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燕飛飛一把拉住她的手,「我扶著你走!」這口吻一聽就是沒辦法讓人拒絕的,方微雨只好順了他的意思。

那小伙兒竟然把方微雨拉到了郊區一個很偏僻的地方,怪不得方微雨對這裡很陌生,因為她一次也沒來過。

方微雨垂著眼,低頭看著那兩隻牽在一起的手,心裡漸漸踏實了。她還是像以前一樣那麼愛他,只是這麼長時間一直壓抑著,沒有釋放出來。

今天晚上趁著這個機會,要不要聽他解釋一下?

「微雨,以前你說過會一直相信我的話現在是不是不作數了?」方微雨一愣,她沒想到燕飛飛會這樣跟她講。

「……」方微雨沉默不語,她也不知道該怎麼回答。說作數了那她明明就是懷疑他和金莎莎之間真的有問題了,說不作數的話那不知打了自己一巴掌嗎?

「那天我本來是要聽你解釋的,可是你為什麼掛斷我的電話,後來還一直關機……明明是你錯了,弄得倒好像是我的錯一樣,我就很生氣啊!」方微雨想到那天早晨在操場上打電話時的情景,心裡的不痛快又全部跑了出來。

「那一晚上,我發你qq很多條信息,你都沒有回,之後我一直拿著手機在等,等到什麼時候睡著了我也不知道,我睜開眼睛的第一件事就是給你打了電話,沒想到正是關鍵時候手機卻沒電了」

「我一氣之下把手機摔了,然後到現在我都沒有買新手機……」燕飛飛回頭看著方微雨,「微雨,你說過你會一直相信我的!就是因為金莎莎接了我的電話,你就什麼解釋都不聽的懷疑我了,我真的覺得無法接受,原來這就是你所謂的相信嗎?」

「燕飛飛,你有沒有想過,如果換做是我發生了那樣的事,你會怎麼樣想啊!我是想相信你的,可是……」 「當時那情況,我怎麼可能不多想啊……你喝醉酒了,你怎麼知道自己做沒做什麼啊……」方微雨還是對此問題糾纏不休,她就想打破砂鍋問到底。

燕飛飛一把將她拉入懷中,「我現在好像也喝醉了,那會不會做點什麼了,反正我也不知道……」

方微雨掙開他的懷抱,「燕飛飛,好好說話!我跟你說正經事了,別給我打岔!要不然這一個多月的氣不是白生了嗎?」

燕飛飛嘴角忽然劃過一絲笑,原來她也一直在生氣,看來她還是很在意我的,要不然幹嘛這麼大動肝火啊!

