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沒有一個人知道,得到的情報絕對不是如此,絕對不是這樣的,一個個的低頭認錯,不敢言語。

這一戰。

第16師團可以說是全軍覆沒啊。

中島今朝吾本人更是自從1902年在日本陸軍中央學校畢業後,歷經多次戰爭,幾經生死,幾經惡戰,從一個小小炮兵晉升爲一任師團長,從沒經歷過這樣的慘敗。

手下接近一萬八千名從京都、奈良招收來的子弟,就這般死了。

他渾身顫抖的看向了自己的***,“我有負天皇對我的信任,我辜負了那些孩子的父母,我該切腹謝罪,以死謝罪啊。”

“嘩啦!”一聲拔了出來。

這位本該在南京城內造下無盡殺戮的劊子手,這一刻,要在這裏切腹自殺了。

師團全軍覆沒,他一個師團長,還有何顏面去見同僚,去見天皇啊,“啊!”的一聲,刺向了自己的肚子。

“將軍,不可啊。”

手下人立刻阻攔,“將軍,勝敗乃兵家常事,這些支那軍人來歷神祕,多半是美國人在幫助他們,你要將掌握的訊息,告訴石根將軍,而不是意氣用事啊。”

“是啊,現在日中戰爭纔剛剛開始,帝國正是用人之際,你要戴罪立功啊。”

“這次的失敗不能怪罪在您一個人的身上,是情報有誤,這才致使師團全軍覆沒的。”

衆人緊緊的握住了***。

“啊!”的一叫。

中島今朝吾還想掙脫,卻是掙脫不開了,呼喊道:“讓開,都給我滾開。”

“將軍,你要冷靜啊。”

“將軍,你要親自把情況告知石根將軍啊。”

“······”

中島今朝吾這才慢慢的恢復了平靜,咬了咬牙,還是慫了,看着***,看着自己的手下們,咬牙說道:“那就帶我去見石根將軍,我要向他謝罪,辜負了他的信任,在他面前,切腹自盡,讓他把我的話,告知天皇。”

“是!”

手下人這才鬆開。

隨後帶着一衆第16師團的剩餘人員,前往湯山,去見鬆井石根。

當然,這也代表着他將要離開南京城內。

韓立會讓他得逞嗎?

這明顯不可能。

韓立與此同時,也在採取行動。

他坐在坦克內,看着全息地圖,一點點的找到了中島今朝吾,幾乎看的一清二楚,雖然聽不到談話,卻也淡淡一笑,“看樣子是想走啊,哼哼,那是不可能的,你個癟犢子,進了南京城,就別想活着出去。”

咬牙發狠的離開了大火之後,就拿起通話器呼喊道:“坦克停下,馬上都給我停下。”

“是!”

二十幾輛坦克全都停下了。

衆人均是一愣,不明所以,在他們認知裏,是要趕緊逃命,趕緊離開這裏的,停下幹什麼啊,“韓長官,你有事吩咐?”

“韓長官,咱們還是趕緊撤吧,此地不可久留啊。”

韓立撇嘴道:“我聽你們的,還是你們聽我的啊,一個個的沒大沒小,什麼時候說什麼話,知道嗎。”

“是!”

所有人閉嘴了。

韓立這才接着說道:“周衛國,這些人暫時交給你了,記住,你帶着這些人在周圍搜尋山本雄一這些剛纔倖免於難的殘兵敗將,務必一個不留。等把他們殺了,然後你就帶着坦克去找李雲龍和龍文章,記得,招兵買馬,招的人越多越好,知道嗎?”

“是!?”

周衛國立刻敬禮回答,卻也好奇的問了一句,“韓長官那您呢,您這話的意思好像是不跟我們一起行動啊。”

“哼哼,我要去抓個該挨千刀的傢伙,來個斬首行動。”

韓立一躍跳下了坦克。

呼喊道:“孟繁斌、迷龍,帶上咱們的人,還有種族的彈藥和**,跟我來,快。”

“是!”

“是!”

