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沒想到時過境遷,自己又再度回到了這裡,而玉珠則一直苦苦等候著他回歸。

就在玉珠滿臉幸福的擁抱著邪神時,她忽然感到胸口一涼,那柄黑色紋龍斷刃貫穿了她柔軟的胸膛。

玉珠睜大了眼睛,滿臉不解的望著自己的夫君,「夫君,為什麼……要殺我。」

邪神用手輕輕撫摸玉珠的臉龐,眼中流露出少有的柔和之色。

「我馬上會來陪你一起死,」邪神說完后望向羅征:「要抹消我,還是融合我還請快快動手,這樣的花樣只是浪費時間。」

邪神原本認為自己一死百了,也沒什麼可畏懼的,可玉珠的出現擾亂了他的心境,甚至讓他有了一絲想要苟且活下去的意願。

邪神討厭這股意願,硬生生將其湮滅在萌芽狀態,甚至親手結束了玉珠的生命,聲音也變得冷冽起來。

「夫君,主為何要殺你!你做了什麼不好的事嗎?」玉珠忍受著胸口的劇痛說道,即使自己的生命都被這個男子終結,她依舊為邪神擔憂。

外面的世界是什麼樣的,玉珠不清楚。

玉珠只道邪神在外面闖夠了便回歸主的體內世界,心中別提有多激動。

但忽然出現的變故,讓玉珠始料未及。

邪神的心微微顫了一下……

成王敗寇。

如果他是贏家,現在羅征的體內世界也能歸屬於自己,他就能帶著玉珠風風光光站在這個世界的巔峰上俯瞰眾生,輸家就只能蜷縮在陰冷的洞穴中,讓自己的女人為自己陪葬!

「我沒有做錯什麼,」邪神幽幽的說道:「我只是敗了而已。」

「敗給了主……」

秀珠已明白了什麼。

她了解自己夫君的野心,他曾說過,此生最想擊敗的對手就是主。

當邪神第一次提及的時候,秀珠就捂住他的嘴巴,讓他不要再提。

造物主無所不知,無所不能,又豈是邪神能夠擊敗的?

可夫君一意孤行,秀珠只能順應他的意見,布局算計主,結果自然是失敗的。

幸好造物主寬宏大量,原諒了邪神。

夫君離開這個世界后,又再度對主出手了?這一次主恐怕無論無核都不會原諒他了……

換做其他女人,現在面對羅征恐怕已開始苦苦哀求,但秀珠並沒有這麼做,她只用含情脈脈的眼睛盯著邪神,夫君若被主賜死,她自會一同隨他而去。

「我說過我改變了主意,我不會殺你,」羅征將話重複了一遍,「畢竟,你的離開對我的體內世界也是好事,何況這一切完全是我一手造成的……」 邪神眼中流露出不置可否的眼神,他想知道羅征在玩什麼花樣。

「從某種程度上來說,你就是我,」羅征繼續說道,「或者說你是我投射在這個世界中所有的邪念與怨恨。」

世界本身是有一定意志的,羅征很早就知曉。

在邪神沒出現之前,羅征體內世界也是亂七八糟,種族之間相互傾軋,即使是人族都終日爭來斗去,只要羅征不干預,這個世界中富有野心的生靈們,總能鬧出不小的動靜。

而這一切紛爭,隨著邪神的出現而結束。

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有一段時間,羅征甚至還很感激邪神,體內世界在邪神的管理之下變得井井有序,諸多大國之間不再發生戰亂,不同種族之下也不會相互怨恨,厭憎。

當時羅征以為這是邪神的功勞,或者說在青玉之靈開口之前,羅征依舊是這麼認為的。

可青玉之靈為羅征解答了這個問題。

邪神就是所有邪念與怨恨的集合體,他的誕生不是巧合,是一種世界之劫。

這種世界之劫很少見,一般只會出現在始生之地中,而正好羅征的體內世界就是一個小小的始生之地,當然所有的邪念與怨恨彙集為邪神一體后,體內世界中的生靈們自然平和下來。

秀珠張大了嘴巴,滿臉不可思議的看著造物主,她沒想到自己的夫君竟是這個來歷。

邪神則是一臉不在乎的表情,「那又如何呢?」

「我如果殺了你,體內世界會再度陷入動亂中,這對於我有弊無利,可放了你,你一定會找我的麻煩,」羅征一邊笑著一邊伸手手指朝著玉珠輕輕一點。那柄黑色龍紋斷刃從玉珠體內拔出,如花兒一般綻放在她白衣上的鮮血盡數回到傷口內,觸目驚心的傷口也在瞬間被自愈。

