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沒有天賦的人會被分配低一等的式神,候選者力量實在太弱的話,不少魂族就會放棄選擇御主。

按照往年的情況,資質堅定的每十人中,能有一個可以有幸獲得式神,已是相當高的概率。有個別年甚至都沒有一個能被魂族人士看得上。

“哎,你說今年不會一個選上的都沒有吧…這都大半的人了”一個黃色頭髮的少年輕輕議論道。

“真難說,去年出了好幾個,說不定今年都沒有式神高興來了。哎,要是我去年跟我姐姐一起來就好了,她就被選上了。”少年旁邊那位藍髮女孩附議道。

“嗯嗯,我聽說啊,今年似乎還有個叫王恕的,特別厲害,估計要被他佔一個名額。哎喲…這本來名額就不多。”一個少年的聲音插嘴道

“是啊是啊…”女孩和黃髮男孩齊齊點頭,面帶苦澀。

“吶吶,你們都是怎麼知道有這個事情的啊?”少年繼續道。

“我家世代…呃…王恕是誰?啊喂,你誰啊,爲什麼要偷聽我們講話。真是的”女孩這才意識到有人強行插進來聊天,不滿道。

“不聊就不聊嘛,發什麼火呀!真是的!”被趕走的王恕撓撓頭,不滿道。

“安靜!”閉幕養神的老者大聲道,“下一位,王恕!”

於是在兩位年輕人莫名其妙的眼神矚目下,王恕緩緩走進了魂殿。

就是不知道爲什麼,王恕走路的姿勢特別怪異,蹌蹌踉踉,一副隨時就是摔倒的樣子。

“嘛…畢竟裏頭的那些可是真的鬼啊…”應循笑着說道。

“你說,他會尿褲子麼,呵呵”

“玄青你也學壞了“應循滿意地點點頭。 “來着,何人?”大門關上後,一個飄渺的聲音問道。

“嗯…要不要說實話呢…”王恕撓着頭,猶豫道。

如果是平時,早就瞎編一通糊弄過去了,可是現在王恕不禁有點心虛…

開玩笑,對面可是鬼啊!千真萬確、正正經經的鬼啊!萬一生氣了怎麼辦?如果看上了他俊美強健的身體會不會被強行上身啊?

“【真人】,王恕”不得已,王恕老實回答道。

“真人!這怎麼回事?”“天華國已經沒人了嗎?竟然讓一個真人進來?”

魂殿中空無一人,卻瞬間有十幾個不同的聲音在說話。嚇得王恕嘴脣微微有點發抖。

“啊!是你!你也來了?”議論聲中,多了一個熟悉的聲音,緊接着,一個女子自下而上出現在王恕身邊,身着一身華麗的金紅雙色禮服,輕輕地拍了拍目瞪口呆的王恕的小臉,左看右看,最後滿意地說道,

“各位,不好意思,這個人,我要了”

一瞬間,大廳裏再次議論紛紛,“喂,綺羅,你是認真的嗎?”

“他只是個【真人】啊”

“是啊,是啊,趁他還沒同意,趕緊把印記抹去吧”

“不,我就要他!”女子頭一擡,眼神堅定地確認道。

王恕還沒有弄清楚怎麼回事,腦袋裏一片空白,一動不動地看着眼前美麗的女子,心快跳到了嗓子眼。

她、她她剛剛摸他臉地的手…真的一點溫度都沒有啊!

“喂,小子,到底籤不籤啊?”見王恕沒有點反應,名爲綺羅的女子不悅道。

“啊?什麼?”

“我已經簽了啊,就在你左臉啊,簽完就帶我出去吧~”女子不耐煩道。

“啊?哦!”王恕如夢初醒,才發現自己竟然鬼使神差的得到了一個式神。

既然是自己的鬼,那應該沒啥問題吧…

在衆目睽睽之下,呃,衆鬼睽睽之下,王恕顫顫巍巍地探向女子的左臉,最後做了一番極大的心理建設才蜻蜓點水般碰了一下。

……

全場寂靜。

繼而再次沸騰,“混蛋,看這小子都幹了什麼!”

“真是造孽啊!”

“我要拿這狂徒煉魂!”

王恕冷汗涔涔地聽着,好像剛纔做錯了?不是她摸了我的臉說簽了嗎?難道不是自己摸回來嗎!?

女子詫異的看着王恕,撲哧一聲笑了出來,“小靈主真有意思~你們人類不用在我們身上留下印記的,我隨時都能傳送過來。剛纔你只要在自己臉頰上確認下,便算是答應了。

一胎倆寶,老婆大人別想逃 當然,咳咳,如果你剛纔是認真的話…嗯…我也是不會拒絕的。”

看着女子突然靦腆了起來,王恕瞬間覺得不妙了。不會是自己做了什麼要她以身相許的事吧?這可怎麼辦?

“呃…這個…我沒簽過契約,怎麼籤?”

“不用了,小靈主,哦不,現在不能怎麼叫你了。我叫你小主人吧。剛纔你已經簽了契約了。一單兩人相互在對方臉上留下了印記,雙向終身契約便算是定下來~我們兩個以後都不能找其他人簽了呢…”綺羅看着王恕笑道。

那這樣一來,自己死後綺羅豈不就不能繼續找其他人了?

