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然而,整整兩天的時光過去了,蘇嵐在這落山之中,仍舊沒有任何的收穫。

這讓蘇嵐有些鬱悶,如果這裡真的是一個幻境,一個因為自己進入而出現的幻境的話,那麼,需要讓自己知道的線索,不應該這麼難找才對。

而就在蘇嵐準備撤離落山,再次向遠方探查的時候,轉機出現了。

一群腳踏飛劍,飛行時候身後拖著紫色虹光的鍊氣士,在第三天的清晨,直接落在了蘇嵐的面前。

這,讓蘇嵐嚇了一跳。

他沒想到,自己想盡辦法要避開這裡的鍊氣士,但是卻還是讓對方找上門來了。

「這位小友。」這群鍊氣士,身穿紫色法袍,為首之人,看起來三十歲左右的模樣,此時正和善的拱手,和蘇嵐打著招呼。

看到他們身上法袍的顏色,還有剛剛飛來時候身後的紫色虹光,蘇嵐又怎麼會猜不到對方的身份。

紫雲門,這個距離落山最近的鍊氣士門派,在蘇嵐還沒有找他們的時候,卻自己就這麼送上門來了。

而且,看他們的樣子,毫無疑問,就是沖著蘇嵐來的。

「前輩你好。」蘇嵐學著對方的樣子拱了拱手,樣子有些滑稽。

我是如何當神豪的 不過,對方卻沒有任何不滿,仍舊和善的說道:「在下紫雲門長老,逸風子。」

蘇嵐沒想到,自己原本覺得紫雲門的長老不好見。而現在,面前就這麼蹦出來了一個。 「不知道逸風子長老找晚輩有什麼事情?」江湖險惡,面對高手,蘇嵐從來都是恭恭敬敬,禮數做到十足。

像是曾經在臨海市遺迹中對著青寒子棺材的那一跪,還有時間遺迹中,對李淳風和袁天罡的一拜。

以及現在,對著逸風子的態度。

並不是蘇嵐膽小怕事,而是在大多數時候,很多無謂的紛爭,就是起源於這一個稱呼或者一個態度的問題。

對於沒有意義的紛爭,蘇嵐從來都是能避則避。

然而,如果對方真的是擺明了要鬧事的話,自然是拖不過去的。但是,蘇嵐並不是懦弱怕事之人。

先禮後兵,自己做到了禮數十足,然而對方仍舊不領情的話,那麼有些事情,蘇嵐自然是不會躲避,而是堂堂正正的迎上去。

好在,逸風子找到蘇嵐,並不是惡意的態度。

在聽到蘇嵐的問題之後,逸風子呵呵一笑,然後對著北方拱了拱手:「幾天前的夜裡,紫雲門突然接到聖喻,要我來此地尋找一名客人。只是,我沒料到蘇小友居然已經從落山村離開,讓我找了三天,這才找到。」

蘇嵐慚愧的一笑:「沒想到居然有人找晚輩,遊興一起,倒是耽誤了長老的時間。」

雖然面上對答如流,但是,在蘇嵐的心中,卻是早就已經翻起了驚濤駭浪。

聽逸風子所說的時間,那時候,正是蘇嵐和吳老丈說起共工和祝融戰爭的時候。

那時候,蘇嵐心中懷著的,就是想要看看這方世界,是否是幻境,而如果真的是幻境的話,這個幻境對於自己揭破謎底的話,又要怎麼反應的想法。

但是,當日里,吳老丈聽到蘇嵐的話,並沒有做出任何出人意料的反應。只是急匆匆,慌慌張張的想要通知村裡人儲備糧食,準備應對接下來的戰亂。

對於這一點,蘇嵐當日里,差點否決了自己的猜測。最後,蘇嵐經過仔細思考,這才沒有打消這個世界是虛假的這一個念頭,只是覺得自己可能是用錯了方法。

但是,現在看來,自己哪是用錯了方法,那方法,分明是對的不能再對了。

只是,自己那一句話,雖然沒有驚動了吳老丈,但是卻驚動了這方土地里,最有權勢和力量的幾個人之一。,

女媧。

雖然逸風子並沒有說自己接到的聖喻,到底是來自於誰。

但是有些事情,其實根本不用追問的太細,得出結論,也並不需要太過複雜的思考。

只需要簡單一想,蘇嵐就能夠明白。

在這個聖人可以算是至高無上的世界,能讓紫雲門的長老擺出如此恭敬的態度,那麼這個聖喻是來自於誰,其實已經一目了然了。

然而,自己的一句話,遠在女媧城的女媧立刻就能夠得知,那麼這聖人,居然擁有如此之大的威能么?

