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沒有理會雷獸,沖著虛空之中,一拱手,冷鋒知曉,玉溪子能夠看到。

數日之後,許慧歸來,鑾殿之內,與冷芸對話良久,一炷香后,一艘靈舟消失天際,面色之上帶著嬌怒。

「慧兒,那冷家四小姐前來幹嘛。」冷芸離去之後,玉溪子步入許慧的鑾殿。

望著玉溪子,許慧露出笑容,這兩月的時間與凌菲,走遍諸多名勝,之前那悸動已經平復不少,今日看到玉溪子,不由得笑出,可能真是自己感應錯了。

「與之前一樣。」許慧一聲嘆息,這些天凌菲也勸了他許久,但她心中的苦,又有幾人知曉。隨後望向玉溪子,希望自己的父親能夠給自己抉擇。

望著那許慧的目光,玉溪無奈的搖了搖。

「自己的事情,自己處理。」

隨後轉身就走,他知曉此刻許慧需要一個人靜一靜,穩重的步伐,突然一怔。

「我已經通知你幾位師兄,等他們回來,見一見你們的小師弟。」說完便消失在鑾殿之內。

空蕩蕩的大殿,只剩下許慧一人,面色之上露出一絲糾結的笑容,不知是猶豫還是好奇。

「父親又收弟子了。」

依稀記得,自己出生之後,便一直沒有在收任何弟子,縱使那些天才翹楚,在玉溪峰下,長跪一月,換來的也只是一聲嘆息。

這一次,父親又收了新弟子,一股好奇的新意繞在心頭,自己終於有師姐這個稱呼了。

數日的時間,冷鋒已經恢復如初,之前的經歷,對其凝神初期的修為,可謂是穩固至極,若不是千煉決到達盡頭,恐怕此時對凝神中期,更為的清晰。只是此刻、手中的雜物太過之多,需要找一個地方處理一下,畢竟被諸多修士截殺,反殺對方后,那空間儲蓄器皆落入自己的手中,思來想去,覺得這玄殿的黑層,是一個不錯的交易之處。

在那裡誰也不知曉誰是誰,而且冷鋒也想在那裡得到自己想要的東西。

冷鋒也曾想過黎陽宗外,但是由於自己身份的特殊,在縱橫劍派之中懸賞般高,即便是在黎陽之域,恐怕也有不少修士,對自己興趣很大,所以、只好在黑層之內處理。

身形御空而行,這一次沒有帶領雷獸,盞茶時間便已經御置玄殿之前,望著那宏偉如山的玄殿,冷鋒露出一絲笑容,起身便步入其中。

四周諸多修士望著那消瘦的身影,想說什麼,卻已經消失在眼前,不少女修都露出曖昧之色。

「不知曉小師祖,會不會看上我。」

「你就別花痴了,我看呀,他倒是與我們師姐挺配的。」

「李師姐不是跟任師兄走的很近嗎?」

「我就是這麼一說,再說,人家玉溪脈的女子就不少,更別提我們水墨脈了。」

玄殿之外紛紛攘攘,不少修士皆在談論冷鋒。

進入玄殿,與之前一般,冷鋒直接走向石台之前,望著之前授予貢點的那位老者,露出恭敬之色。

而冷鋒的進入,使得玄殿之中諸多修士望來,但也只是望了一眼,老者看到冷鋒到來,露出笑容,可以明顯的感覺出,這一次與第一次差距甚大。

畢竟冷鋒的名聲在黎陽宗之內鬧的沸沸揚揚,便是他們這些高階修士也不由的留意一下,說不定哪天就能與自己並肩。

「前···執事,我來領取貢點。」

冷鋒有些結巴,對方修為比自己要高出許多,但是由於自己的輩分,本想喊前輩的他,直接轉為執事。

「如之前一樣,將手臂放在這貢石之上。」老者面色不在那邊冷漠,將貢石推出,放在冷鋒面前。

聽聞老者的話,冷鋒微微點頭,消瘦的手臂伸出,緩緩的放在那貢石之上。

突然,一道驚天的白芒衝破天際,白芒之上六十七位名單,而其中最為耀眼的卻是那最頂上的,那裡沒有名字,只有一個彎彎的符號。

「月亮。」

老者雙眼震驚的看著冷鋒,彷彿如同看妖孽一般,月亮是什麼,黎陽宗高層盡數知曉,那是一群來自地獄的暗殺者。傳聞在其手中從未失手過,所以不管靈界哪一大地,對其皆是敏感的存在。

