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沒錯,肯定是這樣的,碧綰確定的點了點頭。

找到了石壁和石柱之間的聯繫,碧綰聽著陣陣龍吟,認真的凝結著靈力球,擊打著石柱。

知道擊打石柱可以離開這裡,碧綰不再三心二意,無精打采了。

很快,幽綠色的光已經照亮了半塊石壁,只要自己再努力一下,所有的石壁都能變成綠色了。

或許離開了這個房間,自己對碧落空間、契約空間、環戒的感應就能恢復了。

果然,碧綰料想的不錯,當所有石壁變成綠色之後,右邊的石壁突然『轟隆……』一聲開了…… 可是當石壁打開的時候,兩個碧綰最不想見的人出現在了門口。

這兩個人自然就是一直苦苦尋找碧綰的華芯和歐陽流觴。

原本掛著淡笑的臉,在看清石壁後面兩人時,立刻耷拉下來,難道自己的好運氣真的完了。

自從出了竹生空間,自己的運氣就差的一塌糊塗。

「哈哈哈,果然在這。」當看到石壁裡面的碧綰時,歐陽流觴得意的笑著,總算給他們找到了。

當石壁打開的一瞬間,華芯就迫不及待的探頭找尋著,而歐陽流觴則有些擔憂的張望著,看看是否有龍,如果有龍自己一定拔腿就跑。

可是石室里什麼都沒有,除了一根柱子,就只有碧綰這麼一個人。

沒有冷寒澈的影子。

「王爺呢?」華芯盯著碧綰冷冷的質問道。

「我為什麼要告訴你。」碧綰淡笑一聲,慢慢的往後退。

初戀算個鬼 看到碧綰偷偷往後挪著步子,歐陽流觴直接上前一步,伸手朝碧綰抓去。

碧綰一直提防著,當發現歐陽流觴朝自己攻擊過來,碧綰直接快速的轉身提腿斜踢,直接踢中歐陽流觴的手臂。

歐陽流觴甩了甩手,眯眼打量著碧綰:「沒想到你這廢物的身體強度也提高了不少,應變和速度都有進步啊。」

華芯直接越過歐陽流觴,站在碧綰面前:「說,王爺呢?」

「你沒長眼睛嗎?」碧綰譏笑著看著華芯。

「王爺明明跟你一起下來的,怎麼會只有你一人?」

「他覺得我太麻煩,所以自己找路去了。」

「哈哈……」華芯頓時大笑起來,笑聲中夾雜著深深的失落和傷痛,「為了你他可以命都不要,這樣的人會丟下你獨自找出路,你是不是太小看我們的智商,還是太自以為是了。」

「既然知道他心中只有我,那麼你就早點放手,不然只會讓自己越陷越深。」碧綰好心的提醒道。

「你少得意,王爺到底去哪了?」碧綰越是不肯說,華芯越是焦急,「難道他又發作了,所以你丟下他了。」

沒錯,華芯越來越肯定自己的猜測:冷寒澈身上的力量恐怖而兇猛,就是因為他身上神秘力量的躁動爆發,才引來了龍吟長嘯,肯定是這樣的。

「呵呵……這都被你發現了,你說得沒錯。」碧綰爽快的回答著,臉上沒有任何的內疚和自責。

「你個賤·貨。」說著華芯直接射出冰箭,朝碧綰攻去。

碧綰被石壁吸收的靈力元素還沒有恢復過來,只能側身躲避著。

其實不是碧綰不想恢復,而是這裡的靈力元素都圍繞著石柱,碧綰根本無法吸收入自己的丹田。

被碧綰躲過的冰箭直接朝石柱飛去,「噹噹……」所有冰箭直接射到石柱上,之後慢慢的慢慢的消失。

為什麼,為什麼她的靈力元素石柱不一下子吸收掉,而是慢慢的銷蝕。

難道這個石柱比較喜歡,水火木這三種靈力元素?

碧綰正疑惑著,歐陽流觴用自己全身的意念凝結出一個巨大的風帶,將碧綰直接托起,往石柱扔去。

怕華芯和歐陽流觴發現石柱的秘密,碧綰連忙用白色靈力元素包裹住自己的丹田。

如此一來,碧綰重重的撞到了石柱上。

「咔嚓……」撞到石柱上的碧綰,聽到自己骨頭清脆的斷裂聲…… 碧綰重重的摔倒在地,緊咬著紅唇,將身上傳來的痛楚忽略掉,掙扎著慢慢爬了起來。

可是,華芯直接一腳,重重的踩在碧綰的手臂上:「說,王爺去哪了?」

「不知道。」碧綰忍著痛,冷冷的看著華芯。

「你的植寵呢?又想裝可憐?」華芯冷笑著,「你放心,就算我殺了你,修羅王也不敢把我怎麼樣。」

看到華芯自信得意的表情,碧綰只是鄙視的冷哼一聲:「怪不得你入不了冷寒澈的眼,怪不得你無法超過那不可逾越的界限,怪不得你和其他人一樣無法靠近他,怪不得你無法得到冷寒澈的心……」

