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湊到密碼箱前面翻動了一下錢.孔宣漫不經心的問道:“這兒有一百二十萬麼.怎麼感覺跟張鼎成一百一十萬差不多呢.”

孔宣說這話的時候.手在鈔票上有一個停頓.我隱約看到了有一道微不可察的陰影從他手上飛在了箱子裏面.

“確確實實是一百二十萬.”雷祖武不知道我們是什麼意思.乾笑道:“你看.一共有四層.每層是五六三十紮.三四一百二.絕對不會錯的.”

孔宣衝我點了點頭.意思是幻影鬼蚊已經放好.我笑着將密碼箱合上:“沒錯就行.就怕到時候綁匪以這個爲藉口.說錢的數目不對.到時候不放人就麻煩了.”

雷祖武楞了一下:“事關我兒子的性命.我絕對不可能在這方面做手腳.呃.鬼哥.你說我要不要再加多幾萬塊進去.”

“沒有必要.這個錢先生似乎不怎麼看重錢.你想想.周沐陽算是億萬富豪吧.他只要了一百萬.張鼎成算是億萬富豪吧.他只要了一百一十萬.你也算是億萬富豪吧.他只要了一百二十萬.”我安慰雷祖武.

“說的也是.這個錢先生索要的金額怎麼這麼奇怪.”雷祖武撓撓頭皮.

“哦.”我斜着眼睛看着雷祖武:“你發現什麼奇怪的地方了.”

“他索要的金額跟我們在天地大廈的年租金一模一樣.”雷祖武皺眉道:“而且.我們三家都是從天地大廈撤走的公司.這其中會不會有什麼內在聯繫.”

聽雷祖武這麼一說.我也是吸了一口冷氣.咦.這種推論也不是沒有可能哦.自從福神死後.黃建國的公司業務再也沒有了之前的好運.而清湖區的平安大廈落成以後.更有很多天地大廈的商戶搬去平安大廈.說到底.那邊地理位置又好.而且租金也不貴.

會不會是黃建國因爲公司運營不善.惱羞成怒之下.乾脆綁架手下商戶的兒女.藉此來敲打其他商戶.恩.這種可能性的機率極大.

當下就想去天地大廈找黃建國.剛站起身.一眼就看到了沙發上的密碼箱.馬上想到現在雷祖武這事還沒了結.第一次心裏生出了感嘆.要是能分身多好.或者把姬無緣的那扇紅門弄過來.上一秒還在星城.下一秒嗖的一聲就去了天山.

可惜.姬無緣那個畜生.真特麼的小氣.

正糾結的時刻.有電話響起.雷祖武拿出手機.看了一眼:“沒有來電號碼.上面就四個字.私人號碼.”

“應該是錢先生電話.你按免提.”我沉聲說道.

雷祖武按下免提.電話裏頭果然傳來了錢先生那熟悉的聲音:“雷老闆.晚上好啊.”

晚上好.我忍不住望了一眼窗外.雖然現在已經日落西山.可也還沒到晚上吧.

雷祖武也是一愣.乾咳了一聲:“錢先生你也晚上好.”

“雷老闆你可真虛僞.現在才六點鐘.太陽剛下山.也能算晚上.你這個人太狡猾.我書讀得少.肯定會被你騙.那誰.鬼哥在不.”錢先生嘿然笑道.

“我在.”我只能出聲回答.

“嘖嘖.你跟凌局長還真是命大啊.那麼大個的炸彈都炸不死你們.”錢先生哈哈一笑:“既然這樣.我們這次玩一個更刺激的.”

聽錢先生這麼一說.雷祖武驚慌失措:“錢先生.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大人說話.小孩不要插嘴.”錢先生頓時暴怒.

“呃.錢先生.你打算怎麼玩.”我苦笑道.

“這兩天想必你們也累了.先休息一天吧.後天上午十點.你來這裏.我們開始更刺激的遊戲.對了.我給你的手機你沒丟吧.”錢先生冷哼道:“警告你啊.那個手機你千萬別丟.丟了的話.我會很生氣.我要是很生氣的話.星城就會爆炸事件發生.”

說完.錢先生便掛了電話.

我跟孔宣對視了一眼.跟雷祖武交代了幾句.起身告辭.走到門口的時候.我猛然想起來一件事.轉身問雷祖武:“雷老闆.你這有保險櫃麼.”

“有的.”雷祖武不知道我這麼問是什麼意思.愕然看着我.