在那裡任何一修士,皆是妖孽之中的妖孽,便是擁有天王血脈的子弟,對其也是禁忌的存在。

此刻冷鋒能夠反殺一位月亮修士,可見那驚天的傳聞,還不及他的真實。

玄殿之內諸多凝神修士,只是震驚的掃了一眼,因為他們不知曉月亮的可怕,甚至有的凝神修士,還不知曉月亮是什麼。

八位老者,相視一般,隨後各自點頭,沒有將此信息傳出,畢竟面前這位,叫做冷鋒的小修士,很有前途。

貢點不斷的增加,白芒漸漸淡去,加上那之前的三十五萬,此刻冷鋒足有五百多萬貢點,當然,單獨那月亮標識便已經獨戰三百萬,其餘的六十七位疊加而起也不過一百多萬。畢竟他們的懸賞較低。

五百萬貢點,在這凝神輩分之中,冷鋒也屬於富庶的存在,望著老者,冷鋒露出笑容,是時候用貢點換取一些東西了。

「前輩,我想看一下魂技。」

已經靈嬰境的冷鋒,此刻依然使用著靈域境的魂技,的確有點悲哀。

聽聞冷鋒的話語,老者面色再次嚴肅,取出一玉簡放在石台之上,隨後便閉眼不語。

整整一個時辰,冷鋒耗費了兩百萬貢點,得到三本強大的魂技,和一套上好的靈劍,數顆就補及時的丹藥,沒有兌換源葯,畢竟那東西經常吞噬,對自身的根基有所影響。

數十顆雷珠及一顆雷丹,這是曾許諾雷獸的。置於功法,沒有冷鋒看的上的,到是有一些強大的,但是與現在修鍊的千煉決不符,即便強大,也是無用。

取完之後,冷鋒著步向深處走去,一席黑袍加身,也是剛剛得到的,夜隱服,穿上夜隱服,任何神識探不入,七十二變運轉開來,身形不斷擴大,將那夜隱服撐得很大。

「這樣就更看不我是誰了。」

一聲低笑,步入那陰暗的樓道之中。 ??

台階幽暗,樓道陰森,一股滲人的陰風由底層之內傳來,使得冷鋒脊梁骨一寒。

這黑層到底是何地域,單是散發的涼意,便使得自己不得不凝重。

一步一步邁下,半盞茶后,以至最低處,前方灰暗,那彷彿是碎裂的月光石,不在那般明亮,神識散開,便是山石也是漆黑之色。

「果然是黑層。」

冷鋒一聲冷笑,著步向前走去,這裡跟冷鋒想的差不多,修士諸多,沒有絲毫的喧鬧,皆著夜隱服,一股陰沉之氣,看不清誰是誰。四周石台並排,懸浮著諸多稀有之物,如同一處諾達的交易市場,唯一與其他市場不一的就是,此處不喧囂。

想前走去,望著四周諸多石台,面色之上帶著驚嘆之色,稀有的鍛料,罕見的靈器、誘人的靈寵、珍稀的藥草及丹藥,甚至還有那些透著神秘卻不知何物的靈物,此處真是應有盡有。

大步向前,已經感應到前方有一處收東西的,磅礴的身軀,站在那處石台之前,矯健的大手,猛然一揮,三顆空間戒出現在石台之上,冷鋒沒有一次性拿出,畢竟在此處還是低調點好一些。

石台之前是一位,瘦小的修士,夜隱服的遮攔,看不清其面容,更別提修為。盞茶過後,一道傳音傳入冷鋒腦海。

「二十萬貢點。」

沉默,冷鋒沒有言語,只是靜靜的看著那位瘦小的修士,那眼神隔著夜隱服,都能散發出弒人之意。

對於冷鋒的目光,那修士猶若未聞,將那三顆戒指向石台之上一扔,一副不賣就滾的意思。

望著修士的樣子,冷鋒微微點頭,這貢點竟然如此難掙,那三顆戒指,冷鋒知曉,裡面雖然不是很罕有,但是卻有著三把凝神魂器,此刻竟然只賣的二十萬,若是放在外界,哪一把也是近百萬的靈幣。

看到冷鋒的點頭,那修士一直指出,一道暗光沒入冷鋒的手掌處,此刻冷鋒的手背之上,暗光一顯,三道半銀痕,淡淡一顯,銀痕是百萬貢點的象徵,與之前的紅痕一般,乃是貢點的累計。