其實羅征未必殺得了邪神。

只要體內世界有生靈存在,就會有諸多紛爭,就會有怨恨,仇殺,憎惡,傾軋……

邪神是與他體內世界伴生而來的,就算羅征將其覆滅,等到下一個世界之劫降臨,那些負面的一切依舊會再度匯聚起來,邪神依舊會重新誕生。

他也許沒有這一世的記憶,也許容貌不同,甚至於形態都改變,但他依舊是邪神。

「主的意思是可以饒我夫君一命嗎?」 一念強寵:愛你成災 秀珠心中燃起了一絲希望。

羅征點點頭,「把你寄靈地的屏障撤掉,融回我的世界中,我可以饒他。」

邪神默默地看著羅征,自嘲一般的笑了笑,方才說道:「就算我不撤掉寄靈地,你應該也有辦法?」

「從你身上找到辦法不難,」羅征說道。

邪神輕輕的吐了一口氣,才說道:「走吧……」

邪神的寄靈地一直存在於羅征的體內世界,從寄靈地建成后,羅征就不曾進去過。

後來黑船的人用手段,將寄靈地與羅征的體內世界徹底隔開,羅征就算想要進行干預都不行了。

羅征念頭微微一動之下,羅征,青玉之靈,九五二七還有邪神與秀珠,已出現在高空之中,在不遠處有一層雲霧彌散的空間,那空間內就是邪神的寄靈地。

當眾人來到這瀰漫的雲霧邊緣時,邪神將須彌戒指輕輕一翻,手中已多了一枚黑色的令牌。

「咔!」

他伸手一捏之下,這黑色令牌已被他捏的粉碎。

令牌碎裂后,那些彌散的雲霧彷彿失去了某種力量的支撐,開始不斷地消散著。

在雲霧徹底消散后,羅征就感覺一絲奇妙的變化,他感覺自己的世界與寄靈地重新恢復了聯繫。

「嗡!」

羅征伸手輕輕一揮之下,邪神等人再次與自己一道消失,下一刻也出現在寄靈地中。

離開羅征的這幾年,邪神將寄靈地經營的不錯。

雖說寄靈地的空間比羅征的體內世界要小,但邪神充分利用了其中的空間,整個世界中幾乎沒有海洋,皆是陸地。

在這片陸地之中,四處都是黝黑的大山,每一座大山下方都有一個小小的國家。

羅征俯視了一眼,臉上流露出一絲異色。

下方諸多國家正在展開激烈的戰爭,遍地屍骨,即使在萬丈高空依舊能聞到濃厚的血腥味。

權妻 「你的寄靈地中的生靈,怎廝殺的如此厲害?」羅征皺眉問道。

邪神冷哼了一聲,「只有不斷地廝殺,才能誕生強者!」

羅征微微搖了搖頭,目光就落在這個世界角落中的一座高山上,這座山上一道道白色弧光不斷地跳動著,這弧光顯然就是此前邪神動用過的神道道蘊之一。

青玉之靈注意到這弧光后,目光同樣也是一閃,眾人便朝著那高山飛掠而去。

「噼啪……」

在山的頂部生長著一棵大樹,樹已被劈的焦黑,在樹下的地面中鑲嵌著一顆白色的寶石,所有的弧光都是從這顆白色寶石中綻放出來。

山溝知萬界 「羅征,這就是你說的第二個破綻!」青玉之靈也有些激動。

羅征融合了血元神道后,融道能量原本就只剩下兩個破綻而已!

不過青玉文明為了尋找最後兩個破綻,也耗費了太多太多時間,且根本沒有一絲線索,通過血元神道的那枚梵文找到了其中一個破綻的線索原本就讓青玉之靈倍感幸運。

他覺得青玉文明與羅征相遇,就是冥冥之中的命中注定,可更讓青玉之靈無語的是,羅征體內世界中放出去的生靈,居然就這麼找到了第二個破綻……

也許,羅征真的能成為補全融道能量的那個人。

就算現階段沒能補全,他也是最有機會的那一個!

「你是怎麼找到這塊寶石的?」羅征問道。

完全解開寄靈地后,羅征可以窺探邪神的記憶,但他沒有這麼做。

「在彼岸二重天中,」邪神說道。

「彼岸二重天……」羅征流露出一絲訝異之色。

一般超級勢力的族人和弟子們,根本不會在一二三重天內逗留。

羅征與凌霜剛剛踏足彼岸時,也是因為羅征手中有一枚天葵神廟的密匙,凌霜才耐下性子陪自己闖天葵神廟,實際上凌霜當時的意見,也是想帶著羅征前往四重天。

畢竟到了四重天內,就能夠獲得本族的支持,比自己在彼岸中苦苦摸索要好得多。

所以一到三重天其實是很荒涼的,大概只有像邪神這般無門無派的人才會在其中漫無目的的遊盪。 「我在二重天的邊緣處發現了一座被掩埋的神廟,名叫天執神廟,此前應該是被掩埋的緣故無人找到這座神廟,神廟已經破落了,可以隨意進出,這顆蘊藏著神道道蘊的寶石,就在天執神廟的中央,」邪神如實說道。