“我幫你把錢放進保險櫃裏面吧.”我走到客廳.拎起密碼箱.衝雷祖武使了個眼色.雷祖武雖然不知道我打算做什麼.但還是帶着我走到了二樓書房裏面.

打開保險櫃.我將錢先生給我的手機放進了保險櫃.然後將門關上.這纔跟孔宣說道:“媽的.這個錢先生一直在說手機手機.我懷疑他在這個手機上面裝有監聽卡.甚至還有跟蹤器也不一定.如果真有竊聽器的話.只有把手機放進保險櫃裏面.他才聽不到我們說話.”

聽我這麼一說.孔宣也是皺眉:“對哦.還真是有可能.嗎的.那不是我們之前所說的話都被他聽到了.”

兩人你望望我我望望你.都是一陣沉默.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錢先生豈不是已經知道我們利用幻影鬼蚊來追蹤贖金的事情.而且.剛纔我們已經發現了他那些工具的來源.並打電話給婁巍去破解那個網站的密碼.他會不會馬上做出防範.還有.我們剛纔懷疑他有可能是天地大廈黃建國那邊的人.這麼一說.豈不是已經打草驚蛇. 369 賺錢大業

見到我們沉默不語.雷祖武忍不住插了一句:“鬼哥.凌局.你們就將這個手機放在保險櫃裏.不就行了.”

我搖了搖頭:“那可不行.你剛纔也聽到了.他要用這個手機來聯繫我.如果聯繫不到我.他就會引爆炸彈.”

“要不.將卡取出來.放到另外一個手機裏面.”雷祖武繼續建議.

“說不定古怪就在SIM卡里面.”孔宣皺眉道:“現在有一種手機竊聽器.就是在你的SIM卡上植入一個對講機的芯片.你這邊說什麼.那邊就能接收得到.”

聽孔宣這麼一說.我連忙給胖子打了一個電話.自從在金家事件中使用過一次竊聽器以後.這傢伙沉迷於監聽偷窺行業好長一段時間.對外號稱是竊聽領域中自學成才的新一代領軍人物.

胖子聽我一說.開口就問:“你這個手機現在還有多少電池.”

“什麼意思.”我有些愕然:“手機裏面不都是一個電池麼.”

胖子在那邊嘿了一聲:“我是問.電池還有多少電量.”

我蹙眉想了想.根本就沒有印象.除了手機沒電報警的時候.誰特麼的會去注意電池還有幾格.要雷祖武打開保險櫃.拿出手機看了一眼.又丟進去關上了門:“現在電池還有一大半的電量.”

“這個手機裏面不可能有監聽.”胖子斷然下了結論.

“你怎麼這麼肯定.”我有些好奇.

“監聽是需要耗電的.距離越遠.耗電量就越大;監聽時間越長.耗電量就越大.你這手機都用了兩三天了.現在還有一大半的電量.這怎麼可能.”胖子理直氣壯的說道:“我覺得啊.這個錢先生實在沒有必要竊聽你們說話.不過.在手機裏面放一個跟蹤器倒是很有可能.”

似乎有些道理.我掛了電話.跟孔宣說了胖子的分析.孔宣點了點頭:“胖子說的雖然有道理.不過他畢竟是自學成才的民間藝人.沒有任何權威性可言.我們還是找個科學的辦法來檢測一下.”

我挑了挑眉毛:“你又知道什麼檢測辦法.”

“很簡單.下一個360安全衛士不就可以了麼.”孔宣笑道.

一想也是.要雷祖武再次打開保險櫃.拿出手機.下載了手機衛士.啓動衛士檢測了一番.正如胖子所說.手機裏面並沒有監聽軟件在運行.

當下鬆了一口氣.至於手機裏面可能裝有跟蹤器.我們也無所謂了.只要不被監聽就好說.

儘管如此.從雷祖武家出來以後.我們還是去電子市場找真正的專家重新檢測了一下手機.確定手機沒有裝監聽這才真正的放下心來.專家在打開電池蓋後.發現了一個米粒大的跟蹤器.問我是不是要將跟蹤器取出來.我想了想.決定還是裝在裏面.如果取出來的話.肯定會打草驚蛇.

休息了一晚.第二天一大早.我們就去天地大廈找黃建國.看看在他這裏能發現什麼蛛絲馬跡.

走到天地大廈大門口.值班的保安正好是李漢宣隊長.就是上次被我踩斷了腿骨事後又被福神修復好的那個絡腮鬍子.

