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溫雪一下子站起身,氣呼呼的說:「愛喝不喝,喜歡自由啊。行,我給你自由啊,我現在就走,你自由啦。」

看溫雪真的要走,高帥瞬間緊張起來,拉著她的胳膊,端起咖啡咕咚咕咚一口氣喝了個精光。

看著高帥呲牙咧嘴的樣子,溫雪的心情十分舒暢。高帥苦到情不自禁的打起了哆嗦,眼裡還噙著淚花,這些反應一定不是表演。

高帥表情痛苦的說:「司機大人,你消氣了吧?時間不早了,咱們回去吧。」

溫雪微微皺眉,說:「你在這兒等我會兒,我去給小玉姐買早餐。」

已經好一會兒了,高帥的嘴裡還像剛嚼過苦膽一樣。說不清原因,高帥從小就特別害怕苦的東西,苦瓜、苦菜、連巧克力他都不吃,怕苦卻不怕怪,榴槤、香椿、香菜他卻都可以接受。當然,怕苦自然就愛甜,一切甜甜的東西都是他的愛,只可惜,需要時刻保持身材的他常常要努力剋制這個特別的喜好。

高帥舔著嘴唇,好想馬上喝一大瓶甜汽水。正難受著,桌上突然多了一杯飲品。

高帥抬頭,一看是溫雪,立刻低聲求饒:「司機大人,你就放過我吧,我現在舌頭都不利索了,再喝,我待會兒就沒辦法說台詞了。」

溫雪無奈的說:「這是豆漿呀,花孔雀先生,我可沒你想的那麼惡毒。」

「豆漿?」高帥立刻打開蓋子,豆漿的清香撲鼻而來,苦澀感立刻減輕了許多,高帥開心的喝了一大口含在嘴裡捨不得咽下。

「趕緊咽了,噁心死了。」溫雪嫌棄的說。

高帥這才咽下,開心的說:「好甜啊,是不是因為剛吃了苦的原因?」

不忍心欺騙這麼可愛的花孔雀,溫雪實話實話:「我讓人家加了兩倍的糖,為了不苦,你就稍微胖點吧,反正你也太瘦了。」

「啊?」

天輝集團,男廁。

兩個男人正在解決內急,白襯衣男人鬼鬼祟祟的看了看周圍,確定沒有其他人,低聲跟旁邊穿灰襯衣的男人說:「聽說了沒,小天兒同學最近坐冷板凳了,市場部的高總可是很受重視呢。」

灰襯衣的男人不屑的說:「這還算新聞嗎?誰不知道小天兒同學主動去爍喃談合作被無情拒絕,被董事長痛罵的事情。」

白襯衣男人邊整理褲子邊說:「切,這當然都知道,可你們知道爍喃為什麼不跟天輝合作嗎?」

灰襯衣男提好褲子,說:「不是說,爍喃跟一念簽了永久合作協議,所以才拒絕其他傳媒公司嗎?」

白襯衣男人一臉神秘的說:「我聽咱們公司老人說是另有內情。」

灰襯衣男人一臉八卦的問:「什麼內情?」

白襯衣男人看了看裡面隔間,輕聲說:「這兒不安全,中午吃飯的時候跟你細講。」

兩個人洗完手離開后,廁所最裡面的隔間門開了,蘇雲天從裡面走了出來。

樹林里,一個身著高定西服套裝的帥氣男人,冷冷的對對面的人說:「敢動我的女人,我看你們是吃了熊心豹子膽了。」

男人冷峻的目光加上兇狠的語氣讓挾持著女人的兩個小混混有些發怵,竟下意識的後退了幾步,卻還是壯著膽子說:「張少爺,只要你按我們說的辦,我們保證這位美女不少一根毫毛。」

男人根本不把兩個小混混放在眼裡,冷笑一聲,問:「還敢威脅我,看來你們是真的不怕死啊。」

兩個小混混對視一眼,都不敢說話,只得沉默的對峙。

樹林里突然傳來一陣腳步聲,聽起來少說都有二三十人,從兩個小混混的身後跑了過來。

小混混一看自己人來了,腰板立刻硬了起來,朝男人大聲喊:「張少爺,我挺佩服您的勇氣,敢一個人過來。我就不信了,就算您再厲害,恐怕也扛不住我們人多吧?我勸您還是乖乖答應了比較好。」

