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沈雲飛卻是臉色一變,他連忙看向天邊的那輪殘陽,看著殘陽如血般鮮艷的紅色。

沈雲飛的臉色,罕見的凝重起來,「帝王現,天地變!不好,方陽領悟帝王真諦,必然是心性大變!天一城發生大事,我們快走!」

沈雲飛大急,原本就已極快的速度,再次增加,用盡全力向著天一城跑去。只是,他距離天一城還有很遠,要趕到家裡,卻還需要時間。

養獸成妃 ……

此時,整個天通大陸,無數強者震驚。

很多人都看出了帝王血脈出世。不過這也讓很多人打消了奪取帝王血脈的念頭。

比如此時站在方陽對面的歐陽德。

歐陽德眼中滿是失望,「你竟然領悟了帝王血脈真諦,這血脈再也無法被人奪去了。可是為什麼會這樣呢?你還這麼小,這世上最難領悟的血脈,怎麼就會被你領悟了呢?」

歐陽德雙眉緊皺,忽然大聲喝道:「方陽,你要做什麼!」

方陽停止吶喊,方陽身上,散發出無盡殺意。

「我要這天,再遮不住我眼!要這地,再埋不了我心!我要把欺我之人,都斬盡誅絕!我要這世上,再無人敢生騙我之心!」

聽得方陽的話,歐陽德臉色大變,「你要稱帝,你要為王?!」

「如果這樣,就是帝王之願的話,那麼,我為帝王又如何?!」

方陽手中帝王槍,猛然散發出耀眼金光。

「歐陽德,我第一個要誅的人,就是你!」

「你還不行!」雖然震驚,但歐陽德無懼,「你所有的武學,都是我傳授的,你永遠都殺不了我。」

「是嗎?」方陽輕哼一聲,那你就試試,看看你能不能在我的槍下活命。

「帝王現世!」

帝王槍疾刺而出,帶著無盡威壓,向著歐陽德刺去。

歐陽德臉色大變。

這一槍,不是他的招式。

他對帝王血脈和帝王槍都不了解。

他不知道,這是帝王槍本身的招式。只要領悟帝王真諦的帝王血脈擁有者,握住了帝王槍,就會同時領悟帝王槍法。

歐陽德把帝王槍送給方陽,就是一個錯誤。

歐陽德大驚,他在一瞬間便開通血脈。

「龍槍變!」歐陽德連忙施展出自己的最強武技!

槍身立時幻化成一條銀色巨龍,迎向方陽的帝王槍。

「砰!」一聲巨響聲中,兩槍相撞。

槍尖對在槍尖上。

銀龍消失,金光消散。

兩個人所有的動作全都靜止。

槍不動,人不動。 槍不動,人不動。

卻有強橫的能量,從槍尖相對處散發出來,向著四周肆虐而去。

沈家大院內的花草樹木,眨眼間便被摧毀的面目全非。

一座又一座的房屋轟然坍塌,便是連沈家的院牆,都被那能量推倒。

放眼四顧,只有大廳和家主所住的房間依然完好。

看來這兩處建築不是用普通材料所制。天元商會那麼大的產業,自然也有遭遇危機時刻的準備。

家主的屋子,和那個足能容納數千人的大廳,就是原天元商會的防禦體系。

孫二娘眼見那數百弟子,被這能量逼得臉色蒼白,顯然已是有些抵受不住,而且方陽和歐陽德釋放的能量還再繼續增強,孫二娘連忙道:「所有人都進大廳!」

數百弟子聽從命令,連忙快速退入大廳內,避開那能量的衝擊。

這樣的戰鬥,已不是他們能夠參與的了。方陽和歐陽德展現出來的力量,已是超越了武師境強者所能發揮的極限!