見到是我.李漢宣臉上浮現出悻悻的神情:“兩位找誰.”

“我找你們老闆黃建國.”我笑道.

“有預約沒.”李漢宣下意識的脫口而出.孔宣冷哼了一聲.李漢宣連忙補充道:“我這就聯繫我老闆.”

“老李.你讓他們上來吧.”對講機裏面傳來黃建國的聲音.頓時記了起來.李漢宣身上有一套很先進的即時通訊工具.所以.黃建國知道我們來了一點都不稀奇.

電梯到了85層.然後走樓梯上到了86層.86層門口的保安將我們放行以後.有一個女文員領着我們上到了88樓黃建國的辦公室.

進門就看到了黃建國的辦公室裏面坐了一個女子.正抽噎着抹眼淚.仔細一看.咦.這不是那誰.林霖麼.黃建國明明知道我們要來.還讓林霖在辦公室哭哭啼啼的是什麼意思.

黃建國招呼我們坐下.看着我跟胖子.臉上似笑非笑.似怒非怒:“正南.凌風.不好意思啊.小霖跟我有些私事.一時也抽不開身.只能將就着在這辦公室見面.對了.兩位找我有什麼事.”

“呃.是這樣子的.我的發小前段時間跟我聯繫上了.這些年來.他從事一些見不得人的勾當發了大財.至於這些見不得人的勾當到底是什麼.他沒說我也沒問.”我呵呵的笑着.

“見不得人的勾當.該不會是偷摸搶劫之類的吧.”黃建國挑了挑眉毛.這段時間天地大廈的金融危機讓他精神不是很好.眼圈都有些發黑.

“你這話就落伍了.在所有見不得人的勾當裏面.偷摸搶劫的只能算是低收入人羣.”孔宣在一邊笑着解釋:“真正發大財的.是做保健品的.一條鹿茸加一隻王八就可以兌出十萬瓶鹿龜酒.十來斤麪粉加點枸杞就可以搓出來幾百萬粒養生大補丸.隨便丟幾個檸檬到游泳池裏頭.這一泳池都是帶鹼性的健康功能飲料……”

黃建國忙不迭揮手打斷了孔宣的滔滔不絕.乾笑道:“凌局長.我明白你的意思.不過.我們還是先聽正南說正事吧.”

我哈哈一笑:“反正這哥們賺了錢.但這些錢都見不得光.既然見不得光.那就得洗錢對不對.現在洗錢最牛逼的手段是什麼.當然是拍電影啦.明明票房只有一千萬.他可以對外宣稱票房收入一億或者幾億.這樣.那些見不得光的錢就正大光明的落進了口袋.呵呵.扯得有點遠了.總而言之.我發小要跟我們一起賺錢.我們打算成立一家影視公司.專門用來洗錢……呃.專門開展我們的賺錢大業.”

“然後呢.”黃建國若有所思的看着我.

“租場地啊.要不我來找你幹什麼.找你演皇阿瑪麼.”我裝作哭笑不得的用手指了指黃建國:“我們只要註冊一個公司.然後在你這租一層樓房.再找幾個策劃攝影之類的.這不就齊活了麼.”

“那好.那好.”黃建國頓時笑道:“我這就叫招商部的老鄧跟你們聊具體事宜.”一邊說着.一邊拿起桌上的電話.撥了一個號碼.過了一會.那邊接起電話叫了聲黃總.黃建國嗯了一聲:“老鄧.你馬上來我辦公室一趟.”

掛了電話.黃建國笑道:“稍等.老鄧馬上上來.都是幾個熟人了.我保證給你們最優惠的價格.”

“不過……”我裝模作樣的皺了皺眉頭.

“怎麼.”黃建國有些訝異.

“凌風是公安局長.星城有些風吹草動可瞞不過他的眼睛.”我嘆息了一聲:“黃總.最近天地大廈似乎不是很太平啊.”

“這話怎麼說.”黃建國的眼神更加疑惑.

“以前的三好餐飲.是不是在你們天地大廈租有辦公區域.”我心裏冷笑一聲.前戲已經做完了.現在應該九淺一深了.

“恩.沒錯.”黃建國點了點頭.

“前天.周沐陽的兒子被歹徒綁架.被勒索了一百萬的現金.”說完這句話.我馬上盯着黃建國的眼睛.看看他臉上會有什麼表情出現.

