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為了營養均衡,他還奢侈的開了瓶包治百病的桃罐頭。

楚恆一口酒一口菜,吃的那叫一個美。

至於說外面趴窗戶流口水的那幾個小屁孩子,他就全當沒看見。

「這小子可真夠闊的,都連吃兩天肉了。」正準備出門看電影的三大爺羨慕的看了眼楚恆家,用力吸了吸鼻子,咋舌道:「好傢夥,還有二鍋頭!」

他若有所思的收回目光,眼珠滴溜溜亂轉的走出大院,也不知道又在算計什麼。

由於就自己一個人,楚恆也沒有貪酒,很快就解決完了晚飯。

沒全吃完,飯跟菜都剩了一些。

這是他故意多做的,正好留著明天帶單位當午餐。

其實以他的條件,天天下館子都沒問題。

不過這樣做的話,肯定會惹點了人說道。

到時候滿大街都傳他敗家,不會過日子云雲的,這媳婦可就不好找了。

這年頭,名聲這東西還是很重要的。 葉叄伍此時剛剛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沒在意,只見這時候,那一桌又傳來了另外的一個聲音,

「我怎麼沒聽說?聽說老王頭是被黑風寨的山賊給滅門了,還聽說是被一位大俠給連累的。」此時葉叄伍越聽越感覺不對勁,只見他順勢走向那一桌,問道:

「兩位老伯,打擾一下,你們剛剛說的那個老王頭,家住在哪裡?是因為什麼事情給黑風山賊滅門了?」葉叄伍很有禮貌的上前問道。

這時那兩個人,看到葉叄伍這一身江湖打扮,立馬站了起來,對著葉叄伍恭恭敬敬的,說道:

「大俠,那老王頭就是家住菜市,賣菜的小販,只不過前幾天被黑風山賊要保護費的時候,被一個大俠給把那些山賊給全殺了,那些山賊不敢報復那位大俠,便把老王頭家給滅門了。」

