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涅槃星君接過極冰之弓,端詳了片刻,緩緩說道:「這張弓內蘊藏著很難得的陰勁,如果熔煉的話,可能會有些損耗,不過整張弓的威能可以得到大幅提升,到底熔煉不熔煉,你可要想好了。」

「怎麼會……」寶藍聽到自己的靈寶可能會有損耗,心情不由變得緊張了。

「帶有水屬性的靈寶是最難熔煉的。」涅槃星君道:「五行相生相剋,這麼簡單的道理你應該明白吧?」

寶藍不由看向蘇唐,希望蘇唐能幫她拿個主意。

「涅槃,你是什麼意見?」蘇唐道,這種事情一定要避免不懂裝懂,涅槃星君是內行,不如聽聽涅槃星君的想法。

「當然要熔煉了。」涅槃星君道:「以我的能力,至少可以保留下九成陰勁,和熔煉帶來的提升相比,那點損耗無需放在心上。」

「那就聽你的。」蘇唐道。

「我可不是要替自己招攬生意哦。」涅槃星君想到了什麼,急忙道:「我或許會失手,到時候你們不要怪我。」

「你儘力就好。」蘇唐道。

「成!」涅槃星君頓了頓:「這張弓也要熔煉七次么?我還要勸你一句,就算你有再多的神念結晶,也不能這麼玩啊……」

「哦?」蘇唐皺起了眉。

「我是為你好。」涅槃星君補充道:「從我的角度出發,你們熔煉得越多,我的收穫也越多,說實話,我恨不得你們都要一口氣熔煉十次以上呢,但……你們都是我的主顧,我當然要說一些為你們負責的良心話,他們的氣息還不穩定,可能是剛剛晉陞星君吧,靈寶的威能過強,他們未必能駕馭得住,剛才那個女孩子和你關係甚密,你可以親手教導她,但你不可能關注到每一個人。」

蘇唐知道涅槃星君這些確實是良心勸告,有些遲疑。

「我的靈寶淬鍊五次就好。」寶藍急忙道,其實她一直在暗中觀察著,發現涅槃星君每一次熔煉靈寶,消耗的神念結晶都超過前幾次的總和,所以選擇了五次,這樣符合她與習小茹的身份對比。

「五次?」涅槃星君看向蘇唐。

「也好。」蘇唐點了點頭,隨後對趙大路說道:「你跟我來。」

涅槃星君重新點燃爐火,準備熔煉極冰之弓,蘇唐和趙大路走到一邊,伸手一招,空中陡然出現了耀眼的光幕,道道劍光紛紛揚揚落在地面上,凝成一片劍林。

「你選一個吧。」蘇唐道。

這些靈劍都是大太子螭吻的私藏,能入得大太子螭吻的眼,劍的品質自然是有保障的。

趙大路的眼神變得炙熱了,但也充滿矛盾,他圍著劍林轉來轉去,就是沒辦法下定決心,每一柄靈劍都在散發著令他垂涎的靈力波動,使得他無從做出抉擇。

蘇唐見趙大路象個沒頭螞蟻般轉個不停,搖頭道:「罷了,我替你選一柄靈劍吧。」

說完,蘇唐啟動魔眼,略微頓了頓,一柄寬刃劍突然從劍林中掠起,向趙大路射去。

趙大路急忙讓開一步,探手抓住那柄寬刃劍的劍柄。

「這是……」趙大路看到了劍柄處的標籤:「梟風劍?」

「這柄靈劍內蘊藏的劍勁比較適合你。」蘇唐道。

「多謝命主賜劍!」趙大路眉開眼笑的跪了下去,跪到一半,陡然想起蘇唐剛才反覆說以後不要拘禮,又急忙站了起來。

蘇唐笑了笑,隨後轉身走了回去,另一側的方以哲看向這邊,並且向蘇唐使了個眼色。

兩個人先後離開鑄器場,走到偏僻的地方,蘇唐低聲道:「怎麼了?」

「這一次回欲窟,得到了一些消息。」方以哲說道:「原本我還沒在意,呵呵……天天數著納戒中的靈寶,天天感到心花怒放,警惕性有些降低了,可這幾天我越想越不對勁。」

「出了什麼事?」蘇唐急忙問道。

「欲窟的高層決定啟動上古靈陣,準備離開原來所在的星域。」方以哲說道。

「離開?他們為什麼要走?」蘇唐道:「準備去什麼地方?」

「去什麼地方我就不知道了。」方以哲道:「至於為什麼要走……應該是嗅到了一些危險的氣息。」

「危險?」

「大管事告訴我,天道盟的智神不知所蹤,但智神的離開,並沒有讓天道盟的實力減弱,因為……西皇覺醒了。」方以哲放低了聲音。

「西皇?」蘇唐頓了頓:「這是大管事說的?」

「嗯。」方以哲說道:「那些上古真神,可沒有一個是好相與的,真龍一脈的處境不容樂觀。而且,這還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天核出現了異動。」

