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沖他笑了笑,扭頭繼續尋找起來。

秦立眉毛一挑,陰陽怪氣道:「喂,聽說你修為到了氣三段,看不出來呀,平時不能修鍊的廢物居然能修鍊到氣三段的境界。」

「是是是……」

秦昊敷衍的點點頭,眼神始終聚集在書架上,自始至終沒有看秦立一眼。 見秦昊沒搭理自己,秦立一時感到面子有些掛不住,心裡頓時躥起一股無名怒火。

左右看了看,臉上閃過一絲冷笑,他走向秦昊身側,看了看秦昊前方,笑道,「師兄是在找功法嗎?來來來,我幫你拿。」

說著,他手向秦昊面前的那部捲軸伸去,手臂伸出時,剛好擋住秦昊的視線。

見秦昊視線被擋,秦立默不作聲,但腳下卻已做出了反應,腳掌抬起,腳尖驟然前探,一腳踢向秦昊腘窩。

他這一腳很有講究,若是秦昊不躲,那這一腳必然會讓他直接跪下來,若是躲開,那他的手已至秦昊面前,隨時準備出招。

而就在這時,秦立眼睛一花,只看到一道人影從眼前一晃而過,再看秦昊時,已消失在原地。

「咦,他怎麼離我這麼遠了?幻覺嗎?」

秦立眨眨眼睛,輕咦一聲,他發現秦昊不知何時出現在離自己兩米遠的地方,伸手那下書架上的一部捲軸,神色自然,好像他一直就在那兒似的。

等秦立思緒還沒轉過來,就感到腳上一空,然後猛然一震,下一刻腳趾就猛得磕在了書架上,完成一個詭異的弧度,一股的劇痛從腳趾一直襲到天靈蓋。

「啊!我艹!」撕心裂肺般的慘叫聲立刻響徹整個大廳,引得無數人側目。

「混蛋!我要殺了你!」秦立捂著腳大跳大叫,痛得面部扭曲。

「要打出去打。」秦昊合上捲軸,平靜的看了秦立一眼,嘴角抽搐了幾下,強忍笑意,轉身走了出去。

在秦立走過來時,秦昊就已經知道他要幹什麼了,所以,他手剛一伸過來,秦昊就直接向右跨出一大步,躲開秦立。

「好好好,廢物你想找死,我成全你。」秦立怒極反笑,一瘸一拐地跟了出去。

走出功法閣,二人相對而立,秦立怒視著秦昊,眼中幾乎要射出火花來,而秦昊平靜而立,雙手後背,一副事不關己的神情。

二人先前在功法閣內的動靜吸引了大部分人,見秦昊而來出來,他們也跟著出來,想看個究竟,只一會兒功夫,周圍就圍了一圈人。

秦立看了看周圍人群,嘲諷道,「小子,你現在道歉的話還來得及,否則這兒這麼多人,待會兒你會很難收場的。」

「不用,就直接開始吧,來。」秦昊右手從背後伸出,朝他勾了勾,而後再度背在背後,手指輕輕律動起來。

「好,有骨氣的小子,希望待會兒你也有現在這樣的骨氣。」

秦立獰笑一聲,手中不斷結印,土黃色的光芒開始從他手中浮現出來,隨著光芒一出現,他的氣勢也開始變得厚重起來。

臉上獰笑不減,手掌握拳,身體飛快逼近秦昊,手中光芒大放。

秦立一上來就用了全力,他想要迅速擊敗秦昊,以在眾人面前樹立起他高大威猛的形象,馬上就要參加化生池爭奪戰了,若不趁現在立立威,又怎麼能在那裡站穩腳跟。

他拳頭握於胸口,不斷有土黃色光芒閃爍,那是他最強的功法,破空拳,下階上品,此法一出,可崩石斷樹。

這可是他費盡心思拜託其他人從功法閣二樓給他帶出來的,在瀚雲城也屬難見的功法

這秦昊才剛突破氣三段,怎麼可能有下階上品的功法,在秦立看來,秦昊這樣挑釁自己的行為簡直是找死。

拳頭帶著凌厲的勁風在秦昊眼中不斷放大,而秦昊臉色古井無波,淡然的站在原地,神色平靜,與暴怒的秦立倒形成鮮明的對比。