一時之間,蘇嵐震驚的精神都有些恍惚。他沒想到,自己儘管是盡量高估了聖人的能力,但是實際上,女媧表現出來的力量,還是超乎了自己的想象。

不過,在短暫的震驚過去之後,重新冷靜下來的蘇嵐,卻是想到了一個問題。

好像,自己這是有些自己嚇自己了。

假如自己面對的,是真正的女媧的話,那麼如此的實力,已經超乎了自己能夠想象的極限了,或者,在自己的全部知識框架下,都沒有想過,居然能有人,可以在千里之外,就能夠知曉一個人的動向,並且清楚對方所說的每一句話。

要知道,在蘇嵐那句話出口之前,有可能被任何人從任何一個地方說出口。因此,想要專門針對蘇嵐進行監控,幾乎是不可能的。

但是,如果這裡真的和自己所想的一樣,其實是一個虛假的幻境呢?

或者說,即使不是幻境,但如果這裡並不是真正的仙界,這裡的一切,都只是某個時期的仙界的拷貝,或者說,鏡像呢?

這樣一來,那麼在這方世界之中,不論是高高在上的女媧也好,還是自己遇到的落山村所有的普通村民也好。

甚至於哪怕是身邊的一根草,一棵樹或者不遠處的一隻野獸。

其實它們的背後,都是有著一個統一的控制系統。

如果用更加通俗易懂的話來說,那就是除了蘇嵐之外,他遇到的其它任何人,其實都只是一名NPC而已。

這樣一來,其實不管蘇嵐在什麼地方,什麼環境下,只要他說出關於祝融和共工戰爭的話,那麼就在同一時間,就會被這個鏡相世界背後的控制者知曉。

哪怕他是站在空無一人的曠野中也是一樣。

相比較之下,蘇嵐其實就像是在玩一款單機遊戲,蘇嵐經過的所有地方,這個世界都是運轉著的,但是如果蘇嵐沒有去過的地方,或者說並沒有注意到的地方,那麼,那裡或許就是一片黑暗也說不定呢?

「逸風子前輩,不知道聖人找在下,究竟是有什麼事情呢?」在和逸風子再次交談了幾句之後,蘇嵐終於問起了女媧找自己的真正原因。

然而,對於蘇嵐的問題,之前一直都滿含微笑的逸風子,這一次終於搖起了頭:「聖人要辦的事情,豈是在下可以揣摩的,不如蘇小友此時便和我啟程,等到見了聖人,你自然就知道了。」

「聖人要見我?」蘇嵐故意驚訝的問道。

要知道,之前逸風子的話中,只是說女媧下了聖喻,讓紫雲門人來此地見一名客人。但是,卻沒有說,女媧自己,要見蘇嵐。

因此,蘇嵐聽到逸風子的話,自然要表達一下驚訝。

而對於蘇嵐的表現,逸風子也沒有任何奇怪的地方。要知道,這世間,聖人的地位無比尊崇,而每個鍊氣士,聽到聖人要見自己的消息,自然是十分的驚訝。

「我得到的聖喻,女媧聖人要在下將蘇小友帶回紫雲門,稍後聖人要親自見你。蘇小友,這可是莫大的機緣吶,希望蘇小友還要緊緊抓住才是。」

可以看的出來,逸風子說這句話,並不是簡單的想要賣個好,對於可以面見女媧這件事情,逸風子是真的羨慕的很。 「不知道逸風子長老找晚輩有什麼事情?」江湖險惡,面對高手,蘇嵐從來都是恭恭敬敬,禮數做到十足。

像是曾經在臨海市遺迹中對著青寒子棺材的那一跪,還有時間遺迹中,對李淳風和袁天罡的一拜。

以及現在,對著逸風子的態度。

並不是蘇嵐膽小怕事,而是在大多數時候,很多無謂的紛爭,就是起源於這一個稱呼或者一個態度的問題。

對於沒有意義的紛爭,蘇嵐從來都是能避則避。

然而,如果對方真的是擺明了要鬧事的話,自然是拖不過去的。但是,蘇嵐並不是懦弱怕事之人。

先禮後兵,自己做到了禮數十足,然而對方仍舊不領情的話,那麼有些事情,蘇嵐自然是不會躲避,而是堂堂正正的迎上去。

好在,逸風子找到蘇嵐,並不是惡意的態度。

在聽到蘇嵐的問題之後,逸風子呵呵一笑,然後對著北方拱了拱手:「幾天前的夜裡,紫雲門突然接到聖喻,要我來此地尋找一名客人。只是,我沒料到蘇小友居然已經從落山村離開,讓我找了三天,這才找到。」

