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然而那紅衣男子的一席話,彷彿道破天機,令遠處除了秦廣王以外,其他的十殿閻羅也是目瞪口呆,一臉的驚異之色。

「他說什麼?鬼王要一統三界!這可是違背世間法則的啊!」

一時間,十殿閻羅即刻陷入一片混亂,紛紛向鬼王以及秦廣王投去疑惑的眼神。

「陳天斗!鬼王真正想要的是你的身體!一旦他佔有了你的身體,就能夠去往任何空間!讓三界陷入萬劫不復之地!」

紅衣男子又是一聲大喝,聲震百里!

陳天斗聽罷,不可置信的轉過頭來,眼中以滿是濃濃殺氣,對著鬼王問道:「他說的可是真的?」

卻見鬼王詭異一笑,直言不諱道,「哼,這普天之下,能夠算計到我心思的人,恐怕只有一人了吧。」

「包拯,你出來吧。」 鬼王此言一出,十殿鬼王皆是一愣,隨即紛紛將目光落向從酆都城中走向鬼王的那一人。

只見在茫茫如海的鬼卒之中,有一面容祥和,黑口黑面的男子,正從酆都深處行來。

他步履沉凝如山,彷彿每走一步,都會令所有人的心臟微微跳動一下。

他的雙臂籠於袖中,胸前捧著一柄被黑色布料包裹的異物,看似一把寶劍。

在他所過之處,陰兵鬼卒紛紛退讓,竟令他們不敢抬頭,氣勢堪比鬼王臨城!

那一身黑色的綉龍官袍略顯寬大,將他富態的身材籠罩其中,卻又增添一份威嚴之氣。

此人,正是十殿閻羅中第五殿的閻羅王,包拯!

一見此人出現,旁人紛紛讓路,這種排場簡直和王者無異,不禁令鬼王眼角微微抖動一下,一字一句,寒聲說道:「閻——羅——王!」

當行到鬼王與陳天斗只有不到十丈距離時,閻羅王包拯這才停下腳步,抬頭看向了他們二人。

「鬼王,別來無恙。」閻羅王包拯微笑說道。

鬼王聽罷立刻回以冷笑,言道:「包拯,真有你的,居然一直在背地裡暗暗算計我,還真是膽大妄為。」

包拯微微搖頭,回道:「鬼王言重了,我只不過是盡自己的職責,維護陰間的秩序而已。」

「秩序?包拯,你還記得第一個打破陰間秩序的人,是誰嗎?正是你自己!屢放陰魂還陽伸冤,落得自己從第一殿降至第五殿,難道你忘了嗎?」鬼王冷嘲熱諷道。

可包拯卻看似心如止水,面色平靜如常,淡然道:「正因曾經犯下過錯,所以才要將功補過。」

鬼王一聲冷哼:「將功補過?依我看你今天是打上這陳天斗的主意了,是嗎?」

「正是。」包拯直言不諱,看似臨危不亂,大家風範!

「哼!包拯,你可知如果將陳天斗還陽,可是再次觸犯了三界法則?」鬼王寒聲道。

只聽包拯輕笑一聲,言道:「如果能夠阻止鬼王一統三界的野心,這一份功勞足夠彌補釋放陳天斗還陽了。鬼王,您說對嗎?」

聽得包拯這一句話,鬼王面色已漸漸陰寒,周身殺氣涌動,「你覺得,你能攔得住我嗎?」

「姑且可以一試,無論如何,我都不能讓您得到陳天斗的身體。」

「你憑什麼?」

「就憑我一顆普度蒼生的心。」

鬼王聽罷又是一聲冷哼,「哼!笑話!憑你一個區區第五殿的閻羅王,手無寸鐵!也敢與我為敵?不知死活!」

此刻陳天斗靜靜的看著那閻羅王,心中疑團重重。

他不明白,這個突然跳出來的十殿閻羅,究竟想要做什麼?

又為何要救他?

他們素不相識,如果只是因為不讓鬼王一統三界的奸計得逞,這樣的代價是不是大了一點?

忽然間,靈玉曾經對陳天斗說過的話,閃入了他的腦海之中。

她曾經說過,陰間唯一有可能有逆反之心的,就是閻羅王了。而宇文仙兒,多半是在他的手上。

一念及此,陳天斗便突然問道:「你就是閻羅王?」

只見包拯目光一轉,立刻便知道了他接下來要問些什麼,隨即回道,「如果你要問仙兒姑娘的事,就去問問鬼王吧,她已經被他的人帶走了。」

「什麼?」陳天斗目光轉向鬼王,寒聲問道:「你帶走了仙兒?」

然而鬼王卻沒有辯解,忽地陰邪一笑,言道:「為自己留一些籌碼,難道不對嗎?我已經說過,如果你不肯跟我走,那你們都將成為遊魂,永世不得輪迴。」

就在鬼王話音剛落之際,三道身影便憑空出現在鬼王身後。

陳天斗定睛一看,頓時眼中閃過一絲精芒!

「是你們!」

陳天斗發現,那出現在鬼王身後的三個人,正是當年在岩火鎮與自己搶奪九幽魄體的那三個鬼王座前護法!

只見文人模樣的文仙游洒然一笑,手中摺扇輕搖,言道:「陳兄弟,別來無恙啊。」

陳天斗面色一寒,隨即向著他身旁望去,便又見到了那隱藏在一團黑霧之中的冥鬼,以及身形魁梧高大的先鋒衛萬淵!

