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清雪清雅連忙點頭,道:“二皇子放心,我們肯定會好好照顧浣溪小妹妹的!”

荒孤庭點點頭道:“那我就放心了!好了!夜已經深了,你們也去休息吧!對了,明日,一定要等到你們公主自然醒!切不可叫醒她。”

清雪連忙點頭:“我們記下了!一定會照顧好公主的!”

荒孤庭道:“那好,我先走了!”

荒孤庭身影一晃,便消失在琉璃宮中。 荒孤庭在夜色下,速度極快,即便這是天秦皇宮,他也如履平地,如入無人之地。片刻,便離開皇宮。徑直向煙雨樓趕去。

煙雨樓中,花蕊青蕊二女已經準備完畢,靜待荒孤庭。

荒孤庭忽然出現在兩人面前,道:“可以走了!”

青蕊緩緩點點頭,道:“此行,我們三人一同前去。若有情況,可由憐心姐姐後援。”

荒孤庭點點頭。

青蕊召喚來一個羽毛潔白如雪的雪雕,三人隨即跳上雪雕。

雪雕雙翅招展,在長鳴聲中騰空而起,如閃電般直衝雲霄,轉眼便已化作遠方天空的一個黑點。

雪雕飛行的速度極快,耳邊風聲呼嘯,花蕊衣衫穿的十分單薄,隨風舞動之際,免不了泄露不少春光。青蕊一身長裙,孑然立在前方,陣陣香風從她身上傳來。荒孤庭穩穩當當的站立在雪雕背上,目視前方。

花蕊夫人看了荒孤庭一眼,笑道:“這雪雕乃是青蕊妹妹從總樓帶來的!雖是三階靈獸,但是不比尋常的飛行靈獸,極速之下,甚至堪比玄元境巔峯高手!所以,即便遇到什麼不可控的危險,我們也可保無虞。”

荒孤庭淡淡點頭,道:“什麼時候能到汨羅城?”

花蕊笑道:“汨羅城在天秦帝國極北之境,路途遙遠,至少需要兩日。”

荒孤庭點點頭,隨即盤腿坐下。

花蕊夫人見荒孤庭修煉起來,笑道:“怪不得,二皇子天賦如此絕倫,原來修煉也是如此勤奮!恐怕,不出三年,修爲境界便要趕過妾身了!”

荒孤庭沒有說話,只是閉目養神,他當然不是在修煉,此時在高空之上,不好預料會出一些危險,荒孤庭還沒有這麼相信她們。

見荒孤庭竟然不理她,花蕊夫人不由呵呵一笑,一路行程,路途遙遠,要是不說話,還不得悶死?

花蕊夫人便也盤腿在荒孤庭對面,與荒孤庭只有半米之遙。盈盈淺笑的盯着荒孤庭俊朗的臉龐。

荒孤庭一睜眼便瞧見花蕊夫人眸光似水的盯着她。如此近距離對視,荒孤庭不得不承認,花蕊夫人的確十分貌美,黛眉如同柳葉一樣,睫毛又長又翹,眼眸晶瑩似水,嘴脣紅潤如櫻桃,一身鮮豔的紅裙,輕如薄紗,露出身上的白皙肌膚,就像凝脂一般。

花蕊夫人喜好紅色,嚐嚐一身紅色宮裝,意在勾勒嫵媚姿態。但秦月璃卻不同,她也喜歡紅色,只不過喜歡紅色石榴裙的颯爽英姿,是驕傲的少女心。所以,荒孤庭在見她第一眼之時,便有種眼前一亮之感,被她身上的疏闊張揚所吸引,不過,女孩還真是善變,這才一個月就變成了一個羞答答愛哭鼻子的嬌公主了。荒孤庭一想到此,便不禁搖頭輕笑。

“二皇子笑什麼?”花蕊夫人的酥媚誘惑的聲音輕輕響在荒孤庭耳邊。荒孤庭連忙回身,詫異了一下,沒想到剛纔想到秦月璃竟然不自覺的入神了。

“咳咳……!”荒孤庭咳嗽了兩聲,緩解了一下尷尬,才挺直腰身,正色道:“夫人靠的這麼近?難道不覺得難爲情?”

花蕊夫人微微一怔,忽的咯咯笑了起來:“二皇子還真是說笑,妾身一個煙塵女子,怎麼會難爲情?……我的臉皮可是經受慣了這樣的目光,呵呵,可是不會紅的!不過,我的臉蛋還是挺軟的,二皇子想不想摸一摸,和你的嬌公主比一比?”

花蕊夫人滿是誘惑的道。

荒孤庭看了花蕊夫人一眼,淡淡道:“不必了!”

“咯咯!二皇子才十六歲,正是血氣方剛的年齡,怎麼就這麼有定力?奴家都有些不相信了,咯咯……!”