蘇嵐慚愧的一笑:「沒想到居然有人找晚輩,遊興一起,倒是耽誤了長老的時間。」

雖然面上對答如流,但是,在蘇嵐的心中,卻是早就已經翻起了驚濤駭浪。

聽逸風子所說的時間,那時候,正是蘇嵐和吳老丈說起共工和祝融戰爭的時候。

那時候,蘇嵐心中懷著的,就是想要看看這方世界,是否是幻境,而如果真的是幻境的話,這個幻境對於自己揭破謎底的話,又要怎麼反應的想法。

但是,當日里,吳老丈聽到蘇嵐的話,並沒有做出任何出人意料的反應。只是急匆匆,慌慌張張的想要通知村裡人儲備糧食,準備應對接下來的戰亂。

對於這一點,蘇嵐當日里,差點否決了自己的猜測。最後,蘇嵐經過仔細思考,這才沒有打消這個世界是虛假的這一個念頭,只是覺得自己可能是用錯了方法。

但是,現在看來,自己哪是用錯了方法,那方法,分明是對的不能再對了。

只是,自己那一句話,雖然沒有驚動了吳老丈,但是卻驚動了這方土地里,最有權勢和力量的幾個人之一。,

女媧。

雖然逸風子並沒有說自己接到的聖喻,到底是來自於誰。

但是有些事情,其實根本不用追問的太細,得出結論,也並不需要太過複雜的思考。

只需要簡單一想,蘇嵐就能夠明白。

在這個聖人可以算是至高無上的世界,能讓紫雲門的長老擺出如此恭敬的態度,那麼這個聖喻是來自於誰,其實已經一目了然了。

然而,自己的一句話,遠在女媧城的女媧立刻就能夠得知,那麼這聖人,居然擁有如此之大的威能么?

一時之間,蘇嵐震驚的精神都有些恍惚。他沒想到,自己儘管是盡量高估了聖人的能力,但是實際上,女媧表現出來的力量,還是超乎了自己的想象。

不過,在短暫的震驚過去之後,重新冷靜下來的蘇嵐,卻是想到了一個問題。

好像,自己這是有些自己嚇自己了。

假如自己面對的,是真正的女媧的話,那麼如此的實力,已經超乎了自己能夠想象的極限了,或者,在自己的全部知識框架下,都沒有想過,居然能有人,可以在千里之外,就能夠知曉一個人的動向,並且清楚對方所說的每一句話。

要知道,在蘇嵐那句話出口之前,有可能被任何人從任何一個地方說出口。因此,想要專門針對蘇嵐進行監控,幾乎是不可能的。

但是,如果這裡真的和自己所想的一樣,其實是一個虛假的幻境呢?

或者說,即使不是幻境,但如果這裡並不是真正的仙界,這裡的一切,都只是某個時期的仙界的拷貝,或者說,鏡像呢?

這樣一來,那麼在這方世界之中,不論是高高在上的女媧也好,還是自己遇到的落山村所有的普通村民也好。

甚至於哪怕是身邊的一根草,一棵樹或者不遠處的一隻野獸。

其實它們的背後,都是有著一個統一的控制系統。

如果用更加通俗易懂的話來說,那就是除了蘇嵐之外,他遇到的其它任何人,其實都只是一名NPC而已。

這樣一來,其實不管蘇嵐在什麼地方,什麼環境下,只要他說出關於祝融和共工戰爭的話,那麼就在同一時間,就會被這個鏡相世界背後的控制者知曉。

哪怕他是站在空無一人的曠野中也是一樣。

相比較之下,蘇嵐其實就像是在玩一款單機遊戲,蘇嵐經過的所有地方,這個世界都是運轉著的,但是如果蘇嵐沒有去過的地方,或者說並沒有注意到的地方,那麼,那裡或許就是一片黑暗也說不定呢?

