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爲什麼這麼急?”謝妤雪眉頭輕皺,“如果大家的級別再高一些,不是更有把握嗎?”

“的確,但是時不待我啊。”陳子帆感慨了一句,既然被她們看出了蛛絲馬跡,所幸也不再隱瞞,“其實,就在幾天前,我碰見了蘇常生。”

“啊?就是那個將我們關在遊戲中的蘇常生?”陳韻兒兩人的注意力也被吸引過來。

“的確是他。”

“蘇常生爲什麼會在這裏露面,是你偶爾碰見的嗎?”陳嘉怡問道。

緩緩搖了搖頭,陳子帆沉聲說道:“他是專門找我的。”

щшш▲тt kдn▲¢O “你認識蘇常生嗎?”企鵝寶寶弱弱的問。

“當然不認識,”陳子帆笑道,“我是在進入傳承之塔最後一關碰到他的,據他自己說是因爲失戀了跑來尋個樂子,我倒是覺得他是站的太高太過寂寞過來裝裝b,不過不論哪個理由,他主動尋上我了,而且跟我打了個賭。”

雖然不知道何爲傳承之塔,但四人的注意力顯然不在這上面,此時異口同聲的問道:“什麼賭?”

“以衆生的性命爲賭注,三個月突破烊銅境界。”陳子帆在說道衆生的性命時,還搞怪的伸出右手上揚,一副衆生就在面前的模樣。

“不要搗亂?什麼以衆生的性命爲賭注,三個月究竟能不能突破烊銅之境?”陳嘉怡拍掉他揚在空中的手,急忙問道。

“怎麼說呢,所謂的以衆生的性命爲賭注,就是說如果我能在三個月內打通第十八層,那麼《九幽》中的所有中國區玩家,都會增加一條性命,反之如果我輸了,那麼手中的性命只要多於一條的玩家,自動減少一條。”

“嘶!”衆人抽了一口涼氣,當真是以所有玩家的性命做賭注啊。

“你同意了?”謝妤雪拉住陳子帆的手,“網遊這種遊戲的進度豈是一個人能決定的?你不會真的同意了吧?”

“他既然說了,那便是同意了。”陳嘉怡的臉色蒼白。

“我倒是想不同意,只不過身不由己。”陳子帆攤攤手,無奈的說道。

“不行!”陳嘉怡咬緊牙關,彷彿下了很重要的覺得,“那只是蘇常生的惡趣味罷了,並不是你自願的,這裏本身就很危險了,更何況你要一直衝在第一線。不行,我不同意,反正你跟蘇常生打賭的事情沒有人知道,別人的性命跟我們何干,我要你留下來,不准你私自出去。”

謝妤雪等人驚訝的看向陳嘉怡,卻見她的臉上,不知何時掛滿了淚水。

“哈哈,好一個別人的性命跟我們何干。”陳子帆哈哈大笑,笑得幾人莫名其妙,“其實在我眼裏,我一個人的性命並不重要,如果救一個人要犧牲我自己,我或許會很猶豫,如果犧牲我一個可以救兩個人的性命或者更多,我大概就會嘗試着去做。但是,如果那全世界的性命和我最愛的人去相比,我大概會讓全世界失望了。”

說了一番衆人一時無法理解的言語,陳子帆的心豁然開朗,之前的他,猶自爲救陳嘉怡三人的性命而拿千萬人的性命做賭注傷懷,但此刻他才發現,這一切都是值得的,因爲自己在陳嘉怡她們的眼中,也同樣無可代替。

“並不是沒有人知道。”陳子帆笑着解釋道,“過不了多長時間,我和蘇常生打賭的事情,就會被公佈出來。到時候如果我還待着你們身邊,只會把麻煩帶給你們。”

“我們躲起來不就行了。”陳韻兒說道。

“那可不行。”陳子帆看了一眼遠處,“我平生最恨的人,就是蘇常生,因爲他曾經奪走過我最珍愛的東西,他既然要玩,我就陪他玩一次,不管他打着什麼樣的目的,我只要做到我能做的就行,三個月通關烊銅之境?或許別人做不到,但不代表我!”

