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況且,以鹿羽的天賦,若是一直陪在她身邊的話,她自己也不會同意的。

擁有天賦,擁有實力,就應該去鷹擊長空,去飛龍在天!

而她,默默等著他就可以了。

雖然可能會有些難熬,有些心酸,但她相信,一切都值得。

「有你,真好。」

望著顏玲兒燦爛的笑容,鹿羽能感受到她說那句話時候心裡的複雜,擁抱的更緊,在其耳邊輕聲的說道。

愛至深處,情難自禁。

兩人乾柴烈火,燃燒的轟轟烈烈。

相擁而吻,身軀緩緩傾斜,倒在身畔的小床上。

絲帶飄飛,穩穩落在地面上。

長衫滑落至腳腕,一隻腳抬起來,跨過長衫。

「天色還沒有暗呢。」

「快了。」

「可畢竟還沒有啊。」

「你難道不想要?」

「等天黑吧……啊……」

一道道聲音,從床上輕輕的傳來,兩人情濃,呼吸漸趨粗重。

「吱呀……吱呀……」

房間里,小床輕輕搖晃,發出一陣陣抗議之聲。

床簾拉下,隱隱約約,有兩道身影纏綿,伴隨著時而發出的驚呼聲。

夜深了。

月朗星稀。

但不知何故,皎月害羞的躲進了雲朵之中。 時光悠悠。

秋去冬來。

距離上次各洲來訪,已過了一個半月。

在有半個月時間,便是去往青石洲的日子了。

青石洲距離陽水洲路途遙遠,半月之後進行趕路,算上路上的時間,差不多正好能趕上比試,或許還會提前一段時間。

在這期間,鹿羽除了修鍊之外,便將全部心神,都放在尋找其餘兩種藥材之上。

可惜,陽水洲畢竟只是一個小洲,一個半月的時間,並沒有尋找到。

影帝是個嗲精 這讓鹿羽嘆息不已。

陽水洲境內,從蒼玉山脈到落陰澗,鹿羽幾乎全部都去過了,卻一無所獲。

值得欣慰的是,在這一個半月的時間內,他距離下一次突破,愈發接近。

再有半個月時間,就可以進行突破了。

那時候,也是去往青石洲的時候。

「呼……」

房間內,鹿羽輕輕呼出一口氣,從修鍊狀態之中退了出來。

走到窗前,推開窗,望著窗外的景色,心裡有些期待起來。

「青石洲,等著我。」

他輕聲呢喃,腦海之中,閃過了一道颯爽的身影,嘴角不自覺的微微揚起。

在陽水洲境內,沒有找到平息花或寧魂須,鹿羽索性便不找了,這段時間,全身心投入到了修鍊之中。

此時的陽水洲,已是風調雨順,城泰民安,一副盛世模樣。

「噠噠噠……」

一陣敲門聲傳來。

「請進。」

鹿羽皺了皺眉,誰在這個時候找自己?

他轉頭向正門之處望去。

一道身影,推門而入,對鹿羽恭敬的彎下腰,走了進來。

是城主府的人。

「何事?」鹿羽對那人笑了笑,道:「無需多禮。」

「回稟鹿羽大人,前不久,大鷹商行送來一封書信。」

說著,那人伸手將一封書信拿出來,雙手呈遞給鹿羽。

「大鷹商行?」

眉頭微皺,鹿羽心頭略微疑惑,大鷹商行為什麼忽然給自己送書信了?

