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混沌不斷的蛻變著,當混沌大球縮小到千里的時候,終於醞釀出了一縷『鴻蒙紫氣』,

鴻蒙紫氣,便是萬族聖人們都沒有接觸到的領域,北辰宇曾經在本源之地,也不過是得到了一縷罷了,

但是這裡的鴻蒙紫氣,卻是堪稱無盡,

鴻蒙紫氣越來越多,萬族的生靈們都在遠遠參悟著,沒有人敢真正觸碰鴻蒙紫氣,那沒大球是三界和唯一真界的質量,若是敢於接近,強大的潮汐力會將聖人都毫不留情重傷,

鴻蒙紫氣更是可怕,隨便一縷,便可以使得一名聖人隕落,

北辰宇參悟著鴻蒙紫氣,從其中,他感受到了老師的氣息,

很顯然,這世界便是老師創造的,這一切,自然也都是老師的鴻蒙紫氣,

等到大球完全化作鴻蒙紫氣之後,直徑已經只剩下了十里,隨後,鴻蒙紫氣便詭異的消失了,留在原地的,是一個大洞,

這個大洞貫穿了虛無,超出了聖人的手段,只有永恆真聖才能夠做到,大洞的另一頭,便是天路,闖過天路,便能夠進入到另一邊, 轟…

就在衆人因王級戰艦而驚駭時,原本漂浮在空中的戰艦突然炸開,大爆炸…震耳欲聾的聲響傳遍全城,方圓十里都清晰可聞。

這一幕超出所有人預料,帝國皇帝都沒想到!

帝國皇帝臉色陰沉,揮袖收走戰艦爆炸形成的殘骸,雖然被人擊碎,但戰艦本身是由寶金煉製,碎片還可以回爐再造。煉製一艘王級戰艦的材料珍貴無比,九艘王級戰艦,帝國收集千年才製造出來。

“誰!”帝國皇帝神色冰冷,注視着虛空,眼中充滿殺意。

不僅帝國皇帝充滿殺意,下方衆人也是一陣驚怒,而葉銘則是沉默,眼神思索時露出冷芒,眉宇間繚繞着煞氣。

“呵呵,想不到今日這破地方倒是挺熱鬧的呀!”

一聲輕笑響起,一箇中年男子出現,注視下方衆人,眼中卻露出不屑與譏諷。

“沒想到葉家居然落魄至此,我看也沒有繼續留下的必要了!”又有一人出現,一個老者,白髮蒼蒼,雙眼陰霾讓人看只不爽。

“你們是誰?來此大鬧,當我們帝國無人了嗎!”帝國皇帝質問,他這次可算是被打臉了,而且還被打得很痛。

這讓他憤怒,殺意滔天,若是對方給不出一個解釋,他必然要兩人有來無回!

“天藏帝國?哈哈哈…一個衰敗的王朝!我勸你們別管此事,不然你們也沒有繼續傳世的必要了。”

中年男子大笑,張狂無比,如同上位者一般,俯視帝國皇帝。

“找死!”帝國皇帝大怒,擡手九道金龍飛出,每一條有巨木粗,九龍齊飛氣勢極爲駭人。

“蓋倫大帝,你曾也是名傳大陸的天驕人物,我今日倒是要看看你有多少水分!”中年人大笑,不曾畏懼,反而俯衝而下,探手抓龍。

中年人五指如天柱,又似神刀,一手抓來,九龍掙扎,但最終全都被截斷,爆開化作規則散開,如同煙花一般,炫麗無比。

“哈哈…蓋倫也不過如此!”中年人大笑,充滿不屑。

帝國皇帝沉默,此時突然變得平靜,如同落敗後選擇服從一般。但靜靜注視上方兩人的目光卻是讓人心涼…

“看來陛下這次動了真怒了!”雷王斑巨搖頭嘆息,一旁葉銘倒是聽得不由心驚,有不好的預感。

而且參加這次宴會的許多強者都沉默了,使這裏的氣氛變得有些詭異…

帝國皇帝升空,平視對面兩人,神態平靜得可怕,語氣冷冽開口“想死就過來!”