等秦立沖的自己面前時,背在背後的手掌才拿出來,帶著金光輕飄飄的一拳轟出,隨意的像在趕蚊子般。

「喂,那秦昊也太隨便了吧,兩人都是氣三段,他這般敷衍不怕著了道嗎?」

「我哪知道,我看他就是自暴自棄而已。」

……

「砰。」眾人說話間,二人就碰撞在了一起,塵埃四起,揚起層層煙霧,層層煙霧中,一聲慘叫傳來,接著就聽到一陣令人牙酸的骨頭斷裂聲。

煙霧散去,眾人目光齊刷刷的聚集在空地中央,他們視線里,秦昊紋絲不動,一掌轟出后緩緩放下了手。

而那秦立一身氣勢瞬間瓦解,手中土黃色光芒被那道金芒絞殺乾淨。

他慘叫一聲,臉色變白,身體如斷線的風箏倒飛出去,胸前留下一道金色的掌印。

咚的一聲,摔落在地,抽搐幾下后口吐白沫昏了過去。

這一拳下來,全場靜默無聲,針落可聞,不知過了多久,人群中傳出陣陣倒吸涼氣的聲音。

一石激起千層浪,如熱油鍋里到進了水。全場嘩然。

「我靠!這什麼情況,只一掌就把秦立拍出這麼遠!」

「這還是那個廢物嗎?!」

「不可能吧,他怎麼做到的?」

……

秦昊甩甩手腕,悄悄的把手背在背後,眾人沒有看到的是,秦昊那掌心中的幾縷金光悄然隱去。

他們也不知道,秦昊現在已是氣四段的修為,敗秦立,是板上釘釘的事,雖修為比秦立高上一些,但能簡單一拳潰敗他,可不是單憑肉體就能做到。

這看似隨意的一拳,卻是他用上了大日金剛印的效果。

大日金剛印,地階上品,一記掌印,雲海皆變,江湖翻湧。

這功法他雖還不能完全發揮出其威力,但對付秦立也是錯錯有餘的了。

他想法和秦立一樣,立威,立威於眾人,若不立威,今後別人還得把自己當軟柿子捏,不斷來找茬,今後還要面對應接不暇的麻煩。

所以,他要做的就是以迅雷不及掩耳盜鈴兒響叮噹仁不讓世界充滿愛之勢擊敗秦立,他要讓他們都知道,那頭沉睡的獅子,醒了。

即昨日起,他內心的一點軟弱就已消失,遇事不慫,該上就上。

聽著周圍嘈雜的聲音,秦昊靜靜的站在原地,陽光從他身後灑下來,把他籠罩在一片光影之中,眾人有些看不清他的臉。

眾人一陣恍惚,一拳敗人,那傲視群雄的氣勢,這還是那個軟弱無能,卑微如草芥的少年嗎?

眾人眼中,眼前這少年一樣的容貌,一樣的衣衫,和往日無異,但仔細打量時,眾人訝然,那眉宇間透出的氣勢,竟隱隱和當年那個天才有幾分神似?!

人群中,那少年掃視眾人一圈,輕語道:「人不犯我,我不犯人,若還把我當成軟柿子捏,那秦立就是你們的下場。」

他話音剛落,身後就傳出一道冷哼聲,「好一個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以為自己突破了就很了不起嗎?」

聽到聲音,秦昊先是一愣,緊接著眼眸中閃過一絲冷意,只是那冷意須臾之間便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臉上掛起一抹清朗的笑容。

我能吃出屬性 他轉身朝著面前那道人影鞠躬恭敬道:「三長老誤會了,弟子只是在向諸位師兄討教修鍊心得而已。」

「哼,」三長老哼了一聲,「你心中還有我這個長老啊,剛有所突破,有洋洋自得,目中無人,日後還有什麼作為,秦家的臉都讓你丟凈了。」

「是是是,三長老教訓的是,」秦昊急忙打著哈哈,憨厚的撓撓頭,「弟子也是沖昏了頭腦才做出這種事,幸好三長老英明神武及時把弟子點醒,才沒釀成大錯,弟子知錯了,弟子再也不敢了。」