葉叄伍聽到這裡,這才想明白了,怪不得那天那個大叔不對他道謝呢。

而後葉叄伍立即怒不可遏,火冒三丈的衝出了酒樓,而二師兄從來沒見到過葉叄伍生過這麼大的氣。

便隨後拿出了一塊碎銀,扔到了酒樓的櫃檯上,去追葉叄伍。

他隨著葉叄伍的腳步走到了菜市場,然後便看到葉叄伍在一家廢墟前站立,臉上看起來很悲傷的樣子。

便走上前去問道:「師弟,你這是怎麼了?」

「是我害了他,是我害了他們家…………」葉叄伍此時彷彿,受到了莫大的衝擊一樣,也沒搭理荊棘,一直站在原地低聲的喃喃自語。

二師兄此時,結合剛才聽到的那個消息,對著葉叄伍說道。

「師弟沒事,這怎麼算是你害了人呢?這種事情只能怪他們家倒霉了,江湖上每天這種事情發生的多了,見的多了你就習慣了。」

此時葉叄伍看到了二師兄過來了,然後便和二師兄說道:「二師兄,我永遠都看不習慣!我這下要去滅了那個黑風寨,你去不去?」

「師弟,你確定要去?要知道黑風山寨的寨主黑風雙煞,黑無常和白無常可不是好惹的。」荊棘此時在問葉叄伍。

葉叄伍聽罷,二師兄的這句話以後,立即斬釘截鐵的對著二師兄說道:「我管他什麼白無常黑無常呢?現在我一定要去滅了這伙山賊!不然的話我會良心不安一輩子的。」

「好!師弟,那師兄便陪你走一遭,此事如果不管的,我們逍遙谷的威名,就要大大的折損了。」荊棘聽到葉叄伍說的這句話,確認了葉叄伍是認真的便如此說道。

說完荊棘和葉叄伍二人便回谷拿上了兵器,給老胡留了個話,荊棘拿著太乙劍和太乙刀,看著葉叄伍挑來挑去,直到最後也沒想到拿什麼武器,準備徒手就去和二師兄去滅了黑風寨。

二師兄見狀,從兵器架上抽出了一把劍遞給葉叄伍,說道:「師弟還是帶著把武器吧,不然的話,萬一敵人很難纏,把你的內力給消耗沒了,那你就很難再傷到人了。」

葉叄伍此時瞅了瞅自己屬性面板的,內力條「9999/9999」感覺有點沒必要,但還是接過來,然後對著二師兄道了聲謝。

………………

兩人即刻出發,路上快馬加鞭,只花了兩個個時辰便到達了陰山腳下,而黑風寨就是在此山的一個山頭頂上。

此時葉叄伍和荊棘看著這個山寨腳下,那四處來回巡邏的山賊有點多,葉叄伍本想立即站出去,去吸引山賊仇恨。

但是沒想到的是,二師兄此時比他快了一步,先跑了出去喊道:「你們這群山賊給爺爺聽著,爺爺來…………」

還沒等到二師兄荊棘的話音落地,此時便上來了了五六個小嘍啰舉起刀,圍著荊棘一頓亂砍,荊棘急忙舉起刀劍來招架,嘴裡還喊著:「你們這群該死的山賊,不講武德,搞偷襲,我勸你們耗子尾汁。」

葉叄伍一聽到,二師兄說的這話,頓時笑了,雖然說在這麼危險的場合,這麼嚴肅的時候,不應該笑,但是葉叄伍還是笑了。

此時山賊們聽著笑聲,發現了旁邊有人,對著葉叄伍的方向,喊了一句,「誰?那邊是誰?」

葉叄伍強忍住問二師兄一句,是不是也是穿越者的心思,走上前去,大喊一聲,道:「你爺爺我行不更名,坐不改姓,逍遙谷掌門無瑕子座下三弟子,葉叄伍在此,我來為前幾天被你們給滅門的老王頭一家報仇了!!」

荊棘此時看到葉叄伍就這麼大搖大擺的,走出來,還先玩了套陣前通名的把式,頓時感覺到氣勢被葉叄伍給壓住了,他心想我武功不如師弟你,難道氣勢也要輸嗎?

於是荊棘便同時喊出了聲:「你們這群雜碎玩意,就是知道欺凌弱小,有本事來欺負你二爺爺我啊?」

葉叄伍在旁邊聽到了,二師兄說的話,心裡吐槽道:「這是何等的虎狼之詞啊。」

只見葉叄伍報出自己的名號之後,對面的幾個山賊,非但沒怕,反而表現出了,興奮的表情。大聲的喊道:

「哈哈哈哈,今天運氣是真的好,兩位寨主親自懸賞的頭等買賣,自己送上門來了,兩位寨主許諾過,誰能提回葉叄伍的首級,便收他為親傳弟子。」

這一下對面的山賊喊的話,把葉叄伍給整不會了,心底尋思著,「你們的山寨雖然是叫黑風寨,但是你們的寨主也不是大力哥呀?誰給你們的勇氣,這麼挑釁?梁靜茹嗎?」

「兄弟們,跟我上!」此時那堆山賊里的,剛才出來喊話,很明顯是這堆山賊里的頭面任務率先,沖了上來,舉起刀便來了一式力劈華山。被葉叄伍給輕鬆躲過,然後一掌給打飛,倒在地上已然是出氣多進氣少了。

二師兄那邊,刀使劍勢,劍使刀招,舞的是虎虎生風,針扎不進,水潑不入,把圍著他的幾個山賊,身上割出了無數的傷口,最後二師兄還擺了,一個單膝跪地,一手持劍往上指,一手持刀在身前的姿勢。

只見他擺出這個姿勢之後,身後的幾個山賊全部倒地,此時才看到,原來山賊的脖子上,都被二師兄給割破了,此時二師兄的嘴裡還叼著,他不知道什麼拔的一顆狗尾巴草,看上去十分的帥氣。 車犬國的狼騎帶著自信的笑容,短矮卻強壯似鐵的身軀緊緊的抓住手中的戰刀,後背的弓箭也放在最佳的位置,以便他們可以第一時間進行遠程打擊。