接過貢點,冷鋒轉身離去,四周打探,身形不斷變動,時而龐壯,時而瘦小,時而老齡、時而年輕。

就這樣一個時辰之後,冷鋒的手臂上已經五道銀痕,當然在冷鋒出售東西的時候,也打探一些戰技及功法,雖然問出許多,但卻沒有一本讓冷鋒滿意的。

這是一處石台,石台之前冷鋒冷漠的站立,望著那面前的修士,許久之後,開口說出。

「我想知道盟域的訊息。」

聽聞冷鋒的話,那修士低沉一笑,若不是隔著夜隱服,定能看到那不屑的眼神。

「跨域訊息,五萬貢點。」

那修士的話語剛落,冷鋒沒有猶豫,手臂一揮,一道暗光沒入那修士的手掌之上。

望著暗光的沒入,那修士微微搖頭,隨後一顆玉簡遞出,不在言語。

結果玉簡,將其放在眉心,一股諾達的訊息頓時沒入冷鋒的腦海之中。

這是一張巨大的地圖,地圖之上輪廓清晰,乃是整個盟域之地,九州十二國,突然地圖崩裂,化作萬千的字體,浮現在虛空之中。

龍族撤出,楚國佔領幽州,其他基本無法變動,只是宿州,此刻只為一人執掌,為沐家。

當看到這條訊息之後,一股戾氣頓時迸發,縱然是在夜隱服下,那戾氣也難以掩蓋。

像是感到了,冷鋒的戾氣,四周諸多目光向冷鋒看來。

良久之後,戾氣漸漸消散,冷鋒將玉簡放在石台之上,隨後一指,虛空之中出現一道身影,身影漸漸清晰,那是沐海的樣子。

「我想要,他的訊息。」

望著那身影,石台之後的修士微微一笑。

「盟域修士,十萬貢點,只是·····」

話語未落,一道暗光便沒入其手掌之中,感到手掌的暗光,那修士再次一笑,隨後一顆玉簡扔出。

又是一個時辰,冷鋒低沉的從黑層之內走出,夜隱服收起,一席白色的星辰服加身,面色陰沉,御空走下玄殿。心間萬千的怒氣糾結一起,猛然回頭,望向那玉溪榜,一聲低喝便御空而去。

這一日,玉溪峰再次轟動,那位傳言之中的冷鋒,在今日連續挑戰數位同輩。

第一戰,便與苞裕而戰,僅僅不到盞茶功夫,苞裕便重傷而下,眼中儘是驚駭,在玉溪榜上雖不是靠前,但也不是靠後的修士,他的實力自己清楚,可即便知道自己無法取勝,但怎麼也想不到會敗退的如此之慘。

第二戰,大戰想起半柱香,那修士便如同苞裕一般,這一刻冷鋒像是著了魔,縱使對方認輸,也不給其認輸的機會,要不你把我打敗,要不我把你打敗,不許認輸,若不門規規定,此刻的他早已大開殺戒。

第三戰,持續一炷香,結果依然,那修士與之前一般,重傷而下,眼中如同看魔一樣的看著冷鋒,自己可是與這位小師祖,速來無往,怎會對自己如此這般,一口鮮血吐出,望向其他兩人,不由的一絲苦笑露出。

「師父,你說這小師弟是不是受什麼刺激了。」

鑾雲之上陸允沖望著玉溪子,眉頭皺起,以他這幾月對冷鋒的了解,冷鋒並不是愛出風頭的修士,此刻這般無情,定是有何心事在其心中,只是自己不知。

「老三昨日回來了?」

沒有理會陸允沖的問話,而是向陸允沖問道。玉溪子一共六位弟子,包括冷鋒與許慧在內,這幾日趁著許慧在黎陽宗內,他發出的詔令,命所有弟子回歸,自己需要安排一些事情。

「恩,三師弟昨日歸來,此刻正在洞府之中調息,這次回來看的出,邊荒戰事緊急。」

陸允沖望向盧良平的洞穴處,眼中透出一絲無奈,這些年也是苦了這位師弟。

「沒死,挺好。」玉溪子點頭的說道。

對於自己的師父,陸允沖也是泛苦意笑,這玩世不恭的樣子,很是讓自己很無奈。

下方冷鋒依然戰鬥不停,已經是第六戰,一戰比一戰強盛,一戰比一戰慘烈,戰場之內,此刻玉溪脈的凝神輩除卻那些在外及閉關的,此刻盡數在此處,便是一些高階修士,也有不少的趕來觀望。