「你居然知道天核?」蘇唐愕然。

「你也知道?」方以哲也顯得很愕然,隨後苦笑道:「我是第一次聽說。」

「你還知道什麼?」蘇唐問道。

「大管事說,無數年前,皇天的太皇曾經與太古強者定下了一個契約……」方以哲看著蘇唐的神色,隨後頓了頓:「你也知道太古?」

「嗯,略有所聞,你繼續說。」蘇唐道。

「至於什麼契約,大管事也不清楚,反正自從契約立下之後,縱橫各個星域的太古強者先後消失了,好像都進了天核。」方以哲嘆道:「原來真神也是有品階的,上古真神的力量就要比現在那些真神厲害得多,而真正掌握著巔峰力量的,是太古真神,那些荒棄的星域,都是太古真神的傑作,而天道盟原來的太皇,亦是一位太古真神。」

「太古真神的消失,讓星域變得安靜了許多,而天核內的異動,讓欲窟高層感到異常恐懼。」方以哲續道:「我從大管事的眼睛里能看得出來!還有,欲窟高層有另外一種猜想,太皇是與太古紫鸑定下得契約,天核會發生異動……可能是太古紫鸑已經殞落了,呵呵,太古紫鸑你肯定不知道了吧?我告訴你,那可是……」

「據我說知,太古紫鸑已經殞落數萬年了!」蘇唐道。 「你……聽誰說的?」方以哲愣住了。

「大太子螭吻親口所述,絕對不會假。」蘇唐道,他是從大太子螭吻的記憶中汲取到的信息,什麼都可以是假的,但記憶不可能說謊。

「已經殞落了……數萬年?」方以哲喃喃說道:「那不對啊……如果太古紫鸑已經殞落,天核怎麼會沒有反應?」

「或許天核的異動和太古紫鸑並沒有什麼必然聯繫。」蘇唐道。

「不可能。」方以哲的手向上指了指:「欲窟里的那位,亦是上古真神!他親眼見證了皇天的崛起,也知道所有的秘密,所以,真龍一脈的勢力那麼強橫,到處喊打喊殺,而欲窟始終保持中立,在一些機緣巧合的情況下,甚至不惜得罪真龍一脈,也要保護天道盟的修士。那位曾經說過,上古真龍不過是走了大運道,得到庇護的跳樑小丑而已,而天道五皇,才是真正的強者。」

「不要人云亦云。」蘇唐道:「天道五皇出動了三個,也不過是毀了上古真龍的修為,而他們卻沒有一個能回得去,這足以證明,上古真龍並不只是擁有運氣。」

「你怎麼幫著上古真龍說話?」方以哲笑了起來:「這些都是欲窟那位說的,我只是轉述罷了。」

「他都說了什麼?」蘇唐問道。

「太皇是從太古時代走出來的,他的實力毋庸置疑。」方以哲道:「東皇西皇南皇北皇,在上古時代也是能排進前八之列的大存在,所以才能號令所有的星域。至於真龍一脈么……是因為上古真龍崛起得太快,時機也太巧,正好是太皇殞落之後,僅僅幾十年,便已晉位封神,快得讓皇天來不及做出反應,等他們開始正視上古真龍的力量時,已經來不及了。」

