,卻同樣有著讓人平靜的力量。

沈安安大口的呼吸了幾口,揪緊的心臟才忽然緩過來一些。

上一世眼睛受傷,眼前的東西都是模糊不清的,沈安安索性就每天蒙著眼睛不去看。

很長一段時間,她已經適應了黑暗的感覺。

可直到顧婉柔一鍬一鍬的往她的身上填土……

「啊——」

窒息的感覺幾乎扼住了沈安安的喉嚨。

猛的嘶吼出聲。

楚煜身體一震,感覺到懷裡的小女人一直在顫抖。

好似驚恐,又好似憤怒。

並非因為電梯事故的原因,而是因為其他。

「安安,別怕,別怕,我在這裡,我是你的初哥哥,我在……」

一句一句的安撫著,擔憂不已。

初哥哥……

這個名字,彷彿在哪裡聽過。

耳邊,好似傳來一陣孩子的笑聲,忽遠忽近,恍恍惚惚。

沈安安告誡自己要冷靜,必須冷靜。

可卻感覺頭疼欲裂,完全無法自控……

。 「『光刃』!」

危機時刻,瑟娜釋放的技能打中了飛來的巴掌,一同掀起植物碎裂后形成的輕微煙霧,僅僅是短短几秒,就足以讓我離開攻擊範圍了。

總之,這一次的掩護簡直是完美無瑕,就連我也不得不誇讚一下她了。

「幹得漂亮,瑟娜!」

「誒嘿嘿(o′▽`o)~」

難得的,瑟娜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還以為這種時候她應該會更加得意來着。

「神將庇佑我們度過難關,眼前之物沒有生命,唯有背後指使者,方為弱點。」

退到米莉兒身邊后,她又念起了那套教會的言辭,雖然說的倒也有道理,可是背後指使的傢伙要是知道在哪,我們也就不用耗著了。

現在能做的是什麼呢?要撤離嗎?不對,等等……就算要撤離,那些昏迷的傢伙們也該帶走吧,而且我們似乎沒有戰鬥的理由。

想到這裏,我看向瑟娜。

「瑟娜,先把那些昏迷的傢伙帶走!」

「喔喔(︶*)!」

說實話,剛剛那幾輪攻擊時我們沒有注意到地上昏迷的傢伙們,他們奇迹般的沒有遭受到任何來自任何方面的攻擊,要是再遺忘他們可說不下去了,至少也不應該無視。

「卡爾斯,巨型樹人就交給你牽制了。」

「我會保護好米莉兒大人和其他人的!」

得到了這樣的回應不知道是不是同意了,看到卡爾斯主動沖向巨型樹人,應該可以算作是同意了的樣子吧?

不管了,只靠瑟娜一個人絕對沒法在短時間轉移那些昏睡的人的,真是的,格林鎮本地的守衛就算了,為什麼連這群冒險者也……

「想要救走他們嗎?放心吧~我是不會傷害它們的唷~雖然你沒有完成我們的交易,或者說是……完成了一半?」

「誒誒誒?鴉溪和怪物做了交易(°Д°)?」

「笨蛋!只是它單方面決定好的交易內容而已!我怎麼可能答應啊!」

唔……被巨型樹人的話挑撥,雖然另外兩個人沒有說話,不過懷疑的目光倒是有和瑟娜一樣傳了過來,真叫人難受啊。

「既然你把交易完成了一半,那麼我們就把另一半內容改為拯救所有人吧~怎麼樣,是不是很有『英雄』的味道了呢?」

巨型樹人那傳來了玩味的嬉笑聲,好像一切都在它掌握之中一樣。

搞不懂為什麼會是這種情況,我不得不繼續和瑟娜一起把這群混睡不醒的傢伙脫離,在卡爾斯的極力掩護下很快就完成了目標。

最後,就只剩下巨型樹人腳下的巴爾桑了。

真是不小的困難啊……在巨型樹人的腳底下奪走巴爾桑,一個人想要在巨型樹人的腳下行動絕對沒問題,帶上一個沒有意識的人就……

不管啦!總之上就完了!想再多也沒辦法解決問題,只有一鼓作氣的上才行!

「瑟娜,掩護我!」

說完,我又一次朝着巨型樹人前進,我的舉動都在它的視野之內,它挪動龐大的身軀想要阻止我的行動,不過越是龐大的軀體就越是行動緩慢,這點在巨型樹人身上也體現了出來。

幾下踐踏和利爪橫掃,就連木刺也肆意朝我甩出,不過那麼巨大的目標攻擊著速度為優勢的我,絕對是不可能命中的。

其實巨型樹人只要抓住巴爾桑就好了,它也應該知道我的目標就是他,可不知道為什麼,巨型樹人就是非得執拗地攻擊我。

「『震蕩』!」

正因為它將攻擊全部強加在我這邊,卡爾斯再次抓住機會又在巨型樹人的身體另一側發動攻擊,頃刻間的激蕩透過它傳到了這邊,整個巨型樹人都因此搖晃了幾下。

「不過沒用的~就算你們把這些人帶走,中毒的傢伙們可不會因為你們的逃離而清醒~」

似乎是看出了我的想法,巨型魔物在穩固好身體后第一時間就說出了這種話。

地上突然一陣異動,眼前的地面上緩慢出現裂痕,正當我以為是剛剛卡爾斯的技能帶出的波盪造成的影響時,一根粗壯的樹根從我面前迅速生長,差點就被它撞飛了。

「『火球術』!『光刃』!」

瑟娜及時的釋放技能來阻截樹根上繁衍的樹藤,不過樹根的生長不只有一個而已,無數的樹根在下一個瞬間輪番破土而出,很快這裏就成為了一片棕色的樹林。

視線被長出的樹根遮擋,最後只能憑藉着記憶勉強走到了巴爾桑跟前。

背起巴爾桑環視着迅速生長出枝丫的樹根,要從哪裏逃離便成了問題,巨型樹人好像在樹根生長的時候暫時停止了進攻,多少給了我一些思考的時間……

可是方向感在這時完全被混淆了,到處都是一樣的東西,所以只能依靠聲音了吧。

「瑟娜!」

「在這裏唷,鴉溪ヾ(°°ゞ)!」

於是決定好了方向,每一次要迷路前就喊出瑟娜的名字,瑟娜一給予回應我就再度前進。

地上依然在不斷冒出樹根,樹根生成以後很快就會冒出綠芽,轉眼間又將樹林的區域擴大一些,從原本的縫隙邊緣不斷看到遠處凸顯出的樹根,真讓人懷疑這怪物是不是種樹的……

好在,無論樹林多麼茂密,聲音還是沒有產生多大的變化,直到最後,我終於走出了這片迷宮似的樹林。

「齊爾?」

本以為順着方向走出的地方會看到瑟娜,然而出現在眼前的卻是齊爾,似乎是早就出現在這裏的他,好像早就知道我會出現一樣。

「跟我來!」

「誒?!等等,瑟娜他們還在和巨型樹人戰鬥,而且我還背着巴爾桑……」

「暫且把他丟在這就行了,比起現在這些東西,我已經找到那個怪物的位置了!」

沒想到得到了這樣的消息,看起來能直接去找到控制巨型樹人的傢伙。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