「微雨,我喝醉也好,沒醉也罷,都不可能做出那些荒唐的事情!」

「金莎莎那裡我已經徹底決裂,以後我和她就是路人甲和路人乙,不會再有交集。其實她不是一個很有心計的人,那天喝醉照顧我也是出於同學之間的幫助……」

「打住!同學之間?看來還是你燕大帥哥有面子啊,會有女生時不時地會照顧你一整晚!」方微雨話語間透著各種酸勁兒。

「你別亂說!哪有時不時地照顧啊!就那一次,還被你逮了個正著!我都被你冤死了!」

「是我冤枉你的嗎?如果不是你自己喝酒喝醉怎麼會發生那些事情……」方微雨據理力爭,一副得理不饒人的樣子。

燕飛飛冷靜地看著她的眼睛,語氣如常,「微雨,從那天以後,我再也沒有喝過酒了,誰叫我我都沒去!今晚除外……」

方微雨鼻子里哼哼幾聲,「你說這話我才不信了!你能把酒戒了?」她張大眼睛望著他,心裡一團疑問。

「真的,不信你可以隨便調查,如果我騙你的話,立刻五雷轟頂!」燕飛飛第一次發這麼毒的誓,嚇的方微雨不敢不信了。

「不喝就不喝吧,幹嘛發這麼毒的誓!那你今晚為什麼會喝酒?還喝那麼多……你不會是故意的吧?」

「就是故意的,我想當著你的面喝醉,看看你還會不會心疼我!我只想讓你在意我,多看我一眼……」說到這裡,方微雨的眼角又濕潤了,心裡的感動又一次翻江倒海。

方微雨仔細看著燕飛飛,慢慢伸手摸上了他的臉,「你瘦了好多……臉上也沒以前好看了……你是不是又沒有好好照顧自己啊……」

「沒有你的話,我一點兒照顧自己的心情都沒有……」燕飛飛想起這一個多月來自己過得日子,心酸不已。

他們終於走到了馬路邊上,前方就是一個十字路口,正好一輛計程車駛了過來。燕飛飛伸手攔下了車,他們一起坐上了計程車。

方微雨給家裡打了電話,說是住到劉珍珍家裡了,劉珍珍給楊慧去了電話,楊慧才安下心來。她和劉珍珍已經通過電話了,兩人合體撒了個謊。她不能回自己的家,怎麼可能去朋友家啊!

到了人民廣場附近,計程車停下了。補習班就在廣場附近。

半夜的人民廣場,還是安靜了不少。

「我有點餓,我們去吃點東西。」燕飛飛拉著方微雨的手,溫柔說到。

方微雨坐上計程車就一直緊緊地抓著燕飛飛的手,直到手心出汗。燕飛飛輕輕摸著她的手,安慰道:「別怕,有我在了……」

「以後半夜不要獨自一人乘車了,尤其你一個女孩子家,難免不讓人有歹心!」燕飛飛牽著她走過廣場,向小吃街走去。

他們一起吃了兩碗熱乎乎的胡家羊肉面片,吃完整個人暖和了不少。

「我送你進去!」燕飛飛拉著她的手,一刻也不想放開。每次在生氣的時候只要鬆開她的手,就會發生點可怕的事。

讓可怕不再發生的唯一辦法就是緊緊握住她的手,不要輕易放開。

「到了,你……要回家嗎?」她本來是想問要不要上去坐坐的,可是到了嘴邊的話生生說成了你要回家嗎,還是結巴地說出來的,她自己都覺得不自然。

燕飛飛那麼了解她,只是不想讓她先說出來罷了,男生就應該主動一點的。「我上去陪陪你吧,你一個人我不放心!」他側身上了樓。

方微雨同學辦的補習班在廣場附近的一條巷子里,往裡走兩百米,二樓,叫新晨教育。

燕飛飛前腳上了樓,方微雨後腳跟著他上了樓。他那倔脾氣這個時候怎麼可能走啊,不走的話就讓他呆著吧,趁這個時間,把該說的話都說了吧。

「我去買個喝的!」方微雨忽然停住腳,又要轉身下樓。燕飛飛一把拉著她就上樓了。

進了屋,外間是一間綜合辦公室,裡面擺了幾張桌椅,放著一些生活用具,往裡走一個小門,小門進去便是一間不大的休息室。

燕飛飛坐在床邊,方微雨在外間找電水壺燒水。屋子裡只有他們兩人的呼吸聲和「呲呲」的燒水聲。

「你們這裡補課的學生很多嗎?」燕飛飛打破了死一般的沉浸。

「差不多吧,和別的輔導教育比的話,我們畢竟才辦起來,生源還是很少的,目前只有三個班。」方微雨在外間答話,她沒有進去。因為休息室里只有一張床,連個多餘的板凳都沒有。

燕飛飛一步跨進休息室,心裡才「咯噔」一跳,怎麼只有一張床!他自然知道方微雨呆在外面不肯進來的原因了。這麼狹窄的空間,這麼小的單人床,怎麼容得下兩個人啊!