這些車犬國的狼騎兵們自信的很,他們對自己坐下的坐騎有著深深的信心,那無與倫比的速度便是他們縱橫天下的根本。

飛將騎軍們也是早已經做好了準備,就只等待著主帥呂布下達軍令進行攻擊。

不過,開始時候,對戰的主力卻並不是他們,而是張遼親自訓練而成的步兵,為的就是消耗這些車犬國狼騎的體力。

只有當這些車犬國狼騎發覺是太不妙之時,才是飛將騎軍發威的時候,因為按照既定的計劃,這些膽敢劫營的車犬國狼騎們,唯有全殲方才可以顯示出車龍國壓倒一切,君臨生肖山谷的強大實力!

「殺!」

看著前方陡然出現的步兵方陣,車犬國的狼騎們沒有絲毫的害怕之心,反而每個人心中都是充滿了強烈的戰意!

每隻軍隊的作戰理念,都是和他的最高主官有著深深的關係,這車犬國狼騎的將軍,乃是一個有著深深嗜血yù望的人,天生就是為了殺戮而存在,因此每一個狼騎戰士,也同樣都是渴望著嗜血、渴望著戰鬥!

雖然他們深知車龍國這個如同彗星般崛起吧,閃亮異常的軍隊,有著讓各國都側目的強大實力,但是他們卻是沒有絲毫的懼怕,因為他們是騎兵!

速度整個生肖山谷第一的輕騎兵!

騎兵本身就是為了戰鬥而生,對上步兵有著天然的優勢,並且是在這野戰之中!

車龍國的軍營巨大無比,簡直就是一座小型的城池一般,因此這裡有著巨大的空地,這邊是給與了車犬國的狼騎們巨大的運動空間。

只要有了空間,那麼騎兵對上步兵,便是可以發揮出強大之極的威力。

數千的車龍國步兵乃是有著三種兵馬組成,一種便是近戰之王的長槍兵,一種便是遠攻無雙的弓箭兵,二者最後一種便是放棄了一切的攻擊,只為防守而生的盾牌兵。

這三種兵馬的組成,便是倉促之間,對付著車犬國狼騎,這一車龍國未知兵種的強大基礎。

當然這也只是基礎,為的便是消耗這些狼騎的體力,讓飛將騎軍們完成致命的一擊!

畢竟,對於軍隊來說,對付騎兵的最好選擇便是騎兵,而且還是以速度文明,遊獵為主的輕騎兵!

長槍如林,不動如山!

突然,車龍國步兵方陣猛然出現了變化,早已經shè完一輪箭雨的弓箭兵們,直接退到了最後,而長槍兵與盾牌兵們隨即配合起來,盾牌兵在前,而長槍兵緊貼在盾牌兵之後,長槍與盾牌組成了強大的攻擊防禦陣型。

嚴陣以待,坐等狼騎的攻擊,並且快速應對反擊。

在弓箭兵shè出箭雨的同時,那些狼騎速度卻是沒有絲毫的降低,反而直接面對箭雨而來,詭異的是,這些狼騎的身上突然產生了一絲光暈,狼騎的身形直接便是變得虛無縹緲起來。

無堅不摧,甚至可以打敗當初車虎國強大護國神獸的弓箭兵的箭雨攻擊,竟然是對這些狼騎沒有了絲毫的作用。

如此,不得已之下,才會有著長槍兵與盾牌兵的配合,而且盾牌兵甚至完全放棄了自己的攻擊,將攻擊完全交給了長槍兵。

但是如此做法,產生的效果也是絕對驚人的,放棄了攻擊手段,一心防禦的盾牌兵,那防護能力卻是有了無與倫比的提升,而受到盾牌兵的保護,長槍兵也是可以做到無所畏懼的攻擊!

