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然前方岔路許多,自己仍需要有人指點迷津,將每個細節做到最好。

而這個人,正是舜帝!

「人皇過謙了,我若真有救人類的力量,就毋須退位讓賢。」舜輕嘆一聲,搖搖頭,「天機聖主曾給我批命,我雖為帝王之命,然卻是『盛世之帝』,非亂世之王,如今局面須有一個擁有大魄力的新皇統領,人族方才有一線生機。」

「那個人,就是林風你!」舜目光如炬,落地有聲,「成為人族新皇,以你的方法去拯救人族!」

「而現在首要第一件事,便是落實人皇之位,名正言順。」

「奪帝位爭霸賽,掌權整個南方域!」

聲音悠遠流長,在這片空曠之地輕輕環盪。

林風與舜四目相對,彼此的眼中充滿肯定和執著,伸出雙拳對碰,微然而笑。

一切盡在不言中。

帝位爭霸賽!

從桃源處離開,林風眼眸依舊炯然。

正如舜所言,這對自己是個關鍵機會,可以名正言順的接管整個南方域,正如之前勝出『統領爭霸賽』的妖族新皇,以絕對實力鎮壓所有反對聲音。強者為尊。

一切,用拳頭說話。

誰的實力強,誰就擁有地位、權力。

決定命運!

「炎王,鉅王,魯王,三者實力在伯仲之間。」

「按舜所言。這三人是鐵定進入『帝位爭霸賽』的決戰,然他們並不如我。」

「至於其它聖者,更不用說。」

林風神色平靜,對自己的實力有很深刻的認識。

別說南方域,就是放眼人類世界,自己都足以橫掃所有聖者!

可以說,聖主以下自己近乎無敵。

巫族和古族不知,然兩大族群顯然不會來參加『帝位爭霸賽』,自己唯一要面對的。也是必須要面對的,只有——

人魔聖主!

「吁~」輕呼口氣,林風微微搖頭。

眉頭輕簇,卻沒想怎麼避都避不過這大魔頭。按舜所言,人魔聖主是第二次巫妖大戰中存活的老怪物,實力之強難以估料,單單聖主級別的實力,就非自己所能抵擋。

當日在朱雀境。若非水莜玫,自己早已遭其毒手。

眼下最麻煩的是。距離『帝位爭霸賽』開始,時間已是所剩不多。正確來說,應該是距離第三次巫妖之戰的開啟,時間已是不斷迫近,近乎聽得到那鐘聲響起。

成為人皇的第一步,也是必須的一步。

首先。要『名正言順』!

「船到橋頭自然直。」

「反正這段時間我要先去古族一趟,說不定……」

「到時回來時,已經有辦法了。」

臉上浮現出淡淡笑容,林風神色平靜。

不知怎麼的,哪怕如此重擔壓身。然自己心中依然出奇的寧靜,壓力越大,責任越大,自己越能發揮實力。

這樣的情況,自己經歷的還少么?

「他是未來人皇?」炎王目光怔然。

「對。」舜神色平靜,卻是斬釘截鐵,「正如天機聖主所言,此子將決定我人族未來命運。」

炎王面色變幻不定,一時間卻難以接受。

若是大師兄『舜』他自無所謂,但林風…一個剛從他所掌權的朱雀洲冒出來的新晉武者,要成為人族之皇,而他炎王要聽他指令做事,想到這,炎王頓感心中一片雜亂,面色難看。

很不爽!

「我知你不服。」舜望向炎王,「然如今人族一片散沙,我們必須要團結。」

「魯王自不用說,鉅王心中亦打著算盤,還有其它心思複雜的各般勢力,如今南方域群魔亂舞,我們必須立場堅定……」

炎王抬手打斷,「大師兄毋須再勸。」

神色傲然,炎王目光灼灼,「若要我服氣,簡單,他若能以真正實力一對一擊敗我,我炎王對他畢恭畢敬,為他馬首是瞻。若非如此……」炎王望向舜,面色微緩,「大師兄就莫怪了。」

舜微然一笑,「那是自然。」

絕對的實力,才能使人絕對的臣服。

舜自知炎王脾性,鏗鏘鐵骨,說一是一,說二是二。

「若師兄沒其它事,師弟先行告辭。」炎王拱手道。

「嗯,去。」舜背負雙手,輕輕點頭,目送著炎王洒然離去,輕舒了口氣,轉身徐徐踱步走到湖邊上,望著那碧波蕩漾的湖面,眼神顯的清澈卻是憂慮。因為他很清楚,這僅僅只是剛開始而已。

人族所要面對的,將會是一場真正生死存亡的浩劫。

「九死一生,卻唯有一搏。」舜目光璨亮,淡淡輕喃,右手輕劃過一道光芒。

一個精緻的錦囊隨著微風吹過,徐徐落入湖中。

…(未完待續。。) 北方域。

砰!手中茶杯摔落,左不凡張開嘴,半天沒合攏。

能讓北方域乃至人類世界最強聖者如此震駭,顯然決非普通事。左不凡,不僅是人類八大域聯盟盟主,北方域第一強者,在地下勢力中更有著人盡皆知的強大身份——

綵衣會,總統領!