花蕊夫人緩緩站起身,笑盈盈的盯着荒孤庭。

“這麼說,你一直都是在故意誘惑我?”荒孤庭淡淡道。

“當然沒有!”花蕊夫人笑道:“男人喜歡女人,女人同樣也喜歡男人,長路漫漫,如此寂寞,二皇子長的這麼俊朗,難道還不許人家勾搭一下?”

荒孤庭自顧自的笑了笑:“那可就讓你失望了,我對你,沒有興趣!”

花蕊夫人兀自神傷,幽幽嘆道:“唉,我果然是老了!吸引不了男人了!……以後,這日子可該怎麼過?”

荒孤庭不在理她,緩緩上前,走向迎風而立的青蕊,緩緩道:“青蕊姑娘是從煙雨樓總樓而來?”

青蕊看了荒孤庭一眼,點點頭,笑道:“怎麼,受不了花蕊姐姐的魅惑?想要借我來擋箭嗎?”

青蕊身上自然有一股淡然清幽的氣質,站在她的旁邊,不覺心曠神怡,比花蕊夫人旁邊感覺可是好多了。

荒孤庭微微一笑,知道青蕊在與他打趣,便也玩笑道:“她太鬧騰了!不及青蕊姑娘安靜。若是攜伴出遊,自然要選青蕊姑娘,平和幽靜……早知道就不讓她跟着了!”

青蕊身形微側,看了荒孤庭一眼,笑道:“你這是再誇我?我怎麼覺得是在諷我?”

花蕊不知何時已經走到兩人之間,看向青蕊,笑道:“妹妹!我說這二皇子怎麼不喜歡我?原來是喜歡你……呵呵!二皇子,青蕊妹妹的身份可比我高貴多了,你還真是好眼光呢!”

荒孤庭知道花蕊夫人是個不安靜的主,便想了想,向她打趣道:“你嫁給了三任侯爺,但是卻很快都死了?本皇子很好奇…不會是你殺了他們吧!”

花蕊夫人眸光一閃,笑了一下道:“二皇子覺得呢?”

“我怎麼知道!”

荒孤庭擺擺手!反問一聲。

花蕊夫人含笑不語,沒有再招惹荒孤庭。

荒孤庭難得清淨,雪雕迎空而飛,雙翅展動之時,一朵朵雲彩被甩在身後。雕乃是空中的王者,而這雪雕又長時間被豢養在園中,今日好不容易有機會展翅高飛,自是天高任鳥飛!

所以,不足兩日,荒孤庭三人便從數千裏之外來到汨羅城!

青蕊拿出一張地圖,目光下移,“到了!”,隨即心念一動,雪雕受到召喚,緩緩降落下去。 雪雕雙翅一擺,鏗鳴一聲,隨即緩緩落下。

荒孤庭目光掃視在汨羅城上,一面十分高大的天秦龍旗隨風飄揚,城牆上站滿甲冑齊整的士兵,一個個面容嚴肅。

汨羅城並不大,反而十分貧瘠,實在不明白,天秦帝國爲何突然會對這個邊境小城強動干戈。

不過,這些不是荒孤庭關注的事情,三人從雪雕上跳下來,隨即向汨羅城走去,雪雕仰着高高的腦袋,乖乖的跟在後面。

“站住!”

“汨羅城已經封鎖,任何人不得進出!”

三人一雕剛剛靠近城門,便被一對士兵攔住,一個個刀槍橫在身前,目光冷冷的在荒孤庭身上掃視,不過當看到青蕊和花蕊這兩個絕色窈窕的美人之時,頓時目光火熱起來。

荒孤庭看了這些士兵一眼,不過卻沒有人看他!眉頭輕皺,隨即拿出皇帝手令,擺在幾人面前,道:“皇帝手令在此,還不速速讓開!”

荒孤庭手中微微一動,元力灌注在手令上的璽印之上,頓時手令之上金光大作,在半空之中印出“天秦”兩個金光閃閃的大字。

“唰!”

如此絢麗的場面在暗淡的天空上炸響,讓流連在青蕊花蕊兩女身上的數十道目光陡然晃盪。

圍在荒孤庭三人面前的士兵全部眸光驚懼,隨之惶恐,下一刻,連忙齊刷刷的單膝跪在地上,口中連連大喊道:“參見上使!是小的有眼無珠,衝撞上使,還請恕罪!”

荒孤庭懶得理會他們,只是擺擺手:“打開城門!”

“是是…!”

“哐…當…!”

領頭那個士兵一揮手,城門頓時被推退開一角,僅夠兩人並肩而走。

這是緊急戰爭時刻的規矩,城門只允許開這麼大!便於緊急關門。

荒孤庭微微皺眉,不過並沒有說什麼,而是率先走了進去。

青蕊花蕊兩人緩緩跟在後面,但是雪雕卻進不去了。

花蕊頓時看向那個開門的士兵,眸含秋水,楚楚可憐的望着那士兵,魅惑道:“小哥,門再開大一些嘛!我們的靈寵可是進不來了!”

