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無法撼動,高不可攀。

「你,真的是人類嗎?」

黑影縮在邊緣不敢出來,他們吸納了無數的氣息,不停的與對方交戰。

但是對方不僅僅沒有變弱,還越戰越強。

對方在變強,他們自然也在變強。

可是…

他們感受到了絕望。

這個人類就如同高牆,無法攻破,無法翻越。

江瀾望著對方,低著眉。

這個幽冥強者並沒有那麼強。

跟他第一次遇到的那位不太一樣。

不過他發現自己終究有個極限。

根本無法無止境的堅持下去,只是對方堅持的時間更短而已。

「你們,敗了。」

江瀾開口說道。

說著他便往黑影方向而去。

這時候所有的黑影都在往後退,甚至有些想要退回去。

打了這麼多年,他們終究是被打出了畏懼。

很快,江瀾來到了廢墟邊緣,他轉頭看向不遠處的一群黑影道:

「我要回去了,你們要動手嗎?」

那個黑影惡狠狠的看著江瀾,最後從嘴角擠出兩個字:

「不送。」

結束了,一切都結束。

他們根本無力將對方留下。

如此人類。

有些超出預料。

江瀾轉身離去。

「人類。」突然黑影叫住了江瀾,在江瀾回頭后,他繼續道:

「你知道天界嗎?」

江瀾並未回答,只是看著對方。

天界,他唯一的了解是,第一峰可能有天界入口。

第九峰連接幽冥,第一峰應該連接天界。

他問過師父,師父說修為到了,就能去了解。

目前為止,他從未了解過。

「你最好去了解一下。」黑影開口說道。

而後江瀾看著他們沒入了邊緣。

消失在廢墟之上。

沒有多想,也沒打算去了解。

至少不是現在。

等待時機到來,便可以去了解。

還算弱小的他,還不到接觸這些事的時候。

畢竟,幽冥強者目的是什麼,無人知曉。

如果聽信對方的話,去了解天界這種完成超出認知的事。

誰也不確定,會帶來什麼後果。

稍有不慎,就會陷入深淵。

必要的防備必須要有。

江瀾走進了邊界,他知道自己能夠回去。

幽冥入口的噴發已經開始消退,尤其是被那些人吸收了大量氣息。

如此他便有了出去的可能。

不然要繼續等待。

在他走出心神所在時,幽冥洞中的他,緩緩睜開了眼眸。

此時他四處看了看,發現自己看到了幽冥洞中的井口,看到了一些陣法痕迹。

不過並沒有太在意。

而是確定自己是否已經回來。

片刻之後,他重重的鬆了口氣。

總算脫離了危險。

此時他臉色開始變得蒼白。

氣息開始變得羸弱。

是長時間的消耗導致的,心神回歸的瞬間,影響會回到身體。

所以其實他是有極限。

一旦超出極限,回來的時候,對身體的負荷,是致命的。

所幸,對方也有極限。

如此,他才只是虛弱一些。

深吸一口氣,江瀾便開始恢復。

他沒有去院子修鍊的想法,幽冥入口已經不能再威脅到他。

沒有離開的必要。

三個月後。

江瀾睜開了眼眸。

身上的氣息已經恢復,臉色不再蒼白。

回到了巔峰狀態。

如此,他才起身,離開幽冥洞。

在這裡閉關這麼久,得去見見師姐。

斬龍真意很久沒有加持,上次特地加持了兩年。

但是這次閉關,遠超兩年。

7017k 第三百三十章從沒想過嫁給他

看到墨老太太那趾高氣昂的樣子,顧兮兮有點忍不住了。

她低頭掃了一眼手腕上的表:

「老太太,如果你這次特意過來,就是為了跟我說這些的話……真的非常抱歉,我還有其他很重要的事情要處理,就不奉陪了。」

說着,顧兮兮就收拾好了東西,竟然真的轉身就要走。

安如初看到這一幕,立刻說道:

「老太太,您看,她這根本就是在無視您呀!」

墨老太太不管是在墨家,還是在帝都都是備受尊重的。

什麼時候被人這樣無視過?

一個破鞋而已,竟敢在她面前如此的囂張跋扈,簡直就是完全沒有把她放在眼底。

墨老太太氣的直接拍案而起:

「顧兮兮,你什麼意思?我在跟你說話呢!」

顧兮兮停下了腳步,回頭看去:

「老太太,這裏不是墨家。您在墨家想罵誰隨您的心情,作為顧小熙跟顧小諾的母親,本來挨您幾句挑剔,我也只能忍了的。可是我今天的確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處理,真的沒空陪你在這裏浪費時間了。」

她這番話說的很認真。

就好像是在敷衍一個無理取鬧的小孩子。

墨老太太徹底被她這副態度給惹怒了:

「顧兮兮,你今天要是趕走,信不信我對你不客氣!」

顧兮兮很無辜:

「不客氣?老太太,您該不會年紀大了,記性真的不好了吧?自從您見過我之後,好像就沒有對我客氣過。現在又何出此言呢?」

「你……」墨太太直接被氣到。

安如初有點看不下去了,站出來說句公道話:

「顧兮兮,你別以為有二少三少撐腰就這樣無法無天了。二少三少都不敢這樣跟老太太說話,你憑什麼——」

只不過,她的話還沒有說完,就直接被顧兮兮打斷了:

「你也知道?老太太在跟我說話呢,你有什麼資格插嘴?」

「你……」安如初直接被懟的啞口無言。

顧兮兮笑眯眯的走到了墨老太太的面前:

「老太太,外面走廊上就貼著院長專線,要投訴您隨時可以打電話。我先走了!」

顧兮兮腳下的步子剛剛邁開,墨老太太就跟了上來。

拐杖重重地往地上一砸:

「顧兮兮,你敢這麼囂張,無非就是仗着錦安對你的虧欠罷了。我告訴你,別做夢了。這輩子,我都不會承認你是我們墨家的孫媳婦的。」

一提起墨錦安,顧兮兮腳下的步子頓住了。

墨老太太以為自己戳到她的死穴了,得意的冷笑:

「沒有錦安撐腰,你以為你算個什麼東西?我告訴你,乖乖的聽話,在我面前伏低做小,把我哄高興了,說不定我還會讓顧小熙跟顧小諾安安分分的待在墨家的族譜上!否則的話——」

「否則就怎麼樣?」顧兮兮突然轉身。

再開口的時候,聲音都變得凌厲了起來。

墨老太太冷笑:「當然是把他們兩個的名字從族譜上刪掉!」

顧兮兮聽了這話之後,臉色一沉。

墨老太太見她沒說話,以為她怕了,越發的得意了起來:

「好不容易找到了父親,卻不被家族承認,有多丟人就不用我多說了吧?當初我同意讓他們認祖歸宗已經是天大的恩惠了。你這個當媽的不知道感恩,不曉得好好的夾着尾巴做人就算了,還三番四次的挑釁我。果然是小門小戶出來的東西,上不了枱面!」

原本以為顧兮兮會這樣安安分分的被奚落。

可誰知道,墨老太太的話音還沒來得及落下,就聽到顧兮兮一聲冷笑。

她竟然笑了?

「你笑什麼?」墨老太太板着臉。

顧兮兮抿唇,收斂的笑容: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