他們都太強,沈家弟子所能做的,其實就只有拚命而已。

只是很短的時間,院子里除了方陽和歐陽德,就只剩下李長風和孫桓了。

沈紅是被沈青和沈虎直接抬進大廳的,孫二娘則一個人站在大廳正門處,緊緊盯著方陽和歐陽德。

血紅的夕陽,照在兩個人的槍上,把兩桿槍都映成了血紅色。

院子里一片寂靜,連一點聲音都沒有。

這個時候,如果李長風和孫桓上前幫忙的話,他們一定可以輕易殺死歐陽德。

可是兩個人卻都沒動。

因為方陽說過,這是她的事情,她要自己解決,她不希望任何人插手。

他們當然要尊重她的決定。

有些事情,不是別人可以幫著做的。

很多事情,都只能靠自己。

「咔!」寂靜之中,忽然有一聲極其細微的聲響發出。緊隨著這聲音之後,便是一連串的咔咔聲。

一直聚精會神的幾個人看見,歐陽德的龍槍上,有細密的裂紋出現。

龍槍,玄器。

此時,卻出現了裂紋。

它再強,也沒有帝王槍強。

裂紋才剛剛出現,便遍布了整個槍身。隨後,只聽嘩啦一聲響,龍槍一下子就碎裂開來,化成一地碎片。

和龍槍一起碎的,還有歐陽德。

先是歐陽德的手,也出現密集的裂痕,那裂痕一路上向,延伸到手臂,又蔓延到全身。

龍槍碎了,歐陽德也跟著碎了。

他自己說,連武王都不害怕。而現在,卻被方陽一槍擊碎!

帝王出世,天地皆驚!

這一槍的力量,有多強有多大,便是方陽自己都不了解。

唯一了解帝王槍有多可怕的人,就只有歐陽德。不過歐陽德再也說不出來了。

下一個了解這桿槍的人,也許同樣會死在這桿槍下。

但是,就現在來說,方陽其實勝得並不容易。

這一槍結束,天上的那輪落日,又恢復了正常的顏色。異象已消。

可是方陽的身上,卻依舊血紅一片。

這一次真的是血,是她自己的血。

她那十八處傷口,又開始流血。而且她的身上,又多出了數十道傷口,每一處傷口都在流血。

力是相互的,當她的力量,進入歐陽德體內的時候,歐陽德的力量,也進入了她的身體。

歐陽德的肉體在崩壞的同時,方陽的肉體也在崩壞。

只是,歐陽德先走一步。如果他能夠再堅持一小會兒的話,恐怕碎的人,就是方陽了。

這是一次險勝。

方陽現在的傷勢比沈紅還要重。

她手中的帝王槍已拄在地上,用來支撐她搖搖欲墜的身體。

白詩琪連忙從大廳中跑出來,開始給方陽治療。

李長風和孫桓也連忙衝過來,三個人把方陽圍在中央,「詩琪,三妹怎麼樣?」李長風擔心的問道。

「傷很重。」白詩琪的臉上也現出擔憂,「我能止住流血,但是卻無法讓傷口癒合。那傷口處有靈氣附著,我沒有力量把靈氣化解掉。」

「那怎麼辦?」

「只能等靈氣自己消散,三姐的傷,估計很長時間才能好。」

「只要沒有生命危險就好。慢一點好沒什麼。」李長風長長呼出一口氣,「三妹,接下來你就好好養傷吧。」

方陽點了點頭,眼角卻忽然留下一滴淚。

在知道歐陽德真正身份的時候,方陽忍住不哭。在得知父母身亡的時候,方陽忍住不哭。在親手殺死自己喊了十八年的『爺爺』時,方陽忍住不哭。

而現在,一切都已結束,方陽卻流下了一滴淚。

這是她懂事以來,第一次落淚。也許也是她這一輩子,最後一次落淚。

「快扶三姐去房間,我得給她繼續治療。」詩琪見幾個人都不動了,也不管方陽現在是什麼感覺,連忙說道。

「好,好。」孫桓連忙扶住方陽,就往大廳行去。

而李長風卻沒動。

李長風忽然轉過身,就看見有一行人,正從街道的盡頭走過來。

一行十三個人,最低的都是中期武師境界,其中還有五名後期武師,而走在最前面的一個中年男子,身上散發出來的氣勢,竟是超過了武師巔峰!

那是一名武王強者!

正是感覺到了這群人散發出來的強大氣勢,李長風才沒有動。

這群人的目標,就是沈家。

他們很快就走到了李長風的面前。

李長風則緊緊盯住人群前方的兩個人。他並沒有看那個武王,他關注的,是另外兩個人。

兩個他熟悉到極點的人。

李長風竟然在這群人中,看見了他的父親李不凡和母親馬芸。

「他們把你們抓來的?」李長風忽然問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