男人低頭無奈一笑,抬頭時表情兇狠異常,沉聲說:「我再說一遍,趕緊給我把人放了,省的受皮肉之苦。」

小混混仗著人多並不害怕男人的威脅,高喊:「我看你是敬酒不吃吃罰酒,都給我上。」

男人並不著急,鎮定的站在原地,伸手吹了三聲口哨,立刻從四面八方衝出一群人將他們團團圍了起來,兩個混混瞬間傻了眼。

識時務者為俊傑,沒有了勝算的可能,兩個小混混立刻鬆開了女人,跪在地上,苦苦哀求男人放過他們。

男人快步上前抱住虛弱的女人,溫柔的問:「嫣兒,你沒事兒吧。」

女人努力擠出一絲微笑,輕輕的搖了搖頭后,暈了過去。

男人抱起女人,咬牙切齒的對手下喊:「別打死,留著活的,我還沒玩夠呢。」

鬼哭狼嚎之中,男人抱著女人慢慢走出了人群。宋既明上車的時候,舒窈還是一臉不高興的樣子。

他眸光微動,不動聲色的將毯子蓋在腿上。

突然嗓子有些發癢,他輕咳兩聲,緩解不適后,目光看向冷臉的女孩兒,關心的問道:「冷嗎?要不要穿件外套。」

舒窈「哼」一聲,將頭扭向窗外,不搭理他。

她這是還在和他鬧彆扭。

也不知道她是生氣舒思柔推他的事情,還是在不高興他訓誡她的問題。

宋既明想了想,覺得應該是後者。

他微不可查的嘆口氣,靠在後座上休息。

哄女孩兒開心,對宋既明來說

《大佬嬌妻三歲半》第158章律嫿的挑釁 好一會兒,他才說「若晴,古臣剛他不是你親大哥。」

「他不是我的親大哥,但我跟他做了二十幾年的兄妹,哪怕沒有血緣關係,我們也還是兄妹,在我心裏,他一輩子都是我的大哥。」

戰博又不說話了。

若晴又不笨,現在算是反應過來,她看着他,又氣又好笑的,最後是放肆地在他的俊臉上揪了兩下,「戰爺,我覺得你該改姓,就姓醋得了,那是我哥,他拉我一下手怎麼了?」

「我大哥是只大我三四歲,小時候,他幫我換過尿布,幫我洗過澡,帶着我睡,每次他出去玩,都是背着我去的。」

戰博忽地把她抓入懷裏,一個翻身,就壓在車椅上,他沉重的身軀壓着她,還把她兩隻手抓住壓在她的頭頂兩側。

他低冷地道「慕若晴,我不管你們過去是怎麼相處的,現在,他不再是你親大哥,我就是不喜歡他拉你的手,我也不喜歡你和他過於親近!」

「別說你們不是親兄妹,就算是親兄妹,你們都長大成人,也該有避諱,反正,我就是不樂意看到你們有肢體的接觸!」

若晴「……」

她想說幾句,戰博的薄唇卻攫住了她的紅唇,把她想說的話都吞進了肚裏去。

一吻后,戰博灼熱的唇舌還在她的耳垂上摩擦著,低啞的嗓音壓抑著不易察覺的渴望,「若晴,答應我,與古臣剛保持着距離,你們只做兄妹。」

古臣剛看若晴的眼神,不對勁。

同為男人,戰博看得出來,古臣剛對若晴的感情早就摻入了雜質。

也就是這個小妮子還傻傻地把古臣剛當哥哥。

她總說他是礠石,吸引了太多的女人,害得她情敵一大堆。

她何償不是?

她以為他的情敵很少?

唐千浩對她猶不死心,明楓對她也有想法,現在又添一個古臣剛。

以後,她綻放出美麗的光芒,會吸引更多的男人的目光。

所以,他得抓緊做復健,趕緊站立起來,有他站在她身邊,能秒殺無數男人,讓他們敗得無顏見人。

「若晴。」

「戰爺,我答應你。」

被他那低啞誘人的話一哄,覺得男色可餐的若晴,頭腦一熱,就答應了他。

「真乖。」

他的唇舌又游移回到她的唇邊,低啞地道「有賞!」

然後,又是纏纏綿綿的一記深吻。

若晴被他親得意亂情迷,不知今夕是何夕。

好不容易清醒過來,記起他們還在車上,司機和初一就坐在前方呢,若晴羞得臉紅耳赤,偷偷地在他的大腿上掐了幾把。

司機和初一頭都不回,還都戴着耳塞,不知道是在聽歌,還是不想聽小夫妻倆的情話。

對於長期跟在戰博身邊的人來說,小夫妻倆感情越好,他們就越歡喜。

因為,大少爺心情好了,他們的日子就好過。

「咦,是不是走錯路了?」

擺脫了自家爺們的深情誘惑,若晴忽然發現他們不是回戰家大宅。

這條路,她也很熟悉。

因為是通往慕家的。

戰博低笑,「你難道不想回娘家?說好了去醫院看了古媽媽,就陪你回慕家看看另一個媽的,順便,留在那裏吃飯。」

在她不知情的情況下,他打了電話給丈母娘,告訴丈母娘,他夫妻倆今晚過來吃飯。

丈母娘接到電話時,不知道有多高興,疊聲說要親自下廚,燒一桌子好菜。

「真的?」

若晴很意外,也很感動。

戰博都是為了她呀。

「我什麼時候騙過你?」

「有,我的結婚證明明在你手裏,你卻騙我說不在你手裏,還怪我這麼大個人連結婚證都可以弄丟,說怎麼不把我自己弄丟呢。」

戰博「……」

這丫頭打他的臉,還真是一點都不客氣。

見他無語的樣子,若晴又笑着撲入他懷裏,抬手就扳住他的臉,說着掏心窩的話「戰爺,你這麼帥,對我又這麼好,教我如何能不愛你呀。」

他對她的好,細心,體貼,醉死人了。

「真的愛我?」

若晴防備地看着他,他又想整什麼么蛾子?

被他挖的坑埋了無數次,若晴挺怕他突然的問話。

「老公,你,又想整什麼?」

「不想整什麼,你還想寫雙份的萬字檢討書嗎?不想寫的話,可以換一種方式,正好,也是給你表現的機會。」

若晴就看着他,等着他說下文,不敢隨隨便便就答應他,誰知道他挖的坑有多深,她一跳進去,連爬都爬不起來。

「你給我發一段錄音,錄音的內容,就是說一百遍『老公,我愛你。』」

初一和司機聽了自家大少爺這句話,都忍不住偷笑。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