叮叮噹噹一陣亂響,躲過車龍國弓箭兵箭雨攻擊的狼騎們一邊想著步兵衝來,另外一邊則是取下了身上的戰弓,展現出了他們作為輕騎兵,而練就的強大箭術!

不過,雖然這些狼騎的弓箭shè擊非常jīng確,但是張遼所訓練的步兵也非易於之輩,楊正雄的訓練早已經讓這些士兵身體素質強大無比,雖然比不上強大的三國士卒,但是實力卻能夠和普通的一星鬥士媲美!

而張遼的訓練,更加是讓他們將自身的實力發揮到了巔峰的地步,再加上戰陣以及士卒之間的密切配合,這效果也是恐怖的很。

因此雖然狼騎的弓箭威力驚人,準確度也是極高,但是在長槍兵和盾牌兵的配合之下,卻是沒有絲毫的效果!

「可惡,該死!」

那醜陋的車犬國將軍,語氣低沉的怒罵一聲,隨後高聲咆哮道:「勇士們,放棄弓箭,舉起戰刀,讓我們jīng銳的狼騎徹底沖碎他們的戰陣!」

雖然是輕騎兵,但是畢竟是騎兵兵馬,對於步兵有著天然的優勢,哪怕是放棄了自身最為擅長的遊獵攻擊,但是衝鋒起來,依然是犀利無比。

看著高速衝來的狼騎,車龍國的長槍兵、盾牌兵戰陣的士卒們,卻是沒有絲毫巔峰慌亂、更沒有半點的退後,他們堅毅的臉上滿是視死如歸的表情,他們需要用自己的方式,捍衛屬於中軍這個車龍國國主丁滿親衛兵馬的榮耀!

戰戰戰!

強烈的戰鬥意志,讓得雙方的軍隊終於碰撞在了一起。

高速移動的狼騎的衝鋒產生了驚人的動能,在這般動能的衝擊之下,即便是完全放棄了攻擊的盾牌兵,都是感覺到了一種強烈至極的劇烈衝擊。

但是他們卻是沒有絲毫的退縮,跟更沒有任何的放棄!

雖然這般的衝擊讓得他們的虎口一陣劇烈的疼痛,甚至於崩裂開來,流出了大量的鮮血,不過對於這些盾牌兵來說,只要防守住,那麼即便是虎口完全裂開,那麼也是在所不惜。

而狼騎的衝鋒只是一個開始,瞬間巨大的戰刀便是狠狠的砍下,狼騎兵的臉上露出猙獰的笑容,他們已經迫不及待的需要感受一下這鮮血的滋味了。

「死吧!」

一個矮小粗壯的車犬國狼騎兵,看著眼前苦苦抵擋的盾牌兵,以及在劇烈衝擊下,腳步不穩的長槍兵,似乎已經看到了屍體斷成兩半,鮮血如注的場面。

可是可能嗎?

盾牌兵都是有著堅定的信念,更何況這些jīng銳的長槍兵,作為近戰之王,他們怎麼會在這般近戰之下懼怕敵人,而放棄攻擊?

就在這狼騎兵幻想的時候,陡然眼睛大掙,似乎是看見了不可思議的一幕…… ,

[]

十來分鐘后,母女倆越走越遠,可是,那小茉莉和她的媽媽,卻還是看不見蹤影,也不知道跑哪去了?

「媽咪,我們不要再往前走了,若若害怕。」

小孩子對於這種陌生環境,有種天生的缺乏安全感,見這座山上,她們走著的小路前面已經看不到人了,她不想走了。

溫栩栩也不想,可是,那對母女都沒有見到人,要是出事了怎麼辦?

溫栩栩最後還是把女兒抱了起來,然後再硬著頭皮往裡走了好幾里。

「茉莉媽媽?小茉莉?你們在嗎?」

「……」

沒有聲音,已經被一層灰暗天色籠罩下來的山頭,安靜的讓人頭皮發麻,連冷汗都能一下子把你嚇出來。

溫栩栩終於也不敢再向前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