他伸手接過那書信,拍了拍那城主府之人的肩膀,笑道:「好了,你忙去吧。」

「是。」

那城主府之人恭敬的道,緩緩退出了鹿羽的房間,離開時將門帶上。

待到其走後,鹿羽方才將書信拆開。

目光在其上一掃,鹿羽眸子裡面,便是閃過一抹激動之色。

「坊渝州內有平息花消息,在福緣商會之中。」

書信上的內容很簡單,落款處有「王之初」三個字。

「王之初還真是有心了啊。」

望著書信上的內容,鹿羽輕輕笑了笑。

這或許是王之初在知道自己要尋找其餘兩樣藥材之後,留了一個心,他走南闖北的尋找商機,自然對這種東西極其敏銳,發現之後,第一時間通知了自己。

目光微閃,鹿羽對王之初頗為感激。

「看來,要去一趟坊渝州了。」

眸子之中,閃過一抹精光,鹿羽收起書信,輕聲呢喃。

坊渝州,位於陽水洲北方,一路向北而去,也是到達青石洲的必經之路。

反正也要去往青石洲,在坊渝州內駐足幾天就是,提前啟程便可以。

打定主意后,鹿羽動身去往城主府。

城主府內。

一統陽水洲之後,經過前期的忙碌和打理,現在的安泰和,幾乎已經完全可以放手不管了,一切都風調雨順,很是和諧。

鹿羽來到城主府時,安泰和正坐在樓閣中喝茶觀風景,很是自在。

「安城主還真是享受命。」

鹿羽走過去,笑眯眯的說道,自己徑直坐在安泰和對面。

「好不容易偷得浮生半日閑,自然要享受一番了。」

安泰和也笑眯眯的說道:「你尋找的藥材,可有蹤跡了?」

鹿羽去往大鷹商行回來后,安泰和便對此事頗為關心,知道鹿羽一直在尋找。

事實上,安泰和也一直在命人尋找那兩樣藥材,但陽水洲內,的確是沒有。

「有了。」

點了點頭,心情大好的鹿羽笑道:「我來這裡,就是告訴你這件事情的,王之初書信告訴我,在坊渝州福緣商會之中,有平息花的消息,去往青石洲正好途經坊渝州,索性提前啟程,在坊渝州內停歇幾天,將平息花拿到手,然後在去青石洲。」

聽得此言,安泰和也是眼前一亮。

「好啊,總算是有了一些消息。」他開懷大笑,鹿羽距離控制住自己的怪狀又進了一步,安泰和心裡也由衷的高興。

他當即詢問道:「你打算何時啟程?」

鹿羽笑道:「就這幾日,那平息花既然在福緣商會之中,必然需要晶石,我去晶石礦脈上取一些晶石,然後去往坊渝州便行。」

「那就提前祝你一帆風順了!」

安泰和以茶代酒,端起茶杯。

鹿羽也端起茶杯,兩人碰了一下,彼此對視一笑,仰頭將茶水一飲而盡。

從城主府出來的時候,天色已經暗了。

鹿羽跟安泰和兩人在一起談論了很多事情,無非是去往青石洲后的一些老生常談的話題,諸如低調、小心之類的。

回去自己居住之所后,將此事也告知了顏玲兒。

看得出來,顏玲兒頗為不舍。

儘管已經做好了心理準備,但這一天真正來臨的時候,顏玲兒心裡仍是頗有些不舒服。

她的一雙美眸注視著鹿羽,柔聲道:「此去路程艱險,一路跨越山水,雖然你實力強大,但畢竟一人獨行,切記要萬事小心。」

本來,若是到時間後過去,周邊各洲會集結一下,一同前往青石洲。

這是在上一次各州來訪之時便商議定的事情。

集結在一起前往青石洲,至少路上有個照應,畢竟路途太過遙遠,途中要跨越幾十個洲,路上會面對的問題,也可想而知。

但現在鹿羽先走一步,一人前往,危險係數更是增加不少,顏玲兒頗為擔心。

「放心吧,以我現在的實力,即便去往那些大洲,也不是誰說對付我就可以對付我的。」

對著顏玲兒微微一笑,鹿羽手掌拂過她的青絲,目光柔和的望著她,寬慰的說道。

一元凝魄境的實力,在大洲之中,雖然算不上頂尖,但也並非任人宰割的人了。

各洲之內,最多的,還是化形境。

「總之,萬事小心。」

顏玲兒盯著鹿羽,小嘴微嘟,又是加重的說了一遍。

「好。」

笑著對顏玲兒點點頭,鹿羽捧住她的臉頰,柔聲道:「我還要回來呢,當然會萬事小心了。」 兩人柔情蜜意。

情至深處,啪啪啪啪。

一番乾柴烈火,一夜溫存。

第二天時。

鹿羽動身前往晶石礦脈,去取一些晶石,這些是剛需品,無論去往任何地方,都要準備妥當。

在晶石礦脈內,自然與眾多武士、統領、將軍好生的豪邁了一番。

等到回來的時候,已經是第三天的時間了。

又一夜。

清晨,鹿羽推開窗,發現外面在下雪,一片白茫茫,整個世界,銀裝素裹。

陽水洲一統后,迎來了第一場雪。

今日是他動身前往坊渝州的日子。

顏玲兒一夜都陪著他,此時還縮在被子裡面,探出腦袋,說道:「能不能在留一天?」

「時間不等人啊。」

望著窗外的大雪紛飛,鹿羽輕聲說道,眸子裡面,倒映的是一片銀裝素裹。

「嗯。」

點了點頭,顏玲兒沒有在多說話,只是片刻之後,悶聲說道:「我就不送你了。」

鹿羽點點頭。

他知道,顏玲兒是擔心送自己的時候,控制不住,眼淚掉下來。

她不想將自己丑的一面展現在鹿羽面前。

房間裡面有些沉默。

人生最苦是分離。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