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洛城北怎麼會說出真實的原因,那隻會讓自己徹底失去參加那個計劃的資格。

“是麼?現在這個留影賣得很好!我都想開個店,撈上一把錢了!”

四海仙人將留影石扔在洛城北的面前。

洛城北臉色難看,這他喵的是哪個老傢伙坑得我?一定是巖洲那幾個無妄仙人有人故意留影了!

該死啊!洛城北牙咬得嘎吱響。 “四海仙人!晚輩氣湘子!”

這時一道不和諧的聲音傳來。

四海仙人側過頭去,只見氣湘子腳踏祥雲,身着白衣,霧氣中若隱若現,衣袂翻飛間仿若天上仙人。

“你就是氣湘子?!”

四海仙人明知故問。賣相真是太好了!就算實力不夠,仙盟也可以收的嘛,最不濟也可以做一個門童。給仙盟樹立一下新時代的形象啊!

“你還敢來?!”

洛城北當即就要出手了結後患。

“有你屁事!給老子好好反省!”

四海仙人直接將那滴水又扔了過去,洛城北五體朝地,直接將臉埋在了岩土中。

“呵呵,不好意思!那啥,這鱉孫沒把你怎麼樣吧?我看這樣貌風采依舊啊!”

四海仙人有些拘謹地搓着手。

好緊張啊!上一次這麼緊張還是見無暇仙子的時候!該死啊,這皮囊要是老夫身上,當年絕對就成了!說不得孩子都一窩了!

蘇恩揚趕忙再次行禮,四海仙人剛纔的話,他哪裏還不知道四海仙人是什麼身份。這老頭絕對是仙盟的核心人物之一!

“多謝前輩關懷!我本打算去謫仙居去告仙狀的,今日遇到前輩,倒也省去了許多周折!”

四海仙人一聽,好小子!他喵的,你這是不怕事情鬧大啊!是我失算了,之前就不該讓你偷看到我教訓洛城北的!

謫仙居是仙盟唯一在地面的辦公地點。爲了讓監察仙人,防止有些仙人暗中破壞整個人族的修仙環境,也爲了加強對仙人們的情況把我。

仙盟特意在元洲的正元山上修建了謫仙居,負責接收九洲所有人的狀紙。只要有人舉報哪位仙人擅自屠戮凡人,或者故意製造混亂,那仙盟就會介入調查。

其中的重點自然是無妄仙人。只要有人舉報,一旦證據確鑿,那肯定要仙盟的鎮仙殿走上一遭。

要是情節太過惡劣,仙盟覺得此人沒有一點對人族正面的作用,那仙盟就直接讓其去戮仙台上羽化去了。省得以後成爲仙盟乃至整個人族的大敵!

“啊,雖然洛城北多有不對,但得人饒處且饒人啊!”

四海仙人勸道。要是真的鬧到仙律殿,那幫瘋子直接能把洛城北的皮都剝了。

“前輩說的哪裏話,這人家都要取我性命了,我還處處想着要饒過他?!那我怕不是縱虎歸山,形同自殺?!”

蘇恩揚也不是省油的燈,哪裏肯輕易罷休。說不得自己哪日又會被這洛城北找到機會,那豈不是又要嗝屁?

“唉,小子,你放心。只要他還敢跑去殺你,我把這鱉孫的腿都給他打斷!”

四海仙人心裏那個氣啊,狗屁的洛城北,盡給他惹事!仙律殿那幫瘋子巴不得有人告仙狀呢!

要是有人去告仙狀,他們能把那人當爺爺一樣供起來。誰讓仙盟因爲最近仙狀太少,都開始商議是否要取消仙律殿了!

這樣的後果就是,仙律殿那幫瘋子徹底抓狂。從頭到下開始查仙盟的所有人,就差把每位仙人穿什麼內褲給查出來了!

四海仙人有些膩歪,那羣瘋子連自己也沒放過啊!要不是自己答應,下一次是支持仙律殿繼續存在,估計自己的情史都要被仙律殿在仙盟內部公開。

那樣自己還怎麼做人?!四海仙人當時是去求的仙律殿的殿主,就差給人家跪下了!

當然,當天夜裏,四海仙人就僞裝成來襲的神族,將仙律殿的殿主一頓胖揍。

“只是把腿打斷?!前輩,你這是明顯的偏私啊!人家殺了我,只是損失一雙腿?這買賣聽着就覺得划算啊!”

蘇恩揚撫掌而笑。

四海仙人正要呵斥其不知天高地厚,敢這樣和自己說話。就看到雞魔和木頭人一手一個留影石,正在那邊錄着這邊……

“我那個替踏馬謝謝你啊!你放心,這種情況下,我們仙盟絕對會秉持公平公正的原則,不會姑息任何違背仙律的仙人逍遙法外!”

四海仙人一腳將勉強掙扎着探頭出來的洛城北踩了下去。

“謝四海前輩!前輩的光輝形象,我會讓人傳遍九洲的!”

蘇恩揚很是熱情。

“那就不用了!”