“你最重要的東西是什麼?”陳韻兒語氣微酸。

“你真的有把握三個月內通關這一層?”自動忽略陳韻兒的話,謝妤雪把陳嘉怡最想問的話說了出來。

“拭目以待吧!”陳子帆朝她眨了眨眼睛,又走到陳嘉怡的面前,替她擦掉臉上的淚水,笑着道,“嘉怡姐一直把我和韻兒當做小孩,殊不知我們兩個都能照顧自己,雖然沒有你在身邊的時候自在隨意,但是還好能勉勉強強的活下去。這一次也是一樣,嘉怡姐就好好看着吧,看着我在自己擅長的領域內逍遙自在,叱吒風雲。”

見他這麼自信,陳嘉怡噗嗤一笑,狠狠的拍了陳子帆一巴掌:“你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囂張了!”

陳子帆莞爾,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囂張了呢?其實算不上囂張,因爲他沒有一點把握。

……

“這裏爲什麼叫龍頭山?”看着沒有任何特色的山脈,陳韻兒詫異的問道。

“因爲這座山在冬天的時候會被大雪覆蓋,形成的形狀像個龍頭。”陳子帆解釋道。

“真的假的?”陳韻兒一副懷疑的神情,搖了搖頭道,“你以爲還是小時候嗎,我可不信你的鬼話。”

不信算了。說實話竟然沒人認同。

“地圖上顯示,這個路的盡頭就是骷髏王所在的副本了,名字好像叫——萬骨石窟。好囂張的樣子,跟子帆剛纔的模樣差不多。”謝妤雪捂着嘴取笑道。

陳子帆臉部抽動。

“好了,已經耽誤了很長時間了,趕緊進副本吧。”陳嘉怡見他神色難堪,說道。

“這石窟嚴格說起來並不算副本,因爲一旦吸引仇恨,野怪是可以隨玩家跑出山洞的,所以一定要小心,一會注意不要引太多怪。”陳子帆說道。

“我感覺落帆好像什麼都知道的樣子。”企鵝寶寶趴在陳韻兒耳邊說道。

“他啊,即便不知道也會裝成什麼都懂的樣子。”陳韻兒小聲說道,“特別是在美女面前。”

企鵝寶寶一臉驚訝,信以爲真:“真的?”

陳韻兒鄭重的點頭。

進入石窟之後,光線變暗,鬼火橫行,整個山洞的氣氛異常陰森。

謝妤雪雙手環抱,謹慎的打量着周圍:“好恐怖啊。”

“只是一種模擬環境,沒什麼好怕的,你看那邊的骷髏怪,都穿着鎧甲,也不算嚇人。”陳子帆安慰道。

“恩。”

周圍三三兩兩的都是一些18級左右的骷髏,全身被破破爛爛的生鏽鎧甲包圍,只露出兩朵藍色幽火形成的眼睛。

“唰!”陳子帆一劍斬了上去。

“-257!”

穿上三件青銅裝之後,果然是鳥槍換大炮,總算擺脫了傷害值不過200的尷尬局面。

“唰!”

“-289!”

“-314!”

陳嘉怡和謝妤雪的攻擊隨後跟到,雖然兩人身上都只有一件青銅裝,但打出的傷害比他還要高。

沒辦法,職業差距。

被連擊三下血量減半的小骷髏低吼一聲,朝着陳子帆衝來。

“-174!”

