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焚天火靈珠回到楊天龍身邊,圍繞着楊天龍旋轉着。楊天龍不屑的說道:“生死之鬥,我使詐了又怎麼樣?”然後看着古劍鋒像看白癡一樣,說道:“你該不會是以爲你我之間的戰鬥很公平吧!”

的確,從一開始古劍鋒以武神巔峯挑戰楊天龍武帝高階起,這場戰鬥就是一場不公平的戰鬥。不管怎麼樣,史書都是由勝利者書寫的,而世人是不會記得楊天龍是如何以武帝高階的實力和武神巔峯對決的,但是世人會記住楊天龍勝利了。

站在地上的人包括歐陽狂人都驚詫的看着這場境界懸殊的對決居然是以楊天龍勝利而告終。只有林風和博濤除外,他們甚至直到楊天龍連底牌都還麼有拿出來。在他們看來楊天龍勝利是一件理所當然的事情。

博濤不屑的說道:“跟天龍玩火!真是好笑,天龍是玩火的祖宗。”林風也很以爲然的點了點頭。

古劍鋒嘴角滿是鮮血停在空中,他的傷勢很嚴重,焚天火焰相當的霸道,此時有那麼一絲火焰氣息已經在侵入他的內臟了,再加上他最後那拼命一擊讓他傷的更加嚴重。古劍鋒暗自運功想把那一絲氣息排出體外,可是卻發現根本行不通。

“楊天龍,我記住你了!”撂下一句狠話就要轉身離開,他現在必須抓緊時間回去療傷。

楊天龍看着古劍鋒說道:“慢着!”

“怎麼?你還想怎麼樣?”

楊天龍無名一甩,這個無名重新散發出火焰,說道:“你想來就來,想走就走。你當我天鴻城是什麼地方?當我神殿是什麼地方?”

“你難道還想趕盡殺絕不成?”

“笑話!我楊天龍自從出道以來,向來都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屠之。你不會你在我這裏有什麼意外吧!”

古劍鋒驚詫的說道:“楊天龍,你敢殺我?你就不怕上古世家羣起而攻之?”

楊天龍笑了一下,說道:“你少來嚇唬我。我楊天龍還真不怕。”說完左手指着地面上的公孫逍遙,說道:“公孫家的少主就在這裏,你自己問他這件事他公孫世家會不會跟我爲敵。”

公孫逍遙被楊天龍指着,只好說道:“古家主,這件事情本來就是你們古家不對。當初你們古家在天雷鋒想占人家便宜,人家沒說什麼。後來你們又去挑事,被人斬殺本來這是說清楚就算了,可是你們!嗨…”公孫逍遙嘆了口氣,說道:“我們公孫世家是絕對不會過問你們古家和楊天龍之間的事情的。”

楊天龍看着古劍鋒,面無表情的說道:“你聽到了?”說完舉起無名劍,火焰在無名劍身上又壯大了幾分。

無名劍上的火焰越來越大,形成一個漩渦的火柱。空間中的火元素朝火柱彙集,火柱沖天而起。楊天龍大聲說道:“古劍鋒,出來混遲早是要還的,你古家一而再的挑戰我,真當以爲我是好欺負的?今天我就把你斬落於此!讓世人知道,我楊天龍不是那麼好招惹的!”

“天龍慢着!”一個聲音從天邊響起。一名黑袍武者急速的想楊天龍這邊飛過來。歐陽狂人此時也地上飄身而起。

楊天龍舉着無名沒有放下,看着趕過來的黑袍武者,問道:“你是誰?”

武者掏出一塊金色水晶腰牌,傳音給楊天龍說道:“我是神殿金牌密使,長老會讓我告訴你,還不能殺古劍鋒。”

歐陽狂人說道:“怎麼回事?”

密使傳音給歐陽狂人和楊天龍說道:“長老會說現在上古世家和神殿之間的平衡現在還不能打破。”

楊天龍說道:“不行,我今天一定要殺他。”

金牌密使說道:“天龍,你……!”

楊天龍眯着眼睛,看着眼前的密使,陰冷的說道:“你敢攔我?”