勢力遍及人類九大域,綵衣會不僅僅只是在南方域雄踞地下勢力之首,在人類其它地域中同樣擁有決定性的力量,而在北方域,甚至通吃黑白兩道。這也是為什麼魯王任憑綵衣會在南方域呼風喚雨,卻並不阻止的原因。

他,惹不起。

「全軍覆沒?!」左不凡喃道,一臉難以置信。

「是。」單膝跪地的黑衣男子低著頭,不敢多言,生怕惹怒了左不凡。

蓬!拍案而起,左不凡眼神猙獰,震鄂瞬間化作憤怒,宛如一頭雄獅咆哮,「誰做的!」

黑衣男子微微猶豫,小聲道,「是一個新晉崛起的聖者,叫做林風。」

「林風?」左不凡眉頭擰起,卻是從未曾聽過這個名字,「調查清楚了?他隸屬何方勢力,這次行動到底怎樣策劃,整個過程如何,一五一十全部給我道來!」

深深咬牙,左不凡畢竟為梟雄,情緒很快便是平復。

「怎麼不說話!」左不凡目光冷瞥向黑衣男子,「別告訴我你沒調查清楚?」眼中帶著深深威脅,左不凡眼中寒光四射,殺意顯露而出,霎時讓的黑衣男子噤若寒蟬,連是俯首,「屬下…剛才已經說了。是一個新晉武者『林風』做的。」

「廢話!」左不凡冷聲斥道,「我要知道詳細經過。」

「這,這……」黑衣男子感受著那股殺意粼粼,冷汗直落,「稟統領,詳細經過沒人見到。整個南方域總會沒一個生還者,全部被殺。」

猙獰的面色顯的有些驚訝,左不凡的眉頭更深一分。

全部被殺!

那可是上萬個綵衣會精心訓練的殺手!

「敵人人數很多?有幾個聖者?」左不凡沉聲道,「此事與魯王、炎王等九洲之王可有關係,是否有暗中協助?」

黑衣男子面色駭然,細若蚊聲,「稟統領,沒其它人,只有…林風一個人。」

這一次。左不凡真的聽明白了。

瞳孔連變都快凸出,「你說什麼,一個人滅了綵衣會南方域總會上萬強者!?」

「是,是的,統領。」黑衣青年戰戰兢兢。

無比震駭!

讓的左不凡整個人遍體生寒,感到心底深處深深的冰寒。一個人,僅僅一個人滅了綵衣會南方域總會!左不凡震驚的情緒難以平靜,然怒氣卻已消失無影。取而代之的是深深的駭然。

這林風,到底是誰?怎會擁有如此強大力量!

「這。這是調查得知的『林風』的資料。」黑衣男子惶恐恭敬的遞上一疊紙張,左不凡滿臉鐵青的接過,面色凝重。翻開資料,一字一字,一行一行看著,眉頭緊擰。

良久……

「退下。」揮了揮手。左不凡聲音微顯嘶啞,有些無力。

「是,統領。」黑衣男子暗捏一把汗,得到命令如聞大赦般,連是慌亂退去。生怕左不凡改變主意。

然眼下左不凡又怎會有心思放他身上?

眼下他所有的心思,都在『林風』之上。

「啪!」合攏資料,左不凡面色青白,蓬然起身。

「這林風實在太危險,此事必須稟明聖主,以我單人之力恐怕難以處置。」目光深沉,左不凡心念所定,隨即化作一道風般離去。林風的實力,遠超出他的想像之外,非他力所能及。

綵衣會中,左不凡雖統領大局,決定一切,但實則他並非綵衣會真正掌權者。

在他背後還有『王』的存在,如頂樑柱般支撐著綵衣會,讓的堯帝等聖主都避忌三分。

※※※

綵衣會的命運,早已註定。

不是不報,時刻未到。

當一個勢力的存在,是建立在其它人的犧牲和成全時,那麼它的毀滅只不過是早晚的事。尤其是這等殺手組織,幾乎每分每秒都在『得罪』人,或許綵衣會背後有著大靠山,但……

一山更有一山高。

就算今日林風未出手,遲早會有其它勢力出手。

南方域最大地下勢力『綵衣會』的覆滅,在普通人來說僅僅只是一場莫名其妙的大火,然在各大勢力,南方域眾強者心中卻等同一枚炸彈轟然爆炸,無人不為之驚呆駭然。

林風!

這個名字,自釋羅郡中傳開,朱雀洲中揚名,如今已然深深烙印在每一個聖者心中。

何等的可怕!

以一人之力連殺十大聖者,幾乎掀翻綵衣會在南方域所有勢力,簡直匪夷所思!不止聖者全部被殺,連星域級的殺手,都被殺死足有八成之多,僅剩那些運氣好剛是執行任務出行的殺手,才逃過一劫。

可以說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給了綵衣會一個永世難忘的恥辱烙印。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