「逸風子前輩,不知道聖人找在下,究竟是有什麼事情呢?」在和逸風子再次交談了幾句之後,蘇嵐終於問起了女媧找自己的真正原因。

然而,對於蘇嵐的問題,之前一直都滿含微笑的逸風子,這一次終於搖起了頭:「聖人要辦的事情,豈是在下可以揣摩的,不如蘇小友此時便和我啟程,等到見了聖人,你自然就知道了。」

「聖人要見我?」蘇嵐故意驚訝的問道。

要知道,之前逸風子的話中,只是說女媧下了聖喻,讓紫雲門人來此地見一名客人。但是,卻沒有說,女媧自己,要見蘇嵐。

因此,蘇嵐聽到逸風子的話,自然要表達一下驚訝。

而對於蘇嵐的表現,逸風子也沒有任何奇怪的地方。要知道,這世間,聖人的地位無比尊崇,而每個鍊氣士,聽到聖人要見自己的消息,自然是十分的驚訝。

「我得到的聖喻,女媧聖人要在下將蘇小友帶回紫雲門,稍後聖人要親自見你。蘇小友,這可是莫大的機緣吶,希望蘇小友還要緊緊抓住才是。」

可以看的出來,逸風子說這句話,並不是簡單的想要賣個好,對於可以面見女媧這件事情,逸風子是真的羨慕的很。 縱使蘇嵐在逸風子的手中學會了御劍飛行。但是,當他真的踏上流影劍,然後歪歪斜斜的跟在逸風子幾人身後的時候,蘇嵐發現,自己這樣的飛行方式,還真的是LOW爆了。

逸風子幾人雙手負在身後,衣服飄飄欲仙的樣子,看起來無比的高大上,簡直是自帶特效光環。

而蘇嵐呢,腳下踩著的流影劍,其實長度只是比一般的匕首要長上那麼一絲。

然後,還不適應這樣行動方式的蘇嵐總是在不斷調整著飛行的方向,控制著流影劍在天空中劃出一個又一個的S形。

好在,在蘇嵐的勉力控制之下,飛劍沒有劃出更加令他尷尬的B形。

而且,在見到逸風子等人,對於自己拙劣的飛行技巧並沒有在意的時候,首次御劍飛行的好奇心再次佔據了上風。

蘇嵐開始將注意力從尷尬的情緒上轉移開,轉而開始注意第一次御劍飛行的新奇體驗。

原來,有些事情,現實生活,真的和網路並沒有什麼差別。

比如說,御劍飛行的時候,就和網路中所說的那樣,並不是直接踩在飛劍上,而是利用飛劍上面產生的一層勁氣,將自己給拖起來。

所以說,雖然流影劍很小,但是仍舊可以帶著蘇嵐翱翔在天空之上。

而操縱飛劍,確實也是個十分有意思的事情。蘇嵐就這麼沉浸在了練習御劍飛行之中,跟在逸風子的身後,向著紫雲門的宗派駐地飛去。

有句話是真的,紫雲門距離落山村,真的並不遠。最起碼,在御劍飛行的情況之下,僅僅用了一上午,蘇嵐就跟在逸風子的身後,在紫雲門的駐地降落了下來。

不過,蘇嵐也自己估算了一下,如果不是有飛劍的話,同樣的距離讓自己來走,可能要走一周左右的時間。並且,這還指的是御劍飛行的直線距離。

而要是沿著樹林邊緣行走的話,那麼,可能要十天以上,甚至於半個月的時間了。

當蘇嵐踏進紫雲門的時候,他也收起了自己之前,對於御劍飛行的好奇心,取而代之的,則是即將面見聖人的鄭重。

見到蘇嵐的表情,逸風子也在心中暗暗點頭。

不愧是女媧聖人看重的人,這位蘇小友的心理素質,果真是沒話說。之前,逸風子還會以為,當蘇嵐知道自己即將見到女媧聖人的時候,會驚慌失措,或者出現其他的不恰當的表現呢。

然而,事實證明,蘇嵐雖然實力並不強,但是心理素質,卻十分的強悍。

當然,逸風子也有些意外。

原本女媧聖喻傳來的時候,逸風子以為會是自己或者門派掌門帶著蘇嵐前往女媧城求見。

然而,讓逸風子也感到意外的是,當他們回到紫雲門的時候,卻得到了一個令人意外的消息。

女媧聖人,在聖喻傳來的第二天,就已經到了紫雲門,現在,已經在門中等待蘇嵐的到來,等了整整三天了。

不過,對於這一點,逸風子意外是意外,但是蘇嵐的臉上,卻並沒有任何意外的表情。

和之前的猜測不同,當逸風子出現的那一刻,其實某些事情就已經在他的心裡被確定了,而現在,女媧的出現,更是讓蘇嵐堅定了自己心中的某些想法。

女媧會出現在這裡,對於逸風子來說是意外,但是對於蘇嵐來說,確實正常的再正常不過的事情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