開什麼玩笑!金牌密使自己也就是武神巔峯,不比那古劍鋒好多少,甚至是不如古劍鋒。楊天龍連那古劍鋒都能勝,何況是他?真惹了楊天龍這個瘋子,他可是什麼都做的出來。金牌密使只能是求助的看着歐陽狂人。

歐陽狂人只好說道:“天龍,要不你…”

“怎麼?師兄,你也想攔我。阻擾我的武者之心?”

歐陽狂人聽到楊天龍的話就立刻不說話了。開什麼玩笑,如果今天因爲放過古劍鋒而讓楊天龍的武者之心受阻,日後產生心魔。那到時候的後果誰也承擔不了。

楊天龍看着古劍鋒,說道:“古劍鋒,今天你必須死。誰也救不了你!”說完手中的無名帶着火柱就斬向古劍鋒。

古家族長最後眼睜睜的看着那妖豔的火柱向他的頭上斬了下來,根本就再也沒有一絲力量抵擋。最後火焰吞噬了他的身體,片刻古劍鋒化爲一片灰塵,消散在天地間。

緊接着,楊天龍劍指地上的慕容狄,大聲說道:“慕容狄,我跟你之間也要算一算了,你上來!你佔我楊家堡,今天這事不說清楚了,我絕對不會善罷甘休!”

歐陽狂人和金牌使者聽到楊天龍居然還要再戰武神,有些心裏打觸。如果是他們的話,絕對是沒有力氣在這麼做的。

楊天龍在金殿修煉了那麼長時間,額頭上的火焰印記已經被他熟練的掌控了。在與古劍鋒的戰鬥中,他只是在中途用翅膀攻擊的時候用到了火焰印記的力量。此時的他控制住自己體內的元素種子,不讓體內的元素之力流入火焰印記。他絕對能夠再戰慕容秋。

慕容狄被楊天龍在上面用指着點名,臉上火辣辣的疼。公孫逍遙看着慕容狄,搖了搖頭,低聲說道:“何必呢?大家一起去冥界殺殺怪,晉晉升。不是挺好的麼?”

慕容狄硬着頭皮飛昇而起,看着楊天龍說道:“龍少,我慕容世家不該侵佔你楊家堡。所有損失我慕容世家一定會有所賠償。”

“你當我說過的話是放屁呢?你們慕容世家神獸四城和天鴻城的所有產業我都要了,給你十天全部給我挪出來!如果不答應。”楊天龍沉聲說道:“你我現在就一戰!” 蠻荒沼澤之中,巨型金雕的背上,靈羽亦不知自己的選擇是對是錯,滿臉平靜的跟在了眾人的身後,看著在一旁閉目調息的炎烈,靈羽心中開始漸漸警戒起來,目光之中,一絲難以察覺的警戒之意已然掃過這一眾年輕翹楚。

很快,在金雕的急速之下,靈羽眾人便來到了一處廣場之上,迎接眾人的赫然便是靈羽的熟人,摩羅,只是摩羅在見到靈羽竟然也跟著來到這裡時,面色微不可查的一變,似乎連身體的動作都有些僵硬了一下,不過這一切,卻在迦南的笑聲中很快的消失不見。「呵呵,諸位,已然到了這傳送大陣之中,下面,各位可要好好調息一下,畢竟進入那邪靈戰場之後,雖然造化驚人,但我們可要以誅殺遺患邪靈為主。」

對此,靈羽自然也是發現了一絲端倪,但也是在心中暗暗警惕之後,便裝作發現了熟人一般,快步來到摩羅面前,單膝下跪拜身道:「晚輩蠻羽,拜見前輩!」

靈羽的這一行為讓迦南清秀的眉頭微微皺了皺,而至於其餘的諸人中,則是面色各不相同,極少數也是如迦南一般,面色稍稍變了變,而一些則是頗為驚喜一般,比方那先前在山洞前,性子急躁的老七,則是大步向前,面色豪爽的笑道:「哈哈,我道原來從哪搞來這麼一個小子呢,原來是羅叔你介紹來的啊!這樣一來,怕是就不能以表面上的戰力估計你小子啦!」而後在靈羽的肩頭重拍一下道:「好好加油,小子,在那裡,什麼造化可都得靠你自己啦,到時候可別跌了我羅叔的名頭,要是實在不行,就報上我釋天罡的名號!識點相的想來也沒幾人敢為難你!」