雷霆萬千,之前在玄殿收起的劍陣,此刻縱空飛揚,萬千的靈符如同爆炸不堪,那星辰服上,血液縱橫,染紅一片片,如同一首血詩。

「這小師祖真是,一鳴驚人呀。」

一位男修震驚的說道,他知曉冷鋒踏入黎陽宗之內,一直低調,在玉溪榜最底部從未挑戰過任何修士,但今日,如同雷霆一般,強勢霸佔而出,一位位高層的凝神之修,盡數慘敗冷鋒手中。

「是不是有些殘忍呀。」

這是一位女修,面色帶著絲絲的厭惡,從冷鋒的第一戰,她便一直觀望,戰場之內,曾有兩位同門認輸,但依然被冷鋒擊成重傷。

「你懂什麼,從踏上修鍊一路開始,便只有兩個選擇,要麼忍,要麼殘忍。」

那修士帶著敬佩的眼神看著冷鋒,對冷鋒此刻的舉動,很是贊同。

一片片喧鬧之聲,不斷的傳出,而遠處的一處站台之上,邢磊帶著肅重之色向下望去,一股戰意,纏繞而起,雙眼之中帶著無盡的興奮,已經不知有多久沒有這般心神悸動,他很希望冷鋒能夠點他。

不止是他,在離邢磊不遠的一處地方,於韜也帶著戰意的看著冷鋒,眼中戰意甚濃。

「在痛悔遺迹之內,很後悔沒有與你交手。」

「慧兒,那就是你的小師弟,銳氣是不是有點重呀。」遠處凌菲帶著笑意的看向的許慧,像是調笑,更像是安慰。

因為,凌菲也發現,這冷鋒的樣子與冷傲相像。

「哼,不知道父親為何這樣,這是變向的勸我嗎。」

一聲冷哼,許慧離開此處,眼中憤怒不堪,嬌手緊緊的握起,雙眼之中泛起淚水。

「慧兒,你還放不下嗎,他不過是與他相像而已,難道你要逃避一輩子嗎。」

望著許慧的背影,凌菲大喝的喊出,帶著憤怒與質問,事情已經過去這般久,她曾不停地勸解許慧,但此刻,之前的萬般話語猶若輕風。

「菲兒,我只是看不清前方的路,我想一個人靜一靜。」

話音剛落,便以消失此處,只留下凌菲一人,回身看向下方的冷鋒,凌菲也一聲嘆息,她也不知曉為何師祖會這般。

又是一個時辰,天色漸漸轉黑,這一場戰鬥已經接近尾聲,拖著重傷的身軀,冷鋒望著前方的修士,一聲大笑笑出,手掌微微抬起。

「不要。」

戰場之外一位女修,嘶吼的喊出,眼中帶著祈求之意,那強烈的渴求,使得舉起手掌的冷鋒,都不由的看去。

「小師祖,他已經輸了,你放過他吧。」

這女修是戰場內、那修士的伴侶,此刻哀求著讓冷鋒停手。

望著那女子,冷鋒雙眼一緩,手掌緩緩放下,一聲嘆氣傳出,起身便消失在戰場之內。

冷鋒的離去,沒有一人阻攔,萬千的目光,望著那位染紅鮮血的身影,消失天際。

這一日,玉溪榜上,凝神之中,冷鋒之名位列三十七,十一戰,整整十一戰,從最底部,直直飆升至上,別說是玉溪脈,便是其他六脈,此刻也都的震驚不堪。

籃壇紫鋒 而在冷鋒離去的霎那,虛空至上,玉溪子微微一笑,一道傳言傳出。

「三日後,玉溪峰巔,你自己來。」 ??

「三日後,玉溪峰巔,你自己來。」

玉溪子的話語在冷鋒腦海之中響起,使得冷鋒一怔,隨後不由的看向鑾雲之處,微微點頭便消失天際。

歸入庭院之後,冷鋒臉色蒼白的一牽,身形不穩,差點倒地。

「哎呦呦,這是怎麼了,我剛剛聽聞你不是叱吒玉溪峰了。」

雷獸帶著笑意的看向冷鋒,圍繞著冷鋒一步一步的晃悠著,眼中的調笑很是清晰。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