可是當他看到萬淵身前的時候,瞳孔卻是突然一陣微縮,心頭壓抑已久的情緒瞬間爆發出來,驚聲喊道:「仙兒!」

那隨著萬淵飄在空中的宇文仙兒頷首低垂,似是陷入了一陣昏迷之中,面色慘白一片。

在聽到陳天斗的呼喚之後,耳朵卻是輕輕一動,隨即緩緩抬起頭來,向他看去。

宇文仙兒只覺得空中陣陣陰風拂面,刺得她眼目疼痛。

但是很快,仿若一道溫暖的陽光從空中灑下,令她的視線也清晰了許多。

她看到一張熟悉的臉孔,正在對著自己叫喊,似乎是呼喚著她的名字。

雖然雙耳中滿是陣陣嗡鳴之音,但是卻能夠清晰的聽到那少年的呼喊!

「天斗….天斗?天斗!」

片刻之後,宇文仙兒恢復了意識,見到眼前少年正是陳天斗,頓時面露喜色,想要向他奔去。

可是一隻如鐵鐐一般的大手,卻死死的扣住了她的纖細玉臂,令她不得寸進。

直到這時,她才發現自己正被萬淵死死抓住,浮於酆都高空之上。

「仙兒!仙兒!」陳天斗一聲大喝,便想要越過鬼王,向著仙兒衝去。

嘭!

突然,他胸口迎來一陣重擊,頓時令他感覺到心肺俱裂,向酆都城中急速墜落而去!

轟的一聲巨響,他墜落之地居然被砸出了一個丈許深的大坑!

下一刻,陳天斗從煙塵中爬起,手中獄火神劍猛然揮動之際,天空居然飛來一片通紅火雲,似乎要降下火雨。

而陳天斗如星辰般的左眼異芒閃爍,似乎見到宇文仙兒,讓他迫切想要將她救出的戰意再次燃起!

「把仙兒還給我!」

此刻,陳天斗如同覺醒的魔鬼,雙眼滿是殺意。

可就在他正欲撲向鬼王之時,一個紅色身影卻突然閃現到他面前,攔住了他的去路!

「陳天斗!你不能過去!」

「閃開!」

陳天斗瞪圓雙目,怒視著擋在面前的紅衣男子,血蝴蝶赤麟,似要從眼中噴出火來。

「如果你被鬼王抓住,就永遠也別想救出你的朋友!」赤麟厲聲喝道。

這一聲呵斥,令陳天鬥頭腦中也恢復了一絲清明,漸漸冷靜了下來。

的確,一旦自己落入鬼王手中,必定是有去無回。既然仙兒也在他的手裡,那就算得到了自己,也不一定會放仙兒還陽。

難道陳天斗,真的只有和鬼王拚死一戰,這一條路了嗎?

「哈哈哈!就是這個樣子,我很喜歡!不愧是我千辛萬苦想要得到的身體!」鬼王忽然間大笑道。

陳天斗一見到鬼王那陰邪笑容,心中怒火便是更盛,欲要突破赤麟的阻攔,向前而去。

可是下一刻,一個高大略顯富態的身體,卻擋住了陳天斗與赤麟的身前。

鬼王眼中精光一閃,嘲笑道:「包拯,事到如今,你還想要放走陳天斗嗎?憑你的那點實力,也想要將我攔下嗎?」

包拯卻是淡然一笑,微微搖頭,言道:「憑老夫的實力自然做不到,但我也不打沒把握的仗,自然會給自己增加一點勝算。」

說著,包拯便將懷中所抱,被黑布層層包裹的異物舉向空中,隨即一層一層將布料掀開。

下一刻,一把耀眼無匹的寶劍,便浮現於天地之間!

見到此劍,眾人皆驚!

就連鬼王,也是面色一寒,嘴唇緊咬,一字一句的從牙縫裡擠出了四個字:

「尚——方——寶——劍!」

只見這尚方寶劍長四尺,寬二寸。劍身花紋細鑿,圖紋清晰。劍身一面刻著騰飛的蛟龍,一面刻著展翅的鳳凰。而且劍身上還紋飾著北斗七星,以劍應天象之形,承天地造化之力!

這一把寶劍遠遠望去,寶光四射,隱含天地之威,恐怕相比獄火神劍有過之而無不及!

真想不到,在這陰間,居然會藏有如此至寶!

見到尚方寶劍現世,十殿閻羅頓時驚嘆不已,而那秦廣王更是面色陰寒,雙目滿是殺氣,死死的盯住了閻羅王包拯。

而鬼王卻是突然間一聲大笑,似乎包含無盡怒意,引得天地變色。

片刻后,他滿面殺氣的盯著閻羅王包拯,咬牙切齒的說道:「包拯,你生前就是一個令人痛恨的傢伙,死後做了閻王依舊不討人喜歡!」

包拯淡然一笑,洒然道:「人無完人,包拯不可能被所有人喜歡。」

鬼王一聲冷笑,「你以為拿著一把在陽間可以斬盡奸人的劍,在陰間就一樣有用嗎?」

「只要是奸人,陰間陽間都是一樣。此劍經過天仙加持,又有神匠開封,用來斬陰魂最合適不過。今天,我包拯就要以這尚方寶劍,破你一統三界的野心!」

說到最後,包拯語氣激昂,揮劍而落,執劍與身側,仰面怒視鬼王。

這一刻,茫茫酆都城內陰風大作,似有天災就要降臨。

剎那間,空中烏雲滾滾,鬼哭哀嚎之聲遍布陰間,又有紅色閃電掠過,令這酆都城內更顯恐怖詭異。

只聽包拯一聲輕叱,尚方寶劍豪光萬丈,金光四射!

但同時,他的身體卻已經化作無形,幾近透明的狀態!

其實尚方寶劍,在陰間並不能輕易使用。

因為此劍九陽真龍之氣太盛,在陽間無礙,如果在陰間,使用者必會落得魂飛魄散的下場。

看來包拯,是準備以死阻攔鬼王一統三界的大計!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