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沐秋雪一驚,忙側身躲避,同時手腕一抖,長劍刺向金瞳的胸口。

哪知,金瞳根本沒打算躲避,大巴掌一拍,便將沐秋雪的長劍拍飛,沐秋雪被震得連連倒退。

呼!金瞳的鐵拳緊隨而至,轟向沐秋雪的小腹。

金瞳的動作很快,根本不容人躲避,沐秋雪情急之下只得急速後撤,雖然一定程度上緩解了這一拳的威力,但仍是被打得倒飛出去,撞向一根石柱。

“秋雪!”徐灼身形飛躍,將半空中的沐秋雪的嬌軀抱住,身子一旋卸去衝力,隨即輕身落地。

徐灼看着懷着的沐秋雪,嘴角已溢出一縷鮮血。

“你來了……”沐秋雪面色慘白,擠出一絲笑容。

“對不起,我來晚了……”

徐灼的話還沒說完,就聽得“嘭!”一聲,李貴才被陸雲鵬一腳踹飛,貼着地面,連滾帶摔的撞來。

徐灼單掌一伸,穩穩的扶住了李貴才的後背,面色凝重。

對徐灼來講,如今李貴才和沐秋雪兩人都是他身邊重要的人,這兩人被這麼多人圍毆,他心中的怒火開始漸漸燃起。

李貴纔開始並未發現徐灼,他被陸雲鵬狠狠踹飛,正暈頭轉向的翻滾着,忽然後背有人用一股柔韌的強大力道撐住了自己,心中生出一絲訝異的情緒。

回身一看是徐灼,李貴才面無表情的“死人臉”上有了一絲異彩。

徐灼緩緩起身,目光冰寒的掃視唐嘯天,陸雲鵬,金瞳,以及周圍的唐府護衛。

被徐灼的冰寒目光掃過,衆人都有些心底冒冷氣的感覺。

“徐灼,今日……我定要將你生吞活剝!”唐嘯天咬牙切齒的道。

一名護衛頭領也適時的附和道:“家主說得沒錯,如今他們三人,兩個受傷,區區一個徐灼,面對家主和金少爺,再加上咱們這麼多人,只有被碾壓的份兒!”

“說得沒錯。”唐嘯天微微點點頭,臉上逐漸恢復了威嚴冷峻的神色,“你先回府向夫人報告,就說……我們已經將徐灼等圍困,明日一早就會帶着他的人頭回去。”

唐嘯天知道,此時蘇絳雪正在家中焦慮等待,他一想到自己女人心力交瘁的模樣,心中便是一痛,因此他要提前將好消息送回去,也好讓她早些寬心。

“還有,關於城兒被害一事……先不要告訴夫人。”唐嘯天忽然想到這一點,頹然一嘆。

罷了,與絳雪再重新生一個吧。

護衛頭領得了唐嘯天的命令,忙答應一聲,告退離去。

唐嘯天陰冷的目光投射在徐灼身上,“金瞳,殺了他!”

轟!

唐嘯天話音未落,金瞳已是兩腿一蹬,猛獸一般撲向徐灼,其速度之快,所過之處,一道的塵土飛揚,如同一柄刀將地面劃開一道溝壑。

“好強!”徐灼雙目一凝,騰蛇棍隨時可以爆發!

呼~!金瞳在距離徐灼十米之內時,身子陡然躍起,形成了居高臨下之勢!

半空中,金瞳雙拳連連轟出,密密麻麻的拳影傾瀉而出,朝徐灼籠蓋過去,每一拳都帶着擊碎空氣的砰砰之聲!

嗡~!徐灼雙手一翻,騰蛇棍呼嘯而出,瞬間在他面前形成一大片模糊棍影,如同盾牌一般將金瞳的拳影擋在外面。

蓬蓬蓬蓬……

拳頭和長棍不斷撞擊在一起,發出令人耳膜鼓脹的撞擊聲。

此時,徐灼訝異於金瞳的強悍實力,而金瞳心中的震撼,卻是比他還要大。

金瞳很清楚自己在開啓血脈能力之後,實力有多恐怖,照他的估計,自己三招之內就可以將徐灼擊斃,可是如今近百招過去了,徐灼竟然能面不改色的將他的攻擊一一接下!