二人拿起AK47,又收集了一些82式無柄鋼柱**,還有最初在金陵女大那二十來人,一起緊隨韓立,跟着衝殺離開了。 第二百五十三章 春意盎然

時間流逝飛快。日月交替,瞬間十天就過去了。

葉清揚也在戒指的空間之中待了十天,每一天除了固定的體術和鬥技的練習以外大部分的時間都是用在閱讀構裝知識和練習製作構裝上面了。

現在的葉清揚,可以熟練的製作基礎的一階初級構裝。

防禦、敏捷、力量、猛擊、攻速。最平常的五大構裝已經被葉清揚全部精通。另外火焰和雷電屬性的一階初級構裝也被葉清揚學會。在基礎上會附加自身能力的百分之二的火屬性或者是雷電屬性的額外攻擊。

這些構裝雖然都是最簡單的構裝,不過也是一個構裝師最基本入門的構裝,要想全部學會需要八級構裝師的等級,而葉清揚現在剛剛步入四級構裝師的門檻。但是,這一級的提升讓葉清揚對自己又有了更大的信心,他的握筆平穩度以及魔法細線的輕重度也被精確了更多。

各種知識的融合融匯成爲構裝,所以葉清揚的知識方面十分寬廣。大量的積累讓他對世界的歷史越來越通曉。甚至一些數學幾何一類的知識他已經是瞭如指掌。一些基礎的運算葉清揚能夠用最短的時間算出來,讓尊皇都爲之驚歎。

現在葉清揚的個人構裝成果,也只有一個炎陽之矛。畢竟葉清揚的主要核心還是放在研究基礎上的,要基礎都沒喲做好還談什麼研究高級的個人構裝,炎陽之矛也屬於葉清揚的一時靈感,而且也只是最低級的一階構裝,雖然對個別種族有着強大的殺傷力,但是終究也只是一個一階構裝而已。

一階構裝從力量增幅上來說真的很不適用在一些強者的身上,四階甚至五階的構裝增幅在百分之四十以上,而一階構裝只有百分之二十左右。這就是最大的差別,進入百分之三十以上的增幅,每增加一個百分點就等於上升了一倍的價格!

甚至一個五階的個人構裝,只要是增幅相對,至少能賣出十幾個億的價格!這對於一流門派就等於一個不小的支出。然而一個五階的個人構裝,根本就是稀世珍品,能夠製作五階個人構裝的都是聖構裝師的最高級別的層次的。

這些老傢伙不是一心鑽研就是一個隱世不觀世俗的老怪物。對此五階的個人構裝根本就是可遇不可求的。有運氣了,能夠得到一件,沒運氣了,啥也不可能。到現在爲止,還沒有聽說過幾個五階構裝套裝。而且都是出現在上萬年前的!

葉清揚快速的翻動着書籍,知識海洋不停地向他的腦袋之中匯聚。因爲特殊的原因,他的智慧也是分爲幾個級別的。而現在葉清揚正在奔着第二階去,到了第二階他在各方面的思維就會有一個更好地上升。

至於葉清揚的修煉,沒有被擱置下來。在忙葉清揚也有抽出來小半天把自己的修煉進程向前推進一些,這是他的首要任務。就算構裝的實力再強也不能在戰場上隨意使用,更不要說收益了的人,他們又不是追隨者怎麼會一直在自己的身邊?

葉清揚體內的大樹還沒有停滯生長。自身的幻境空間越來越大,越來越大。到了現在除了一顆大樹和一片草地以外還有不小的藍天空間,然而再往外一些確實一片黑色的虛無,這代表着葉清揚必須要靠實力一點點的脫開。

在這裏兩個魂獸可以休息,千機珠和所屬的武器都可以在這裏放置。而且還對空間有着不小的好處,他們的精神進入就代表着葉清揚剩下的實力進入了這塊空間,每一個武器或是魂獸的精神進入黑色的虛無就會被擊退一米左右,而這精神也不耗費武器或是魂獸的能量,只是一個確認的形式。