這一刻,倒是摩羅面色一瞬間顯得頗為的不自然,這時,迦梵走上前道:「七哥,莫要想多啦,莫說既然選擇了進入那邪靈戰場,本就沒有幾個不是聲名顯赫之輩,再說,七哥,我們蠻荒人傑的名號可是很少為外人得知的啊!」

聞言,釋天罡明顯一怔,而後有些面色尷尬的撓了撓頭!如此行為倒是讓在場的人一場好笑,本來緊張的氣氛也好上不少,唯有摩羅是面色僵硬的笑了笑。

「好啦,羅叔,莫說你與蠻羽兄弟相識,就算不識,蠻羽兄弟作為我蠻荒沼澤的客人,可絕對不能怠慢,待會便由我與靈羽兄弟一起進入那鎮魔門!」迦南開口道。

摩羅輕笑一聲便不再說話,在前方領路,期間,靈羽在前往那所說的鎮魔門時,可以明顯的感到這裡的不同尋常,因為在這裡,很短的距離便可感覺到一股股強大的氣息盤踞此地,簡單的感知之下,這裡簡直就是一出虎踞龍盤的恐怖之地。如此大的陣勢,也完全可以看出,為了鎮壓邪靈,蠻荒沼澤的用心程度。

隨著摩羅,眾人緩緩的進入一出山谷之中,始一進入山谷,一股恢弘莊嚴的神聖氣息便讓人如沐浴在聖光的洗禮之下,進入這裡的靈羽甚至有著羽化飛升之感。

不絕於耳的梵音、充斥山谷的祥和氣息,以及漫天灑下的金光,一座巨大的祭壇顛立在山谷中,山谷的四周山壁上雕刻著八座巨型的古佛相,每一尊古佛之相,皆是一手放於胸前,而另一隻手則是伸出,手勢各異的指向那祭壇之處。如此規模,實在讓人有點難以想象,究竟那裡有著怎樣的滔天邪惡鎮壓於此,竟然讓這麼一片堪稱佛家的古老聖地,用於作為鎮壓之用。

感受這麼漫天金光帶來的祥和感,靈羽抬頭看想金光的源頭,只見山谷的上方,那裡有著一座金蓮燈,金光正如雨露般,自那裡散落而下,不過導致這一切不是什麼金燈上的火焰,其實那裡也根本沒有火焰燃氣,一切出現的源頭是那裡有著一顆散發聖潔金光的珠子。

身旁,炎烈也看向那山谷上方,眉頭漸漸的凝重起來,低聲自語道:「聖佛舍利!沒想到,這麼多年啦,這裡竟沒有絲毫衰弱的跡象,反而愈發的神秘恐怖啦!」

「呵呵,炎烈施主來自那上界,這等鎮魔之地,想來是見過不少,比之更加恢弘的想來更是不再少數啦!」迦南依舊語氣溫和的說道。

聞言,炎烈輕笑一聲,語氣中似乎也甚是狂妄道:「如此規模,神界確實見過不少,不過在這大陸之上,這等造化之舍利,可是難見啊!以此觀之,那聖佛舍利,怕是離那佛王舍利怕也是不遠啦。蠻荒沼澤中倒是卧虎藏龍啊!」

炎烈的話,讓其餘的所有人皆是面色不善的朝著這裡看過來,甚至性子急躁如釋天罡之人渾身上下,戰氣涌動,這時,山谷中突然傳來一陣懾人心魂的聲音,「速速準備,兩人一組邁上祭壇,至於傳送進哪裡就看你們的造化,記住,在那裡萬象皆可為虛,唯有自己才是最真實的!而且,記住,那裡的境界壓制,一旦有突破戰將或者地階陣師的威力出現,那裡的規則將會毫不留情的絞殺。好啦,準備動身吧。」

說話之人明顯有點語氣不是很有耐心,但不知為何,平日間,桀驁之氣滿身的蠻荒沼澤中人這一刻,卻是在這一刻,一個個顯得恭敬無比,就連那迦南似乎也如面對那山洞中的兩名老者一般,炎烈也是面色微皺,而後低調的走到前方,只是在路過靈羽身旁時,卻突然傳音道:「小心這裡的人,所有人!」