燕飛飛走出了休息室,坐在某張辦公桌前的椅子上,「你在看什麼?」他看見方微雨背對著她,手裡拿著一些資料。

方微雨愣了一下,猛地轉身,「沒什麼,胡亂看了……」她不是想要跟他說話嗎?現在腦子裡確是一片空白。

「你這一個多月來過得好嗎……」燕飛飛先問了她,她突然避開了她的眼睛,「你呢,過得好嗎?」她反問一句。

「沒有你我怎麼可能好?自從與你失去聯繫后,我就像個丟了魂的人一樣,日日窩在宿舍,那段時間我卻想清楚了自己要幹什麼了……」

方微雨抬眼看了一眼他的眉眼,他的眉眼間少了以前的高傲和自以為是,透著一股堅定和成熟。她在想,這一個多月他究竟經歷了什麼。

燕飛飛從摔手機之後跟她細細講了自己這一月多來的生活。他窩在宿舍的日子,他在外找兼職的事情……方微雨聽罷心裡感慨萬千,沒想到這次鬧得小彆扭竟然讓他倆都成長了。

方微雨也把自己這一月多來的生活跟燕飛飛說了。她在學校各種找事做,經常窩在圖書館,看不進去書的時候也就是發獃想他了。回到家也不讓自己閑著,為的就是不讓自己安靜下來,一閑下來腦子裡就開始胡思亂想了。

燕飛飛仔細瞅著眼前的女孩兒,突然問到:「如果今天不是劉亮組織同學聚會讓我們碰在一起,你會不會主動聯繫我……」

方微雨握著杯子的手緊了一下,她回家后自然有想過,可她不想示弱。「你不是也沒有主動聯繫我嗎……我還以為你已經有了新女朋友了……」她的這句話一出口,激怒了燕飛飛。

「你是個傻子,還是個白痴啊!」燕飛飛猛地站起身,「我……我的心思你不明白嗎……方微雨,你要我怎麼做,你才能不懷疑我,徹底相信我啊!」

方微雨楞了一下,不就說了那麼一句嗎,這人怎麼這麼大的火氣啊!「那……那是我之前想的,又不是現在想的!你幹嘛這麼大火氣啊……我還一肚子委屈沒處說了!」

燕飛飛控制住自己的暴脾氣,冷靜了下來,「我都跟你說了,為了不讓這種事情再發生,我以後都不會輕易喝酒的,我說到做到!」

方微雨想起自己在學校過得那段失魂落魄的日子,心裡的酸楚一下子涌到了鼻尖,她吸了一下鼻子。這個時候怎麼可以讓自己哭出來啊!她才不想在他面前提起自己一個人躲起來偷偷哭鼻子的事情。

看著燕飛飛表態時的那股認真勁兒,她的氣也瞬間消失的無蹤影了。

「微雨,那天的事情是我做的不好,我也沒想到金莎莎會那麼做!我都拒絕她了,可誰知她還是不死心……但我想這次不會了!以後再也不可能有機會發生那樣的事了!你相信我好嗎?」

「除了你,我對誰都沒動過心,只有你!自始至終,我只喜歡你一個!昨天是,現在是,將來也是!」

燕飛飛還是打動了方微雨,這個時候的情話比什麼都靈驗。

「我相信之前的事是個誤會……」過了半晌,方微雨又說:「那天接到電話時我也太敏感了,這件事情我也處理的不好。本來我們就身處兩地,有了矛盾不容易化解,結果我們把這個矛盾擱置了這麼久,越到後來就越不好解釋,我回家來時想過要找你……」

燕飛飛打斷她的話,「只要你想過就好,其實你不來找我我都會去找你的,我怎麼可能就這麼放開你,就因為這點事情就把我們分開了,你心裡甘心嗎?」

「當然不甘心了!我想要的愛情怎麼可能那麼容易碎!除非那些事都是真的……」方微雨三句話不到又繞到那件事情上去了,她警覺到自己不要再提這件事情,不然他又會大發雷霆。 「很晚了,你去裡面休息室睡一下吧……」燕飛飛溫柔的看著她,輕聲一語。這樣的語氣,這樣的眼神,方微雨很久沒有聽到,沒有看到了,她只覺得自己心裡涌動著一股股熱潮。