秦昊唯唯諾諾的賠著笑意,那樣子和之前的剛猛判若兩人,眾人瞠目結舌,這貨的臉皮是用什麼做的?變臉變得這麼快。

「別說這些沒用的,」三長老手一揮,瞥了秦昊一眼,「你們不是很喜歡湊熱鬧嗎?那好,我宣布洗髓化生池的比賽就在一個月後進行。」 秦蒼岳此話一出,頓時時是引起了一片怨聲載道。

「啊?一個月?我還沒準備好呢!」

「三長老,怎麼會突然提前到這麼早。」

按以往的時間來算的話不是還有幾個月的時間嗎。」

「一個月?」秦昊一愣,隨即臉色一點一點變冷,看向秦蒼岳的眼神中已多了一點冷意。

心中剛有所想,就看到一道道仇視的目光朝自己射來。

「秦昊!你做的太過了吧!」

「都是因為你,害我們都沒準備好就要參加資格爭奪賽!」

「把一個氣三段的人打敗有什麼驕傲的!」

「就是,拽什麼拽,有本事去和秦鑫,秦瑞師哥他們打啊!」

……

一時間秦昊成了眾矢之的,群情激憤,眾人把所有矛頭都指向他,大肆謾罵,好像全然忘記秦昊他之前所說的話。

頃刻間,秦昊剛剛立起來的威被秦蒼岳這一句話,就弄得全部崩塌了。

秦蒼岳淡淡瞥了秦昊一眼,而後目光轉向眾人,冷哼一聲,「你們好自為之吧」

說罷,轉身拂袖而去。

聽著身後的埋怨聲,秦蒼岳臉上出現一抹冷笑:小子,你不是要立威嗎,你慢慢立吧,這種局面看你還怎麼立。

「讓我背鍋,讓所有人都仇視我,好讓我在爭奪戰上寸步難行,備受阻難,三長老啊,三長老啊,你這棋可下得妙啊,」

聽著周圍的罵聲,秦昊臉上揚起冷意,一抹冷笑掛上嘴角,他揉揉鼻子,輕語道:「不錯的棋,接下來,該我走了,咱們可要好好鬥一斗。」

看著暴怒的眾人,秦昊冷冷的道了一句,「所有人修鍊的時間都是一樣,修為進步多少也會是一樣,十天,一個月,三個月,又有什麼區別?一群只知道嚷嚷的跳樑小丑,我若是你們,就趕快抓緊時間修鍊,哪會還在這兒叫囂。」

說罷,轉身離去,瀟洒至極。

「你說什麼!」

「給我站住!」

眾人一聽,瞬間炸了毛,皆怒視著秦昊,但又因之前的威懾,又不敢直接動手,所以秦昊在這殺人般的目光中坦蕩蕩地走了出去。

「哼,才氣三段而已,一個月的時間他又能有多少提升,等到了那天,看他怎麼辦!」

「就是!」

…….

搖搖頭,秦昊沒有理會叫囂的眾人,現在他一門心思都放在尋找身形功法上,要儘快找到一部身形功法才行,否則就憑他現在的修為即使再加上一部大日金剛印,也無法在那爭奪賽上走多遠。

這功法閣找不到,那就只有回去問問秦老有沒有什麼辦法。

他就不信一個活了這麼久的人,連一部功法都找不出來。

秦昊居住之處離功法閣還有一段距離,本身也在秦家最偏僻的地方,所以一路走來也見不到幾個人。

但還沒走到家門口,遠遠的就看到門外斜靠著一道人影。

誰?

平時自家除了秦雅和秦林外都沒人來,看這人影輪廓很明顯不是他們。

那,這又是誰?