四海仙人趕忙喊道。

開玩笑,自己的形象可不能這樣傳出去啊!再怎麼滴,也要請那些修習光道的人來打光;請那些修習音道的人,在幕後給自己說的每一句話和音;請那些修習變化道的人,給自己再雕琢一下形象……

就這樣傳出去的話,到時候大家說起來,四海仙人就是長得那個樣子啊!還不如仙盟的一個門童入眼什麼什麼的……

那自己弱小的心靈怎麼可能受得了?!

不,是仙盟的形象就會被拉低了!

“那,那好吧!但是還有另外一件事!”

蘇恩揚好像有些斟酌地開口,但從他的表情可以看出來,所說的事情一定不是小事。

“你還有什麼事情要說?!”

四海仙人不耐煩地問道。同時他也給了木頭人一個眼色,意思讓無袖老人趕緊幫忙,別對着自己死纏爛打。

但木頭人兩隻眼睛眨巴兩下,做了一個無奈的神色。

“那只是晚輩第一份仙狀的內容!而且只事關晚輩一人,就算前輩包庇洛城北,晚輩也說不出什麼!畢竟我二人往日有些仇怨!”

蘇恩揚不動神色地往身後瞄了一眼。

“我可沒有包庇,你這小輩不要胡說!”

四海仙人現在對蘇恩揚是沒什麼好印象了。

“有沒有包庇,還要等晚輩說完這第二份仙狀的內容了!”

蘇恩揚成竹在胸的模樣。

“你說吧,趕緊的!我還要帶這傢伙回鎮仙殿呢!”

四海仙人有些不耐煩了。

“鎮仙殿?恐怕他要去的是戮仙台吧!”

蘇恩揚目光陰冷,讓四海仙人心裏不喜。

“你在胡亂說什麼?不要以爲有人舉薦你,就仗着這點亂來。”

四海仙人冷冷說道。

“呵呵,望鷲前輩,既然仙盟的四海仙人到此,我想也不用不着替前輩去謫仙居告仙狀了!前輩親自和四海仙人說吧!”

蘇恩揚回頭衝着望鷲山脈的迷霧喊道。

“什麼!”

四海仙人看着那霧氣涌動中,一雙巨大的眼睛橫在雲霧中。望鷲妖王怎麼也要告仙狀?你一個妖族告什麼我們人族仙盟的仙狀? “洛城北闖入我妖族領地,屠戮我妖族子民,今日仙盟不給個說法,我說不得也要讓這望鷲山脈幾十萬妖族到人族領地走一遭。”

望鷲妖王雙眼蘊含怒火。

四海仙人懵了,這鍋也太大了。這洛城北是捅了多大的簍子啊?!

你丫的不知道妖族的死腦筋麼?招惹人家妖王幹什麼?再說你殺其他妖族幹嘛?巴不得人妖兩族開戰麼?

現在四海仙人真想直接把洛城北扔給望鷲妖王抵罪,但作爲仙盟那個計劃的參與者,他又不能讓洛城北殞命在此。

“望鷲妖王,這次是我人族的過失,不知妖王要什麼交代?人我還要帶回仙盟去受罰,不能給你!”

四海仙人警惕地盯着望鷲妖王。這望鷲妖王年齡比他都大,要不是妖族的修行緩慢,自己還不是對手。

“小海,你現在修爲高了,膽子也大了啊!”

望鷲妖王哼了一聲。

“不敢,前輩之恩銘記在心,只要人妖不開戰,四海一定保妖族安樂之地。”

四海仙人額頭見汗。妖族不可怕,可怕的是因此引發的妖潮。要是讓妖族闖入人族領地,不知多少人要喪命在妖潮之下。

“說得好聽,不知道今日你如何給我交代?”

山間雲霧涌動間形成一道人影,其飄然一步邁出,站在瞭望鷲峯上。

“給給給!這也太美了吧?這絕對是我親媽!”

雞魔斬釘截鐵地說。

蘇恩揚和木頭人鄙夷地看了他一眼,這都能認親?你們年齡差多少啊?恐怕人家的年齡比你太祖奶奶都大吧!

“嘎嘎嘎,你在胡說什麼?”

望鷲妖王怒視雞魔。這還是第一次有人敢這麼調戲她,都直接喊媽了!

“咕咕咕,你真的是我親媽!你瞧咱們的叫聲,多麼的相像啊!”

雞魔恬不知恥捨生忘死地繼續說道。

“去死啊!”

望鷲妖王直接出手就要將雞魔這個狂妄之輩碾死。

但雞魔馬上跨前一步,大聲喊道。

“人族疆土不容外族侵犯!”

此刻雞魔站在瞭望鷲山的另一側,威風凜凜,看起來頗有幾分氣概。

四海仙人捂臉,這踏馬哪裏來的憨貨,我們人族怎麼有這種無恥之徒啊!

“你!”

望鷲妖王只好收手。人妖協定讓她束手束腳,空有一身戰力,卻無法施展。

看到這個情形,四海仙人計上心頭。

“望鷲前輩,不如你出手將這個狂徒擊殺吧!我仙盟絕對沒有意見,也算是我們人妖兩族和平共處的見證!”

雞魔一聽,腿都軟了。這是和平共處的見證?老賊啊,你坑我!

“別啊!嘰嘰嘰!你是我親媽,虎毒不食子啊!”

望鷲妖王玉手輕點,一道指風擊打在雞魔附近。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