“綁架.”黃建國臉色一變.與此同時.旁邊一直沒有出聲的林霖也是尖叫一聲.聲音充滿驚惶與不安.

開局就是一只廢仙女了 我訝然的瞟了林霖一眼.有些不明白她爲何如此驚慌失措.頓了頓.繼續問黃建國:“張鼎成在你們天地大廈也租有一個樓層吧.還有英皇會所的雷祖武.是不是也租有一個樓層.他們的孩子都被綁架了.昨天張鼎成在付出了一百一十萬的贖金以後.將他的孩子贖了回來.而雷祖武的孩子.目前還在綁匪手中.綁匪索要的贖金是一百二十萬.”

黃建國臉上陰晴不定.好半響他才舔了舔嘴脣:“正南.你跟我說這個是什麼意思.”

我心中掠過一絲淡淡的疑惑.黃建國此人的膽量我是有所瞭解的.那時候.他面對着我們這邊特警黑洞洞的槍口還能談笑風生.可是現在.我都還沒說什麼呢.他就一副慌慌張張的樣子.這有些不對勁啊.

想歸想.口中卻是淡然說道:“難道黃總你沒有發現.這三家公司都是從天地大廈搬遷到平安大廈去的.而且.歹徒的索要的贖金分別是這三家公司一年的租金.”

此話一出.黃建國更是眼神閃爍.似乎在思索着什麼東西.好半響.他才問我:“你到底想說什麼.”

“現在別人都在說.是你們天地大廈.在敲打那些撕毀合同搬去平安大廈的公司.當然.這原本跟我一毛錢的關係都沒有.但現在我們不是打算租賃你的樓層麼.有些事情.自然是要問清楚.”我微笑道.

黃建國苦笑一聲.將目光移到林霖身上:“還是你跟他們說吧.”

我跟孔宣對視一眼.都是有些詫異.這是什麼意思.林霖能跟我們說什麼.

“鬼哥.”林霖還沒開始說.就又開始抽噎起來.

“哭什麼哭.”黃建國不耐煩的大聲說道:“哭能解決問題麼.”

林霖頓時收住了哭聲.深吸了兩口氣.緩緩說道:“我的妹妹林霏也被人綁架了.歹徒開口就問我要五百萬.” 鍾馗日記 370 門前驚變

聽林霖這麼一說,我頓時大吃一驚,這嗎比的都是怎麼回事?

林霏,不是一個護士麼?又不是什麼有錢人,錢先生綁架她做什麼?而且,他居然還開口問林霖要五百萬的現金,這更是沒道理啊,周沐陽、雷祖武、張鼎成這些億萬富豪都只要了一百萬左右的贖金,而林霖只是一個二奶,居然問她要五百萬的贖金?

一時間頭大無比,心如鹿撞——一頭吃了三斤偉/哥的鉅鹿。

突然覺得我剛纔的那些推論變得異常的滑稽,異常的可笑。你不是說天地大廈綁架商戶麼?現在林霖的妹妹也被綁架了算是怎麼回事?你不是說黃建國在搞鬼麼?現在被綁架的是可他枕邊人的親妹妹。

難怪黃建國跟林霖聽到我說綁架案件以後,是那副表情了,原來是這麼回事,我還自以爲是的認爲是黃建國做賊心虛。

沉默……

場中一片沉默。

誰也沒開口說話,或許,大家都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篤篤篤。

門口突然傳來敲門聲,然後門被推開一條縫,傳來一道渾厚朴實的男聲:“黃總,我是鄧偉康。”

黃建國楞了一下,看了我跟孔宣一眼,大聲說道:“老鄧,你在外面等一會,呃……你還是先回辦公室吧。”

門口的老鄧哦了一聲,將門拉緊,腳步聲逐漸遠去。

我輕咳一聲:“小霖,這個綁匪跟你通電話了?”

“嗯,是的,要不然我怎麼知道他問我要五百萬。”林霖奇怪的看着我,似乎我這個問題問得很白/癡。

“他有沒有說他是誰?”我皺眉道。

“沒有,就說要我準備好五百萬的現金。”林霖說到五百萬的時候,忍不住瞟了一眼黃建國,很明顯,她要拿出這麼多錢很吃力,只能寄希望於黃建國。

“那他有沒有說怎麼交易?”我覺得有些奇怪,這個錢先生到底想做什麼?