“我是靠血脈能力才達到現在的實力,他沒理由在這麼短時間內,變的這麼強!”金瞳眼中兇光乍現,愈來愈強的殺氣在他體內瀰漫開來。

不過沒等他發作,徐灼的騰蛇棍已是氣勢一變,狂風驟雨一般朝他砸過去!

徐灼的感知何其敏銳?金瞳準備爆發的一瞬他就感知到了,立刻一陣狂砸,要將金瞳的氣勢硬硬壓下去!

每一瞬間,都有數百道棍影砸向金瞳,而金瞳則雙臂一擡,強健的骨骼和寬大的骨質關節,將他的頭部要害緊緊護住,仍憑徐灼長棍砸落,沒有絲毫反應。

這防禦,簡直強的變態!

“百戰崩龍勁!”徐灼一棍接着一棍的砸中金瞳,而每一棍中都有着穿透力極強的崩暴暗勁、螺旋暗勁!

蓬蓬蓬蓬……

仍憑徐灼的長棍不斷砸落,金瞳身體始終穩若磐石,但是他的雙臂卻開始變得紅腫起來,皮膚下也透出了根根血絲。

顯然,徐灼的崩龍勁透過皮膚,傷了金瞳內部的筋肉血管。

“徐灼這個小畜生!”唐嘯天一旁觀戰,臉色陰沉,對於徐灼所表現出來的實力,他很訝異,因爲他看得出,如今金瞳和徐灼表現出的實力,已足以媲美一階鬥兵!

“是什麼時候,鬥兵這麼輕易就能達到了?”唐嘯天心中無比憤怒不甘,“連小畜生都能做到,老天真是不長眼!”

看着唐嘯天泛着鐵青的臉色,一旁的陸雲鵬也心中也是暗暗吃驚,雖然他並不能確定金瞳和徐灼的實力達到了什麼層次,但是他能確認的是,如果此時是他上去,在對方手下絕對撐不過一個呼吸!

“就算實力強又如何,他最多與金瞳拼個兩敗俱傷,但我們這裏還有這麼多人,徐灼到最後還是難逃一死!”陸雲鵬這麼一想,心中倒也踏實了些,眼光流轉處,卻發現沐秋雪正緊張的觀戰,顯然很是擔心徐灼的安危。

看到這女人,陸雲鵬眼中流露出複雜之色,想當初自己拼死爲她上臺比武,而如今兩人卻是你死我活的對立關係,還真是天意弄人!

“在這世上,沒有人不爲自己考慮……二小姐,你也別怪我。”壓下心中的愧疚之意,陸雲鵬繼續觀戰。

而此時,兩人的戰鬥也陡然發生轉折。

一直處於被動挨打地位的金瞳,忽然大手一抓,竟將徐灼的騰蛇棍給牢牢抓在了手中!

金瞳的手骨頭粗大,比普通人的大了足足兩三倍,這一抓下去,就如同一個大鐵鉗將長棍鉗住一般!

見此一幕,唐嘯天一方是大喜,而沐秋雪則是大驚!

誰都能看得出來,徐灼最強的是棍法,一旦他的棍子被人拿下,靠一雙拳頭跟人家對拼,只有被完虐的份兒!

“金瞳,幹得好!”唐嘯天喝道。

沐秋雪則手握長劍,準備出手相助。

唯獨李貴才站在原地,有滋有味的看着徐灼和金瞳兩人各抓長棍的一端,心中好奇:自家主人和那大個子怪人,接下來要做什麼? “哼!”金瞳怒哼一聲,手猛地一拽,就要將徐灼的長棍奪過來。

徐灼卻並未鬆手,反倒是借力躍起撲向金瞳,一腳踹出,正中金瞳的下巴。

金瞳身子踉蹌着倒退兩步,但手並未鬆開騰蛇棍,反倒是另一隻手也猛地伸出,一下抓住了騰蛇棍的中間位置。

咔嚓!金瞳大手關節猛地一縮,頃刻間如鐵鎖一般牢牢鎖住了長棍。

“被鎖龍手抓住,休想掙脫!”金瞳冷冷開口。

徐灼心中一驚。

金瞳騰出另一隻手,高高舉起,就要朝徐灼砸下。

徐灼猛然將雙臂一分,兩手各抓騰蛇棍一端,身子猛地一旋,頓時騰蛇棍也隨着轉起來!

要知道,金瞳的手臂還牢牢抓這騰蛇棍的中間位置,徐灼這大力一轉,直接順帶着將金瞳的手臂反方向擰了過去!