陳子帆心中大爽,有了嫉惡胸甲之後,他再也不怕這樣的小怪了。

快速的觀察了一圈周圍的環境,他對着打的不亦樂乎的幾人說道:“這裏的普通怪沒什麼危險,我嘗試着多引一些,你們注意站位。”

“好,這些骷髏太弱了,打着沒什麼意思。”有了主T和牧師加入,陳韻兒自信心膨脹。

陳子帆折身向前,當越過六七個骷髏時,停了下來:“應該夠了。”

一劍砍在小骷髏身上,陳子帆立即後退,路過野怪便拉着往回走,當他再次出現再次陳嘉怡幾人面前,身後已經跟着一大堆的骷髏軍團。

陳韻兒嚇了一跳:“這麼多,能打得過嗎?”

陳子帆沒有回話,到了山洞的最窄處時突然停下。

“-156。”

“-173。”

兩個骷髏的攻擊頓時落在他身上,可後面的骷髏則被前面的擋住了去路,無法攻擊。

“可以開始了。”陳子帆說的。

卡位羣打野。團隊刷怪經常用到的方法,不過這對T和牧師的要求較大。所幸穿上胸甲的陳子帆護甲加了很多,應付這些普通骷髏怪不在話下。

“-289!”

“-257!”

……

沒有了後患之隱,衆人輸出頻率大增,只有陳韻兒同樣被陳子帆卡着位,想要攻擊一下都很艱難,滿臉不爽。

“唰!”最後一隻骷髏倒下,地上掉了了少許銅幣和一些白板裝備。

“走吧。”撿起地上的掉落物品,陳子帆說道。

“沒有經驗,沒有裝備,銅幣掉落的也這麼少。這不知道這些怪存在的意義是什麼。”陳韻兒踢了踢地上的骷髏骨架,不滿的道。

陳嘉怡莞爾:“就當練習一下技能吧。”

“這也是爲了加快遊戲進度的一種方法。”陳子帆說道,“如果是正常的網遊,蘇常生大概不敢這麼幹。”

“能不能繞過這些野怪,直接去找BOSS。”企鵝寶寶問道。

“應該可以,只不過相對危險一些,如果途中被攻擊,很可能引來四周的骷髏怪。”

“那算了!”

“不,可以試試。儘早打掉BOSS要緊,我們小心一點就是了。”陳子帆想了想反而同意了企鵝寶寶的看法,山洞裏地勢複雜,四通八達,時寬時窄,即便驚動了很多的骷髏怪,也未必不能逃脫。

衆人小心前進,偶爾碰見攔在道路中央的骷髏,便會小心翼翼的引到一旁殺掉。所以沒費多長時間,就來到了山洞盡頭的BOSS場所。

巨大的空間內,一個身形巨大,身上黑暗光澤流轉的骷髏正靜靜的持劍而立。

骷髏王(青銅)

等級:20

血量:5000

攻擊:180-240

防禦:7

技能:骷髏重生:死亡之後再次重生。CD時間:24小時。

眩暈之錘:骷髏王怒氣到達一定程度之後,對周圍玩家發起衝擊波,造成100%眩暈。持續時間:3秒!

祭品光環:擁有10%的吸血效果。

簡介:一個小人物的成長史。 “好變態的技能,竟然能重生一次。這不是說我們得打兩遍嗎?”陳韻兒咋舌道。

“只有這個技能有些變態,但BOSS的整體屬性並不算太強,打起來不算困難。”陳子帆說道,“大概要費一些時間。”

“恩,看他的簡介就知道是打醬油的。”

……

比起企鵝寶寶兩人見到的鍊金術師,這個20級的BOSS的確遜色很多,只要是一個正常匹配的隊伍,差不多都能拿下。

“砰!”一劍砍在BOSS身上,-173的字樣出現。比普通的骷髏強很多。

“吼。”骷髏王猛然驚醒,怒吼一聲,“卑微的人類,你們又來挑戰王的權威了嗎?”

“BOSS的仇恨很敏感,嘉怡姐和妤雪一定要控制節奏。”陳子帆無視骷髏王的示威宣言,轉身對陳嘉怡兩人說道。

“好。”

Leave a Comment