那士兵頓時全身**,一股火熱從心中迸發,不過還是剋制住,猶豫一下,不忍拒絕,便答應一聲,讓雪雕走了進去。

“謝了呦!”

花蕊拋了個媚眼。那守城兵頓時迷失在其中。

三人進入汨羅城之中,但見城池中已經飽受戰爭之難,店鋪多爲破碎,人影稀疏,街市更是一片狼藉,可以說,如今的汨羅城已經成爲了一片廢城!便是天齊從天秦帝國之中搶走,也不會有什麼益處!

青蕊再次拿出地圖看了看,道:“綺羅鎮在汨羅城西北方向,不過現在天色已晚,我們不妨先在城中休息一晚,明天再去。”

荒孤庭看了看四周,房屋盡皆破舊不堪,街道緊閉,好像連一個投宿的都沒有。

花蕊看出荒孤庭心中所想,淡淡一笑,道:“難道,二皇子覺得煙雨樓真的只有我們兩個來嗎?”

荒孤庭看向花蕊,道:“什麼意思?莫非你們還有人在來的路上?”

“呵呵!不是來的路上,而是已經早在我們來之前便已經來到了汨羅城!否則,我們又如何能夠發現你母妃的訊息?”花蕊笑道,隨即向前走去。

青蕊對着荒孤庭淡淡一笑,示意她跟着。

很快三人在城東一片酒樓發現了點點燈火。

花蕊青蕊率先走進去,忽然有十幾個黑衣蒙面人出來行禮:“參見靈女大人!”

花蕊一掃嫵媚氣息,此時肅然不少,點點頭,道:“事情辦的怎麼樣了?”

爲首的黑衣人道:“她一直都在綺羅鎮之中,只不過,她的修爲不低,所以,我們一直沒有發現她的住所。但必定在綺羅鎮之中無疑,我們已經派人連夜守在綺羅鎮外,她任何動向都會被發現!”

花蕊夫人道:“你們可被她發現了?”

那黑衣人猶豫了片刻道:“這個……發現了,不過,她並沒有做出什麼反應。”

這些黑衣人並不知道她們追查的是什麼人,只不過按照命令行事。

花蕊笑了笑,道:“這裏沒有你們的事了!下去吧!”

“是!”

十幾個黑衣人微微行禮,頓時再次消失在黑暗之中。

雖然他們的隱匿手段都不錯,不過在荒孤庭的掃視下,無所遁形,他緩步踏進來,道:“這個酒樓已經被你們的人控制了?”

青蕊道:“不是,這裏本來就是煙雨樓經營的酒樓,煙雨樓在所有主城都開設了煙雨樓,但是像汨羅城這樣的小城,無法開設煙雨樓,所以就以別的形式建制勢力。以此來提供情報。”

荒孤庭笑道:“看來,你們煙雨樓果然本事不小,整個東域大大小小的城池恐怕都有你們的人!怪不得可以和各大帝國分庭抗禮!”

花蕊夫人微微一笑,道:“何止東域,整個元武界也都在煙雨樓的監控之中,若不是聖光天朝的聖威太勝!元武界恐怕早就被魔盟三派掌控!所以,二皇子可要多和我們合作呦!這樣的話,萬一,有一天魔盟三派抗住聖光天朝的打壓,奪得了元武界的控制權,那時候,你們這些中等帝國還是上等帝國可都要聽從我們的命令了!呵呵……二皇子怕不怕?”

荒孤庭笑道:“你是在危言聳聽還是想要恐嚇我?且不說你們煙雨樓到底有沒有這個實力,便是有這個實力,又關我何事?”

花蕊夫人輕輕一笑,沒有再辯解,反而道:“二皇子,今晚想睡哪個房間?妾身可以爲你………”

荒孤庭打斷道:“不必了!我看,趁着天還沒有黑,我們連夜趕去綺羅鎮,也能早些找到母妃的蹤跡!”

“咯咯……!我以爲二皇子一直都不着急,還以爲不關心你母妃的生死,原來心中早已按耐不住,要連夜前去,看不出來二皇子還是個孝子!”

荒孤庭不想和花蕊夫人爭辯,便率先走出,道:“你們若是不願意,那我自己去好了!”

青蕊連忙道:“二皇子說哪裏話!姐姐,現在天還未黑,我們不妨快些趕去綺羅鎮也好。”

花蕊夫人笑道:“好吧!”

三人安排定,便快速離開汨羅城,按照方向向綺羅鎮趕去。

雪雕一刻不停的狂飛兩天,青蕊還是很愛護這個靈寵,所以沒有帶它,讓它酒館中修養。

而且綺羅鎮距離汨羅城不過數十里,以他們三人的速度,一個時辰即可趕到,沒有必要駕馭靈獸。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