看到碧綰都這樣了還如此譏諷自己,華芯頓時警惕的看了看四周,皺眉微怒道:「你以為真的得到他了,你只是她的玩物而已,過不了多久他就會膩的。」

「再怎麼膩,也是我用剩下的。」說著碧綰直接一個反轉,偷偷的用白色靈力元素朝華芯腿上拍去。

「啊……」

被白色靈力元素打中的華芯,直接渾身刺痛,重重的倒了下去。

幸好歐陽流觴反應迅速,將華芯扶住:「對他不能心慈手軟,先解決掉再說。」

「不行,要先得到王爺的消息。」

見華芯這麼堅持,歐陽流觴眼珠一轉,立刻分析道:「以修羅王的實力,他肯定能夠全生而退,現在是除掉廢物的最好時機。」

看到華芯冷冷審視的眼神,歐陽流觴繼續輕聲道:「修羅王和她沒在一起,這是擺在眼前的,肯定是發生了什麼,所以趁修羅王不在,正好可以除掉她。等修羅王改變主意,來找她,那我們就無法下手了。」

「你確定?」

「你想想,連她這樣的廢物都能安然無恙,修羅王那麼高的實力,怎麼可能出現意外。」歐陽流觴信誓旦旦的說著,「你和我自己也是從竹橋上掉下來的,只要不使用靈力元素,絕對不會有任何危險,這點你很清楚。連我們都能發現的事,聰明睿智的修羅王怎麼可能想不到?」

歐陽流觴的話讓華芯找不到反駁的理由,雖然總覺得哪裡有問題,但是具體又說不上來:「好,聽你的,你來。」

見華芯同意了,歐陽流觴立刻冷冷一笑:「我終於等到這一天了。」

「這裡有神龍,你們殺生會惹怒它的。」

「看到沒,她又開始裝神弄鬼了。」歐陽流觴轉頭看著華芯道。

「不信?」說著碧綰直接伸手朝石柱摸去。

當碧綰的手一觸碰到石柱,那陰冷微怒的龍吟聲就從石柱頂部傳了下來。

「這,這……」聽到龍吟聲,歐陽流觴微微退後一步,神色擔憂的看著華芯。

「這下你們信了吧。」

「如果真的是神龍,你這麼打擾他,他早就吃了你了。」

「難不成你覺得我一個廢物能弄出龍吟聲?」碧綰淡淡一笑,「不信你們也來摸摸,看我有沒有騙你們。」

碧綰說完直接退來一步,示意華芯和歐陽流觴不信可以自己試試。

兩人對視一眼,相互點了點頭,同時朝石柱走去…… 當華芯和歐陽流觴兩人將手碰到石柱的時候,發現有一股奇怪的力量將他們吸了過去。

「不好,上當了。」華芯立刻反應過來,直接凝神將手迅速的撤了回來。

看到華芯那麼容易將手撤了回來,碧綰頓時眨巴了下眼睛:這是怎麼了,自己怎麼都拿不開手,她怎麼輕輕的就拿開了。

碧綰正不解的想著,沒想到歐陽流觴也毫不費力的將手撤了回來。

難道這石柱只是對自己感興趣不成?