老者眼瞳一縮,但那中年人卻是大怒“找死!”

中年人衝來,張嘴怒吼,一掛神河噴涌,滔滔不絕,如同夜空銀河輾轉一般。但其內規則狂暴無比,如同將要撕裂一切,截斷天宇一般。

這是一則祕術,十分強大,施展出來讓許多人都心驚,神河碾壓長空,空間都破碎了。

“朕乃一國之主,是紅塵至尊!”帝國皇帝輕聲開口,但卻又霸氣無比,而且一股無敵至尊意從他體內逸散,直接影響天地規則,各種異象浮現,駭人無比。

有一國山河氣運環繞,外圍更有萬民朝拜,異象驚人,籠罩怎個磐石城。

“一指斷天河!”帝國皇帝開口,膜拜中的萬民更是一同嘶吼,就連山河都在共鳴,形成一股排山倒海威壓!

崩…

至尊之意爆發,威壓降臨,天河直接崩潰,如同無法承受這股威壓,中年人更是如遭雷擊,被帝國皇帝一指擊飛,咳血倒飛。

“怎麼可能!”那人震驚,更是感覺難以置信,他已經道境巔峯,怎可能連對方一指都接不下來?除非是聖人,不然不可能擊敗他。

“朕以至尊意入道,同境界至尊,如今道境巔峯,那朕則…道境無敵!”帝國皇帝一步踏出,瞬息而至,再次一指點向對方眉心,規則環繞這一隻,至尊意更是爆發。

那人驚駭,眼中更有恐懼,若是被點中,他必死無疑,但此時他才發現,如今已經被封鎖!而封鎖他的居然是…這片山河大地!

這片山河散出規則,無形中以如同枷鎖將他套住,讓他無法動彈。

“呵呵,何必下殺手?”一身輕笑,那陰霾老者此時動了,揮袖絞碎一切規則,探手在千鈞一髮之際就走中年人。

中年人喘息,看向帝國皇帝的目光已經帶着恐懼,但更有嫉恨。

“滾出天藏帝國!”帝國皇帝揮袖威嚴開口,眼中神光懾人。

老者淡笑,並不動怒,抱了一拳平靜開口“我們天凰宗辦事,還請皇帝陛下行個方便可好?”

老者的話讓許多人變色,帝國皇帝都蹙眉。

“你們來此爲何?”帝國皇帝冷聲開口,語氣放緩,但目光不善。

“我們只是奉命行事,剿滅葉家餘孽而已!”老者開口,同時看向下方衆人,眼中神色詭異。

葉銘蹙眉,其他人也驚疑,不知道葉家如何得罪了天凰宗。

天凰宗雖不是大陸巔峯勢力,但實力也不容小覷,地位也十分超然,有聖人坐鎮,而且天驕強者輩出,如今正值鼎盛!

“不知我葉家如何得罪了兩位!”此時葉墨華開口,站出來神色不由擔憂。

剛纔交手雖然簡單,但卻恐怖無比,中年人隨敗給皇帝,但實力同樣強大無比,而一旁的老者更是深不可測。

這兩人,隨意一人都可以滅掉葉家,葉墨華不得不驚懼。

“你們得罪的不是天凰宗,我們也不過是奉一位大人之令前來掃滅葉家,捉拿葉天父子倆而已!”

老者開口,說出的話卻更讓人震驚。

一位大人?一位可以號令天凰宗的大人?這是什麼樣的人物!

“還請回去告訴你口中那位大人,想要滅葉家就親自來,至於你們…可以滾了!”葉銘此時走出,毫不客氣開口,更沒有絲毫懼意。

“你找死!”中年怒吼,原本來這個小地方執行一個唾手可得的任務,居然會出現意外。

這讓他感覺憋屈憤怒,原本他是不屑執行這個任務的,完全是爲了討好那位大人。

葉銘卻是冷笑開口“老弟,若是你能解決掉這兩煩人的跳蚤,我心情舒暢,沒準一兩個月就恢復傷勢了!”

