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深V性感美女沖著華新眨眼道,旋即離開了衛生間。

華新隨後也離開了衛生間,在坊糖酒吧裡面逗留了一段時間便離開了衛生間。

翌日!

華新一早便來了市第一人民醫院,替小敏進行日常的針灸。

小敏經過華新的針灸之後,身體的潛能得到了激發,同時青木真氣裹挾著萬年人蔘、萬年靈芝、茯苓等中藥材,尤其是他們吸收了神秘小樹苗散發出來的勃勃生機。

那股如同生命精華一般的勃勃生機裹挾著藥材精華以及青木真氣滋養著小敏的五臟六腑。

小敏的臉色紅潤了起來,小何攙扶著小敏在醫院的院子裡面走著。

「華大哥。」

「小何小敏兩人早早的來呼吸新鮮空氣,不由沖著華新打著招呼。

錯戀:一恨成愛 「小何小敏。」

華新也笑著同兩人打著招呼。

「不錯,不錯。」

「你的氣色看上去好多了,整個人也精神多了。」

華新打量著小敏道。

「小敏感覺這幾天身體好多了,這還得謝謝華大哥。」小敏感激的說道。

「嗯,你們先散步,等下我去找你們進行今天的治療。」華新說道。

重生之雍正年妃 「好,華大哥慢走。」

小何小敏兩人沖著華新說道。

「華大哥,你先吃早餐,我們馬上就回去。」

華新點了點頭,就進了醫院。

隨後不久,小何小敏兩人就已經開始返回。

華新替小敏進行了日常的治療,同時給她吃下了煉製的培元丹靈液。

「OK。」

「今天的治療就到這裡。」

豪門誘愛,總裁別太壞 華新沖著兩人招呼著。

「謝謝華大哥。」

小何小敏兩人彷彿看到了活下去的希望,不由感激的說道。

華新點了點頭,旋即就向著性感少女的病房走了過去。

性感少女乃是割喉傷,傷勢算嚴重。

但畢竟只是外傷,華新施展針灸之後+上青木真氣以及勃勃生機和蘊含著勃勃生機的藥性精華。性感少女的喉嚨傷勢已經開始逐漸的癒合,病情並不算嚴重。

華新隨後就趕到了性感少女的病房

只是,他剛走到性感少女的病房門口時,就看見了洋子靠在牆上。

「洋子,你在這裡幹什麼?」

華新走到洋子身邊,不由看了一眼關著的房門。

「怎麼了?」

「噓!」

洋子沖著華新做了個禁聲的手勢。

「怎麼了?」

「那女孩的媽媽過來了。」洋子掃了一眼關著的病房門道。

「哦。」

「真是意外?」

華新有些驚訝,畢竟性感少女自從割喉之後也有了幾天時間了。

這還是他第一次從洋子的口中知道性感少女的親人過來看她了。

「等我們說完了,我們再進去吧。」洋子說道。

「嗯。」

華新點了點頭,旋即看著洋子道:「這幾天怎麼樣?」

「還好,雖然那女孩子不能說話,可是能用手機啊。這段時間我們聊了很多,別看她很富裕,想要什麼就有什麼,可心裡也有苦楚。」洋子感概的說道。

病房門外,洋子同華新閑聊著。

病房裡,一名幹練且精緻的女人坐在性感少女的床邊。

「珺瑤,你出這麼大的事了怎麼就不告訴媽媽呢。」

幹練的精緻女人替性感少女削著蘋果,心疼的說道。

可是,性感少女並不買賬,反而把頭偏向另外一邊。

幹練的精緻女人秀眉蹙了蹙,旋即輕聲說道:「是媽媽不對,媽媽沒時間照顧你。可你也不能自暴自棄,你要好好照顧自己。」

性感少女不能說話,偏著頭,根本不願意搭理她。

她見此,不由嘆了口氣。

「媽媽知道你不想看見媽媽,媽媽看見你有這麼好的醫生替你治療,還有了朋友,媽媽很欣慰。」 辟道立心 幹練的精緻女人削好了手中的蘋果,可遞給自家女兒的時候才想起,她被割喉,現在根本不能吃東西。