「我說的沒錯吧,這個狡猾的廢物不能留。」歐陽流觴陰狠著雙眸再次提醒道。

「怎麼是我狡猾了,你們不相信龍吟聲,我才讓你們試試的。」碧綰一臉真誠的說著,「或許是你們實力比較好,所以石柱才會有反應,像我這樣的廢物根本沒事。」

為了配合自己說的沒錯,碧綰又故意的碰碰石柱。

這次碧綰沒有凝結白色靈力元素,所以碰到石柱的時候沒有龍吟聲。

見碧綰在觸碰石柱的時候果然沒事,華芯和歐陽流觴都不信的看著碧綰。

我變成了一只金雕 眼前這個廢物狡猾腹黑,真真假假,假假真真,讓人難以捉摸。

「不管你是不是故意的,將你埋葬在這,沒有人會知道,就算修羅王知道了,也沒事。」想明白的華芯突然冷笑起來,對著歐陽流觴點了點頭,之後退到了壁門旁,「快點。」

在華芯的提醒下,歐陽流觴立刻退到了門邊。

「你這是……」看到華芯手上拿著一顆墨黑的靈力球,歐陽流觴兩眼閃著貪婪的目光問道。

華芯不屑的冷笑一聲:「這種東西華落門不能算多,但是弄個幾十個沒問題。」

「真的!」

「那是自然。」

「會不會太可惜了……」

「不可惜,只要能除掉她,這區區一顆王級靈力球算什麼,值得。」

「王級靈力球!」碧綰重複著,「這樣你們會把神龍嚇醒的。」

「嚇醒,那也是你做的。」華芯冷冷一笑,眉角輕揚,「只有你的觸碰讓神龍有反應,而我們的沒有,所以你才是神龍喜歡的人,我們將你送給他,他高興還來不及。」

「我是神龍在意的人,你們這麼對我,就不怕神龍怪罪。」

「呵呵,那隻能到時再說。」說著華芯直接將手中的靈力球朝石柱扔去。

等碧綰反應過來的時候,直接往壁門跳躍過去,躲避靈力球撞擊石壁產生的靈力波動。

可是,華芯扔出的靈力球蘊含著高級控王的力量,撞擊石壁所產生的力量讓整個石室都劇烈著顫動著。

伴隨石室顫動而來的是震耳欲聾的龍吟聲。響徹雲霄的龍吟聲,刺痛了耳膜,同時整間石室也在震動下,開始倒塌下來。

一塊一塊巨石毫無規律的掉落下來,碧綰一邊躲閃一邊往石門逃去,可是華芯和歐陽流觴早就在門口等著了。

娛樂圈第一廢柴妖精 看著石門口的兩人,碧綰運起白色靈力元素朝兩人攻去,可是歐陽流觴早有防備,直接一個風帶就將碧往石柱甩去。

他們絕對不會讓碧綰有任何逃出去的機會,他們一定要將碧綰掩埋在這裡。

華芯和歐陽流觴毫不留情的出手,最後華芯趁著碧綰抵擋歐陽流觴的空隙,用全身的冰靈力元素凝結出一個巨大的冰球,朝碧綰的胸口攻去。

被冰球擊中的碧綰,直接朝石柱飛去,同時掉落的巨石將碧綰直接掩埋了起來…… 華芯和歐陽流觴默默地站在石門口,看著巨石將碧綰掩埋,兩人才放心的快速撤離。

說也奇怪,這間密室的倒塌並沒有影響其他通道,彷彿這個石室是一個孤立的存在體。

華芯和歐陽流觴快速的離開,再次回到一開始就掉落下來的圓形石台處。

當兩人剛到圓形石台處時,四周頓時發生變化。

平整的地面變成了凹凸不平的山地,四周原本排列均勻的黑乎乎的方形門,盡然慢慢的變得模糊,最後盡然消失不見了。

等到一切消失不見后,展現在華芯和歐陽流觴面前的盡然是鬱鬱蔥蔥的森林。

「我們回來了?回到迷離森林了?」歐陽流觴認真的打量著四周,眼中有著欣喜和不言而喻的輕鬆。

華芯兩眼閃爍著懊喪之色,這到底怎麼回事,怎麼就回來了,那王爺呢?

華芯最關心的還是冷寒澈,從竹橋上跌落下來后,冷寒澈就彷彿蒸發一般,沒有留下一絲氣息。

就連那個廢物,他都置之不管了,不是發生了什麼大事,就是他想通了。

一想到有這種可能,華芯也是一陣竊喜,想快點見到冷寒澈、想快點印證自己的想法。

然而,不管華芯如何尋找,就算將迷離森林弄個底朝天,也找不到冷寒澈。

因為冷寒澈在碧綰的碧落空間。

而被巨石壓著的碧綰,在奄奄一息迷迷糊糊間,感覺自己掉到了一條河裡。

耳邊有輕輕的溪流聲,而身子晃晃悠悠的完全沒有方向。

碧綰慢慢的睜開眼睛,發現自己真的在水裡。

自己明明在那個石室裡面,明明被石室掉落的巨石壓著了,怎麼會在河裡?

碧綰伸了伸腰,全身清晰的刺痛讓碧綰知道自己不是做夢。

冷寒澈,對……

碧綰不管自己是否已經安全,不管自己是否在水裡沉浮,直接打開意念看自己是否能感觸到碧落空間。

當看到碧落空間中,正盤膝閉目著的冷寒澈時,碧綰會心一笑,還好一切都恢復了。

碧落空間、契約空間、環戒都可以感應到了。

靈力元素的消耗、與華芯和歐陽流觴的對抗,被巨石的壓埋,讓碧綰一直處於神經緊繃的狀態,現在一放鬆下來,全身的痛楚和倦意,讓碧綰立刻陷入了昏睡。

或許是太累了,或許是倦了,或許是受傷太重了,碧綰就這樣聽天由命的在水中順著溪流漂向遠處。

在碧綰徹底進入沉睡后,周身又散發出一陣乳白色的光,將碧綰整個人包裹其中。

遠遠望去,只是一個乳白色的球漂浮在水上而已,隨著風吹蕩漾輕擺,隨著水流漂向遠方……

說來也巧,這條河流所經之處越來越冷清、越來越荒涼,彷彿它的盡頭在天際,在沒有任何人煙的地方……

正是如此,這樣一個怪異的大球漂浮在水面上,才會沒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不知過了多少天,乳白色的光球終於消失了,而碧綰神采奕奕的睜開了眼睛。

當碧綰睜開眼睛的時候,之前的傷痛又奇迹般的恢復了,丹田內損失的靈力元素也已經被吸收填滿了。

看看四周全部都是白茫茫的水,碧綰無奈的翻了翻眼,現在只有聽天由命了。 碧綰將空間戒指裡面的木箱拆了,選了一塊較大的木板,當做自己的扁舟。

就這樣,碧綰撐著這艘簡陋的船,漫無目的的飄著。

幸好之前在空間戒指里準備了一些糧食和水,可以讓碧綰不至於餓肚子。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