葉銘的話當然是給帝國皇帝說的,至於其中的意思,只有兩人明白…

果然,帝國皇帝聽到葉銘的話後,雙眼不由露出精光,深深看了葉銘一眼,在看向對面兩人時,目光變得奇異了!

“蓋倫,你受這片山河汽運庇護,雖然很麻煩,但真正打一場,你還未必是我的對手。”老者蹙眉,語氣不善,威脅之意很濃。

“哈哈…不戰上一場如何知道?”帝國皇帝大笑,一步跨出一拳轟向老者面門。

這一拳引得山河共鳴,一國氣運庇護下,不僅在保護帝國皇帝,更讓他戰力飈升!只要在國土之內…他就可逆天伐聖。

“想不到陛下與丹銘大師的兄弟情誼如此只好,爲了讓大師傷勢恢復更快,居然不惜得罪天凰宗!”

見上方交戰,下方衆人不得不感嘆… 第一百九十五章天路盡頭的盡頭(大結局)

天路大開,萬族一方在數名第三境聖人的帶領下沖了進去,

這一次,萬族一方有著六名第三境聖人,數十名第二境,數十名第一境,

除此之外,還有著十萬至尊,千萬主宰,十億神靈,千億聖域,

剛剛衝進天路,一股慘烈的氣息便迎面撲來,這股氣息中帶著不屈,帶著悔恨,帶著無窮無盡對永生的渴求,

北辰宇一方看到了許多景象,那是昔日的投影,無數個輪迴的征戰,

這些身影中,有著主宰亂天動地,有著至尊逆轉乾坤,有著聖人開天闢地,

前進了數萬里之後,萬族一方的面前出現了天道大軍,

這是一群可怕的生靈,最差的天兵都有著聖域的實力,

天將的實力都在神靈,統領主宰,大統領至尊,坐鎮大軍的強者中,更是有著十名聖人,

天路七層,現在只是第一層罷了,在第一層就出現了聖人,可想而知天路的難度,

這是十名第一境的聖人,面對著萬族一方,這些聖人顯然不夠看,

第一層很快便通過了,萬族來到了第二層,

第二層的聖人數量陡增,有著百名第一境,十名第二境,

原先的萬族也只有著六名第二境,天路七層,也就是說原先的萬族只能夠闖到第二層,

現在的萬族在北辰宇另一世記憶的形象之下,實力已經突飛猛進,征戰數萬年之後,他們通過了第二層,

第三層,第三境聖人十名,第二境百名,

萬族一方陷入了艱苦的戰爭,在對方的壓制之下,萬族可謂是步履維艱,

戰火紛飛,整片整片的星空化作劫土,神國毀滅,眾生凋零,

對方為首的是黑魔神,黑魔神強大無比,幾乎堪比第四個境界,

這一日,黑魔神帶領著天道大軍,將萬族一方逼入了絕境之中,

眼看著萬族一方就要陷入最後的毀滅,天路第六層突然開始了顫抖,

黑魔神面色一變,「這??????是當年的那個變態,」

萬族一方的生靈也都是震驚不已,北辰宇更是想到了那個流傳已久的傳說,

在六千個輪迴之前,無盡的生靈之中誕生了一位真正的逆天存在,

第五層有著一名超越了第四個境界,屹立在永恆真聖邊緣的存在,

這名存在率領著十名第四個境界聖人,一百名第三境聖人,鎮守著天路第五層,

這樣的存在幾乎是無法戰勝的,古往今來最強大的文明,也都在第五關鎩羽而歸,

但是那位逆天存在卻打破了這一切,同樣達到了永恆真聖的邊緣,與那名存在搏殺,

最終雙方雙雙隕落,那個文明雖說失敗了,卻也是無盡輪迴以來,最為接近第六層的人,

那位逆天者雖然死去了,但是屍體卻埋葬在了天路之上,成就「天葬」,

此時,赫然便是那位逆天存在的屍體復甦了,

果不其然,伴隨著無盡的虛無浪潮,一具屍體出現了,

這具屍體即使失去了生命的氣息,也有著龐大的能量波動,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