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然後,唐妍妍看著李雨的時候,眼神都已經開始變化了。

李雨一臉微笑的看著唐妍妍。

唐妍妍尷尬的笑著,緩緩將手中的東西放下,然後對著於蒼海說:「於爺爺您好,於爺爺再見!」

說著,唐妍妍直接一溜煙的就要朝著留上跑去。

而這個時候,李雨手疾眼快,直接一把抓住了唐妍妍的手,然後猛然往後一拉。

唐妍妍的嬌軀原本應該順勢摔倒在李雨的懷中。

而李雨忽然側身,直接讓唐妍妍的身子摔在了沙發上。

「啊!」

「你幹嘛!」

唐妍妍憤怒的指著李雨:「你竟然敢摔我堂堂唐家大小姐,信不信我收拾你!」

李雨看著依然是一臉囂張的唐妍妍,忽然冷著臉說:「都是當牛做馬的人了,竟然還敢跟我囂張,信不信我把你綁在大街上。」

唐妍妍眼神有些恐懼的看著李雨。

她雖然囂張跋扈,但是能不能打過人家還是拎得清的。

「你!你幹什麼!你別過來!你再過來我叫人了!」

唐妍妍報了個枕頭擋在了自己身前。

李雨一把搶過枕頭扔在一邊:「怎麼,堂堂唐家大小姐難道要毀約?」

接下來,李雨就後悔自己逼這麼緊了。

「啊!爺爺!」

音浪一般的攻擊瞬間從唐妍妍的嘴巴裡面響起,這程度簡直看不聲波武器。

李雨立即捂著自己的耳朵,最後發現好像不管用,這聲音還有著很強的穿透性。

無可奈何下,李雨一巴掌捂住了唐妍妍的嘴巴。

「嗚嗚……」

任憑唐妍妍怎麼掙扎,都無濟於事。

旁邊,唐鴻鈞一臉微笑的看著正在吵鬧的李雨和唐妍妍二人,完全沒有制止的打算。

賀思年小聲說道:「老爺,這樣好嗎?」

唐鴻鈞笑著說:「妍妍這丫頭,太任性了,讓李雨小友敲打敲打她也行,也省的在社會上被別人敲打了。」

賀思年看著此時不停呼喊著救命唐妍妍,還有著些許的心疼。

不過,要是沒有這幾人慣著,可能唐妍妍還不會這麼囂張任性呢。

這時,唐鴻鈞咳咳一聲:「唐妍妍,別鬧了!李雨小友是我的救命恩人!」

唐妍妍聽著這話,頓時安靜下來,但是那雙眼睛還是緊緊的盯著李雨。

李雨無奈的看著唐妍妍:「這個眼神看著我,我吃你家大米啊。」

唐鴻鈞笑著說:「李雨小友,坐,別跟妍妍一般見識,她太任性了。」

李雨微笑這說:「好的。」

於蒼海笑著:「老傢伙,讓你剛才還不信老夫,這下信了吧。」

唐鴻鈞尷尬一笑:「是我目光短淺了,沒想到李雨小友年紀輕輕竟然有著如此深厚的醫術造詣,竟然連老賀都甘拜下風。」

賀思年拱手對著李雨說:「確實,在下的醫術恐怕不及李雨小友的一半。」

於蒼海鄙夷的看著賀思年:「你還真是自大啊,你以為醫術能跟李雨相提並論嗎。實話告訴你們吧,老王現在都拜李雨小友為師了!」

於蒼海這一句話可謂是一個重磅炸彈。

賀思年自然知道於蒼海口中的老王是誰。

「什麼!您是說,王先生他竟然拜師李雨小友!」

唐鴻鈞不可思議的說:「不會吧!老王的醫術也不低啊,怎麼會……難道李雨小友的醫術竟然如此深厚!」

旁邊,唐妍妍震驚的看著李雨。

如果剛才他不信於蒼海說的,但是現在李雨展現出這麼高深的醫術。

於蒼海再說出王天德拜師的事情,這簡直讓眾人不可不信啊!