那年花開微涼 「那你呢……你要回去嗎?」這個時候怎麼捨得讓他走,誤會剛剛解開,不應該發生點什麼嗎?方微雨心裡一陣緊張,此刻就連說話的語氣也變得有些不自然了。

燕飛飛拉著她的手走進休息室,把她按在床邊,「我和你一起睡,可以嗎……」

方微雨坐著的人猛地站起來,驚得花容失色,「這床太小,睡不下兩個人……」

燕飛飛嘴角勾起了笑,「對呀,這麼小的床怎麼睡得下兩個人啊,我就說說而已……你睡吧……我在床邊看著你睡……」這個時候他也捨不得離去啊,不能一起睡那也得發生點別的什麼不是嗎?他心有不甘,想要給自製造點機會出來。

「那要不我……就回去了……你一個人可以嗎?不會害怕吧……」燕飛飛緩緩站起身,真的有想要走掉的意思。

他真要回去嗎?他真的要走了嗎……方微雨心裡開始打鼓,自己明明不想讓他走,可是又要怎麼留他了?

燕飛飛又蹲下,慢慢靠近她,在她額頭吻了一下,「你睡下吧,你睡著了我就回去。」

「嗯……」方微雨點了點頭。

燕飛飛俯下身子想要幫她脫去靴子,方微雨拉住他的手,緊張到:「我自己來吧!」

「沒關係,你別動,我來!」她的腳踝處有點輕微的紅腫,可能是與那小夥子搏鬥中擦傷的。燕飛飛輕輕揉了幾下,「痛嗎?」

「一點點……睡一覺就沒事了!」方微雨縮回腳,塞進被窩裡。她躺在床上,臉朝向了牆。她的心跳「砰砰」的,一聲接著一聲,臉怕是比蘋果還紅了吧。

燕飛飛坐在床邊,拿出手機看了一眼,三點半,離天亮還有段時間了。他們還有一段時間可以呆在一起的。

方微雨閉著眼睛卻怎麼也睡不著,燕飛飛頭靠在牆上,側臉看著她。她的睫毛還是那麼長,上睫毛依舊搭在下眼瞼上,偶爾還會動一動。一時間他看的出了神。

「要不你……你躺在邊上吧……躺著舒服一點……」方微雨小心地往裡邊挪了一下,給他騰出了一點地方。

燕飛飛真的是累了,加上酒勁作祟,此刻真想倒頭就睡。「嗯……」他躺在了她的身邊,連鞋子都沒有脫去。

這個距離就是前心貼後背的距離,這樣離她最近了。燕飛飛轉向她,伸手抱住她,「微雨,我愛你……晚安……」他那熱乎乎的氣息噴洒在她的脖頸間,弄得她睡意全無。

「嗯……晚安……」方微雨閉上了眼睛,一聲聲在心裡數起了綿羊,「一隻綿羊,兩隻綿羊,三隻綿羊……」數著數著,不知道什麼時候就睡著了。

剛睡著不久,方微雨全身哆嗦起來,嘴裡喊著,「救命啊……救命啊……有沒有人……不要……不要……」

燕飛飛猛地睜開眼,搖醒她,「微雨,微雨,醒醒……」

方微雨喊著眼淚睜開眼,看見了眼前的燕飛飛,「我又做夢了,我夢見那個壞蛋了……嗚嗚……」

燕飛飛抱著她,「有我在,沒事……別怕……」他輕輕拍著她的背,安撫著她。

沒過多久,她的情緒平復了,燕飛飛伸出胳膊,把她的頭放進他的臂彎里,「睡吧,有我在了……」

方微雨乖乖躺在他的臂彎里,睜著圓圓的大眼睛看著他,「我們和好吧,以後都不要吵架了,好嗎?我不想和你分開……你知道你沒有理我的那些天我有多失落嗎……」

「不會分開了,不會吵架了,我保證!」燕飛飛伸手抹去她眼角的淚,兩眼緊緊鎖住她的眼神,貼上了她的唇。

方微雨伸手攔住了他的脖子,他也抱住了她,他們的吻越來越深,越來越密集……

「微雨……」燕飛飛輕聲呢喃著她的名字,他努力剋制著自己的慾望,漸漸讓自己平靜下來。

「睡吧……」燕飛飛在方微雨嘴唇上又輕輕啄了一下,「我看著你睡……」方微雨抱著他,難以安睡。