現在這塊空間只有三百多平方米的大小。高足有三十多米!這都是樹的功勞!大樹現在雖然還沒有太多的樹葉,但是他的高矮足有十七米多,再加上一些實力的拓展才得到這些空間。而在生命之樹上,枝杈分錯。在最下面的地方,一根枝幹。上面的兩個小分叉上掛着七八片金色的葉子,這是葉清揚血脈力量得來的精華,也代表着他的實力。而七彩的光芒圍繞着金色的葉子不停地舞動着。另外還有一顆海藍色的果子!這是深海之炎結成的果子。葉清揚不知道有什麼作用,只不過尊皇說這是力量的結晶,在沒有必要的時候不要輕易動用,而在危險的時候尊皇也會教導葉清揚怎麼合理使用這塊幻境空間的一草一木,這裏是遼闊的疆域,只要自身的實力變強就能得到更大的空間。

據說每個尊皇的幻境空間都有一個世界那麼大。幾個尊皇也不否認也不確認。只是告訴葉清揚,越大對自己的要求會越高,一點點來,總會知道這個幻境空間有什麼奇特的作用的。而葉清揚也就暫時放棄詢問,悶頭繼續自己的學習。

十天的累積後,葉清揚纔在第十一天走出戒指。此時葉步美已經回到了百花亭,只不過葉清揚把自己關進另一間客房,早就讓侍女通知了葉步美。此時自己走出房間,葉步美正在窗前賞着花,喝茶清茶。

“清揚,你出來啦~”葉步美靈活的越到葉清揚的身邊。現在血脈相連的兩人更是心有靈犀,而葉步美的位置也從之前的妹妹變成了現在的愛人。這轉變雖然巨大,但是根本沒有阻礙他倆以及和葉安妮,三人之間的親情、愛情。

葉清揚也不知道用了什麼辦法,能夠將感情這麼平穩的走下去。

葉清揚順勢摟住葉步美,在她的櫻桃小嘴上親了一口。滿足的感覺讓他的鼻息都變得快樂一些,手掌不經意的向葉步美的蠻腰以上游動,在葉步美輕啐了一口,滿臉嬌羞的告訴他現在是早晨他才慢慢的調整過來。

“這幾天在皇戒之中又有些長進,估計離進入兵者級別不遠了。”葉清揚的冥想是一大絕學!那可是從尊皇的寶庫之中精挑細選出來的,都是適合葉清揚有十分強大的心法一類的。葉清揚的天賦也不差,整個修煉以及冥想都是很迅捷很實效的。

“對了,清揚。跟你說一件事情。”葉步美看着葉清揚說道。

“說吧~”葉清揚坐在椅子上,葉步美很自覺的坐在了葉清揚的大腿之上。雙手圈着葉清揚的脖子說道“我師父,就是花谷谷主想要讓你在測試大會上做上賓的事情。她想要讓你同時在花谷的測試大賽上嶄露頭角,因爲測試大賽的最後面的比賽都是一些和外來門派的傑出弟子對壘,據說這次有兩個和花谷不對付的中西地域的門派也要來。師傅的意思就是讓你幫幫花谷。”

“嗯?爲什麼不用花谷自己的弟子呢?”葉清揚疑惑的問道。花谷的實力不俗,雖然都是女孩但是打起來指不定要比男孩還厲害呢。怎麼可能害怕一個外來之敵呢,這裏還是花谷的主場啊。

“是這樣的,前兩年上一批的弟子都出去歷練或是在花谷任職了。按理說這些弟子不能夠在參加大賽了,年齡必須要世界普通時間的四十歲以下。不過花谷的行事方法是到修煉界的三十歲放出去,也就是普通時間的六十歲以下。又不是應屆的,所以不可以參加比賽,哼~那兩個門派就是看中這個機會來攪局的,想讓花谷難堪!”葉步美揮舞着小拳頭說道,在花谷待了一年,谷主沒少關照葉步美,這讓葉步美也有點心疼這個擔任谷主職位的師傅了。