她旋即把蘋果放在了床頭柜上,見到她不想搭理自己。

幹練的精緻女人嘆了口氣,旋即沖著性感少女說道:「珺瑤,你好好養病休息,媽媽再來看你。」

她凝視著性感少女,見性感少女並沒有要搭理她的打算。不由嘆了口氣,旋即挎著LV包包便離開了。

打開房門,臨走的時候還不由看了一眼性感少女。

見性感少女任然一副不願搭理自己的模樣,再次嘆了口氣,這才關上了房門。

「阿姨。」

房門打開后,洋子不由沖著幹練的精緻女人禮帽的喊道。

「洋子。」

幹練的精緻女人揉了揉洋子的頭,柔聲道:「謝謝你照顧珺瑤還和珺瑤做了朋友。」

「阿姨,你可別這麼說。」

洋子羞愧的道:「如果不是珺瑤,洋子怕是……洋子要好好的謝謝她才是,是她救了洋子。」

「小菇涼真懂事。」

幹練的精緻女人揉著洋子的頭,神色憂傷。

「阿姨,這是我哥哥,也是珺瑤的醫生。」

洋子連忙介紹著華新,驕傲的說道:「阿姨,你可別看我哥哥年輕,其實我哥哥已經是市第一人民醫院的特聘醫師呢,珺瑤的病包在我哥哥的身上了。」

「哦?」

幹練的精緻女人聽到洋子這麼說,不由看向華新。

她已經從洋子哪裡聽說了具體的事情以及華新搶救性感少女的過程,不由感激的看向華新,伸出芊芊玉手道:「你就是洋子的大哥,華醫生吧,珺瑤勞你費心了,如果不是你,我怕……怕再也見不到珺瑤了。」

「如果不是她給我打電話,告知洋子的情況。如果不是她幫助了洋子,她也不會受傷,我要謝謝她才對。」華新握著幹練的精緻女人的玉手,感激的說道。

「怎麼說,還得謝謝華醫生才是。」幹練的精緻女人雙手握著華新的手道。

「你客氣了。」

華新感受著幹練的精緻女人握著自己的手,平靜的說道。

「華醫生,我們借一步說話。」幹練的精緻女人鬆開了華新,沖著華新說道。

‘ 「嗯。」

「你去陪她吧,我等下就過去。」華新沖著洋子叮囑了聲。

「好的,哥。」洋子答應了聲,便進了病房。

幹練精緻的女人沖著洋子點了點頭,隨後示意華新走向一邊。

兩人走到了病房過道中的椅子上坐了下來。

「華醫生,我是王珺瑤的媽媽林夢。」幹練的精緻女人沖著華新自我介紹道。

「嗯。」

華新點了點頭。

「珺瑤那孩子的傷勢??」幹練的精緻女人沖著華新問道,關切之情溢於言表,「只要能治好那孩子,錢不是問題。」

「她的傷勢已經穩定了,只要痊癒了之後,就恢復正常了,不會影響她的。」華新自信的道,「她救了小妹,我自然會盡心的。」

「有華醫生這句話,我就放心了。」林夢鬆了口氣,旋即又有些惆悵的嘆氣道,「哎,這孩子。」

「你們還是多抽點時間出來,多關心關心她吧,不然也不會發生這樣的事情。」華新不由勸說道。

「哎,我也想,可是……」

林夢嘆了口氣,欲言又止。

「不論你們有多忙,都多抽一點時間關心關心她吧。」華新說道。

「嗯。」林夢道,「華醫生,珺瑤就拜託你了。」

「放心,我會上心的。」華新點頭。

「這樣吧,晚上我請華醫生吃頓便飯,表示表示我的心意。」林夢看向華新。

「你不用這麼客氣,這本來就是我應該做的。」華新道。

「華醫生,你不要拒絕,不然我這心放心不下。」性感少女王珺瑤的母親林夢沖著華新說道。

「那好吧。」林夢的話都說到這個份上了,華新也不好再拒絕。

「那就這麼說定了。」林夢沖著華新說道,旋即兩人互相留下了聯繫方式,林夢便離開了。

華新目送著林夢離開,不由暗暗搖了搖頭。

工作再忙,可女兒已經這樣了。她卻還是放不下工作,難怪性感少女王珺瑤會如此叛逆。

「王珺瑤,今天怎麼樣了?」

華新回到了病房,沖著性感少女問道。

性感少女聞言,不由白了華新一眼。

華新並不不以為意,她就是這個性格。

隨後,華新就替王珺瑤簡單的治療了一下。

她傷口處已經開始癒合,只要一段時間就能完全癒合,然後康復。

替王珺瑤治療之後,華新就把王珺瑤交給了洋子,自己獨自一人上了頂樓開始修鍊。

這一修鍊,就是整個白天,直到夜幕降臨,一陣電話鈴聲響起,華新才從修鍊狀態之中回過神來。拿起手機一看,才發現是性感少女王珺瑤的媽媽林夢打過來的電話。

「華醫生,我已經和珺瑤的爸爸訂好了房間,你直接過來吧,我給你地址。」林夢的聲音傳了過來。

「好。」

雖然林夢對王珺瑤的關心有點少,但心裡還是有著王珺瑤的。

既然已經答應了下來,華新便沒有放別人鴿子的理由。

隨後,華新就跟著林夢提供的地址到了蓉城大酒店。

在服務員的引領下,就到了包廂。

到了包廂之後,就看見了當時同洋子去報名的時候遇見的那個西裝革履的中年男子已經幹練而精緻的林夢。

「華醫生。」

兩人連忙站了起來,沖著華新打著招呼。

「你們做,不用這麼客氣。」華新示意兩人。

兩人旋即入座,同時告訴服務員可以開始上菜了。

「華醫生啊,珺瑤的事全靠你了。」中年男子任然如同那日一般,西裝革履的樣子提著公文包。

「嗯。」

華新淡淡的點了點頭。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