“咔咔咔……”

一陣骨骼斷裂之聲,金瞳的右臂直接被擰成了麻花狀!

“啊~!”金瞳忍着劇痛,左拳狠狠砸落,嘭!的一下,將徐灼砸飛出。

徐灼空中身子一翻,輕身落地,不過胸口被砸的位置,一陣火辣辣的疼,估計是骨頭受了傷。

不過再看金瞳,扭曲的右臂已無力的耷拉下來,顯然他受的傷也不輕。

不過重要的是,金瞳手骨碎裂時,鬆開了騰蛇棍,徐灼被砸飛時,已順勢將騰蛇棍奪了回來。

“徐灼,我殺了你!”金瞳緩緩挺直了腰身,雙目中充滿了殺意,對於右臂的傷勢,似乎渾然不覺。

啪啪啪……

一陣細密的骨骼炸響,金瞳那被擰成了麻花狀的手臂,竟緩緩轉回了原來的位置,被擰碎了的骨片,已再度長好了。

嗤!嗤!

自金瞳的兩個掌心之內,突出兩根森白的骨刺,每根骨刺都有一米左右,末端尖利,如同兩柄骨質的短矛一般。

“這能力果然可怕!”衆人看得一個個都心驚不已,骨頭擰碎了還能復原,這簡直就是不死之身了!

“這下徐灼死定了!”

“徐灼能把事鬧到這個地步,讓唐家傾巢而出的對付他,也算值了!”

“雖然唐楚城死了,沐秋雪背叛,但是有了金瞳,今後唐家勢必要一飛沖天了!”

衆人各懷心思。

就在這時,金瞳兩腿陡然踏地,轟的一聲急衝向徐灼,兩柄骨刺快速刺出。

徐灼揮棍迎擊。

金瞳的骨刺快如暴雨,幾乎無法用肉眼分辨。而徐灼的騰蛇棍則舞動的密不透風,將金瞳的突刺一一擋下!

“喝!”金瞳陡然大喝一聲,骨刺交叉刺向徐灼,徐灼則長棍往地上一支,將身體撐起兩米多高,半空中騰蛇棍劃過一個半圓,轟然砸落。

金瞳舉骨刺招架,豈料徐灼卻空中身子一轉,長棍變下砸爲橫掃,避開金瞳的骨刺,狠狠抽在了金瞳的腰身上。

蓬!的一聲悶響,金瞳的腰部猛地向內陷了一寸有餘!

替嫁嫡妃:太子滾開 這一棍所爆發出的暗勁,直接將金瞳內部的血肉、骨骼轟碎!而螺旋暗勁的餘威不減,又衝入金瞳腹內,狠狠絞割着臟腑!

金瞳悶哼一聲,連連倒退數步,體內的劇痛讓他眉頭緊皺,額頭也滲出了汗珠。

不過不等金瞳稍有喘息,徐灼便再次欺身上來,身形如鬼魅一般在金瞳周身閃爍,同時帶着萬鈞之力的騰蛇棍也不斷落下!

乘勝追擊,徐灼怎麼能放過這種機會?

蓬!蓬!蓬!……

每一棍下去,金瞳身體上都會出現一處凹陷,並且伴隨着骨肉碎裂之聲!

金瞳周身都是劇痛,自然影響了其速度,骨刺雖然還可抵擋,但是徐灼每轟出十次,他最多抵擋三四次罷了。

“怎麼會這樣!”唐嘯天、陸雲鵬等人看着金瞳被動挨打,一個個臉色難看的很。

就算不死之身,也經不住這麼打吧?如此下去,金瞳渾身的骨骼肌肉臟腑,恐怕都要被打碎了!

“金瞳,我命令你,殺了他!立刻!!”唐嘯天面露瘋狂之色。

“啊——!”金瞳忽然一聲怒吼,渾身肌肉緊繃,皮膚下面出現一個個鼓包,緊接着一根根帶着血絲的骨刺從他體內爆射而出,朝四面八方呼嘯射去!

確切的說,這些不是骨刺,而是金瞳體內被徐灼打碎的骨茬!憑藉操控骨骼的血脈能力,他將這些骨茬射出,要擊殺徐灼。

噗噗噗……

密密麻麻的骨茬射出,徐灼不由一驚,他沒想到自己一頓棍子,將把金瞳逼到如此境地!他連忙抽身後退,長棍揮舞着抵擋一片片射來的骨茬!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