“難道她就不怕我們落天賦搶了他們花谷的威風了?”葉清揚問道、

“這個早就想好了。因爲花谷一向是靠近落天賦的,而父親把我送到這裏不僅僅是因爲我在這裏擅長學習,也有我們落天賦和花谷聯盟的原因。在明面上雖然很簡單的關係,但是咋們家早就和花谷有密切的聯繫了。”葉步美說道。

“我聽父親說過這類的事情,據說是有個強大的聯盟敵人會對德亞大陸不利。父親是提前抓好防備,看來大聯盟之中應該是有花谷的一席之地。”葉清揚皺着眉頭說道,那個強大敵人到底是什麼自己還不知道,但是從葉翔的聯盟商來看,那個聯盟敵人應該有不俗的力量,至少他們的數量很多!

“那好~我就替花谷出戰。反正也不是什麼大事情,同時也在花谷的美女面前展現一下!”葉清揚猥瑣的笑着說道。葉步美小臉一怔,雙手抓住葉清揚的臉蛋,往外趁去。“你敢!你要是沾花惹草的小心我扒了你的皮!”

“哎呀~老婆大人快放手啊。我說着玩的~我肯定不去沾惹她們行了吧~”葉清揚雙手舉起來發誓的說道,葉步美這才放開了葉清揚。誰知葉清揚反身一提,把葉步美送進懷裏向屋子走去。

葉步美滿臉嬌羞,知道下面應該發生什麼事情了。輕啐了一口說道“這大白天的不怕別人聽見啊!”

葉清揚猥瑣一笑。一道白色光壁出現在屋子的周圍。迫不及待的把葉步美扔上了牀“跟自己老婆**做的事不犯法吧~”說完就如餓虎撲食一般將葉步美壓在了身下。

白色的光壁之中,春意盎然。 韓立帶着迷龍、孟繁斌這些人自然不可能步行,步行還不如開坦克速度快呢,而且這樣也追不上中島今朝吾。

韓立選擇了日軍卡車。

一通***之下,周邊有幾輛軍用卡車遺棄了下來,雖說很多地方也被燒了,但選擇了幾輛之後,終歸是有可以開的。

韓立直接就跳了上去,喊道:“都給我上來,快,快。”

“是!”

“是!”

爬上了後兜。

韓立一腳油門下去,“轟!”的一聲,如下山猛虎一般,直接竄了出去,速度可以說是飛奔一般,橫衝直撞了。

這個時代的卡車,根本沒什麼避震可言,“噔!”“噔!”的顛簸着,讓後面的迷龍、孟繁斌都坐不住了,不得不扶着把手,詢問道:“韓長官,我們知道不該質問長官,但您開這麼快,到底是去幹嘛啊,就不能慢點開。”

“是啊,您開的也太快了。”

“吭!”的一聲,跳起來了一米多高,所有都顛的屁股疼了,“哎呀!”一聲,一個還做了個屁股蹲。

韓立左右看着路況,飛速狂奔的說道:“你們一個個的趕緊給我坐好了,然後把槍支檢查好,其他的,不用過問。”

“是!”

“是!”

不敢言語了。

韓立依然快速的“轟!”“轟!”的開着,狂奔快衝好像是一個坦克,不要命一樣的飛奔,飛馳。

時不時的還拿出平板電腦看一看中島今朝吾的具體位置。

現在第16師團的人已經所剩不多了,所以在地圖上很好找,而原本的炮兵團所在地,因爲十幾駕武裝直升機的轟炸。

也已經從地圖上被抹去。

這就說明,只要把中島今朝吾的這些王八蛋搞定,這次的主線任務就全線完成了,“大爺的,絕對不能讓你跑了。”

中島今朝吾的逃跑路線就是通過中華門向着南京外面而去。

這一路日軍很多,基本都是日軍佔領的區域,在地圖上也可以清晰的看到,幾萬大軍分列在此。

韓立開着日軍的卡車,多少方便一些,當然,就算不方便,遇到日軍他也無所畏懼了,“轟!”“轟!”的開着,沒等日軍搞清楚呢,就衝了過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