唐妍妍不由得咽了口唾沫:「這傢伙!這麼厲害嗎!」

於蒼海看著他們一臉不可思議的表情,微笑著說:「當然,不信的話你們問問王老,三跪九叩拜師禮,一個都沒少,就這李雨小友還不願意收呢!」

李雨站在一旁,臉色有些尷尬。

他覺得於蒼海這牛批有些吹過頭了。

雖然當初自己確實不想收王天德為徒弟,但是也沒有於蒼海說的這麼誇張。

可是,李雨雖然尷尬,但是這話在唐鴻鈞和賀思年的心中卻掀起了滔天巨浪。

瞬間,李雨的形象在他們的心中瞬間就偉岸了起來。

這時候,賀思年忍不住朝著李雨走去,聲音都在顫抖著詢問道:「敢問,前輩,我能不能也敗在您的門下!」

李雨眼神驚訝的看著面前一臉急迫樣子的賀思年。

這話一出,周圍的人瞬間震驚了。

於蒼海沒有想到,李雨僅僅是出手一次,竟然連唐鴻鈞的私人醫生給征服了!

竟然要敗在李雨的門下,看著這個樣子,只要李雨一句話,賀思年就要跪倒在地行三跪九叩拜師禮。

唐鴻鈞震驚。

他知道賀思年視醫如命。

對於醫術十分的渴望,可是沒有想到他竟然能夠放下自己的年紀身份,選擇拜師李雨這個年輕人!

不過想想也是,畢竟王天德都已經拜師了,賀思年拜師彷彿沒有什麼不可以的。

可是最震驚的還是唐妍妍。

這邊,李雨還沒有說話,唐妍妍頓時著急了。

「不!不行!」

唐妍妍立即攔在了賀思年的身前,死死地不讓賀思年拜師。

賀思年疑惑的看著唐妍妍:「妍妍,你這是幹什麼啊?李雨小友的醫術震鑠古今,我要是能夠學到一招半式,就算是死也瞑目了。」

唐妍妍臉色憋得通紅,不停說著:「不行!不行就是不行!反正就是不行!」

李雨看著唐妍妍這樣子,頓時間明白了。

這唐妍妍是賀思年的徒弟,這賀思年要是再拜自己為師,那麼自己豈不是成為了唐妍妍的師祖?

想到這,李雨微微一笑:「醫者,本就是胸懷天下。若能夠將我醫術散播世間,也是我生平所願。

我觀你眉宇間有著浩然正氣,定不是心術不正之輩。

寧願葯生塵,但願無疾病。

今日我就收你為徒,以後還望你用我所傳說的醫術,治病救人,懸壺濟世。」

聽著李雨的話,賀思年激動地身子都開始顫抖了:「您!願意收我為徒!」

李雨緩緩點頭。

見到李雨的肯定,賀思年大喊一聲:「師父在上!請受徒兒三跪九叩!」 閱書閣『』,全文免費閱讀.「叮鈴鈴~!」

可,就在此時!

寂靜的車廂內,突然……一道急促的手機鈴聲,突然響起?!

是秦蒼穹的手機,在震響!

秦蒼穹坐在車內,疑惑的拿起華為p40軍用手機一看?

這,是一個剛備註的號碼。

手機屏幕行顯示備註,【女兒班主任,沈楚楚。】

這是,女兒學校班主任的電話。

秦蒼穹微微一愣,摁下了接聽鍵。

「沈老師,有什麼事嗎?」秦蒼穹握著電話,語氣平靜,緩緩問道。

他是一軍之首。

但,對待女兒的老師,卻沒有任何架子,不卑不亢,平易近人。

電話中,班主任沈楚楚聲音有些焦急複雜,道,「秦先生……您女兒,在學校里……跟人打架了……把幾個男生……都給打哭了……」

唰~!

聽到這句話,秦蒼穹的面色,微微一凝?

小鯉那丫頭,在學校打架了??

什麼情況?!

「怎麼回事?」秦蒼穹握著電話,聲音變得有些鄭重,問道。

「具體……也挺複雜的……現在對方家長,揪著這件事不放……秦先生,您能來一趟學校么?這件事情還需要你們家長之間……協商一下……」班主任沈楚楚聲音複雜,懇求道。

「好,我馬上到。」秦蒼穹語氣平靜冷漠,緩緩回道。

說完,他掛斷了電話。

坐在車內,秦蒼穹的面色,有些冷漠。

「藝家的事,暫且擱置。」

「調頭,去實驗小學!」

秦蒼穹語氣凝重叮囑道!

今日,原本想順便,剷除藝家。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