當下,十一人在摩羅的指引下,一個個開始井然有序的向著那祭壇中走去,坐在最前方的赫然是炎烈和釋天罡兩人,緊接著,兩人一組皆是上前,然後在祭壇中的消失不見,被傳送到邪靈戰場,倒數第二組,迦南和靈羽並列走上祭壇,只是摩羅在啟動陣法時,卻莫名的低下了頭顱。

最後一人是迦梵,只是在他走過摩羅的身邊時,突然低聲道:「羅叔,若是可以的話,我會想辦法留下他的性命!」說完便走上祭壇,而後隨著陣法啟動消失不見。 慕容狄看着楊天龍狠聲說道:“楊天龍,你不要太過分!”

“笑話,你慕容世家侵佔我楊家家宅的時候怎麼就不覺得自己過分?”楊天龍傲然說道:“我早就說過,出來混遲早是要還的。你只不過是還的比較快而已,有什麼好大驚小怪的!”

“楊天龍,不要以爲我真的怕你了。想要我慕容世家的產業那你也要問問我手中的劍答不答應。”慕容狄現在是在賭,他賭楊天龍經過跟古劍鋒一戰後體內的元素之力會跟不上,怎麼可能一個武帝高階可以接二連三的和武神巔峯的武者對決。

楊天龍對旁邊的歐陽狂人說道:“師兄,你下去看着,我等會就下去。”

歐陽狂人說對旁邊的金牌密使傳音說道:“走吧,你攔不住的。天龍這是要立威了!”

“可是長老會那邊?”

“長老會又怎麼樣?呵呵,你放心,有我師傅呢!得罪了天龍如果他不發飆,那讓他以後怎麼在大/陸上闖?這次上古世家是徹底的把這小魔王惹毛了。”

歐陽狂人和金牌使者離開落在地面上。楊天龍看着慕容狄說道:“廢話少說,亮兵器吧!讓我見識見識你慕容世家的上古絕技。”說完自己左手一甩,金光劍出現自己的左手上,散發出驚人的金元素波動。

歐陽狂人苦笑的說道:“我就知道這小子還有底牌。”

楊天龍雙手各拿一把寶劍交叉的放在胸前,一紅一金兩色光芒在無名和金光劍上散發出來。朱雀翅膀在背後煽動着維持着楊天龍的身形。

楊天龍根本就沒有等慕容狄亮兵器,無名和金光劍一上一下,朱雀翅膀猛的一煽。身形一閃就到了慕容狄面前。兩件齊揮,金光劍帶着割空撕裂的聲音,無名帶着焚天滅世之威直接行慕容狄招呼過去。

慕容狄一招落後步步落後,拿出自己的佩劍渾身散發着金光。抵擋着楊天龍的攻擊。

“博濤哥,我哥這麼強的?”楊飛在地上看着有些不敢相信,他現在已經看不到楊天龍和慕容狄的身影了,只能看到金色紅色的光影在天空中不斷的變換位置。

博濤笑道:“這算什麼,你哥根本不是強。”

楊飛疑惑的看着博濤,問道:“那是什麼?”

林風說道:“不是人,變/態、妖孽!”

“嘿嘿。”博濤笑着看着楊飛,說道:“就是你林風哥說的。”

慕容狄在空中越大越吃驚,他沒有想到楊天龍到這個時候了居然還有那麼多的攻擊力,‘這傢伙哪來那麼多的元素之力支撐。’心中苦澀的想道。他哪裏知道楊天龍現在體內的元素之力已經精純到了逆天的地步,這麼多年在金殿的苦修,修習了那麼多神獸留下來的功夫融合自身,又豈是那種蠻勁對敵的武者。

現在的楊天龍早就學會了如何用最身力的方式來最大限度的攻擊敵人。用最小的元素之力換回最大的攻擊效果。

慕容狄要對付楊天龍的雙劍,還要時刻警惕着旋轉在楊天龍身邊的那顆小火焰的襲擊。他可是看到了古劍鋒是如何慘敗的,通過切身的戰鬥,也感覺到了楊天龍身上的那些火焰很不好惹,絕度不是單純的攻擊,而且還會削弱他的元素防禦。他相信只要這東西沾在身上就會很麻煩,邪門異常。

歐陽狂人在下面看着楊天龍和慕容狄的戰鬥,對旁邊的金牌密使傳音道:“老陳啊,你覺得我師弟怎麼樣?”