“沒有,就只說準備好錢以後,在星城論壇的八卦江湖版塊上發一個帖子,隨便說些什麼,但是標題必須是‘爲了五百萬,我走上了一條不歸路。’”林霖低頭說道。

“媽的,在星城論壇上發帖子,他怎麼不說去天涯發帖子?”我實在是有些抓狂,這個人看來是錢先生無疑,只有他纔會想出這麼無厘頭的主意。

“那你打算怎麼辦?”我嘆息着問林霖,目光卻是掃過黃建國。

“還能怎麼辦?”林霖雙目無神的看了我一眼,然後又轉頭看向黃建國。

“咳咳!”黃建國輕咳一聲:“小霖,你先拿你自己的錢墊着,把你妹妹贖回來以後,過段時間我再把錢給到你,現在公司壓力很大你也是知道的。”

“我現在只能籌集到405萬,這些錢裏面有我姐妹借給我的34萬,還有我爸媽的全部積蓄27萬……”林霖又忍不住抽噎起來。

“好了,這些事情就不用說了,我這就給你一百萬!”黃建國拿出支票本,唰唰唰的寫了一張支票,嗤啦一聲撕了下來遞給林霖,看了看錶:“你趕緊跟銀行預約,說不定今天能拿到現金,你先走吧。”

林霖接過支票,站起來抹了把眼淚,衝着黃建國彎腰鞠躬:“謝謝黃哥。”

“好了,別唧唧歪歪了,走啦走啦!”黃建國不耐煩的揮了揮手。

林霖又衝我跟孔宣打了個招呼,這才轉身離去。

待得林霖離開房間以後,黃建國輕咳了兩聲:“凌局,破獲這種綁架案一般需要多長時間?”

孔宣嘖嘖了兩聲:“這個不好說,都是幾個熟人,我也不瞞着你,運氣好的話,三五天就能破獲,不過,前提得要運氣好。運氣一般的情況下,一兩個月算是快了,一年半載算是正常,甚至一直都是懸案也有可能。”

聽孔宣這麼一說,黃建國呆呆的看着剛纔林霏坐的位置,也不知道在想些什麼,過了好一會才罵了一句:“媽的,就當這錢丟水裏了!看來這娘們有些晦氣,是該讓她走了……對了,正南,你的那個發小是全權委託你負責租賃這件事呢,還是隻要你來問問價格?”

我裝作不好意思的說道:“他只是要我來問問價格,原本他是想去平安大廈的,但是我說跟黃總你熟,說不定有折扣,所以……”

黃建國點了點頭:“正南,一句話,你那朋友不就是要洗錢麼?你幫我轉告他,我在京城有關係,可以介紹他認識那些院線老闆。”

“靠,有這門路那還說啥,我這就回去告訴他這個好消息!”我裝作驚喜的大聲說道。如果我不裝出驚喜的樣子那就說明我外行,院線老闆呢,哪個電影能上檔期哪個電影不能上檔期基本他們說了算。

又‘激動’的跟黃建國扯了幾句,兩人這才起身告辭。

走到樓下,我跟胖子打了個電話,說林霖那邊需要一個人去監視,胖子聽說要監視的人是以前英皇會所的小紅,先是喜出望外,然後語氣一變,道貌岸然義正詞嚴的說此事刀山火海在所不辭,赴湯滔火在所不惜,憂國憂民義不容辭,天下興亡匹夫有責,老/漢/推/車/九淺一深……

掛了電話,跟着孔宣開着車在星城毫無目的的四處亂轉,其實也不是毫無目的,我們是想勘察下地形,推敲一下錢先生下次可能會用到的逃跑方式。

第一次拿贖金,他讓我們將錢扔下了星江大橋,他在橋底下開着改裝後的漁船從容的離去。

第二次拿贖金,他讓我們把錢扔下了下水道,他在下面將錢掉包以後,散步般的從容離去。

第三次拿贖金,他會採取什麼辦法呢?他在電話裏頭說明天來一個更加刺激的遊戲,會是什麼呢?

水裏的方法他用過了,地底的方法他也用過了,下一次不會是從天上離開吧?隨即我自己否決了這個想法,在我們國家,空中管制極其嚴格,民航局的許可以及當地空軍部門的空域開放問題這都有流程,可不是用一張假身份證就能租賃到直升飛機的。

不過,我又想到了一種可能,萬一這個錢先生要我們將錢放到某處山頂或者某座大廈的樓頂,然後遙控着那隻叫什麼跗骨神爪的黑手過來把錢拎走呢?呃……好像這個黑手的使用說明裏面沒有說它會飛。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