「飛飛,我想問你一個問題……」

「什麼問題?」

「沒有發生關係的愛情能維持多久?」

「啊——」燕飛飛喉頭一動,咽了一口口水,「怎麼會這麼問?」

「我聽我大學的同學說,靠純愛來維持戀情那是簡直就是扯淡!是這樣嗎?如果我們也那樣的話是不是就不會發生矛盾了?」

「那是誰說的!我們才大一,還有七個學期才能結束學業了,不管多久,我都等你!」燕飛飛緊緊摟住她,低頭吻了一下她的頭髮。

對於男女之事,燕飛飛還真是一竅不通,就現在這樣抱著自己喜歡的女孩兒,他已經六神無主了。幸好自制力不錯,還能管住自己。

「謝謝你愛我!」方微雨蜷縮在他的懷裡,就像一隻小綿羊。

燕飛飛揉揉她的頭髮,一臉寵溺,「再睡一下吧,還早了。」

楊慧一晚上都沒有睡踏實,早早就起床了。她去女兒房間看了看,昨晚女兒真的沒有回家。她又拿起手機給劉珍珍去了電話。

劉珍珍回頭就給方微雨打過去了,電話里火急火燎的,「你媽媽大清早就打電話問你了,我說你剛剛出門已經回家去了,你在哪裡啊,你快點先回去吧,要不然就瞞不住了!」

「嗯嗯,知道了!」方微雨迷糊著眼睛接的電話,這一覺睡得踏實,她都忘記自己還睡在燕飛飛的懷裡,猛地睜開眼看見的就是他的喉結。

「啊——」方微雨心下大驚,現在怎麼辦?他好像還沒有醒啊……

燕飛飛故意沒動,想要看看她要怎麼辦。他感到有一隻手在摸自己的喉結,好癢!他的喉結不由得動了一下。

方微雨警覺地縮回手,「你醒了嗎?」

「嗯……」燕飛飛睜開眼看著她,「早!」

「我怕要回家去了,我媽找我了!」

「嗯……」燕飛飛仍舊躺著沒有要起床的意思。

方微雨剛剛直起身子,被燕飛飛猛地拉了一把,整個人壓在了燕飛飛的身上,「幹嘛啊……」她的兩手伏在他的肩上,鼻尖差點挨在他的鼻尖上。

「不想和你分開……」燕飛飛快速吻了一下她的唇。

「晚上七點我們約在愛的禮物見面,我現在真的要先回家一趟,好讓我爸媽安心。」

方微雨簡單整理了一下衣服、頭髮,和燕飛飛一起下了樓。

分開的時候,方微雨轉頭對他說到:「我還是喜歡你以前的髮型!」她沖他燦爛一笑,上了計程車。

燕飛飛帥氣的捋了一把劉海,頭擺了一下,「這不挺帥的嘛!」轉身,他便走進廣場附近的一家理髮店,照著方微雨心裡的樣子替自己重新設計了髮型。

為了她,改變一個髮型有什麼難的,只要她回到他身邊,他可以改變自己。

晚上七點,方微雨準時出現在了愛的禮物門口。

「都七點了,他怎麼還不來,剛和好約會就遲到!」想起昨晚他們親密的抱在一起的畫面,她的嘴角還是掛上了微笑。

「看你這樣子,又在心裡悄悄罵我遲到了吧!這個給你……」

方微雨眼睛直直的盯著眼前出現的燕飛飛,幹練的短髮陪著一件黑色風衣,濃眉冷目,妥妥的一個上海灘大哥的造型啊,方微雨的眼睛都看直了!

「拿著!送你的禮物!」燕飛飛拿著禮物在她面前晃了一下,方微雨才回過神來。

「……」方微雨兩眼依舊盯著燕飛飛,木訥地伸手接過禮物,連一句「謝謝」也忘記了說。她的臉上就寫著三個字:花痴女!

燕飛飛拉著她走進了店裡,一切還是原來的樣子,他依舊點了兩份巧克力蛋糕,定定地看著她吃完一份,然後將另一份推在她的面前。

「你不吃嗎?」方微雨吃的很小心,嘴角沒有留下蛋糕屑。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