“很厲害!真的不知道他是怎麼修煉的。”

“那你覺得如果你是慕容狄,你能贏過他麼?”

金牌密使半天沒說話,然後傳音過去:“你呢?”

此時在遙遠的地方神殿的人正在和古家的扯皮呢,一個白色長袍的老者對着一個渾身金光穿着金黃色戰袍的老者說道:“金光,你神殿也越來越放肆了。”

“古劍,你古家可是越來越回去了啊。小的鬥不過老的便出來。”

“楊天龍殺我古家現任族長,我上古世家的尊嚴豈是那麼容易讓人踐踏的?”

“我呸!你古家殺我神殿人的時候怎麼不說尊嚴了?技不如人就不要在這裏瞎墨跡!”

古劍眯着眼睛看着看着對方,說道:“金光,你的意思是今天你一定要跟我作對了?”

“跟你作對又怎麼樣?你我都是武聖,難道我還會怕你?你也就是在我面前敢這樣,你要是有本事在我大哥歐冶子面前這樣,我金光就徹底服你!”

金光武聖,神殿三大武聖之一,不過是排名最後的那位。原因無他,因爲金光武聖晉升的時間最短。實力遠遠不如歐冶子那種活了近千年的老妖怪了。

古劍作爲古家武聖,看到古家族長被殺,自然要出面了。可是金光卻出現攔住了他的去路。古劍聽到金光的話,說道:“我今天一定要殺了他,以維護我古家的尊嚴!”說完渾身散發出耀眼的金光。

金光和古劍兩人所在的空間,元素之力劇烈的碰撞,餘威所過地動山搖。兩人相互鬥得難解難分。古劍喊道:“慕容玄,你要是再不出手,你家的那小子也就差不多了!”

金光也注意到了楊天龍和慕容狄之間的戰鬥,楊天龍壓着慕容狄在打。慕容狄已經是被迫在抵禦着。

遠處傳來一個聲音,說道:“古劍,你不用把我牽連進去。我慕容世家和那楊天龍沒什麼深仇大恨。”說完一個青色長袍的武者出現在他們二人不遠的地方。

慕容玄搖頭說道:“你們繼續,我先過去了,別等會我慕容家的人也被那小子幹掉了。”

說完慕容玄就消失在原處。

金光此時和古劍打的火熱,根本就沒有辦法估計到慕容玄,看着慕容玄過去也有些着急。

楊天龍此時在空中邊打邊向地面上喊道:“林風、博濤,你們立刻把這裏所有的慕容世家之人都斬了!橫豎都得罪了,我們今天就得罪的徹底些。”

林風二人聽到楊天龍的話,什麼都沒有說。但是長劍已經在手上了,鋒利的佩劍上依然閃爍着淡淡的元素光芒。眼看就要跳入慕容世家的武者當中展開屠殺,空中傳出一個聲音:“慢!”

楊天龍翅膀一煽,脫離慕容狄,飛速後退。喊道:“來着何人?”

一個青色長袍的武者從空中顯現出來,微笑的看着楊天龍,說道:“老夫慕容玄!”

“武聖!”楊天龍心中大驚,警惕的看着慕容玄,說道:“你是慕容世家的人?”

慕容玄點了點頭。慕容狄此事趕緊來到慕容玄的身後,恭敬的叫道:“老祖!”

楊天龍不恥的看着慕容玄說道:“你們慕容世家真是有出息啊,老少齊上陣!”

歐陽狂人和金牌密使此事也起身飛入空中站在楊天龍的身邊,聽到楊天龍的話後目瞪口呆。他們想不到楊天龍居然敢當着武聖這麼說話,當真是狂到了極點。

慕容玄沒有回楊天龍的話,而是轉過身對慕容狄說道:“你做的事情我都知道了,從今以後你就不是我慕容世家的族長了。把你哥哥找回來,你惹的事情已經夠大了。”

慕容狄聽到老祖的話,不敢有半點抵抗,低頭說:“是!”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