「先不提太古上古。」蘇唐道:「你有什麼想法?」

「我們再玩一票大的,然後就要躲在這裡看風頭了。」方以哲道:「連欲窟那位都要躲起來,我們再繼續在星域中行走,那真是不知死活了。」

蘇唐沉默起來,方以哲所說的來自天核的威脅,距離他過於遙遠,想那些毫無意義,還不如著眼當前。

「六太子蚣蝮?」蘇唐道。

「嗯。」方以哲點頭道:「大家這些天也笑夠了。」

「我們先去找四海星君。」蘇唐道。

方以哲頓了頓,隨後道:「真是巧,說到他,他就來了。」

那星域游商的身影出現在遠方,正向這裡掠來,遠遠的看到蘇唐和方以哲,他降下身形。

都市全能奶爸 那星域游商與往日有了不小的區別,他遍體披掛著無數靈寶,金光閃爍,清脆的撞擊聲持續不絕。

「你這是在搞什麼?」蘇唐不解的問道。

「這貨找到了不少靈種,所以都要帶在身上,用自己的氣息慢慢溫養,想找出幾個進境最快的。」方以哲笑道:「真是想靈種想瘋了……」

「血屠,你這樣的憨貨怎麼知道域級靈種的好?」那星域游商撇嘴道。

「想得到域級靈種,還要看機遇。」方以哲道:「想靠自己溫養出域級靈種,至少要千年,我可等不及。」

「所以啊,等千年之後,你還是一無所有。」那星域游商道:「而我從腳下做起,過了千年,我亦是一方主君了!」

「想得美!」方以哲的口吻很不屑。

蘇唐啟動魔眼,在那星域游商披掛著的靈器上一一掃過,隨後道:「你左胸上的那尊小銅像,有些奧妙。」

「你也看出來了?!」那星域游商露出喜色,隨後把左胸上的小銅像摘了下來,細心的捧在掌心裡:「雖然只有幾個月的溫養,但它散發出的靈息已經很深厚了。」

「別的靈種沒有什麼可取之處。」蘇唐道,他對自己的魔眼很有信心。

「好,聽你的!」那星域游商身形一震,釋放出的神念把披掛著的靈器都撕扯下來,接著他又用納戒收起了靈器,忙完了,他把那小銅像重新掛在左胸口,隨後道:「你們在這裡商量什麼呢?一臉鬼鬼祟祟的。」

「我們想再做一次大事。」方以哲說道。

「什麼時候?」那星域游商的神色立即變得興奮了:「現在?」

「不能那麼急。」蘇唐搖頭道:「定海和魔影還有熔煉靈寶,你的靈寶呢?熔煉過了么?」

「我可捨不得神念結晶,細水長流么。」那星域游商說道。

「你去把千劫大君叫過來。」蘇唐道。

片刻之後,這群新一代強盜團伙的成員便都聚齊了,定海星君和魔影星君聽說是有大事要商量,也顧不上熔煉靈寶,都趕了過來。

畢竟在一次次行動中收穫了海量的好處,已經嘗到了甜頭,那就沒有理由退縮。

大家你一言我一語的商議良久,都贊同蘇唐和方以哲的提議,但最後所有的視線都轉到了卜客星君身上。

根本不用說話,卜客星君明白大家的意思,事實上這也是他能在新一代強盜團伙中安身立命的唯一本錢。

下一刻,卜客星君振奮精神,用神念操控著竹片,開始神數推演。

竹片紛紛揚揚落在地上,列出了只有卜客星君能看懂的課相,卜客星君的視線轉過去,神色當即變得有些獃滯了。

「怎麼了?不吉?」定海星君急忙問道。

「不……是大吉……」卜客星君喃喃的說道。

「嚇我一跳!」定海星君長鬆一口氣,如果卜客星君說此行不吉,那麼就算誘惑再大,他們也要放棄了。

卜客星君的視線從眾人身上掃過,沒有人能理解他內心的怵動,他用神數推演過無數次了,但只遇到過兩次大吉之相,而且都在這半年之內!

四星么……這就是四星的運道?!卜客星君無法用語言來描述自己的心情。

看來,入伙是他一生中最明智的選擇了,這種看不到摸不著的運道,還有什麼能夠阻擋?!

「你那些門人呢?都已經晉陞星君了,要不要喊上他們?」方以哲說道,他是為蘇唐好,蘇唐的人多了一個,自然也要多分上一份。 「他們就不要去了。」蘇唐搖了搖頭:「這一次比日月源更要危險,衍夢畢竟在日月源里修行過,知道日月源的深淺,而六太子蚣蝮的風霞庄,我們根本就不了解,萬一不成,難免要顧此失彼。」

「衍夢星君和天煞星君是要去的!」卜客星君突然接道。

天機難測,卜客星君雖然能用神數推演窺之一二,但他根本不敢明明白白說出來,一旦說破,或許就會引發天機逆轉。

與其說卜客星君是想跟著蘇唐混,不如說他希望自己能長時間陪在皇天四星的左右,四星齊聚,那才是真正的運道,只有蘇唐一人,未必就能成大氣候。

蘇唐詫異的看了卜客星君一眼,卜客星君已經用自己的能力證明了神數推演的威能,所以他說的話,蘇唐不敢輕忽。

「她們自然要去。」蘇唐說道。

「那就好。」卜客星君明顯鬆了口氣。

「大家這幾天好好準備一下吧。」賀蘭飛瓊說道:「過一會我也要去找涅槃星君熔煉靈寶了。」

「千劫大君,我怎麼從沒見過你的靈寶?」定海星君一愣。

「嗯?」賀蘭飛瓊皺起眉:「那這是什麼?」說完,十幾點星光從賀蘭飛瓊的掌心中漂起來,懸停在半空。

「那是靈種。」定海星君說道:「靈種是不能被熔煉的,尤其是域級靈種,勉強熔煉,靈種內的生靈大都會死傷殆盡。」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