「天執神廟?」羅征思索了一下。

「我不曾聽聞過這個天執文明,」青玉之靈搖搖頭。

一輪混沌的歲月就漫長的可怕,而彼岸是一千多個混沌紀元累積的世界。

在這些混元紀元中,除了主宰級勢力外,還有各種超級勢力,一般勢力,甚至於諸多大族,藏匿在其中的秘密太多了,青玉之靈沒聽說過很正常。

「我拿到這顆寶石后,又得到了另外一條線索,」邪神繼續說道:「這條線索指向十重天的一個秘境,我按照線索的指引,在十重天中發現了一條綿延數千里的地下洞穴。」

邪神前往十重天的時候,實力已經很強大,當時「吸魂魔」的威名已經在彼岸中傳開,他完全可以直接進入十三重天內。

那時候的羅征已經前往彌天神廟,在彌天神廟中探索。

邪神孤身一人穿過了地下洞穴,便尋覓到了第二座天執神廟,而這件文明之器就是從第二座天執神廟中獲得。

「好奇怪的文明……」聽邪神說完之後,青玉之靈滿臉都是不解之色,「一個強大的文明必定是有能力進入更高重天的,如果這天執文明藏匿在色界之中,只有一個理由,就是和我們一樣是為了躲避仇家的追殺。」

「可是……」青玉之靈接著說道:「就算他們願意藏在色界中,一般也會選擇暗域之中,畢竟在暗域內更安全,為什麼要選擇十重天?」

每降下一重天,對彼岸生靈的實力也是一重壓制,而且壓制的力度非常大。

承受著十重天的壓力,文明之器還能發揮出如此強大的威力,這個天執文明的實力不容小看。

「我不知道,」邪神搖搖頭說道。@^^$

「天執文明沒有與你溝通過?」羅征問道。

「溝通?」邪神想了想后露出一絲無奈的笑容,「隨我來,你們看到文明之器就能了解。」

幾人隨同邪神來到了世界中央,邪神閉上眼一會兒后,世界的中央隱隱有一個虛影出現,那是一個銀色的正方體,當它浮現時,就在空中緩緩旋轉著。

「這就是天執文明的文明之器,」邪神說道。

羅征的目光凝視在銀色正方體上,正方體的左側表面光滑如鏡面,但另外一邊則坑坑窪窪,似乎受到不小的損傷。!$*!

不用邪神解釋,羅征也知道這東西的損傷是怎麼來的。

雖然文明之器不曾完全燃燒,但畢竟造成那毀天滅地的一幕,燃燒之下自然對文明之器有損害。

當邪神靠近時,一個沒有絲毫感情的冰冷聲音從正方體中傳來。

「離淵族之殤任務失敗,獎勵取消。」

「滅鼠使命任務失敗,獎勵取消。」

「渾源之靈結晶任務失敗,獎勵取消。」

「叮!渾源大世界中擊殺人數達四千六百三十三人,達到十分之一,給予丙等獎勵,肉身強化本源一枚……」

那冰冷的聲音,竟是在說邪神的任務失敗。

但這聲音沒有絲毫情緒,即使邪神失敗了,也沒有苛責的意思,彷彿正方體中不存在真正有智慧的靈魂,一切都是既定的聲音。

「……」

「……」

「……」

羅征,青玉之靈和九五二七面面相覷。

邪神才說道:「我承載了天執文明的文明之器后,就只有這個沒感情的聲音和我溝通,它會根據周圍的情況不斷向我發布任務,如果按照它發布的任務完成後,就會給於我獎勵。」

「為什麼會有這麼奇怪的文明……」九五二七無奈的笑了笑。

羅征盯著那正方體說道:「混沌存在的時間那麼長遠,其中誕生了各種各樣古怪的文明也是正常。」

青玉之靈思索了好一會兒才說道:「應該是這個文明的強者們全部陷入了沉睡,這個文明之器選定了一個代言人後,一切都按照他們準備好的模式進行……」

青玉文明中除了青玉之靈外所有生靈也陷入沉睡,而青玉之靈也是在羅征和鳳歌闖入黑潭后,才得以蘇醒過來,如果青玉之靈也願意沉睡,青玉文明也有可能採取差不多的方法,發布一個個任務,一點點誘導羅征變得強大。

從這一點來看,天執文明的做法很有可取之處。

「可這天執文明為什麼如此殘暴,發布的任務都是滅殺其他種族?」羅征問道。

「它應該是根據性格來安排的,」邪神說道:「一開始這文明之器發布的任務還算正常,也許是察覺到我喜歡殺人後,它就開始不斷發布擊殺任務。」

這也是所謂的近朱者赤,近墨者黑,這件文明之器有自己的一套邏輯進行判斷,以最適合的方式引導自己的代言人。

「真是一個有趣的文明,」青玉之靈微笑著說道:「現在寄靈地已解封,羅征你可以將其引導在自己的體內世界中進行承載,就不知這件文明之器是由什麼道之真意進行承載。」

邪神被回收,寄靈地自然也回收了。

此前邪神將文明之器都開始燃燒,這件文明之器也只是停止燃燒而已,沒有給邪神降臨懲罰,所以青玉之靈判斷這件文明之器抗拒羅征的可能性很小。

青玉之靈說完,羅征就以詢問的目光望向邪神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