秦昊帶著疑惑朝那人影走來,走近一看,才發現是一位青年,稜角分明,充滿剛毅的味道,他背靠門框靜靜的閉目養神。

隨著秦昊走近,他緩緩睜眼,看著秦昊平靜道;「來了。」

待走近才看清來人,秦昊微驚,趕緊上前兩步,招呼道:「秦山師哥,真是好久不見啊,來來來,請到屋裡一敘。」

秦昊朝那人打招呼,不過他心裡疑惑仍不減,這人他認識,秦山,秦家數一數二的人物,在秦家地位極高,乃是大長老的嫡孫,又因大長老閉關,久年為出,所以他所言就如大長老說話的分量。

再加上本身修為不弱,就連一些長老也得給他幾分面子,自己和他就屬於八竿子都打不著的關係。

這人平日里又和自己沒什麼交集,怎麼會無緣無故的跑到自家門口來?

要知道,在平常自己連見都難得見得到他一面。

秦山揚了揚頭,算是回應,「不用了,只是想和昊師弟切磋一番而已。」

「切磋?」秦昊一怔,隨即露出一絲無奈的笑容,怎麼最近到處有人找自己切磋,都看自己突破了不順眼嗎?

這般想到,秦昊眉宇間也升起了些許怒氣,淡淡道了一句:「師哥,你開玩笑吧,你早已踏上化氣境,而我才氣三段,要切磋也輪不到我呀。」

秦山搖搖頭,道:「霸氣絕倫,猶如巍峨山嶽,剛中帶柔,變化莫測,你在功法閣那拳打的不錯。」

「功法閣?」秦昊愣了一下,疑惑道:「剛才師哥也在嗎?」

「嗯,」秦山點頭,「你那一拳就算是我來接也得格外注意才行,是用了功法吧。」

秦山看向秦昊,眼眸中升起點點炙熱的亮光,之前他剛從功法閣內出來,就看見秦昊秦山二人爭鬥起來。

原本這種弟子間的小打小鬧是引不起他興趣的,但鬼使神差,他剛從二人旁邊走過時,餘光就看到秦昊那帶著金光的一掌悄然印出,接著就聽到秦立一聲慘叫,倒飛出去。

那金光一閃而過,但秦山卻猛然頓足,眼睛死死地盯著秦昊,他心裡詫異萬分,這個不能修鍊的少年何時竟能修鍊了,而且一掌印出,他渾身直起雞皮疙瘩。

金光一出現,他就嗅到了濃濃的危險,那是股不容置疑的危險,若是和他同修為的人打出這一掌,他必敗無疑!

這一掌瞬間便勾起了他的戰意,當下他眼裡戰意昂揚,就想找秦昊切磋切磋。

但思索一番后,還是決定先他一步,到秦昊居住之處來等他。

「你不是在找身形功法嗎?」秦山揚了揚手中的捲軸,「接我三拳,這個給你。」

凶宅筆錄 說著,他把捲軸拋給秦昊。

秦昊笑著接下捲軸:「秦山師哥說笑了,我這一拳怎麼入得了你的眼,師哥可是有化氣境的修為,要打出這樣的一拳,還不是隨手的事。」

打開捲軸定眼一看,秦昊就愣住了,心裡略微鬆了口氣,揚起一抹笑意,捲軸上祥雲翻滾,其有波光流轉,霧氣飄蕩。

《流燕術》,燕過不留痕,地級中品,身形功法,若練大成快若清風,身輕如燕。

劍與盾的傳說之守護者之歌 「終於讓我給找到了,而且還是地級中品的」秦昊砸砸嘴唇,眼中火熱一片,身形功法本就少見,品質高的身形功法更是難覓其蹤。

而且這功法只有秦家極少數核心弟子才有資格修鍊,平日里,秦昊連看都看不到,更別說修鍊了。

「對了,」秦昊突然想起什麼,看向秦山,「這個要求師哥為何不在我與秦立戰鬥之時就提出來,而非要等到現在才來提?」

秦山微微一笑,「你不是要立威嗎,總要給你留點面子不是?」

「這樣啊,那真多謝師哥成全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