“真、真的對不起,我不知道…”想到自己無緣無故害了一個鬼,王恕心裏內疚萬分,不知道該怎麼辦。

“沒事的,正好我也覺得自己活得無趣,當式神當得有些厭了…”綺羅依舊笑着,一把挽起王恕的手,朝外走去。

這小子有股氣質跟那個人真像,呵呵~

當王恕內綺羅挽着走出內殿,頓時引來一片譁然。

陰陽師是需要一定體質的,或者至少也要有一定的陰陽理論。在王恕看來自己是和一個魂族的人簽了契約,但是其他人不這麼看啊。

加上綺羅沒有刻意隱藏自己的實力,那一身強悍的氣息,魂族中有這樣能力的女性式神一共就那麼幾位。

武神,傳聞中應是一身炎鎧裝扮;龍女特點又很鮮明,而且對御主血脈還有要求;雪女應是一席白衣…

剩下的答案便呼之欲出了。

花神綺羅,這位被所有魂族族人認爲是最強的巽風使,卻不喜爭鬥,唯一一次出手已是很久以前,且記錄不甚詳細。

對於未知和神祕,人類從來都不缺想象,沒有見到過花神真人,一個個關於花神的故事卻應運而生,有悽美的愛情故事,有熱血的沙場征戰,甚至還有詭祕莫測的陰謀陽謀。

往往這些故事都離真相都相去甚遠,卻不妨礙重陰陽師憧憬花神。

“他是誰啊?憑什麼可以得到花神!”

“我的天,花神又出世了!”

在衆人嫉妒的目光中,王恕緩緩走到小隊身邊,撓着後腦勺,笑得十分尷尬。

“王恕哥哥,她是誰啊!?”東方鳶柔看見綺羅挽着王恕的手臂,不高興道。

“啊,這個…該怎麼說呢…我被一個女鬼上身了…”

隨後,王恕和綺羅在外殿等待應循等人的結果。

不得不說,王恕這個小隊對於他人心臟的破壞性真的是世間罕有。魂族千百年來,選擇御主,基本都沒出過什麼事,偏偏今天,各種奇奇怪怪的都出來了。

先是王恕成功拐跑了花神綺羅。要知道,魂族即使不能繁衍後代,但是一般的男女之情還是有的。

不少花神的追求者在今天像是真的失了魂一樣(嗯…真的是失了魂),在魂殿內飄啊飄的,感覺生活沒有了意義。

緊接着是應循,開口便是“應龍族-二次化形-真人-應循”

魂殿內的人瞬間就迷了啊,今天是什麼情況?真人專場嘛?剛纔來了一個不太正常的,現在又來一個二次化形的?外面現在已經是真人的天下了嘛?

不過可惜的是,沒有第二個花神願意浪費時間和感情在一個真人身上。

接着進來的是小虎。

“吾乃魔族少昊之子,帝嚳,爾等賤民還不跪下現形!”

“來人!”

然後進來的是玄青。

相較於前面兩位,玄青還是比較正常的。應該說,是比較受青睞的那種。畢竟是玄蛇族的血脈,有不少魂族伸出了橄欖枝,可惜都是男性,被玄青一一拒絕了。

一個兩個還好,玄青竟然一連拒絕了數十個。這可把魂族衆人氣得不輕。

現在候選的御靈士都這麼狂妄的嗎?能夠被魂族選上該是多麼榮幸的一件事,這女子倒好,還挑挑揀揀看不上。

“沒有了麼?那我還是回去吧”說完也不等魂殿衆人說話,玄青便兀自退了出去。

應循在門口道,“怎麼也沒選個帥氣護衛啥的啊?”

玄青一捏應循的小臉,嬌嗔道,“吃醋啊?”

魂殿內的衆人頓時無語到了極致,外面現在這麼亂了嗎?已經可以這麼正大光明地找小男孩了?

最後進來的是東方鳶柔。

“那個…你們好…”東方鳶柔嬌滴滴地說道。

緊接着,魂殿內部爆發了自建殿以來最大規模的內部爭奪戰,幾位魂族女性面無表情地看着殿內幾十位男性爲一個女子大打出手。

雖然沒有御主,魂族能力受限,同等狀態下的魂族大氣架來卻一點也不含糊。

最後勝出的那位,懷着激動的心情去簽訂契約。“朱雀血脈,是我的了!”

“呸,裝什麼裝,爲什麼選她,自己心裏頭沒點數嗎?”一種被淘汰的魂族男性面帶鄙夷不滿道。

“胡說八道,吾等魂族,早已斷了人慾,我就是見不得女人受委屈罷了。”勝出者纔不理會族人,正了正衣冠,伸出手。

“滋滋滋”一道道黑色的火苗迅速竄上了那位魂族男性的手。幸虧他抽得及時,不然可能靈魂都要被燒得一乾二淨。

“抱歉啊各位,這個身體,已經很擠了。”換上一頭枯紅色的頭髮,鬼雀媚笑道。

魂殿內的衆人齊齊倒吸了一口涼氣,這個女人好可怕啊!

之後,魂殿的人大發脾氣,取消了當天後續的所有選拔。

他們需要平復下躁亂的心跳,雖然魂族並沒有心。

選拔結束後,衆人被引向了偏殿,王恕靠在窗臺對着鬼雀說道,“喂,女人,我出來那會,就已經是你了吧?丫頭纔不會對我說那種話”

“公子好生薄情,奴家這才消失多久,就找了個新歡,奴家自然是要出來爭一下的。”鬼雀說完與一旁正在給衆人沏茶的綺羅相視一笑。

笑容裏的意思沒有人能看懂。

“少說些有的沒的,你進魂殿找到要找的東西了麼?”王恕直接無視了這兩個令自己頭疼的女人,問道。

“沒呢,倒是和你師父在朝雲跟我說的有些許出入。”鬼雀抿了口茶似是在思索些什麼。

一提到姬無初,王恕神色也暗淡了幾份。這般提前交代,原來他早知朝雲一戰自己必死麼…

“那接下來,你想怎麼辦?死鬼師父還說了什麼沒有?”王恕問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